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三百二十六章 辨析现状
  听到杨元钊的话,下面的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特别是主席台就坐的,瞪大了眼睛看着杨元钊,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不就是革命么的,可是一年多,快两年的时间之中,没有见杨元钊对革命党有什么联系和好感啊。+++

  革命党,杨元钊从来都不认为,革命可以挽救中国,后世历史上,两年后的那一次革命到底造就了什么,是民主么,不是,是让中国错过了最好的20年机会,最终,打了个一塌糊涂。

  杨元钊如果想要革命的话,早在一年多以前,刚刚来到包头的时候,就可以拉起一个队伍,进行革命,借助着一体机,一些轻武器,甚至是部分的重武器和弹药,都可以用一体机来复制,他随时都可以拉起一个庞大的队伍,跟清廷争夺天下,可是这样,就能够旧中国么,没有一个完整的工业基地,没有一个强横工业生产能力,中国还是一片混乱,反而会因为战争和动乱,让中国诞生一批的野心家。

  从寂静,到目瞪口呆,再到嗡嗡声,下面有些乱了,最终,还是主席台上的侯金盛,开口问道:“元钊,你真的是不打算革命么?”

  “不,我不会革命的,你们看我像是革命党么?”

  杨元钊的话,让众人深思了起来,从好多年前,革命的口号和人员,就遍布在中国大地,每隔一段时间,甚至会发生一两次起义,没有波及到包头这边。可是在座的,那个不是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人物,那些革命党说起革命头头是道是。很么满清**了,受尽外国欺压了,民主共和才是救国之路了,总之,说的比唱的都好听,却没有几个踏踏实实的做实事的,相反杨元钊,从来到包头的那一刻起,俯下身。从农业人手,在赢得了众多大商家的信任之后,这才一步步踏踏实实的,把包头发展成了现在这样,从这个意义上面说,他应该不是革命党,可是他为什么会这么说。

  刘澍有些头疼了起来,他没想到,杨元钊没有跟任何人商量。就在这里宣布了这个,苦笑的对着杨元钊说道:“元钊,你到底想干什么!”

  杨元钊平静的道:“是的,我只是准备把包头控制在我们的手中!”

  “现在这样不好么?”刘澍说道。

  “不好。包头现在的发展,已经处于了一个很关键的阶段,之前已经是问题丛生了。如果没有一个统一的管理者统筹的话,未来会出现一系列的问题的!”杨元钊反问道:“之前混乱。虽然因为城管的出现,缓解了。可是现在不是问题越来越多了!”

  刘澍愣了一下,然后不说话了,作为包头目前实际上面的控制者,还有城管队的领导者,城管的出现,解决了大部分的问题,包头脏乱差的环境也得到了解决,户籍制度和工人制度的双重结合之下,对于整个城市的大部分居民,都有了明确的管辖权,这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就在刘澍觉得要松口气的时候,问题逐步复杂化了,深层次的问题更多了一些。

  刘澍这个直接的参与者都不说话了,其他人也没有立场来说,特别是几个常设股东,他们都派出了得力的人员来帮忙,2000名的城管队之中,他们派出人员占据了不少的比例,很清楚现在包头的问题不是少了,而是更多了,甚至越来越接近临界点了。

  股东们都深思了起来,特别是那些晋商们,,作为晋商,一直以来,都是中枢打压的对象,清朝立国的时候,那一批被封为皇商的晋商,他们更多的变成了盐商,很少在山西发展,而几任皇帝,在没钱的时候,多少都会想到晋商,这也是晋商在晚清没有多少存在感的原因,最少在中枢,没有一个靠得住的力量,给他们鼓吹和保驾护航。

  晋商们能够在崎岖之中发展起来,眼光非常的敏锐,从传统的走商和坐商,到进入到票号领域,山西的票号,几乎占据了中国票号的半壁河山,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这个团体的潜力和眼光。作为大家的家主和大地主,他们很清楚目前的局势,清廷从1900年开始,末想已经显现了的,当年慈禧太后向世界宣战的,八国联军侵华的时候,所能够仰仗的,只有北方的军队,甚至是说,后来的**掌握军权的袁世凯,也没有出力,反而排除异己,把武卫军等其他力量给削弱了,就此北洋一家独大,甚至武卫军,神机营这样的部队,也不得不并入了北洋军,至此北洋独大。

  甚至到去岁年末,宣统登基,澳门赌博网站:摄政王开始打压袁世凯的时候都没有成功,袁世凯根基已成,清廷甚至都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干掉袁世凯,拿走北洋军,只能够徐徐图之,可哪怕末世之象尽显,只不过当杨元钊把这个摆在了他们的面前,多多少少是让他们吃惊和难以选择。

  “一点准备都没有,太突然了!”

