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三百八十章 布骚乱
  正因为杨元钊的眼光,他的等待最终,还是获得了收获,几天之后,一份情报送到了他这里,根据黑帮小弟的报告,在上海日本棉纺织株式会社,似乎有大动作,张灯结彩不说,还大量采购了各种高级食物,并且通过内部的佣人知道,最近是有大人物到来。~~~~

  这个是个普通的消息,汇总到总部之后,就被参谋人员重视了起来,日本人,是他们监控的重点,然后汇报到了杨元钊这里,杨元钊当然知道,这恐怕是一个重要的讯息,继续让他们加大力气监控,同时通过各种的下人和渠道,打听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无孔不入的调查,终于收获了讯息,三井物业的二少爷三井弘,会在一天之后抵达上海,目的并不明确,棉纺织株式会社就是为了迎接他,而准备的。

  三井弘,这个名字很陌生,但是杨元钊没有关注这个名字,是把注意力放在了他的背景上面,三井物业,21世纪是一个咨询发达的世纪,也把很多隐秘的东西,彻底的亮在了大部分民众的视野之中,三井财阀,是跟住友,三菱,安田齐名的大财阀,这四大财阀,构成了后世日本的支柱,从成立开始,一直影响着日本的政治经济,手中财力雄厚,未来第二大经济体的风光,都跟他们又很大的关系。

  这个时代,财阀还没有真正的形成,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不过是催生。一直要到一战时期,才奠定基础。并且影响日本百余年,三井是其中的佼佼者。是在一战之中获得最大的发展的财阀。

  这个时代,三井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却也在崛起的途中,想来,这个三井物业跟上海的棉纺织株式会社有一定的关系,甚至这个上海最大的日本纺织业联合体,就是属于三井物业的名下。

  知道了这些,杨元钊何尝不明白,这是一个关键性的人物。不但命令黑帮,而且还把专属于德美的力量给派出去,分别从两个方面,德国人方面和秘密盯梢方面,双重的打听这个三井弘,争取获得他来到上海的目的和作用。

  1910年10月21日,五艘日本海船组成的船队抵达了的上海,其中一艘小型客船上面,走下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倨傲年轻人。带着一大帮子保镖和手下,耀武扬威的下船,直接奔日租界而去,他们的到来。本就是整洁无比的上海棉纺织株式会社,更是张灯结彩的,欢迎这位年轻人的到来。

  他的身份。几乎都可以呼之欲出了,盯梢的结果过来了。三井弘一共是五条船一起到来,一艘是他乘坐的小型客船。剩下的都是大型商船,按照码头的人汇报,他们找到了搬运工人,正在卸货,上面装载的都是坯布,按照估计,一艘船最少在25万匹,4艘可能是100万匹。

  100万匹,杨元钊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终于来了,对于这个时代了解,当然知道对方要想占据市场,能够做什么,无外乎以本伤人么,要占据一个市场,首先,就用地价倾销的战略,把的所有的竞争对手都打下去,只有把对手都打出去了,垄断了之后,才能够占据定价权,到时候,市场和利润,还是他们,甚至获得的更多。

  这其中少不了英法俄的推波助澜,按照他的情报,日本并不是储存棉布最多的,在英法租界之中,最少储存着5000万匹的坯布,其中大部分都是从各个新成立的棉纺织企业之中收购来的,少部分,则是从国外运来,但是他们一直都没有动,目的不是显而易见的,恐怕真的是把螳螂和蝉都给算计掉。

  三井弘甚是高调,已进入到上海,就召开盛大舞会进行联谊,邀请了各国的领事,商业代表,甚至诸多的名流的,当酒会回来,施罗德前来报告,这个三井弘果然是年轻气盛,在跟几大洋行的闭门会谈之中,明确提到了要占据上海市场,把中国的这些小的棉纺织厂给打垮。

  杨元钊可以想象那个画面,一个富家公子,初次负责一个重大任务,百万匹的坯布,目前的价格,会接近千万的日元,要知道,这可不是后世的日元,这个时代的日元,还相当的坚挺,跟银元几乎是一比一的比例,听说这还是第一批,其他的诸国也是相当的欢迎,英法俄是直接的支持,会让日本控制整个上海的坯布市场,德国的棉纺织业不怎么的强大,本就不是他们的主业,估计也是从英法俄的动作之中看到了一些,现在正在欧洲和南美紧张的收购棉花,对于日本的动作,既不支持,也不反对。

