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三百零五章 张家口客运
  此时的詹天佑还在张家口,丝毫都没有想到,在包头,杨元钊居然有这么大的魄力,直接开了 一个跟他密切相关的会议,会议之中,甚至直接的让包头的情况,向这个方面倾斜,从这个上面说,包头也好,整个包垦公司也好,都是极为的有魄力的,他此时正在疑惑,张家口的这个车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难道跟火车站是一个样子的东西,他几乎是诧异的走进了这个门洞。

  门洞的里面,是一个不小的广场,这时候到时有些看出来,有马队的迹象了,在广场之上,有不少的马车停靠在哪里,詹天佑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这些年来,整个张家口发展的不错,连一个马队,都可以改的起来水泥楼了!”

  走到马车的旁边,正要询问,却看到穿着有些奇怪制服的马队车夫,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小房间说道:“去哪里买票!”

  “买票,买什么票?”杨元钊看向那个房间,是一个很小的房间,上面写着售票处,现在售票处那边,开启了一个窗口,在窗口的前面,排气了长队。

  “售票窗口,这是什么。”詹天佑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个,要说他并不是坐堂的官员,从归国开始,就是一个技术的官员,管理的也是铁路和相关的事物,特别是在过去的4年的时间之中,来回的走在京张这一条线上,坐过火车,但是更多的还是坐马车,对于这些马帮都非常熟悉。马帮在他的印象之中,都是一个大院子。无数的马匹和马车,都聚集在一起。臭气熏天的,类似这里这么干净,让人奇怪。

  这个车夫只是说了一句,就闭上眼睛,不说话了,让他想问又不敢问,几乎是疑惑的向着那边的窗口走了过去。

  刚走了几步的,突然一个声音在身边响起:“先生,你是第一次来到张家口长途客运公司?”一个看起来獐头鼠目的家伙。凑到了詹天佑的旁边,有些热切跟詹天佑套下近乎。

  詹天佑知道,在每个城市都有类似的包打听,或者是付钱办事的人员,他对于这里人生地不熟,左右,也没几个钱,道:“这个售票窗口是干什么的?”

  獐头鼠目的家伙,比了比手势。意思詹天佑明白,是来要钱的,他也不多说,丢了一串铜钱过去的。只有四五十个,却让那个家伙一脸的兴奋,连忙道:“这个售票窗口是买票的。有到绥远的,有到大同的。也有去包头,不知道老爷想去哪里!”

  “包头!”

  “包头是个好地方。价格也是最贵,分了上中下几等,不知道老爷要座哪一种的!”

  “这如何讲?”

  “上等3元,中等的1.5元,下等0.5元到1元不等!”

  “上等的这么贵?”

  也难怪詹天佑吃惊了,上等的车票,几乎赶得上京张的甲票了,京张铁路虽然刚刚贯通,可速度不慢,再加上甲票的舒服,十几个小时也丝毫不累,甲票真的是不愁卖。

  “老爷,你不知道,上等的真的是很快的,这是包头的客运公司,高速路是商会兴建的,直接在上面行驶,拉车的也是高头大马,有这么高。”

  獐头鼠目的家伙比了一下,让詹天佑微微的吃惊,这个高度,足足有两米以上,恐怕也只有英国的纯种马,才有这么高,蒙古马和中国的马,最多,也就是在一米八左右,跟外国的纯种马比起来,差的不是一点半点的,看来这个所谓的长途客运公司,够大的,这样纯种马价格不菲,远比中国马贵的多。

  “我要怎么买票,就买上等的!”

  “老爷等等,我这就帮你去买去!”

  詹天佑看人很准,这里面看起来平常,管理却也严格,这样的包打听,或许指个路,挣点小钱之类的没问题,可是要把钱骗走很难,一览无际的地方,门口和马车集中的地方,还有穿着黄色马甲的人再巡逻,想来是保安或者护卫之类的,随便的丢出3个鹰洋,顺带的再赏了他一小串铜钱,没有之前的多,獐头鼠目已经非常欢喜了,一溜烟的过去购买。

  不知道是上等的特权,还是这个家伙在这里熟稔,不多时,就已经买到了车票,他献宝一样的说道:“老爷,是最近的车票,就在30分钟之后发车!”

