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四百零八章 新军风貌
  电车的速度不快,大概保持了30公里左右的时速,新军的营地,没有在包头工业区,他是在包头的郊外,其中有洋灰路联通起来,30公里左右的时速过去,需要一个钟头。

  特别在离开了市区范围之后,仅有的几个市民也都下车了,留在车里的都是军人,这对于老于行伍的三人而言,感觉比较的舒服,其中过了几站,上来了更多的军人,车内略显拥挤,可是整齐的站姿和坐姿之下,让这个电车,跟考察团一样的整齐,完全没有之前感觉的挤成一团。

  三杰看着这些士兵,士兵们也好奇的打量着三杰,不过包头的士兵和军官,来自于四面八方,很多的军官也是,虽然造成了少许的矛盾,却也让大家了解,这些或许是来到包头的新晋军官吧。

  电车终于到达了终点,这里距离军营,还有一公里左右的路程,三杰甚至不用问路,直接跟着这些疑似军人的走就行了,不过,大概走了十来分钟,,这些军人都大部分的进入到了一个不小的房间之中,这里看起来不像是军营,一个个的小房间,似乎有专门穿着军装的在管理。

  三个人不约而同,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不过很快的,他们就知道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了,似乎是一个更衣室,包头似乎不允许军人穿着军装进入城市,所以在军营的外侧,建设了这么一个庞大的更衣室,军人们会在这里更换服装,之前在电车上。他们看到的军人手中的小包,不是装的买来的东西。而全部是军服,此时。通过换装之后,整齐的军装一穿,属于是军人的风采,顿时扑面而来。

  “果然是一只钢铁的军队啊,不知道这样的精锐战士,到底有多少!”蔡锷感慨的说道。

  军人,是暴力机器,是国家机器,不管你愿不愿意。当穿上军装,所有人都整齐的时候,给人的感觉顿时完全不一样了,如果说之前,三杰只是感慨包头练兵练的好,此时,哪怕是一个普通人,也可以看出来,这个兵真的是训练有素。包头几乎把纪律性和训练,刻画到了每一个士兵的骨子里面,一旦穿上了军装,士兵们的精气神和气质。就完全完全的不一样了。

  军服还是北洋军的样子,不过肩章似乎稍稍的有些不同,三杰也没有在意。反正早晚是要知道,一路跟着前行。不多时,停在了一个巨大的军营面前。蔡锷三人首先就审视着这个的营地 ,整个营地是半永固式的营地,四面有10个巨大的炮楼,哨兵们分别在炮楼之上,炮楼之上,分别有四挺重机枪,他们枪管,都专注对着四面八方,等待着可能出现的敌人,在营地外侧,差不多100米的地方,一层层的铁丝网,拉了四五层,最关键的是,除了炮楼之外,还有一个个的战壕,负责执勤的士兵也是在那里严密的戒备,整个军营,都防护的非常严密。

  “很好,这恐怕是中国,防护最严密的军营了!”蔡锷走过了不少的新军,甚至也见识过了北洋军六镇,可是没有多少军营,拥有足够的防护,他们还是旧式军营的那种样子,内部混乱不堪,外面只是几个哨兵防护,甚至连八大胡同里面的姑娘,都能够顺利的进入军营,全部都是筛子。

  最关键的时,蒋百里注意到了,只是在军营的外部,就又超过60挺的马克沁,马克沁机枪,这是去德国最大的收获,留日的时候,注重的时单兵作战能力,注重的是勇气,注重的时白刃战,这种作战的思路,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整个中国,中国从1894年甲午之后,很多方面都在学日本,也造就了,在民国混战的时期,各地的军阀基本上都是这么打的。

  去了德国,这不一样,机械化,炮火和机枪,代替了白刃战,代替的勇气,面对着科技生产的钢铁产物,没有什么人,能够在马克沁的弹幕之中,进入到战线,更别说是重炮了,155的重炮,一炮下来,一丈甚至是几丈的方圆,毫无死角的死无葬身之地,这不是血肉之躯能够抵挡的。

  “这个协的马克沁真多啊!”蔡锷叹了一口气,没有怎么的在意,一直留在国内,他对于马克沁的认识不多,马克沁价格相对比较昂贵,一把委员会1888,不过是45元,配上子弹,也就是五六十,可是一把马克沁价格最少也在700元以上,如果加上1000发子弹,价格还要更高,要到800,对于手里面没钱的各地新军而言,用这个,还不如多买20把步枪呢,同样的火力投射能力,甚至更多。