  从两个方面,获取信息不多,却足以让杨元钊进行判断,在英法俄的怂恿之下,对方动手时间越来越近了,果然,在三井弘抵达的第三天,还没有等日本方面做出动作,国际棉花期货市场的价格应声而涨,短短的一天,涨幅高达12%,多头拥有着巨大的优势,打的空头溃不成军,在棉花即将收割的时候,棉花价格的上涨,立刻让世界棉花市场,变得紧张了起来。

  国际市场的价格,似乎没有影响到上海,棉布价格没有多少的增长,可是事实上,目前棉纺织协会之中,属于协会成员的棉布,早已经撤出来了,基本上都在仓库之中,而在距离上海只有百十里苏州,在郊外的大型庄园之中,临时清理出来的仓库中,5000万匹的棉布,整整齐齐的堆砌在这里,这些都是半个月以来,从包头紧急运输过来的,而在南方最大商业重镇武汉,最少有1.5亿匹的棉布,这些足以支撑,在整个南方,布匹的销售了。

  在这个世界贸易还处于发展的阶段,所谓的世界贸易组织还没有真正的成立的情况之下,倾销,永远都是最好的占领市场的方法,这点杨元钊清楚,日本人,英国人等都清楚。

  这一天,日本人有了动作,不少的日本商人,开始在各个布庄行动,订购了大批的棉布,而伴随着棉布的大幅度上涨,整个国际上,主要的棉花出口国,都开始惜售了起来,当然了,现货棉花和零散棉花,被英法,哈比,还有德国,俄国给收购的差不多了,能够剩下的,只有很少一点。

  德美洋行的总部,施罗德有些赞叹杨元钊的指挥,可以说这几天的形式,他都完美的预见到了,应对正确,日本人的收购,收购的都是没有加入到棉纺协会的货物,属于协会的,一点都没有损失的。

  不过他还是有些想不通,甚至向杨元钊询问道:“boss,棉花都大幅度的上涨了,连德国都收购不到棉花,你说日本自顾不暇,怎么还会到中国来兴风作浪!”

  “这个,恐怕是英法给日本人做出了某种承诺,或者是某种支援吧!”

  果然,很快,德美在英国公司发回来了一片报道,因为英日同盟的关系,英国支援日本20万吨的棉花,价格是在目前市场价8成。

  施罗德心服口服,正要称赞杨元钊的远见,却听到杨元钊说道:“猪,总是要养肥了再杀,小猪仔,杀的也没有意义了!”

  施罗德听懂了字面意思,却没有明白杨元钊的用意,杨元钊也没有过多的解释,20万吨,差不多就是4亿磅,能够生产三千多万匹的布匹,对于日本的生产能力来说,够他们生产一段时间了,可这个数字看起来很多,只是英法在出货,棉花的价格从去年开始,已经涨了快一倍了,现在突然的增长,特别是这几天,又涨了7成,3倍多的价格,8成的售价,等于还赚不少,可对于日本来说,他们根本就看不到那么远,只以为棉花的上涨,是一种必然的,根本就没有想到,在这个背后,还有大量金融方面的推动,他们只看到拿到了这一批货,必然会赚钱的,殊不知到,这是一个甜蜜的诱饵。

  国际市场的价格,终于影响到了上海,首先,布店的库存开始降低了,想要向外寻找货源,却发现完全没有了,属于纺织业联盟布匹,基本上都按照要求暂不出售,而找上日本,却发现,坯布的价格,从往日里面6.5元左右的批发价,一下子涨到了18元,而且一天一个价格,明天甚至会达到21元。

  想到前几天7元的出货价格,现在买回来,足足涨了3倍,这样如何能让这些布店接受零星的库存销售一空之后,在旺盛的购买力之下,整个上海居然缺少布匹了,几百家店铺都打起了缺货的旗号,唯一有充足货源的就只有日本的店铺,棉布的价格惊人的达到了25元的高位。

  于此同时,细布的价格也开始疯狂上涨,最高英国双花布,甚至涨了7倍,从原来的30元左右,一举的突破了200元大关,这个价格,别说是普通的百姓,地主老财也吃不消啊。

  这个被后世称之为布乱的日子,在很多老上海人的心目之中铭记着,而每天高达15000匹的布匹销量,在这一天,缩减到了不到200匹,几乎降低到了极致,但是几天的时间,布匹的价格没有降低下来,这让市民们在观望的同时,也产生了些许的骚乱。(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