|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四百七十八章 兵临库伦
  暗杀不行的话,那就只能够采用掳掠的方法,针对活佛,早在包头的时候,兰荣增就做了一定的预案,那就是突袭寺庙,活捉活佛,只有活捉了活佛,再以活佛的名义,宣布重新回归中国,才是解决蒙古办法最好的方法,为此,他专门的做出了适当的布置。

  来到库伦之后,兰荣增就在想办法,之前的定点清除,可以说做的非常的漂亮,放在活佛的行动上,就有些困难了,哲布尊丹巴是八世活佛,是黄教传承多年领袖之一,是目前整个蒙古的精神领袖,统领整个漠北的宗教。

  哲布尊丹巴是一个聪明的,他在中原动荡的时机,在俄罗斯的推动下,宣布**,并且自称大蒙古皇帝,想要的,无非是恢复曾经的蒙元光辉,可惜他没有眼光,看不到这个时代,已经不适合一个活佛,或者说是政教合一的体系,蒙古的特殊环境,完全内陆国和比较贫瘠的资源,让他的任何想法都无法得以实施。

  眼光不行,不代表他不小心,此时的他,躲在寺庙之中,在僧兵和蒙古精锐的护卫之下,只是寺庙之中的长枪数量就在700支以上,精锐的僧兵,是经过训练,忠诚度极高的僧兵,他们的数量达到了2000左右,小小的一个寺庙之中,有这么多的军人,可以说是全无任何的死角的。

  宗教的狂热,是世界公认的,兰荣增也是在杨元钊的建议之下,比较的小心。昨天夜里,借助着一次换防的机会。他带着一个连的士兵,曾经试探的进攻了一次。浅尝即止,僧兵表现出的那种自我牺牲精神和狂热,让他头皮发麻,如果不是的特种部队的强大,说不定就会在自杀的攻击之下,损失一部分的人员了。

  特种部队的强大,在于火力和区域的不对称性,不是用来强攻的,寺庙建筑。本来就比较的坚固,加上哲布尊丹巴的小心谨慎,他们的攻击,刚刚突破了院墙,就遭到了比较猛烈的阻击,最终,兰荣增为了避免大规模的伤亡,还是选择退出来。

  不是打不下来,一方面恶战之下。结果不容易控制,活佛的安全不容易保护,一旦出现什么伤亡,对于整个蒙古的攻略。会出现极大的问题,另外一方面,强行攻击。伤亡绝对不会少,西北一向注意士兵的伤亡。更别说特种部队,如果说是用贵金属。甚至是黄金堆砌的,夸张一点,也说得过去,严格的训练,淘汰率,几乎贴心到了极点的装备,这些都不是简单的东西,不是为了浪费在这里。

  两个方面的原因,最终让兰荣增遭受了到达库伦之后的较大的挫折,亲自参与的行动,没有成功,虽然人员上没有大的损失,干掉了差不多200名僧兵,可惜战略的任务没有达到。

  留下30名狙击手,抽冷子,打冷枪,继续对寺庙保持着压制,兰荣增回到了指挥部,整整一天的时间,兰荣增都在考虑如何的攻破寺庙的防御,可是除非是大量人手,最少500人以上的集团冲击,甚至还必须要承受一定的伤亡的情况下,要想攻破寺庙,几乎是不太可能的。

  这就陷入到了某种两难境地,兰荣增的手下,是有800人,就分布在整个库伦之中,全部调集过来,是可以攻下来的,可是接下来怎么办,一旦特种部队有了巨大的伤亡的话,接下来怎么办。

  “营长!”通讯员小心的来到了兰荣增的身边,特种部队之中,哪怕是作为通讯员,潜伏和一定作战能力是必须的,只是比真正的主力成员,稍稍的差一点而已。

  “什么事!”警卫员负责联络,如果不是有事情,绝对不会过来打扰兰荣增的。

  “第一师,第一团已经到了!”

  “什么,到了,这么快!”兰荣增眉毛一挑,有些吃惊的说道。

  在他的想法之中,明天,甚至是后天到,都是正常的,他们特种部队,借助着特殊的方法,才在36小时之内,抵达库伦,并且开始行动,这才几天,第一师一团的速度,是在是有些太快了。

  警卫员肯定的说道:“是的,我们接到电报,他们已经在库伦南边30公里的地方了,估计会在距离库伦10公里之外的高速站点稍稍的停留,然后过来的。”

  “让他们先停下来,就地休息,晚上我们一起发起总攻!”兰荣增的脸上,是平静和激动,一师是整个西北军最强的师,第一团又是一师之中的佼佼者,3000人的士兵,足以控制住整个库伦,他甚至可以进行强攻,而不是现在这样,只是打冷枪。