  詹天佑看看怀表,正好是上午的9点30分,也就是说,是10点正式发车,獐头鼠目的家伙一直都没有离开,詹天佑也试着跟他闲聊,主要聊这个客运公司,还有张家口的变化,在车站,市集这样人口稠密,三六九等众多的地方活跃的人,要说消息极为的灵通,看在詹天佑给的大方的缘故,他也算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一通叙述之下,詹天佑知道了,这个客运公司不是张家口唯一的,但是却是向西最大的,路线最少有十几条,前往包头的是最远的,也是最贵的。

  大概等了20分钟的时间,前方一个壮汉拿着大喇叭,高声的叫道:“前往包头的豪华马车k3,马上就要开车了,请乘客检票上车了!”

  “k3!”詹天佑记得,车票上是这个英文和阿拉伯数字,联想时间,应该就是这个,询问了那家伙,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果然,在不远处的马车之中,一辆马车从中间出来,停在了在院子的罪中间,一个巨大重型挽马,詹天佑吃惊的发现,獐头鼠目的家伙说的还不算对,这个马最起码有两米三高,他这样的身材站过去,只是到马身的位置。

  詹天佑见过这样的马,在美国的时候,在一些马场见过,重型挽马,冷血马的一种,这是英国的特产,可以作为后勤的重型马,它的负载能力巨大,一匹恐怕比三四批中国的马都要强悍,可是后面,更加让他注目的是一个巨型马车,最少有12排,一排四个人,足以容纳接近50个 人,简直是一个小型的火车车厢,这么大的玩意,要怎么的转弯。

  对于口外的交通,詹天佑可是非常清楚的,当年,为了京张铁路,他曾经到过口外,甚至想要,在京张铁路的基础之上,修筑张包,包太铁路,可是口外复杂的环境,所需要的巨大投入,可是他怎么的去想,都想不明白,这个巨型的马车,要如何的上路,难道是受骗了,他们不是去口外的,只是在张家口一日游么,那么3个银元的价格,不是一般的昂贵啊。

  正在詹天佑疑惑的时候,其他人已经此地的上车了,跟詹天佑不一样,他们都是曾经多次往返包头的,可以说从张家口到包头的,基本上,都是这样的,带着钱,或者飞票的商人,他们要赶往包头,购买包头生产出来的产品,在他们看来,这些产品都是钱,有钱不赚是王八蛋,这个快速一号,是整个包头最快的交通工具,平均的时速在40公里左右,一直不停,包头到张家口,300多公里的距离,最多就是八个小时就抵达了,甚至在中间,还有一顿免费的餐。

  “老爷赶紧上车吧,不然到时间,马车就会发车了!”在獐头鼠目的家伙的催促之下,詹天佑的座上了马车,从内部的感觉来说,这个马车的车厢相当的宽大,跟外部相比,环境也相当好,每一个座位看起来不算宽敞,却设计合理,一旦坐下,还有相当宽敞活动空间,特别是座椅的感觉,跟平常硬邦邦的木头座椅,有着巨大的区别。

  每一排的座位,都有车窗,很小,大概是一尺见方的样子,詹天佑正好坐在车窗之上,还看到獐头鼠目的家伙,对着他挥手致意,显然,詹天佑的小费,让他非常满意。

  詹天佑对他摆摆手,这才观察着车厢内的众人,说实话,去包头的人相当的多,这个宽大的马车之上,几乎做的差不多了,几乎看不到什么空位的,一个看起来很舒服的售票员,详细的询问大家是否坐好,又检票了之后,给前方的司机发出指令,司机扬鞭一挥,马车缓缓的从另外一个出口离开,直挺挺的向前走去。

  马车平稳,从那边大门出来之后,几乎感觉不到颠簸,詹天佑微微吃惊的同时,透过车窗,向外看去才注意到,马车走向的是一条笔直的水泥路,之前坐黄包车的时候,他没有注意张家口的环境,或许那边没有,但是这边很明显,到处都是水泥路,这种高价的东西,即便是政府负担起来,都非常的可怕,更何况是 一个张家口,北京都没有,张家口,居然就有了,难怪如此平稳,速度还这么的快。

  马车的速度很快,在穿过了一条大概一公里多一点的道路的时候,周围的民居和房子渐渐的消失,不用去询问,詹天佑就知道,张家口的城区应该就这么大,这样向西,已经脱离了城市的地带,可是速度依然在提升,显然,脚下路面还是水泥路,一条一公里多的水泥路面,所需要的投资,在国外是一件平常的事情,在国内,即便追不上铁路,也差不多了,特别是当马车的速度稳定起来的时候,熟悉速度的詹天佑清楚,有40公里以上,甚至比京张铁路上面的火车的速度更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