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四百六十四章 错失将才
  西北的作战室里面,一个巨大的地图上面,标记着各种各样的旗帜,一直都关注着南方的态势,从北洋军的调动,到所有的行动,北洋的兵锋一路上秋风扫落叶一般,席卷湖北安徽,顺便的,在湖南会师,目标直指重镇长沙,一旦长沙被攻破的话,等于北洋在南方占据了一个重要的节点,那样话,整个长江防线就成为了虚设,从长沙而下,几个方向都可以持续进攻,比如广东广西,云贵,再比如富庶而有钱的江南一带,特别是后者,才是革命党的精华所在,如果失去了湖北还可以接受,失去大半个湖南也可以,但是江西,江苏,浙江等省如果失去,等待革命党的,就是灭顶之灾了。<

  关于战局的讨论一直都在继续,所有的参谋都不看好革命党,简直是乌合之众,哪怕是西北一个师上去,都比他们十几万人表现的好。不过今天,在接到了前线的信息之后,战局的发展发生了有趣的变化,隶属于孙中山直辖的三个师,在经过了整合之后,来到了长沙,作为对革命党的情况极为了解的西北,很清楚这三个师代表着什么,如果段祺瑞知道的话,他会在第一时间,对付这三个师,哪怕拼光了整个第三镇,甚至是北洋在长沙的三个镇,革命党的失败也在所难免。

  可惜,段祺瑞小看了革命党,也放缓的攻击,不但没有去拼光三个师,反而给了对方足够的时间,让三个师在长沙构筑了坚固的阵地。

  这三个师的传承。直接是从当年的冯营开始的,虽然很多西北的军事创新没有。可是却也算是走在正确的路上了,特别对于中国。极少重炮,对于炮兵和炮火,钻研的并不透彻的中国,就防守而言,简直是一流的,即便是西北军攻击,除了连续的,高强度的炮火覆盖,清理对方战线上面的要点。然后在进攻能够有点效果之外,其他也没有别的办法。

  这样的防御,强大的西北都是如此的头疼,更何况是北洋军,事实上,接下来的情况一如西北预料的那样,革命党稳定了长沙的防线,甚至在整个江南,都因为长沙的稳定稳固下来了。一直以来杨元钊担心的情况,最终没有发生,三强并存的情况,在他的有意控制之下。居然还成功的并存了下来,这对于下一步的发展,极为的关键。

  而正是在这个时候。来自袁世凯的质问,来到了西北。看着北洋军的指责,杨元钊微微一笑。他很清楚袁世凯和北洋军的目的,不过本着平衡的原则,也为了接下来,继续的销售军火,甚至力度要比北洋军大,毕竟南方的实力不如北洋军。

  至于这一次的指责,虽然他没有这个义务,给北洋军一个解释,却还是直接的把解释送到了北京,详细的说明了为什么革命党的战术,跟西北有些相似的根本原因,其实很简单,西北军的总是会冯玉祥,曾经在东北的经历,也有在北洋军之中任职的经历。

  要说,袁世凯一直都没有放松,对于西北的了解,可惜军队,特别是高层军官到底是谁,西北没有明说,他也没有办法,这下子,袁世凯才知道,大名鼎鼎的西北军的总指挥,他的名字叫冯玉祥,居然也是北洋出身,什么时候到西北去了,北洋居然放过了这么一个优秀的人才。

  要辨别真假,特别是知道,西北到底有没有说谎,是真的对革命党进行支持,还是真的如同他们所说的那样,只是因为曾经在冯营的经历,才让这些革命党拥有了跟西北比较相似的战法。

  一通调查,真的调查出来了,在北洋军之中,还真的有冯玉祥这个人,他老武卫军出身,在曾经的营级别的军官之中,也算是一号人物,他的老上级,甚至还记得这么个人,对于他的离开,也是有些惋惜。

  接下来,伴随着调查的深入,特别是一些跟冯玉祥相近的,还有顺藤摸瓜之下,得到了很多名字,然后跟北洋军所调查的情况进行了一番对比,他们这才在互道,西北军的一些出名的师长,军长,团长之类的,也有北洋的经历,他们都是在北洋军之中郁郁不得志,或者是因为种种原因,被西北招募过去的,现在无不成为了西北军之中的中坚力量。

  至于革命党的三个师,他们的指挥官,各级高层军官,跟西北唯一的联系就是在东北的冯营,当时冯玉祥是**营的营长,似乎跟革命党有了瓜葛,这三个师之中大部分的人员,都是当时培养出来的,当时的冯营已经崭露头角了,要知道,当年的北洋军,吃空饷的比比皆是,冯营不但没有吃空饷,反而人数达到了2000人左右,后续流失和扩张,累积会达到3000人,这些人,应该是西北军和革命党的根基。

