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悲催的三井弘
  全上海,甚至是各大城市布店的反击,特别是已经降低的价格,一下子就进入到了日本的成本区域,甚至是更低,20万吨的棉花和20万匹的细布,本来以为是一个不错的投资,能够获得巨额的收益,没想到,才几天的时间,甚至连这些布匹都没有卖出去多少的情况之下,直接进入到了亏损的区域了。

  三井弘再也不像之前那样,可以顶得住,在考虑了一天之后,再一次的找到了威廉,想要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世界棉花市场还在上涨么?

  没错,世界棉花市场,还在稳定在那个高度,中国的棉花,基本上都被内部消化了,没有在国际市场上面销售,当然不会引起价格的波动,熟知金融投资和期货业务的人都清楚,一般情况之下,现实是现实,期货是期货,期货可能影像现实,现实也有可能影响到期货,可是短时间之中,还是会产生偏差。

  就如同中国这样的,现货棉花和布匹的价格,甚至相对于国际市场,产生了倒挂,可是这种倒挂却没有办法利用的,当棉花价格迅猛上涨了之后,英国就没有继续护盘了,其他国家在不明情况的前提下,是不会随随便便的出手的,棉花的价格就挂在哪里,但是真的有人买么,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日本这样的冤大头,可不是那么容易找到,怡和和英国,几乎要笑醒了。

  三井弘这一次,注定的是要失望的。他主动找上门来,威廉根本就没有见他。怡和洋行,虽然是立足于中国的英资洋行。可一定程度上面,跟英国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三井财阀或许在日本还算不错,在世界范围之中,不算是什么大集团,别说是三井物业,他只是三井财阀下面的一个公司,就算是三井本身,跟怡和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上面的。

  威廉没有小看包头。从去年武汉劝业会开始,他就发现,中国似乎出现了一个让他无法掌控,甚至是对英国利益有很大影响的势力,这也是他抓住机会,推动这个棉花的根本,事实上,英国人凭借着强大的金融和势力,是真的在其中赚了钱了。可是这个赚钱,要以付出中国市场为代价,这个代价就太大了,中国的市场很庞大。英国也没有打算全部占据,可是作为基本盘的长江中下游,是英国的重点。

  眼下的这个棉布销售。气势汹汹的中国布,似乎有一往无前的气势。这让他们也不敢怠慢。两股庞大的势力,就在中国市场就这么的对上了。而之前风光无限的日本布,早已经是没有任何的踪迹了,用上海棉纺织株式会社作为抵押,从英国哪里得到20万匹细布,现在完全砸在了三井弘手里,现在的市面价格,甚至比他买到的价格还要低,三井弘不甘心就这么的损失,在找到威廉没有效果之后,他也想用自己的渠道,把细布给卖出去,中国是别想了,两大棉纺织集团,都把基本的目光投到了这里,只是在上海流动的细布,就在50万以上,价格还跟头流水的下来,他主要的目标,还是放在国内,日本国内还有不少细布的市场,只要把这个给卖掉了,他的棋就彻底的盘活了。

  还没有等三井弘开始,来自日本的一封电报,让他的心,彻底的沉入了谷底。电报是命令,也就是直接向三井弘宣布的,三井物业,因为战略投资方向的错误,在高位购进了20万吨的棉花,三井晴川存在着巨大的失职,让集团受到了巨额的损失,不但财阀的理事的位置没有保住,就连三井物业的位置也没有保住,被勒令闭门思过的,至于他三井弘,因为中国战略的巨大错误,也被就地免职,他落下的烂摊子,将会由三井盛接手,他必须立刻上船,回到日本。

  三井弘脸上抽搐着,这样一来,不但表明,他之前来到上海的战略,几乎是落到了空处,如果接受命令的话,1.2亿日元的投资大半会打水漂,甚至连三井在上海的棉纺织株式会社,都 要归别人了,这是他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这样一个挫折,对于他而言,几乎是要命的。

  可惜三井财阀,一直都是家族式的管理,哪怕三井弘这么一个受过高等教育,自诩是绅士的,面对着强横无比的家族,因为跟随着命令而来的,还有4位家族武士,以动脑为自傲的三井弘,根本就无法抵挡别人武力,几乎是满怀着哭腔的,被拖到了船上,前后不到2个月的时间,地位和待遇是天壤之别,从一个踌躇满志,想要创造一番事业的青年才俊,变成了落水狗一般,角色变换之快,绝对是让人目不暇接的。