  对于蔡锷的想法,蒋百里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这不是本质的问题,是没有见到的问题,德国有他先进的地方,中国却也有中国的实际情况,打仗就是打钱,可中国恰恰是缺钱,同样的装备,德国陆军购买是一个价格,运输到中国,又是另外的一个价格,自己制造不出来,就只能够接受别人的盘剥,落后就要挨打,而且是越来越落后。

  当蔡锷三人走到军营的前方的时候,蔡锷注意到,最少有按个炮楼的机枪,都瞄准了他们,如果有任何的异动,恐怕的这些火力,会迅速的把他们撕成碎片,这时候,是傻子,都不会前进一步了。

  蔡锷也就没有准备冲击军营,他只是想要来看看,对着哨兵报道:“我们是应邀来参观!”

  “请先生留下的名字!”蔡锷三人,按照哨兵的指示来到了旁边的登记室,哨兵让他留下了名字,他们也留下来了,甚至写明了来历。

  陆士毕业,哨兵多看了他们两眼,陆士在中国的军方,还是很硬的牌子,包头也一样,仅有的几个陆士毕业生,都是高层,这样的人,说不定就是长官的故旧,所以对他们也客客气气的,进去汇报时候,还嘱咐人把他们请入到房间休息。

  “看似热情,警惕性非常高,这个哨兵是个好兵!”坐在休息室里,张孝淮有些感慨的说道。

  “不止啊,松坡,你注意到了没有,无论是炮楼上的士兵,还有在战壕之中,执勤的士兵,他们都是保持着全部警惕,这么长的时间都是一动不动,这样的素质,必须要有钢铁般的意志,从这一点上来看,这个新军训练的不错,很有看头!”

  三个人都是军官,而且蒋百里和张孝淮更是在德国陆军之中实习,在杨元钊的帮助下,他们不但在基层连队之中实习,甚至进入到了团,师这样的指挥机构,如果有可能,杨元钊甚至想让他们进入到最高统帅部,可惜那是不可能的,那可是德**队的最高荣耀之所,即便是差一点德国人,都不能够走进,一个外国人,更是不可能,即便哈比的影响力再强也不可能。

  即便这样,蒋百里和张孝淮,也受到了极佳的锻炼,见识和眼里,远不是3年前,刚刚从陆士毕业的时候能够相比的,蔡锷就更不用说了,见过了松松垮垮的新军,看着这里的军队,怎么看,怎么舒服。

  蒋百里的目光终于从士兵的身上松下来,他开始观察起连绵不绝的军营了起来,看着看着,似乎注意到了什么,仔细的数了数,有些愕然,又站起来仔细的看看,这才说道:“孝淮,松坡,你们有没有注意到,这个军营有些大。”

  “大,军营不就都这样么?”蔡锷愣了一下,想到蒋百里不会心口开河,用审视的角度把军营看了一圈,豁然的说道:“是啊,如果从一个标来说,也就是三四千人,这还是满员,不吃空饷的情况之下,眼下的这个军营,占地最少是上百亩,这里面还不都是平房,全部都是三四层的楼房,就算是按照相对比较稀疏的布置,这个军营最少也能够让容纳一个镇。”

  “难道,包头的新军,不是一个协,而是一个镇!”张孝淮失声的说道,镇跟协之间的差别,三人都非常清楚,整个新军以北洋为主,北方都是以镇为单位,镇也就相当于 日军或者德军的师团或者是师,一般会有1万6-2万3千人,这是一个庞大的军队,至于协一般而言,不会超过5000人,包头报请批复的是新军一个协,而不是一个镇,如果真的是以镇为单位的话,这个新军的战斗力,恐怕真的是可怕的异常啊。

  “看来,所有人都低估了包头了,如果是一个镇的话,以他们的军事素质,加上人员,恐怕不比北洋六镇要差。”张孝淮也跟着说道,就现有看到的 军容风貌,如果不是个例,而是一个整体的话,这个新军真的不比北洋六镇差,甚至更强。

  北洋六镇,一向以来是中国的强军,这是大家公认的,清王朝如果没有北洋军作为后盾的话,早就亡国了,所以在中国,以军队作为标准的话,北洋军是最好的标尺。

  “松坡,你恐怕还小看了这个新军!”蒋百里指了指旁边,说道:“这个新军,绝对不简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