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四百二十五章 攻击车站
  蔡锷在张家口车站这里,安然的等待,准备借助着稳固的防御和大炮,给过来的北洋军以迎头痛击,另外一边第六镇军营之中是一片凄惨。

  大量受伤的战士,还有众多迷茫之中的士兵,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失去了大量的低级军官,才是这一次最大的损失,没有了低级军官的安抚和疏导,他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不是神出鬼没的神枪手,还可能在外面,他们说不定就会哗变了,现在如同丧家之犬一样,怯怯发抖的躲在军营之中,惶惶不可终日的。

  此时,蔡锷在听到了特种部队对于第六镇的介绍之后,也是微微心动,如果派出一个团,进行偷袭的话,说不定,能够把这些全部拿下,可是思前想后,他还是忍住这个诱惑,新军是刚成立的部队,哪怕是最强横的第一师,他们也只有打土匪和马贼的习惯,土匪和马贼跟正规军比起来,差了不知道多少。

  新军毕竟是新军,没见过血,没有攻坚战的经验,顺风战和防御战还好说一点,一旦打攻坚战,稍稍不顺,说不定就是一场大溃败,总部把先头战的机会交给他,他必须要一战而胜,不能弱了三杰的威风。

  混乱的北洋军营,一直到后续部队赶到,特别是赵国贤来的时候,看着眼前的一切,几乎要气背过去,后方知道情况,知道是伤亡惨重,却没想到,会伤亡这么的大。直接的伤亡和损失超过了2500人,这几乎是一个标的战力。特别是基层军官和技术兵种几乎全灭,这对于未来的重建和恢复。简直是天大的压力。

  目前清政府还没有灭亡,军阀时代还没有来临,可是中国自古以来,兵头们的实力,不都是手头上面的兵么,没有兵力作为后盾,那么地位也不稳了。

  第六镇此时根本不敢前行,只是安营扎寨了下来,血粼粼的例子。让他们把营垒布置的非常的扎实,从外到内,甚至比曾经驻扎的营垒都要安全的多,这也让特战队员无法下手。

  虽然说,特种部队经过了极为严格的训练,即便是这样的情况之下,也能够寻找到机会,甚至杀伤一些对手,可这样一来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以特战队员的金贵,几乎相当于50名步兵的投入,这样的想法想想就好了。最终,在兰荣增的命令之下,只留下了少许的人员。继续监控着北洋军,剩下的全部退下去了。

  枪声渐渐的停下。可第六镇的精神一直都在紧绷着,一直到第五镇上来的时候。才放松了下来。

  第五镇的统领张永成,看到赵国贤的时候,还笑话他,真的不会打仗了,面对着乌合之众,还这么的吃力,损兵折将,居然把曾文正的招式用出来了,结呆阵这种方法,已经落后于这个时代了。

  面对着张永成的调侃,这让赵国贤大为火光,心中一股邪火想要发出去,可是,赵国贤忍下来了,他们的第五镇士气已经被打击,这个时候,需要的是整顿,而不是继续攻击,如果继续攻击的话,说不定,连剩下的那点家当,也会彻底的丟在这里了。

  本身,按照预定,首攻的任务,是要交给第六镇的,这也是赵国贤好不容易争夺过来的,现在不得不把的强攻张家口的任务交给了第六镇,第六镇也顺理成章的接过来,在张永成看来,是赵国贤把功劳送给他。

  小站距离张家口,不过是50里的路程,步行的话,也就是两天的时间,就到了,沿着铁路,一路的走,差不多到了晚上,就停下来,一天多没有出现的特种部队再一次的出现。

  第六镇的严密防守,让特种部队没有什么下手的机会,可是新上来的第五镇,虽然比较重视,也对特种部队进行防护,可是没吃过亏,根本就防不胜防,何况又是野战营垒,一晚上冷枪不断,让第五镇吃了不少的苦头,张永成这才明白,第六镇遇到的是什么,黑夜之中,面对着不熟悉的环境,他们只能够是耐心等待,好在除了没有睡好之外,伤亡不大。

  耗费了比平时更久的时间,终于抵达了张家口,而出了京张铁路,通过侦察兵,张永成知道,包头方面,正在严阵以待,就在不远处,新建的张家口火车站等待着他,陆陆续续走了三天了,他可不想继续等着被打黑枪,直接命令部队,向着那边冲过去,在他看来,除了那些打黑枪的蚂蚱,剩下的,都是乌合之众。

