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抗生素
  医院成功打响了第一炮,越来越多的病人,开始考虑用西医来解决问题,特别针对包头而言,工人繁重的工作和快节奏的,让中医的慢疗效,起不到相应的作用,耽误一天,就可能少赚一天的工资,西医的方便快捷,一定程度上,迎合了城市的发展,可是杨元钊的心中不但没有放松下来,却一定程度上面感觉到了不满。

  西医很方便,可是药物却不多,真正经得起考验,有真正疗效的真的不多,这对于治疗的效果来说,绝对称得上是大打折扣的,西医远没有发展到后世的那种高度,未来百年时间之中,西医发展最快的,就是检疫手段,手术深入和药物学,现在,这三大体系,都没有一个完整的雏形,就连化肥,都是一种药物,就足以知道西医有多么的不靠谱了。

  包头中心医院,先普及了中国能够找到的先进各种器材,顺带的,让哈比在全世界的范围之中,购买先进的医疗器材,管它试用的,不完善的,或者是未经证明的,先弄来再说,以后整个世界上面,能够买到的医疗器材,在这里都可以找到,争取把中心医院扩展成中国,乃至世界上,一流的一元,顺便,杨元钊也成立了一个病理和医药研究所。

  现在的西药不靠谱,原因就是种类繁多抗生素没有体系化和发明出来,抗菌素,这个每一个穿越者都避不开的东西,杨元钊有些后悔,为什么不在医疗箱之中,多放一点的药品。现在,只有碘酒,纱布,药用酒精和的云南白药,当然了。还有少部分常用药,比如说感冒药和治疗拉肚子的药品,这些都被他补充到了医疗药品之中,可是最重要的青霉素没有,这是让他悲哀的一点。云南白药作为中国的迷药,未来在战争之中会起到很大的作用。可是在这个时代之中,却没有青霉素来的有效。哪怕是一小瓶,也是百万单位,甚至以上的,对于这个时代几十个单位。就可以成为神药的情况之下,这简直是大杀器。

  药理实验室,中国没有这样的研究者,世界上,专门成立的这样的机构的也很少,大部分的药品,都是在医生的研究,或者是偶然间找到的。杨元钊就知道一种,有一种叫做百浪多息的东西,它是一种染料。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发明出来了,它是磺胺的一种。

  磺胺也是一种比较高广谱的抗菌素,一定程度上面,能够替代青霉素的作用。百浪多息,目前是一种染料,为了药理实验室。杨元钊已经把整个中国,能够找到的百浪多息都给找出来。顺便让哈比开始在德国和欧洲进行收购,大部分的样品。都送到了中国,在几个病理研究所进行研制,这中间,杨元钊没有选择国外的医生,他们只是在实验药品,给出来的,都是成品药物,甚至添加了一些东西,,真正的合成和研究,放在了另外一个研究所,这个是戒备森严的禁地。

  中国目前,有一定医疗知识的医生,相对比较稀少,有能力做药品和病理学研究的,就更少了,好在,百浪多息本身就已经出现了,关键是提取其中的有效成分,杨元钊记得,磺胺应该是这个染料进入到人体之中,产生的中间产物的作用,但是要如何的找到这种中间产物,就有些复杂,百浪多息直接使用也可以,但是红色染料的百浪多息,吃多了,会把人变成红色,那绝对不好玩。

  杨元钊找到了几个学医的留学生,加上一些对于化学有些研究的人,对百浪多息的加工工作。

  科学来不得半点的取巧,可是有明确的目的,甚至是过程,要找到这个不难,包头拥有整个中国最全面的研究器材,一些用于制造和化学上面的实验器材,灵敏度极高,有一体机的帮助,可以在无数废品之中,找到一款定型产品这就从侧面上增加的精品率。

  毫无保留的投入,夜以继日的研究,把百浪多息借助着动物实验,甚至是残忍的人体试验,新军成立,必然要四处拉练,甚至因为未来会在西北几省种植棉花,新军也化整为零的前往那些地方,那边是整个清政府控制的薄弱地方,甚至在1900年的辛丑之后,清政府能够影响的,也只有北方的几个省。

  本身因为包头的崛起,被赶到西北的马匪,这下子更被赶得如同兔子一样,本来应该枪毙的马匪投资和沾染血债的,被留下来,秘密的送入到这个戒备森严的研究所,进行人体试验,虽然,不会把他们弄死,可是整体红色还是有的,这个色彩要很久才能够消退。

