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反击手段
  在费多罗夫和托马斯愕然的表情之中,威廉确定了价格,这个价格让托马斯和费多罗夫都肉疼的要命,可是目前的局面,大家都看出来了,就是两个庞大的力量比拼,要么全赢,要么全输,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

  在清国认输,这是不可能,威廉平淡,费多罗夫有些咬牙,托马斯思索了一下,也表示同意了,三个人一通下达了决定的,跟包头正面的战争就此开始了。

  第二天,租界的棉布价格出来之后,杨元钊陷入到了沉思之中,英国人给的价格非常低,比他之前的价格,又降低了快一元钱,棉布是6元左右,细布更是降低到了8.5元的程度,这个程度,即便放在去年,也是一个较低的价格,毕竟,这是面对消费者零售的价格的,其中必然会加入一定的成本,这样批发的价格会更低,不给最底层的零售商人,留出来足够的利润,根本就无法刺激这些人的积极性,棉布销售也就无从进行,哪怕是租界和英国人也不行。

  跟着降价,这绝对不行,虽然说,他还有相当利润,跟对方比拼价格战,并不是最正确的选择,已经进入到成本区了,显然,英国人的目标并不单纯,他以本伤人目的非常的明确,甚至把价格降低到一定程度的情况之下,他们还会扫货。

  杨元钊不害怕扫货,他包头有足够的产量,甚至可以调动棉纺织协会的产量,这么大的数量,堆也堆死了,只是这样一来没意义。

  杨元钊没有急于调整价格,按兵不动,整整的三天时间,棉布市场是一面倒,都是差不多的产品,为什么选择你不选择他,在外国洋布跟包头产的在同样的一个质量水准之上的时候,最多是细小差别,没有到包头布跟日本布的质量差距,价格,就成为了选择最重要的依据,成为了人们选择的重点。

  这个时代,别说什么爱国不爱国,满清几百年的奴化教育,已经彻底的消灭了国这个共性的东西,特别是在上海,租界和二鬼子横行的地方,每匹布少上快一元钱,这是上海主妇们必然的选择,甚至一些之前购买的人都有些后悔了,早知道,价格会降低到这个程度,他们之前就不买了,最早买的不说,几天前买的,一匹布都快2元的差价了,这对于普通百姓而言,真心有些难以接受。

  这段时间,棉布市场的这种相杀,价格变动的比翻脸还快,简直让江浙的商人看的如痴如醉,包头的强横能力,还有列强商人的果决,在这一次战争之中,尽显无疑,双方都拥有着极高的调集能力,价格相杀的极为的坚决,本身,还在30元左右,细布的价格甚至超过百元的程度,跟头流水的,就杀到这样的地步,本以为投资棉纺织业,会得到丰厚的报酬,可是这样的商战,一定程度上面,还是给了他们上了一课。

  这下子,之前签订协议,还略微的有些心有不甘的人,也都认可了包头作为棉纺织协会的主导者,一方面,包头是机器的提供者,拥有着上位的渠道,这一点,绝对是强横的,另外一方面,包头能够跟列强们在价格上面杀的不落下风,也足够站在这个位置之上。

  杨元钊没想到,跟列强们的价格战,反倒是让雄心勃勃的江浙商人手心,随手之间形成了如此大的影响力,不但主导了棉纺织协会,甚至后来在包头的主导之下,开发出来的种种轻工业产品,形成的一系列轻工业联盟之中,都有相当的影响力,甚至是一些倾向别的势力的,也开始慢慢的认识包头,成为包头的铁杆盟友。

  怡和洋行,威廉皱着眉头,思考着眼前的局面,这一场大战,打到这样的程度,是之前的他没有想到的,英国占据着的绝对的优势,大量资金的投入,在半年多之前就布局了,在国际金融市场之中,取得了相当优秀成绩,日本不说了,在日本身上,挣去了上亿的资金,加上其他小国的收入,接近50的回报率,在大资金运作之中,绝对称得上是不错的,可是这个最不看重,感觉可能一下子横扫的市场,却碰的个头破血流,甚至不惜以亏损来获得市场。

  什么时候,中国从一个英国的棉布倾销地,巅峰年景,甚至可以创造2亿以上的销量,现在却连几个大城市都守不住,是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了么,没错,英国的成本你较低,可是坯布和花布,在目前8,5元和6元的价格,减去一部分的运营成本,这个价格绝对是亏钱的,哪怕是英国也一样,以现在上海的销量,日均出货量在4万匹左右,按照一批1元左右的亏损,差不多就是4万银元,也就是4000英镑,怡和也好,道胜也好,甚至是美国洋行,都是大洋行,亏的起,可是时间长了,谁也受不了,一年下去,一艘战列舰都快没了。

  “威廉,要怎么办才好!”性格最急躁的费多罗夫,早就有些等不及了,说道:“他们是不是缩了,要不我们先涨涨价!”