  当张家口火车站出现在他的眼里的时候,他出了感慨一下,张家口火车站真的是非常的庞大,拥有着不小的地盘之外,根本就没有注意,半永固的碉堡,包头的地堡,跟这个时代的大部分地堡都不太一样,这个时代的大部分地堡都较高,甚至是尖顶的,为的就是防止炮弹穿顶,毕竟这个时代, 水泥的标号,相对比较的小,硬度什么的,都不足,只要有炮火从上面打下来,容易打穿,故而一些地堡和固定堡垒,都相对比较明确。

  后世而来的杨元钊,第一个兴办的大规模工矿企业就是水泥厂,经过了3年多的发展,水泥厂已经成为一个拥有数万员工,年产水泥超过千万吨的庞大企业,不但拥有普通的水泥,也拥有超过100个种类,不同标号的水泥,这些水泥经过科学的配比,完成的钢筋混凝土,比石头都要硬,面对着这个时代,没有穿甲弹和特种弹的炮火,50公分的水泥厚度已经足够了。

  在参考了后世的一些经验,主要是一些战争电影之中的镜头,参考了一些暗火力点的布置,布置在张家口的这些永固式的火力点,基本上,都是半潜式的,跟普通的几米高,很醒目地堡完全不同,张永成也只是注意了一下张家口火车站的楼上,可是窗口没有沙袋和机枪阵地,楼顶也没有,他微微一晒,没有太放在心上。

  至于整整齐齐的位于前方的铁丝网,张永成也没有太在意,这些玩意,看着像是涂鸦一样,难不成几根破木棍和细铁丝,就能够阻挡大军,毕竟,中国的战场之上,从来都没有出现过铁丝网,澳门赌博网站:就算是日俄战争的时候,日俄两国,都不是工业极为发达的国家,日本的钢铁几乎是一分摆成两半的样子,他们根本就没有去使用,反倒是包头,一直都灵活的使用这个。

  从那一年的土匪攻城开始,铁丝网在防护作战之中,所起到的作用,让所有的军官都喜爱不已,借助着特殊的卷扬机,最多只用三四个士兵,十几分钟的时间,就能够完成3-5千米的铁丝网的铺设,按照标准化,20公分为一行的话,一排1.5米高的铁丝网,也就是7排铁丝,最多加上两个斜插的,一小时最少可以作业2公里以上的铁丝网防线。

  对于固定的阵地防守来说,2公里足以铺设三四层的防御,所起到的作用,绝对是巨大的,铁丝网,在战场上面的最大作用,并不是杀伤,虽然说上面有铁刺,平常的日子里面,这么一层铁丝网,即便是小孩,拿着几块砖头,也能够打开的防线,可是在战场上,却是巨大的杀器,生物都害怕疼痛,铁丝和倒刺,会让任何一个强行通行的人,受到巨大的疼痛,趋利避害之下,铁丝网拥有着巨大的阻敌作用,别说是一张铁丝网能够阻碍三到五分钟,哪怕是一两分钟,甚至是几十秒,早已经调整了射击诸元,甚至连前方都无任何阻隔的马克沁机枪,就会让所有聚集在铁丝网前方的敌军,尝尝自动火器的厉害,机枪,暗堡和铁丝网,简直是绝配,杀人的绝配。

  这样一个严阵以待,武装到牙齿的阵地,换成二战时期,或者欧洲的阵地战上,绝对不会贸然轻进的,进入到这个武装到牙齿的地方,轻易填下几千个尸体,不炮火准备,或者是借助着坦克这样的武器强攻,谁也不会碰这玩意的。

  可惜,这一切,张永成根本就不知道,这边的大兵压上,对面甚至一点反应都没有,躲在楼房之中,楼房能安全,大炮一轰之下,不久全倒了。

  大炮准备,军官们下达着命令,25门克虏伯75炮准备好了,看着这些重炮,张永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相对于别的,只有这个炮才是最好的伙伴,25门大炮,几乎都是同时的响起,一阵阵的硝烟弥漫,一个基数的炮火准备完成,然后他一挥手,命令道:“给我冲锋。”

  这是标准的北洋军的打法,炮火准备,马克沁压阵,然后步兵集团冲锋,被大炮打蒙的军队,根本无法抵御这样的集团冲击,大部分都是一击而溃了。

  对面,静悄悄的,没有任何的反应,仿佛那里面一个人都没有,硝烟还没有彻底的散尽,可是在硝烟之中,张家口车站大楼,几乎没有多少损伤,一个基数,几百发的炮弹下来,最多就是震烂了一些玻璃,楼房的主体,没有丝毫的损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