  “突然么?”杨元钊平静的笑了笑,说道:“你们没算过,包头到底拥有多少的财富!”

  底下人木然了,不是没算过,是刻意的避免去算,打个比方吧,不说日进斗金的棉纺织厂,签订了无数订单的机器制造厂,就说还没有真正的获得收益的钢铁厂,现在16座高炉几乎投产了12座,日产钢铁达到了12000吨以上,年生产能力超过400万吨,哪怕给了铁轨一半,用来修建铁路,剩下的钢和铁,也足以在数年之内,收回投资,从这个意义上说,钢铁厂从建成那一刻开始,就升值了,甚至一旦钢铁厂的项目放出去,随便都可以从各国的银行之中,获得数亿元的贷款,钢铁厂值这个数。

  只是一个钢铁厂,就这么惊人了,还别说包头拥有多少的产业,从去年开始,包头的发展越来越快,钢铁厂,纺织厂,机器厂,水泥厂,四大项目,还有庞大的发电厂集群,牵动的资金,几乎超过了数千万英镑,产值和总量甚至比这个更高,这绝对不是一笔小钱,一旦暴露,清廷会怎么做,辛丑条约,已经是让清廷薄弱的财政破产,他们迫不及待的四处找钱,一个这么大的肥肉,落到清廷的眼里又会如何。谁都不愿意失去自己的财富,一年多以来,只有少量分红,剩下的都放在了扩张上面,增长的东西,每一个人都可以看得出来,这也是难以抉择的原因。

  现状,被杨元钊毫不留情的摆放在所有人的面前,所有人都木然了,到手的东西,肯定不愿意放弃,也就是说,从杨元钊开始在包头建设实业开始,他们就天然的跟中枢站在了对立面了,只是棉纺织厂这样的轻工业还好办,左右不过是几百万的价值,晋商加上侯家等大地主的力量,还可以遮挡和掩饰,可是当这个蛋糕被越来越的做大,到了现在的程度的时候,根本就不用去考虑,已经极度缺钱的清廷,甚至是被摄政王赶下台的袁世凯,都会动心,直接扑上来。

  坐在主席台上的众人,皱起眉头,他们没想到,自己反倒是被杨元钊给捆绑了,他们都是叱咤四方的权利之士,对于清廷也没有死忠的好感,10年前的那一战和那一次赔款,基本上,把国人,特别是精英阶层的忠诚,彻底的挥霍一空了,东南互保的签订,一定程度上,是地方实权派脱离中枢的标志,对于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他们都不太反感,只不过谨小慎微的晋商,考虑更多的是他们能不能掌控,一旦这个控制不好,被中枢知道,说不定会很麻烦。

  一些聪明,顿时的想到了54混编协,作为商人,确切的说,刘澍是文人出身,大部分的晋商,也都读过书,对于军人没有什么好颜色,清朝文武之分,没有明朝那么的浓烈,文武依然是竟然分明的。

  这个时候,在这个中枢影响力比较弱的地方,似乎54混编协已经成为了一股庞大的力量,可是这个54混编协,几乎都控制在杨元钊的手中的,就看森严的护卫,就知道一切,在座的人对54混编协知道的不多,却知道这是一个拥有12000人,几乎相当于一个加强镇的强大力量,似乎的北洋应该有的,他都有,这个部队的战斗力会是如何,能否保住包头呢。

  终于,一个聪明的晋商开始问道:“杨会长看来是早有想法,如果我们被中央知道了,我们会不会受到围攻,北洋的强大有目共睹,甚至得到了列强们的一直赞誉!”

  杨元钊从来都不会小看北洋,能够在两年后的大潮之中,获得了最大好处,几乎占据了整个中国的北洋,他们拥有多少的力量,他非常清楚,但是他也知道,此时此刻,必须要一直走下去,他看向台下的冯玉祥,冯玉祥对他点点头,他的底气一下子足了起来,对下面的众人说道:“会,但是不用怕,现在我介绍一位给大家认识,想来大家都很熟悉,我们54混编协的统制冯玉祥将军,让他介绍一下包头的军力好了。”(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