  白天进攻,这样突袭也就变成了强攻,处于库伦他才知道,蒙古的骑兵,他们白天跟晚上的战斗力,有着明显的区别,夜盲症的人员不是一般的多,相反西北因为注重鹰洋和搭配,特别是专门针对夜盲症维生素的摄入,让士兵们夜盲症的比例,几乎降低到了最低的程度,夜战是最佳的选择。

  既然是夜战,还要保持突袭的突然性,就不能够让第一团直接的来到库伦城下,必须要在视野看不到的位置,潜伏下来,然后等到天色黑下来之后,在选择前来。

  库伦南部的一个小山谷之中,兰荣增跟一团的团长熊彦斌见了一面,两个人一个是团长一个是营长,可是身份是差不多的,特种部队是营一级,但是军官都高一级配备,兰荣增如果出来,随便能够在团一级,甚至更高的部门担任主管,加上直属于杨元钊,兰荣增的地位,一定程度上,能够跟师一级的相比。

  熊彦斌是第一次见到兰荣增,可是一路上的电报联系,让他对于兰荣增非常的佩服,只带了800人左右,就干冲入到全部都是敌人的城市之中,面对着1万人的武装力量,纵横了3天,不但控制了整个库伦的局面不恶化,还让他们处于绝对有利的地位。

  作为一名合格的军官,还是比较高层,3000人的队伍,在西北被称之为团,可是在中国的绝大部分,都可以称之为一个大标,或者是小协,混成协,这样地位,在军官之中,也算是高级的,他很清楚,有基层军官的军队,跟没有基层军官的军队的区别,高级军官或许重要,但是针对一个部队,最重要的,恐怕就是基层军官,没有了基层军官的指挥,部队的士兵无法形成小规模的配合或者是合力,一定程度上,战斗力最少下降了一半,再加上特种部队的配合,里应外合之下,他们会以突袭的方法,直接的在夜间接近的库伦,然后突击进去,有心算无心之下,对方的实力,恐怕连一成都发挥不出来。

  兰荣增和熊彦斌经过了接近2个小时的磋商,最终确定下来步骤,不要的联络和准备是必须的,否则,两个部队之间,造成一定的损失,那就得不偿失了,必须在安全的情况之下,尽可能的发挥出两者之间的合力。

  商议了完全的方案之后,熊彦斌也回到了作战室之中,构筑在距离库伦5公里的小山后方的作战室,借助着特制的夜光望眼镜,可以看到5公里之外的库伦,只不过到了夜间之后,黑暗之中,看不太清晰就是了。

  巨大的军事地图,这其中有情报部门的功劳,早在几个月之间,甚至以一年多之前,情报部门已经制定了整个库伦的详细地图,每一个地方,到底是什么用的,房子是什么样子,什么结构,每一条街道通往哪里,都是非常详细的。

  在这个基础上,兰荣增又提供了不少实时的信息,比如说,军营的位置,骑兵部队的驻扎,还有比较重要的人员所在的位置之类的,这些看似简单的内容,有时候却能够影响到战争的进程,在全盘的了解了这些之后,夜幕也就降临了,行动的时间马上就要开始了。

  在特殊的帐篷之中,就地隐蔽,没有构筑什么阵地之类的,甚至派出了人员巡逻,以2:8的比例,分别的进行休息,经过了长达8个小时左右的休息,严格的训练和素质,让这些士兵基本上恢复了长途奔行所带来的疲劳,夜幕已经逐步的降临了,北国的夜晚总是那么的冷清,今天,似乎还很幸运,没有月光。

  本就是上弦月的月光不太清明,今天还有厚厚的云层,不说是伸手不见五指吧,却也比较的黑暗,3000人悄无声息的聚集在了库伦的南部,库伦的守军们一点都没有注意到,他们还在清剿那些打黑枪的乱党,这是他们以为,是有人不满**立,躲起来打黑枪,人数不会太多,他们并不知道,那是一只强大的特种部队,也不知道,有一个团3000全副武装的战士,已经处于了攻击阵营之下。

  3000人只用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就潜伏在了库伦城外,库伦说是一个城,其实只是一节土墙的城墙,还不完备,在约定的时间,9点钟到来的时候,城头上,突然出现了橙色的火光,并且呈现出品字形的摇摆,这是约定的信号,负责指挥的军官一挥手,第一营首先的上前,冲入到了门洞之中。

  城门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守城的士兵们,也都在短时间被定点清除了,库伦在第一团面前,敞开了大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