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图穷匕首见
  乌篷船摇曳着,趁着夜色,缓缓接近上海,夜色之中的上海,恍若一个巨大的怪兽,在这里,等待着任何人的都是未知的命运,不知道有多少人来到上海,但是东方冒险家的乐园,永远不是每一个人都换了的,有悲欢,也有离合,但是更多的,是黄浦江下的白骨,不知道有多少人,都葬身到了其中。

  在沉寂之中,谁也不知道,一场金融和商业方面的对决,即将开始,这一次,葬身的,就不知道是什么人而来。

  深夜的上海码头,悄无声息的亮起了一连串的灯,指引着乌篷船悄悄的靠岸,早已经准备在这里的搬运工,开始卸货了,这些不知道为何,从家里被请来的搬运工,获得了这辈子最轻松,也是给钱最快的一次搬运,10包东西一块大洋。

  每一包都不太重,一些强壮一点的搬运工人,甚至可以一次性的三包,也就是说,漏夜的搬运,一般的搬运工人,都可以从中间挣到几块到十几块不等,看个人的能力了。

  良好的待遇,让整个卸货进行的非常顺畅,搬运工熟练的迅速的从乌篷船上,卸下来的一包包物品,在他们的感觉之中,这是一些类似布匹丝绸一样的东西,密封包裹,让他们无法判断,家里的婆娘们最近都在说棉布涨价的事情,好点的比丝绸还贵,可是瓜娃子们的衣服和该买了,马上就是年节了,总不能补丁累补丁的过年吧。

  没有一个搬运工说话。大家气息沉重的,把一包包的布匹。装入到了一个个的车辆之中,很快这些车辆。就向着上海的各个地方而去了,搬运工人的数量很大,最多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把所有的货物都卸下了,他们期待的看着工头,这一次,吸血的工头并没有克扣他们的钱,10包一元,这些乌篷船一共13000多包。来了100个做左右的搬运工,平均每个,都搬了100多包,也就意味着,每一个搬运工,今天晚上,能够获得10个以上的银元。

  铮亮崭新的银元,放入到了每一个人的手中,搬运工顾不得劳累。千恩万谢的感谢,这恐怕是一个月以来,最大的收获了,甚至比半个月的工资都要高。搬运工们欢天喜地的回去,甚至一些喜爱的喝酒的,会在小饭馆里面醉一场。哪怕已经过了深夜,上海也找得到地方吃饭。特别是码头附近,有些时候。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船会到。

  谁也不知道,这些深入到夜色之中马车,会给已经沉睡之中的上海带来什么,明天这些东西,会遍布到上海的大街小巷,然后掀起一阵阵的波浪。

  上海棉纺织株式会社,三井弘的会客室之中,几个外国商人跟三井弘坐在一起,其中一个豁然是礼和洋行的大班,其他几个,也都是各大洋行的买办,他们凑在一起,说的正是棉布的事情。

  在杨元钊遍布在上海的眼线之中,英法俄的出货量无所遁形,他们甚至占据了整个上海出货量的大部分,但是在三井弘的眼里,礼和洋行跟他商议过,会在特定的几个商店之中小范围的出货,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可是那些店铺和隐藏的渠道,却比日本的出货量大三倍。

  现在,礼和洋行有主动找上门来,跟三井物业,商议一些花布代理的事情。礼和洋行的威廉,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三井先生,你们的数量到位了么?”

  “到位了,我们一共准备了250万匹的普通棉布。”三井弘丝毫不以为然的报出了目前日本的仓位,然后顿了一下,说道:“不知道礼和洋行的花布到了没有!”

  “到了我们准备了20万匹花布!”

  英国的花布,一定程度上,是高附加值的工业产品,这是英国通过高支棉线织造起来的布匹,每一批都在50支以上,在这个时代之中,绝对称得上是高档品,拿过来20万匹,道中国进行销售,已经算的上是比较惊人的了,要知道,之前,每年,中国的英国花布的销量,不过是100万匹左右,虽然在总量数亿的数量之中,根本就不算什么,可是利润极高。

  “价格怎么样?”

  “按照我们之前的约定,就按照2个月前,上海的花布价格,卖给三井集团!”

