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四百一十九章 北洋出动
  在众多的廷议之中,有关包头的情况给巴拉个清楚,哪怕清朝已经日进膏肓,哪怕他已经无法掌控这个庞大的帝国,300多年的基业加上一些惯性,或许会遗漏掉一些东西,但是只要关注过来,庞大官僚系统和一些潜在的东西,还是让他们找到了很多关于包头的东西。

  在那一年,包头在的武汉劝业会上,大放异彩的时候,就有人提议,给包头单独的设定税制,毕竟只是明面上,包头就卖掉了那么多的东西,说是税制,其实就是剪羊毛,涸泽而渔,一个产出几千万的,再怎么捞也能够捞一笔。

  可惜,1909年,是清政府最动荡的,连袁世凯都被弄到老家去了,北洋跟中央的矛盾,一定程度上激化了,包头可不比别的,还是有一协的新军的,这个时候清政府无比的后悔,如果不给包头一协新军的建设权,一定程度上,包头就是泥捏的,在北洋动荡无比,清廷中枢的手中,没有多少可以动用的兵力的时候,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甚至一些有心人,没有把这个议题给提到最高层。

  现在,各大报刊的头条,彻底的把包头的消息引爆了,再加上列强们的推波助澜,让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这块肥肉,各种势力都集中到一起的时候,甚至连跟清廷对抗的北洋系,也在袁世凯的指示之下,提出了倾向性的意见,这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清廷的官僚机器。开始迅速的运转了起来。

  杨元钊一直都想着,在包头这边。慢慢的发展,逐步的累积实力。当实力大了之后,就可以无视一切,可是杨元钊不知道,他所占领的市场,或许在最初的时候,只是小农经济所拥有的市场,伴随着包头产品的逐步扩散,逐步深入到个各个地方,特别是江南。那里几乎是国外势力的传统势力范围,他们的产品倾销地,现在,多了一个包头,对于他们意味着什么,各种产品的销量大减,有了物美价廉的包头造,还有什么人去买国外又贵,又不好的产品的。刚开始,列强们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可是伴随着包头的实力迅猛的增加,产量越来越雄厚之下。包头开始疯狂的占据他们的市场,本身实力雄厚的洋行,也被包头的这一个组合拳。打的时有些招架不住,从棉布开始。火柴,日用品。肥皂,水泥,钢铁制品等等的等等,一系列都打的溃不成军。

  1910年,包头的年产值达到了惊人100亿元,其中8成以上的市场,都是从列强手中夺走的,现在的列强,从轻工业产品到机器设备,都卖不动了,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军火生意,这对于列强的打击非常的大,列强们对于中国的发展也很惊惧,最终让列强们重视的,还是那一次的棉布危机,虽然英法也在世界期货市场剪了羊毛,可是在中国的铩羽而归,退出了每年超过10亿元的棉布市场,甚至在其他的方面,损失极为的庞大,包头已经成为了一个又臭又硬的石头,必须要搬开了。

  晚清的强横势力,无不是跟国外的势力有很大的联系,英法是在中国影响力最大的,他们动用关系进行游说了之后,北洋也开始浮动了。

  本身,袁世凯并不准备动包头,他很清楚,一个强大的工业基地,对于中国的好处,包头也没有表现出向军事领域发展,只是一个协,哪怕再强大,又能够强大过北洋去,在他看来,只要他重新的出山,包头是可以纳入到他旗下的。

  可是架不住清政府和列强的联合要求,得罪了清政府,不怎么的害怕,可是得罪了列强,那对于北洋军是彻底的不利了,说不定,北洋的军力会彻底因为没有弹药,而变成了烧火棍,也因此在袁世凯的准许之下,整个北洋的战争兵器开始动弹了,第五镇和第六镇开始行动,开始想着包头的周边移动了过去。

  虽然,只是从北京的一边,向着另一边而来,距离张家口,还有最少数百里,中国没有秘密,澳门赌博网站:特别是北洋军,作为包头防范的重点,北洋军是他们监控的重点,特别是在报刊颁布了包头的头条的今天,任何的动作,都会引发关注,他们一旦动作,很快,就以最快的速度,被反馈到了杨元钊这里,包括蔡锷在内,所有军队的高层,还有军校的校长蒋百里,同时来到了作战室,同时在作战室之中,还有股东之中的核心人员,刘澍,还有侯金盛和一些晋商的家主。

