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四百六十三章 质问西北
  因为损失较大,攻击告了一个段落,损兵折将的北洋军,灰溜溜的回来,留下的无数尸体,张永成和吴凤岭两人,能够在人才济济之中的北洋军,做到统制这个位置上面,特别是北洋扩编之后,也坐稳了自己的位置,心机不说了,在指挥作战和军事素养上面,绝对称得上是顶级的,他们只不过是被这个铁板给打蒙了而已,没有想过要无休无止的进攻,这是浪费,拿着人命去拼铁板,这是任何指挥者都不会去做的。````

  在确立了这个阵地的坚挺之后,灰色为主题的北洋军军服,潮水般的退去了,就如同来的时候一样,占据了战场主动权的北洋军,可以自如的在其中调集队伍。

  三个师的革命党,看着北洋军退去,严格训练过的他们,没有浪费子弹,虽然有些新兵,还是在不知疲倦的射击,可是在基层军官的指挥之下,开始慢慢的稀疏了,追着背后,大量子弹能够造成的多少伤亡,这些都是操训过的。

  至于马克沁,当然是早已经停止了,统共279架马克沁,能够操纵的都是老兵,最起码也是经过新军训练的,他们更知道散兵线之下,马克沁的杀伤力也不强。

  对于三个师的革命党,这只是一次战斗之中的一个,可是其他的军队,却哗然了,强大的北洋军居然会丢盔弃甲的逃窜了,虽然没有明确的数字,但是躺在阵地前沿,一大片一大片的灰色尸体。很显然,这个数量超过千。这是他们损失了数万人,都没有换回来的。现在在三个师轻松的一次进攻之下,就达成了,这也太玄幻了点吧?

  这下子,之前笑话三个师是土耗子的军官,再也不敢说一句话了,现实如同一个巨大的手掌,耳光打的啪啪啪的响,那些之前就关注着三个师的土工作业的军官,看到了经过实战。确立土工工事,他们也真正认识到这些的强大,纷纷的上前请教。

  毕竟只是自己看,也看不到什么诀窍,特别是他们的战壕,为什么要布置成这样,还有每一条战线跟战线之间,为什么要用长长的交通壕连接,而不是单独的。一排的战壕。

  这些,都有原因,不点透的情况之下,或者是实际遇到。否则,不会有人看出来的,对于他们的询问。所有军官都冷静应答,土工作业。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在三个师的军官眼里。这是必须要普及的,对于重火力和自动火力,甚至是训练,都比北洋军差了不止一个层次的革命党新军而言,完善的土工作业,可以在防御战之中,让革命党占据优势,庞大的数量,还有充沛的资金,才是革命党的优势,把北洋军挡在长江以南,这才是适合的做法。

  详细的解答,从构筑战壕的基本要求的,战壕跟战壕的连接,阶梯状的战壕布置方法等许多的方面,进行了详细周到的讲述,其他的革命党军官,才明白,看似普通的战壕,居然杀机四伏,每一个跟以往不同的步骤,都拥有着巨大的手段,如果不了解,贸然进入,付出的,恐怕还是血粼粼的教训。

  吃惊的同时,他们也疯狂的学习,甚至在自己的战线上应用了起来,不就是挖土么,不就是普通的战线构筑么,面对着强大的北洋,他们应该做更多的准备。

  就这样,在长沙城中,依托着三个革命党的部队,大规模的土工作业开始了,这时候,不再选择快速凝结的水泥,而是从西北进口的高标号水泥,长沙作为长江岸边的一个重要港口,一个节点城市,哪怕没有战略的储备,从商户和民众那里,搜罗水泥还是可以的,而在长沙城外,半永固的和临时的土工阵地,正在蔓延,十几万人一起出手,加上知道北洋军凶残,进行帮助的民夫,这样的作业过程,非常的快,最多一个月的时间,整个长沙城外,就会变成一个巨大的防御阵地,而依托着这个阵地,进入到战壕之中的革命党,将不是北洋三个镇,能够突破的。

  北洋军,坐落在小山的另外一端的指挥部,虽然面对着革命党,训练有素的北洋军没有丝毫的大意,指挥部也坐落在了这里,小山可以看到对面的阵地,正面对着长沙的小山,也可以抵挡炮火的攻击。

  “两位,我没有亲自的看到,但是能够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么?”段祺瑞带着不善的口气说道。

  这一天,他主要在后方,第三镇经过之前的战斗,澳门赌博网站:已经有了更大的提升,作为一个真正的军官,他知道这个时候来之不易,加强了训练,让新兵们吃透这种经验,所以这一段时间的主攻都是由第四和第五镇来主导。