  棉布的战略,早已经在刚刚开始的时候,就以日本的出局掀起波澜,对于包头和列强来说,在棉布这个领域之中,日本,根本就不算什么,两虎相争,首先被吃下的,就是这个出头鸟,在两大势力稍稍的动弹,甚至连目标都不是直接的指向日本的情况之下,日本就先完蛋了。

  后世有经济学家研究,这一次的棉布危机,让日本,直接的经济损失高达1.2亿英镑,加上上海的损失,几乎快要到1.4亿了,这可不是一笔小钱,等于说,过去十几年的时间,日本辛辛苦苦,甚至在甲午,辛丑和日俄战争时候,所获的全部战争红利,完全消失殆尽,对于棉纺织甚至是连带的丝绸行业的影响是深远的,超过3000家棉纺织厂破产,而最为让人震惊的是,三井财阀,关闭了50家棉纺织厂,彻底的退出了棉纺织的领域,足足几十年都没有涉足,让纺织业,真正的变成了中国的支柱产业。

  日本正因为失去了先机,十几年时间之中,才缓慢发展起来的纺织业,一朝之下,被彻底的变成了废墟,损失巨大之下,也彻底的退出了这个行业。

  首战没有多费多少的功夫,轻松的拿下了日本,甚至不是单纯的针对,只是凭借着成本的和价格打压,就完成了,但是对于杨元钊来说,一切才刚刚开始,日本只是一个跳梁小丑,从某种意义上面说,日本的崛起,带有着很多幸运的成分,日本是岛国,是英国手中的一枚棋子,用来钳制清国和俄国,干掉了日本之后,英国就首当其冲的站出来了。

  此时的英国,就一如后世21世纪的美国,甚至比美国更强,日不落帝国的称号,可以说是深入人心的,以人类历史上,最强大的战争武器的战列舰,英国可以一比二的对着德国修建,可以同时打赢两场战争,拥有世界上最大金融市场,英镑更是跟黄金可以画上等号,一英镑等于10银元,就是金币。

  日本退出,中国的棉纺织势力,开始浮出水面,为了应对这个局面,怡和洋行的总部进行了三方会谈,其他的两方是美资洋行旗昌洋行和俄资的道胜银行,他们都是有着深厚国家背景洋行,控制的资金量极为的庞大,此时,在日本退出之后,开始了激烈的争吵,主要是因为中国新近崛起的棉纺织业。

  道胜银行的大班,俄国人费多罗夫有些暴怒的说道:“为什么还不降价,我们的商品挤压了这么长时间,好容易要取得收益了,必须要降价!”

  “这不是正在商量么!”美国人开始打圆场。

  “你们注意到了没有,他们基本上,就是在我们的价格之上,进行降价的,很显然,他们要跟我们拼命了,我相信,无论是英国,还是我们,生产的成本都比中国人的要低,他们是新厂,还没有彻底的收回成本,进入到了价格战之中的话,对他们,是非常不利的。”

  威廉皱着眉头,问道:“你的意思是,以本伤人么?”

  “对!”

  威廉仔细的想了一下,也跟着点头的说道:“我们降价,不过这一次幅度不要太高的,看他们的反应,我们细布可以承受1元的损失。”

  英国的细布,是英国的骄傲,不但质量好,而且成本低,美国人托马斯沉思了 一下,也跟着说道:“那我们的坯布可以承受7毛的降价。”

  两个人的目光,投到了费多罗夫的身上,费多罗夫沉思了一下,说道:“我可以把价格给降下来,不过这个份额方面。”

  威廉大手一挥,豪气的说道:“坯布的市场,英国可以空出来,你们两家平分好了!”

  英国从工业革命开始,就在寻求产业升级,坯布这样低端的商品,只是几十年前,用来打市场用的,广阔的殖民地拥有着最大的市场,为了联合两个盟友,做出一点让步还是可以的。

  有了威廉的首肯,费多罗夫和托马斯对视了一眼,说道:“好,那太好了,这样的话,我们的低价,就是9.16元和11.5元了!”

  “对,可以先这样,在一定情况之下,还可以再往下!”威廉说道。

  “再往下?”费多罗夫吃惊的看着威廉。

  “怎么,之前的收益不愿意拿出来,中国是何等庞大的市场,还有去年的棉布和细布的价格,又是多少!”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露出的笑容,棉布,不是投机商品,不是所谓的郁金香,他有使用价值,一般而言,坯布降低到一定程度,已经进入到了生产成本之中,这种情况下,他们甚至可以反过来来收购,相信,以包头的储量,又能够有多少的存货,市场是逐步做出来的,中国哪怕有强大的生产能力,也未必能够解决国际市场的一切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