  其中大部分跟随着西北军的师长王金铭,去了西北,后来更多的,跟着冯玉祥一起去了,冯玉祥也因此成为了西北军的军事统率,而剩下的一部分,似乎是给革命党培养的,他们就到了南方,混入到了新军,特别是江苏新军之中,也成了革命党的根基所在,段祺瑞所遭遇到的革命党军队,正是在这些人的基础上,扩编出现的。

  谁也没想到,作为南北两大敌人的军队,居然都是由一个人的影响出来的,西北的暂且不说,那是在强大的炮火和工事的防御之下,可是在江南的革命党,革命党没有什么军事人才,就凭借着三年前的训练,掌握的一些东西,成就了现在革命党三个师,把北洋一个教训。

  袁世凯有些痛惜,失去了人才,西北军的战斗力看不出来,因为绝大多数都是打炮和机关枪打的,可是在这一次长沙城下,确实打得不错,冯玉祥能够在3年前,把他们培养出来,本身也是一个将才,如果换成现在还在,说不定会成为北洋的中流砥柱。

  袁世凯非常清楚,类似冯玉祥这样的人,在北洋之中,注定没有出头之日,他是属于武卫军的,不是小站的袁世凯的老底子,亲疏有别,站队的原因,让袁世凯即便知道他有这么逆天的能力,也不可能提升他,北洋军一直都是保持六个镇,高层军官之中的争夺太过激烈了,自己人尚且分不过来。

  如果他能够等到现在,北洋扩军了,说不定还有出头之日,因为现在,北洋六镇扩编,而且大量的协和一般部队,有了更多的位置,最少一个协统是跑不了的,当时,是不可能了。

  现在,就更加不可能了,作为整个西北军的军事统帅,以目前西北10个师的番号,冯玉祥在西北的地位,最少也是徐世昌那个档次的,或者在军事上,甚至能够达到袁世凯自身的这个层次,这种情况之下,袁世凯即便再爱财,也不可能把自己的位置让出来,错过的就错过了。

  西北的解释都说得通,西北也只是销售给南方军火,没有直接的支持,袁世凯心中稍稍放下,他最怕的就是,西北在明面上,并没有对他们怎么样,而是暗中抽调兵力,用来阻挡他们北洋军,相对于革命党,西北军训练的时间更长,火力更加的强横。

  再次跟幕僚们确定了西北的目的之后,袁世凯庆幸的同时,对于西北的鄙视更上一层楼了,杨度说的没错,西北果然是商人,他们关注的只是买东西和卖钱,只要有钱,就什么都可以,根本就不管整个大局,既然如此,那就继续攻击吧,这些账,等到未来一起来算吧。

  电报直接指挥给段祺瑞,段祺瑞也放心下来,这几天,他一直都在担心,既然没有西北在背后支持,那就不用怕了,最少炮火什么的,即便是有一点,也不会有太多的影响。

  可惜段祺瑞不知道,在他缓攻的大半个月时间,加上跟西北的交涉,一个月过去了,这其中革命党的三个师,开始把他们学到的东西和在战场的总结,告知了其他的新军,哪怕其他的条件不足,但是土工工事还是可以构筑的,先进的工事,一下子让北洋军的炮火和训练优势被抵消了大半,段祺瑞一下子撞上了铜墙铁壁,甚至是以前见过的番号,对战过的对手,现在也防守的似模似样的。

  不信邪的段祺瑞四面攻击,可惜除了损兵折将,就没有任何的收获,对方的防御非常的稳定,即便有几次攻入到了对方的防线之中,一层接着一层的防线,每一道,都是需要付出巨大的伤亡,这些阵地上面,到处都是陷阱。

  试探了几次,根本无法攻下,反而损失不小,段祺瑞也就没敢强攻,他退下来想着办法,可是经过了杨元钊的指点,虽然不是二战档次的战壕群,因为不用考虑坦克的攻击,也就没有反坦克壕,却也是一战层次的战壕群,在一战钢铁对钢铁绞杀之中,形成的专门用作防御的战壕群,几乎让德国的东西形成了两大战线,除非集中几十个师的部队,以牺牲开路,否则根本就无法突破。

  注定,不是段祺瑞能够在短时间之中找到办法的,而在北洋军因为段祺瑞的后退,攻势暂时停歇,长沙守军在实战之中见识到了这个战壕的好处,不用去催促,都会努力的来构筑,在这样的局面之下,黄兴跟西北军的一支护卫小分队,抵达了长沙城下,从西北购买的军火,终于来到了革命党的手中。(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