  2个月前,上海的花布,三井弘眼前一亮,整个棉花市场的涨幅,虽然是从去年就开始了,但是前期涨幅一直都不大,这两个月的时间,更是棉花和棉布风起云涌的狂涨,2个月前,花布的价格不过是80元,虽然相对于之前不到16元,涨了5倍,但是现在的花布,绝对是有价无市,200元一匹,都没出买去。

  看着三井弘意动了,威廉没有继续的劝说,好东西,当然是要拿捏着,80元,虽然说跟现在的销售价格比起来相差甚远,可是见识广博的他,很清楚,这是一个很虚的价格,这样的价格,根本就别想卖出多少东西去,真正要大量销售,必须要把棉花价格降下来,但是对于英国极低的成本而言,只要比去年上涨20%,30%都有很大的利润,当然了,类似三井弘这样的冤大头,越来越多好了。

  很快的,三井弘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迟疑的说道:“可是,威廉先生,我手里没有现款啊!”

  短短1个月时间,三井弘虽然高歌猛进,却消耗了大量的资金,特别是增大储备的情况之下,现在大部分的流动资金,已经花的差不多了。

  威廉的脸色突然一变,气愤的说道:“看来三井先生是不太想要了,那很好办,我们的货物可不愁卖不出去!”

  “不不不!”三井弘看到威廉想要走,连忙上来阻拦道:“威廉先生,不是这个意思,请稍稍的坐下,我们可以想别的办法解决!”

  大量收购各种的棉布,三井物业的资金,已经降低到了谷底,虽然每天会有200匹左右的销售,可即便是现在的价格,每天也不过是6000元左右,对一家一户,已经算是很多了,可对于20万匹的花布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就按照现在的价格,也需要1600万,这已经超出了目前剩余的资金了。

  经过几番商讨,三井弘提出了各种各样的条件,其中包括了抵押,他甚至把300万匹的棉布作为抵押物,对于这个,威廉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知道接下来一切举措,他非常清楚,棉布的价格会被腰斩,用棉布来抵押花布,他等于是价格减半。

  当然了,他的拒绝非常有条理,没有暴露出礼和洋行等的目的,最终,三井以目前上海棉纺织株式会社为抵押,购买1600万的花布,威廉在完成了这一切之后,带着狐狸一般的笑容离开,当然了,还签署了一向协议,那就是除了上海租界的之外,其他的市场交给日本。

  目前,上海的日本棉纺织企业不少,无论是棉锭总额,还是机器的性能都还可以,再加上三井弘没有高估价格,按照传统的信贷方式,这算了资金,并且还计算利息,这个威廉没有丝毫的反对,不动产一定程度上面,还是硬通货,大笔一挥的就签署下去了,在威廉这样久经商场的人看来,任何承诺和所谓的市场都是假的,有利润的话,谁不会去做,没有的话,你去了也没有任何的好处,再说了,经营上海和整个中国长江中下游市场多年,有的是秘密的渠道,从这个意义上面说,市场不市场的,不过是一句话。

  经过了一个晚上的休息,杨元钊神清气爽的起床,今天就要发动了,可对于他而言,不是什么难得,在一场战争之中,或许要考验双方的指挥能力和随机应变的能力,但是商战之中,看到的就是实力,**裸的实力,没有实力的情况下,或许可以出奇招,挽回一定的失败,但是相差太远的情况之下,任何的招数,都没有任何的作用,毕竟,你要卖出东西,一头不占一头的情况下,又怎么卖东西。

  第一批5万匹,分布在上海300多个店铺之中,每个店铺还不到200匹,这对于以往的上海店铺来说,不算什么,可是针对已经久久都没有货物,只能够白白的给房租的这些布店老板来说,几乎都是久逢甘露,而且杨元钊还给出了价格,足足比日本和外国商人的洋布,低了10%

  在这个布匹的价格超过30元的情况之下,降价10%的情况之下,就等于是少了两三元,如此大幅度的跌幅,对于上海市民而言,是一个极大的诱惑,更何况包头布,早已经证明了,在质量上,甚至是比洋布还要好,这里的洋布主要是指英国布和美国布,日本布的质量,相对于这两者而言,还是大大的不如的。

  这就预料着,这些棉布,一定会卖的很好的,为了难得的好生意,也为了打开市场,几乎同时,大量的招牌竖起来了,每一家布店都举起大大的横幅,棉布似乎从这一刻,大张旗鼓的进入到每个人的视野。(未完待续。。)

  ps: 今天我们这边迎来了冬天的第一场雪,大雪,路面积雪严重,出行极不方便,以往10分钟等到的公交车,动辄一两个小时,几乎大半天的时间都在路上,很抱歉,更新有些迟了,先更一章,剩下的在努力写,争取9点半之前送上,再次抱歉,希望大家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