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三百一十一章 反差的价格
  按照规定,穿上防护服,带上头盔,这是包头强烈要求,威廉姆斯实验室和在包头的专家,共同研究出来的,防护服可以一定程度上,隔绝温度和钢水,头盔和特殊的目镜,可以减少钢水灼烧等侵害,这是在没办法自动化运转的情况下,杨元钊所能够做的全部。

  此时列强们,有强横的实力,工业能力也极强,可是就如同资本论里面所说的,资本家的每一个毛孔,都在贪婪的汲取着剩余价值,工资,福利,休息,加班费,这些对于工人而言太过遥远,甚至连工人本身,也不会有多少人关注。

  毕竟,席卷欧洲的红色革命还没有出现,在这个前提之下,没有人意识到工人也是一个比较重要的财富。而拥有后世眼光的杨元钊,很清楚一个熟练工人,一个完整的团队,对于一个工厂,一个工业的重要性,从最初,就提升工人工资,特别是一些危险的工种,设立了严格的纪律,甚至想尽一切的办法,来保证工人们的安全。

  防护服从出现开始,引发了一些资深工人,特别是外国工人的抗拒,毕竟,本身温度极高的炼钢厂和热轧车间,再穿上厚厚的防护服,这等于是一种煎熬,可是张召忠在杨元钊的坚持之下,强行的推动了这一规定,并且在上月的一次事故之中,防护服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本身被大面积的钢水溅起,可能会造成超过10人死伤的事故,在防护服的遮挡之下,只有一人重伤和四人轻伤。防护服的作用凸现出来,并且得到了大量的宣传,铁一般的例子,让众人对防护服的抵制慢慢的消失,一旦上工。整个工厂中,都是红色的防护服。

  全部穿戴整齐之后,三人这才步入到了钢轨车间,此时,大部分的工人在紧张的作业之中,钢厂。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强度的工作,特别是现在,伴随着炼钢高炉的性能提升,一炉钢水的开闸时间,从原来的7个小时左右。减少到了2个小时,也就意味着,热轧车间的工人们的工作时间,从原来的7小时也缩短到了2小时,当然了,跟之前不一样,2小时是要把钢水引导到模具之中,并粗略的加工。后续的精加工和淬火等技术处理过程,到之后进行。

  这样的工作,已经足够的忙碌了。经过了几个月的磨合,整个车间就如同一个上了发条的钟表一样,井然有序而且快速。

  专门的人员,负责把模具之中,已经冷却下来的钢铁,进行初步的加工。而特殊的机械,则把加工完毕的钢轨。从这里运输到下个车间的。

  杨元钊和詹天佑都没有前往车间的中心,只是粗略的看了一眼。当看着工人们大多数完成了工作,模具工人把模具摆放整齐的时候,张召忠看看表,说道:“似乎要出钢了!”

  “出钢?”本身,准备去观看下一环节的詹天佑,停下了脚步,看过钢厂出钢的杨元钊,也跟着停下来了,车间内红灯不停闪动,特殊的铃声也跟着响起,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远处,高炉之中,闸门缓缓打开,液化的钢水,带着扑面而来的热气,通过各种的管道,开始向不同的车间而来,这个热轧车间和钢轨车间,是最多的。

  下面的工人,平静之中,带着坚定,当钢水到位之后,次序丝毫不乱,按部就班的工作,让整体井然有序,最快的速度,让钢水进入到了模具之中,还没有彻底的硬化的液态钢,缓缓的凝结,通红的颜色,一直都伴随着他,一直到一段时间之后,才会慢慢的凝结。

  “很高效!”詹天佑赞许的说道,之前,看到庞大的钢铁厂,他的心中还会有疑虑,到底那一段钢轨,是实验室的产品,或者是精英团队的小批量生产,可是上千人的车间,完整的工作,让他明白的,一切都不是偶然。

  接下来,用了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詹天佑走遍了第一高炉所隶属的所有的车间,不但包括了钢轨车间,也包括了钢筋和螺纹钢,钢板等车间,真真切切的见识到了西北的产能,特别是下铸造车间,一个个合格的,而且质量比他看到的钢轨更高的钢轨的时候,詹天佑的脚步都离不开了,要知道,之前吸引詹天佑的,是一个月前的配方,杨元钊对于钢轨钢,在吸收了世界上的众多先进的东西之后,最终形成了自己的风格,算的上是前面两个月的主要产品。