  好在,足够多的试验者,加上大量其他力量,最终,在杨元钊的指点之下,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就完成了磺胺的确定,当第一批磺胺制作成功之后,接住了一定哈比的渠道,在欧洲和中国,开始了第一批的病理实验,这些找到的,都是的肺炎或者是细菌感染道了末期,基本上是无法挽救的病患,特别是欧洲,这些病患几乎是必死。

  就在农历的春节左右,大规模的病患实验开始进行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全世界范围之中,1500例,最终活下来了500多,等于是3成的成功率,其中因为病理反应造成的死亡大概是100例不到,剩下的,也大幅度的延长了生命。

  细菌感染的并发症,还有各种的炎症反应,在20世纪初的时候,是一个全世界无法解决的难题,就如同后世的艾滋病一样,谁也没有完全的解决方法,磺胺的出现,仿佛是让他们看到了一片曙光,欧洲和美国的20家大型医院,纷纷的跟哈比进行联系,要求提供磺胺,而且价格随便开。

  这个从百浪多息之中提取出来的东西,开始以一丸5美元的价格,登陆了整个世界,虽然相对而言,包头只是小批量生产,成本较高,可是5美元绝对称得上是高价,可是却供不应求,广谱抗菌药,对于很多疾病都有一定的治疗效果,所以从这一天开始,很多医生,在尝试了别的方法无法的解决的病人,往往会给开了不少磺胺,误诊和耽误的有,可是大部分都有相当的效果,这样的情况之下,磺胺被神话了,被称为东方神药。

  包头这边,是一个小的实验室,最多配套一个小型的提取加工厂,最开始每天的产量只有10000丸,这个甚至还不够包头本身的需要,在巨大的投入和逐步的研究深入,目前的产量每天大概是150000丸,这还是不停扩张补充药理实验室的结果,短时间,继续扩大不太可能,除非找到更新,更加简便的方法,或者人员上有一个大的扩张。

  前者可以继续研究,后者几乎不可能,磺胺跟其他的不一样,这是相当长时间,西北和包头现金奶牛,配方和分子式,绝对不可能泄露的,也正因为如此,接触他生产和研究全部过程的,只有中国人,这从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他的扩张。

  这个产量之中,有三分之二的用于出口,三分之一,用于中国,甚至是包头本身,就算是三分之二,就是意味着,每天高达50美元的利润,一定程度上,这个药物每天的收益要超过炼钢厂,年收益2000万美元,如果进一步扩大,恐怕这个利润还会增加。

  医药方面,本身就是一个暴利的行业,后世的世界医药巨头们,花费大量的资金,不断的投入之下,在全世界形成了一连串的开发企业,开发出了大量的新药,这些新药,特别是疗效好的,价格非常的高昂,他们也获得了数百倍,甚至是千倍万倍的收益。

  庞大的收益,基本上都回流道了国内,西北这边,在中心医院的基础上面,又兴建了大型的医药研究所的,主要就是攻克包括青霉素在内的各种抗生素的,技术上面的薄弱,让杨元钊很无奈,这个利润太高了,影响力太大了,哪怕是他有一定的准备,也只能够选择家世清白,能够控制的人员,外国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一旦把耗费巨资,甚至是后世的思路的药品给泄露出去,甚至会影响整个世界。

  磺胺类,是包头药理研究所的研究重点,杨元钊知道,后世只是磺胺类的药品就有几百种,确定了磺胺的分子式和性能之后,尽可能的增加他的化合物,在其中找出针对某几种,或者说杀菌性能更强的药物。

  除了磺胺,药理研究所的另外一个主导的方向,就是青霉素,青霉素,杨元钊只知道,是在发霉的青霉之中,提取有用的,有杀菌效果的菌株,这玩意,不同于百浪多息这种已经发明出来的东西,后世研究出这个,澳门赌博网站:也是意外的结果,从无数菌株之中,提取来这个,比较困难,好在,包头有很强的优势,借助着一体机和包头发达的显微镜,包头已经可以制作出,看清楚青霉菌株的显微镜。另外一方面,杨元钊也熟知青霉素的产生,只要沿着这个方向,一直的走下去,成功是必然的,唯一不确定的,就是这个成功的时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