  张永成和吴凤岭看着段祺瑞,有些不好意思,在六镇的统制之中,段祺瑞是资历最老的,也是实力最强的,如果几个镇同时出兵的话,他是默认的指挥者,也难怪他这么生气,北洋军过去的几个月的时间,都没有多少损失,反而在今天一天,超过了1500人的损失,这是任何人都接受不了。

  “对比起,芝泉,我大意了,不过对手真的很强!”张永成低声认错了之后,然后把今天的情况给介绍了一遍,段祺瑞听着听着,眉头也紧紧的皱了起来,按照他们之前对革命党军队的了解,是受过一点训练,却没有见血,甚至是没有足够的战斗力,指挥也非常混乱。

  可是今天的遭遇不一样,按照张永成所说的,从一些细节方面,就知道这个部队绝对是受过了严格的训练,甚至那些立体的阵地,也不是什么随便布置下来。

  “看来,我们要看看,对面的对手,到底是什么了!”段祺瑞有些平静的说道。

  接下来,段祺瑞他们正视了这一支部队的力量,开始针对这个部队,进行了连续10天的准备,观察和冲锋,特别是有针对性的,渗透攻击的方法,他们这才发现,这一只部队,绝对称得上是所有新军之冠,他们曾经的战法,跟西北有些相似,虽然少了西北那么多的火炮,但是基层指挥和士兵战术上面,很相像。

  难道西北秘密参战了,这个想法让段祺瑞有些大惊失色,西北的实力之强,亲身经历过的段祺瑞非常明白,之前西北卖给革命党军火的事情,作为北洋军的高层的段祺瑞也非常清楚,甚至北洋军之所以没有彻底的训练完毕就攻击,也是脱胎于此,本以为西北只是两面卖军火,但是现在看来,或许因为北洋的攻击势头,他们甚至会直接的介入,虽然是这种顾忌面皮的隐藏介入。

  如果这样的话,对方只是动用了基本的步兵,按照之前10天,他的了解来说,对方依托着强大的防御,即便是被重炮轰击,也没有多少的伤亡,一旦北洋加大攻势的话,对方会不会把大炮给亮出来。

  不确定他们如何的把炮火运输到江南,可是西北同上海的洋行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一旦通过长江,别说是75炮,155甚至更大的炮,都有可能,到时候,如果集团冲击,碰到重炮袭击的话,别说是第四镇第五镇,就算是第三镇,也是一样,血肉之躯面对着重炮,可不论你实力如何,一样的死。

  好容易控制了这么强大的军力,段祺瑞可不愿意,把这个军力,白白的浪费到这里,让部队撤下来,进行火力侦察,和试探性攻击,顺便的告知后方这个消息,他想要通过袁世凯的渠道,知道西北到底是什么态度,如果是西北直接出兵,他们北洋要怎么反应。

  袁宅,袁世凯最近的心情很好,清廷之上,因为北洋军的连番胜利,最起码名义上面拿回了山东,安徽,河南湖北,现在正在攻略湖南,等于是中原和南方的一大部分的省份,都在中枢的直接控制之下,所以,袁世凯地位不断上升,私底下,这些被拿回来控制的底盘,也在北洋的直接控制之下,他掌控的地方多了,不断膨胀的实力,让袁世凯的心态也在变化,相比于之前想要成为大学士,入主军机处的愿望,被更大的愿望所代替了,统治整个中国。

  因为北洋军放缓攻击,有关长沙的消息,也有一档没一档的汇报过来,对于袁世凯来说,攻占长沙只是时间问题,如果让他来选择的话,他宁愿慢一点,也要把长沙城下的守军歼灭,这样接下来对于南京,对于整个南方的革命党来说,北洋军可以用秋风扫落叶一样的方式,把他们彻底的扫荡干净。

  就在这种状态之下,袁世凯接到了前线的战报和段祺瑞的求救,心中的想法是何等愤怒,仿佛正在达成愿望的时候,被从上到下,猛泼了一盆冷水,高涨的兴趣立刻降到了谷底。

  现在一切顺利,马上就可以攻破革命党的防线,取得最终的胜利了,虽然不知道整合了中国的实力,能不能对付西北,但是也已经走在了路上,这个时候,如果被破坏了,那就出大事了。

  紧急的约见了所有的幕僚,军事上的,政治上的,北洋集团第一次一起讨论的问题,居然不是中枢,也不是南方,而是西北,最终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不过,憋着一口气的袁世凯,最终还是觉得他不能再忍,让杨度发报质问西北。(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