  可是这2个月以来,钢厂本身的研究,还有实验室,甚至是杨元钊的一体机,开始在最小的钢轨车间,试着铸造更高品质重轨,这集中了整个包头和威廉姆斯实验室的全部力量,加上一体机提供的更高层面的配方,多是从后世带来的钢轨之中吸收的,最终,让重轨的品质,在原有的基础上面,更上了一层楼,目前钢轨钢的重量,被固定在每米42公斤左右,比之前足足提升了5公斤,重轨的重量,一向是重轨的关键性能,在同样规格和重量轨道上面,每增加500克左右的重量,代表着重轨在本身质地和性能上面,提升了一个台阶的。

  现在的新式重轨也是如此,不但在耐磨性,润滑性,平稳性,耐腐蚀能许多的方面,都比之前的重轨有很大的提高,在关键的通行重量和平滑度等方面,也有极佳的表现,这些性能结合在一起,让这个重轨超过了目前主流的大部分重轨,一定程度上,是世界第一等的钢轨。

  只有拥有了好的钢轨,才能够建设合格的铁路,这一点上面,詹天佑是非常的清楚的,如果说的在京张铁路之前,就有这么的刚才,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

  “不知道,这个价格是多少!”詹天佑略带疑惑的问道,詹天佑不但是铁路工程师,也是一个总负责人,在铁路上面,用量最大的钢轨的价格永远是决定一条铁路投资的最重要的因素,他之前之所以选择12公斤的轻轨,原因就在于价格便宜,一米不会超过10元。

  钢轨质量好,但是价格太高的话,也不太适合,毕竟一条铁路,除非是国家投资重要交通通道,其他的铁路,都需要考虑他的经济性,质量再好,经济上不行,铁路修建也是没有意义的。0

  “钢材价格!”杨元钊思考了一下,看向张召忠,张召忠明白杨元钊的意思,悄悄的在他的耳边,报出了一个数字,现在的包头钢材,除了少部分出售之外,剩下的,几乎都是内部消化的,所以杨元钊更多的知道的,往往只需要一个生产成本就可以了,杨元钊会根据比例,给出一定的数额。

  包头炼钢厂全部都是新产品,而且是氧气吹顶炼钢,节约时间的同时,也节约了相当的成本,虽然因为工人工资较高,付出了相对比较高的人工成本,可是钢轨的价格不贵,特别是这个新产品,比之前的产品的价格增加的不多,更多的是钢材本身的价格。

  刚刚张召忠报出的数字,以前的钢材,一根钢轨的生产成本,大概是39元左右,每米成本,不超过3.5元,而现在,足足多了5公斤,但是每米的成本不会超过4元。

  钢轨不同于钢筋和螺纹钢,他们只是显示了本身钢铁的价格,它更多的会体现技术成本,就拿12公斤的轻轨而言,还是二手的,可是詹天佑入手的价格都超过10元每米,至于重轨,不是按照重量的简单叠加,拿比较主流的美国30公斤每米重轨的供货价,供货方还是美国国家铁路公司,可他每米的价格高达27.5美元,也就是55元银元,加上运费,到达国内的价格最少也会攀升到100左右。

  包头附近建设,所有投资股东都是股东们,哪怕是一个预付的价格,都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了,否则会引发混乱的,想了一下,杨元钊报了一个数字,每跟500两。

  “什么500两?”詹天佑几乎是猛的坐了起来,对于他而言,钢轨的价格,他非常清楚,即便是汉阳铁厂,新出品的钢材,每米的价格高达32两,这还是15公斤一下的轻轨,不说是重量,就算是质量,也远远不如现在这个,换算下来,以12米一根来说,也接近500两一根了,足足三倍左右的重量差距,价格却跟汉阳铁厂的差不多只有500两,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其他国家的重轨钢,要么就是敝帚自珍,不出口到外面,要么,干脆,就是高价,上千美元一根的,比比皆是的,自己生产,成本会小一点,可是不应该到这样的地步。

  “500两,杨先生,你是不是记错了,这不是一根的价格,是一米的价格!”在詹天佑看来的,这么一个大型钢厂,只是钢厂的投入,就达到了3000万美元,设备,人员,工资,还有众多技术,需要的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500两能够制作什么,500两一米还差不多,虽然比世界上大部分的钢轨都要贵,中国绝对是独一份的,再说了,质量也完爆世界上的那些所谓的钢轨。

  詹天佑满脸的不敢相信,可杨元钊却坚定的说道:“没错,500两一根,这是包头铁路建设内部供应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