  杨元钊本身不想要在这个时刻,跟北洋军对上,可是天算不如人算,包头的发展,已经成为了一个巨大的蝴蝶,影响到了整个世界的进程,包头造,已经不单单是在国内的,一些物美价廉的产品,大宗的出口国外,最开始主导的时哈比的,在销售钨之余,开始开拓德国和欧洲的市场,没想到,市场反响强烈的,物美价廉的产品,任何地方都是欢迎的,也因此中国算是打开了欧美的市场,销售量在原有的基础上面,节节攀升,包头制造,一定程度上,已经占据了不少的市场,十几亿的产值,而且是美元,换算成英镑,也有三四亿,再加上中国其他的小工厂,如同雨后春笋一样的冒出来,整个世界,仿佛都不一样了,中国一夜之间从一个贫瘠落后的农业国,只能够沦为倾销地的国家,变成了一个工业出口国。

  其中受到打击最强烈的,就是日本,日本本身就比较的重视中国的市场,丝织业,纺织业,一直以来,都是日本的支柱,日本在打赢了两场关乎国运的战争之后,本身的狭小贫瘠就展现出来了,他们的战争红利不是太大,但是纺织业和丝织业的不断发展,一下子,让日本开始慢慢的恢复,自从1909年开始,中国开始发力,大量棉纺织,毛纺织和丝质也冲击着市场,日本受到了深远的打击,特别是棉布危机,除了直接被英国卷走的几千万英镑之外,直接竞争,简直是断根一样。

  仅仅是1910年一年,就有超过4000家纺织业和相关产业倒闭,累积的经济损失,高达数十亿的日元,这对于日俄战争之后,刚刚恢复的日本经济,有着深远的打击,这一次,北洋对着包头动武,上蹿下跳的最厉害的,还是日本,他们不但直接支援了50万元的军费,还支援了5000支步枪和30挺马克沁,当然了,最重要的是数百万发子弹,这都是在日俄战争之中缴获的东西,还有一些是退换下来的。

  这批军火,在包头看来,是破烂货,可在北洋那里,却是宝贝,一直以来都有计划的扩军,似乎可以提到议事日程上面。

  跟以往的拖拽不同,中枢的廷议,只用了一周左右的时间确定下来了,首先是税卡,已经明确下来,会在包头两边,各设置一个税卡,每个税卡会按照货物的价格,抽走3成,并且他们还被要求缴纳6000万银元的特别税负。

  不提6000万这个让人郁闷的数字,只是说是三成,这个几乎是扒皮抽筋一样的税负,可以肯定,包头绝对不会忍受,这一点,清廷恐怕也非常明白,他们也没打算让包头同意,真正决定一切的,还是北洋的第五镇,第六镇。

  北洋出兵的消息迅速的汇总过来,刘澍略微的有些惊慌,他这才知道,原来,在中国,钱并不是一切,没有足够的保护,钱并不能够带来保证,反倒是晋商的家主,他们见多识广,见惯了这些争斗,直接的面对杨元钊,道:“杨会长,有没有把握!”

  “守住包头没问题,甚至歼敌于外也没问题,关键在于民心,如果民心动荡,那就得不偿失了!”

  “民心!”晋商的家主一愣,有些明白了,现在的包头,已经不是原来,小农经济,以农民和地主,商家和伙计那样简单的关系的,几百万的居民之中,绝大部分是工人,包头能够展现出强横的实力,制造业极为的发达,原因就在于众多的工人,不同于农民和伙计,工人是难以培养的,如果这一批工人出现动荡,那么一切都完蛋了。

  很显然,杨元钊从来都没有考虑过会不会失败,甚至抵御不了北洋的可能性,从来都没有考虑过,他只是在考虑,一旦刀兵起, 会影响到包头的工业生产。

  刘澍看着杨元钊,很吃惊的问道:“元钊,你难道从来都不担心,我们会被北洋攻打过来么?”

  “不担心,不信你问他们!”杨元钊指了指正在作战室那边,平静站着的冯玉祥等人,可以说他们的脸上,都是平静,没错,新军,包头有这么多的军队,可是北洋的威名,是用十几年的时间竖起来的,无愧于中国最强军。

  “没问题!”冯玉祥肯定的说道,在新军之中,跟外界联系最多的,就是这个新军的实际控制者,刘澍也跟他也算是熟识,知道他是一个很严谨的人,没有**成的把握,根本就不会下断言,什么时候,包头的新军实力,已经增长到对抗北洋两个镇的程度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