  道胜是俄国银行,可是俄国在金融领域也好,在商业领域也好,在这个世界上,根本不算什么,牵头的棉布,没赚到钱不说,先是亏损,哪怕每天亏损几千美元,也让他肉疼无比,看着钱,就这么的打水漂,甚至连响声都不冒一下,着实的有些肉疼。

  沙皇俄国虽然列强之一,可从来都不是有钱的主,历代的沙皇,多是存东西,建设了务必辉煌的藏宝,大部分都便宜后面的红色苏俄了,甚至连一战都不舍得出钱,道胜更是吸着中国的骨髓,在中国大量的发行货币,最后一个破产,无数人的财富,就这么的蒸发了。

  托马斯的表情稍稍的好一点,没有如同费多罗夫那么,可眼神还是看着威廉,似乎在用眼神询问,到底要怎么继续下去。

  威廉心中没有决定,直觉告诉他,不能够轻易的改变,他想了一下之后,说道:“再看看!”

  费多罗夫和托马斯的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眼睁睁的看着每天都损失大量的金钱,这是一种煎熬,心理素质不过关的,根本就无法承受。

  “威廉先生,威廉先生!”外面传来急促的呼叫,一个中分汉奸头中国青年急匆匆的跑进来,他叫周志远,英文名字米奇,是洋行的翻译,虽然没有什么留学的经历,却在十里洋行混了一口熟练的英文,在怡和工作了5年,混到了二班的位置。

  威廉扫了他一眼,不悦的道:“米奇,为什么急急忙忙的,没看到客人都在这里么!“

  周志远连忙低头,对威廉说道:“对不起,老板!”

  “好了,别再说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这么的慌张!”

  旁边的两个,已经把耳朵给竖起来了,这个年轻人是专门负责盯着市场的,不用说,肯定是包头那边有反应了,一直以来包头没反应,他们想当然的认为,包头没有办法继续下去,谁曾想,包头居然还有后手,米奇这么慌张,很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老板!”劈头盖脸的呵斥,没有让年轻人有分毫的不满,用流利的英文说道:“那边有动作了,细布和棉布都撤下去了!”

  “撤下去了,他们弄了什么?”费多罗夫插嘴的问道。

  “成品布,彩布,成品彩布!”

  “彩布?”威廉一惊,脸色立刻变得极为的难看,彩布他知道,也是英国棉纺织公司的一个重要的上品之一,不过重点的销售是在欧洲,一般欧洲的棉纺织厂跟印染厂,不是同一个开的,就是战略伙伴的关系,当然了,印染的效率不高,一般只是供给欧美市场,中国这边,偶尔会有一点的量过来试水的,绝对不多,都是作为高端的布匹,打名声的。

  白布跟印染的布匹比起来,当然是印染过的更吸引人,因为少了一道工序,回去就能够穿,白色,在中国,绝对是不吉利的颜色,是作为丧服出现的,除非是穷的不能行,否则,大部分都要染了再说。

  “有没有样品!”威廉心中警惕,可还是平静的问道,不管如何,眼见为实,这个包头真的是不简单,这么几次过招之下,威廉都不敢小看他了,至于随手玩死的日本,简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老老实实的做他低端加工好了,贸然进入到世界市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有!”

  威廉心中暗暗赞许,这个小伙子不错,嘴里却说着:“快拿上来!”

  费多罗夫和托马斯相互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睛里面,都看到了一些慌张,特别是费多罗夫,俄罗斯没有彩布的生产,如果未来的争夺是在彩布之上,那就意味着他的出局。

  周志龙出去,不大一会,七八个印度仆人来到办公室里面,这些印度人是威廉从孟买带过来,都是很听话的,力气也不小,每一个人都拿着几匹颜色不同的布匹,当看到颜色,威廉心中首先吃了一惊,好靓丽的颜色。r11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