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三百章 动心
  杨世勋看着眼前的詹天佑,没有穿着官服,只是一个平常的棉布衣服,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官员,更像是一个普通的京城老百姓,找他还真不容易,他费了不少的功夫。

  来了快半个月了,还没等他梳理好,任务就从包头直接下达了,让他联系詹天佑,京城内官多,上到王公贵族,下到侍郎给事员外郎,大大小小的官员数千,包头方面,没有多少提示,只是说京张铁路的负责人。这个可就大了,如果说各部尚书,侍郎,这好找,是人都知道,可是一个小小的铁路负责人,在地方上,或许算是一个大的,可是在京城,绝对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官。

  好在杨家在京城有些根基,再加上其他几家的帮忙,京张铁路又是刚刚贯通,联系了一些其他条件,留美学童出身,很快就锁定了詹天佑,杨世勋稍稍的思索一下,就主动出击,以杨元钊的名义写了一封信,主动邀请对方来茶楼一叙。

  本也没有想着立刻成功,在茶楼正在想着如何接下来一步,却没想到,詹天佑就真的来了。

  “你想要修张包铁路?”詹天佑上下打量了一下杨世勋,几乎是脱口而出的问道:“你知道张包铁路要花多少钱么?”

  杨世勋胸有成竹的,关于张包铁路的造价,包头方面给发过了来了,当然了,有包头的报价,也有现在的市价,他平静的说道:“如果按照之前京张铁路的标准,大概在1300万两关平银到1400万两之间!”

  詹天佑一愣,如果说,对方不知道,只是冒失的想要修建,这个问题就会问住他,或者胡说八道,说什么几百万两,甚至是几十万两,因为在不少的外行看来,铁路的造价就是这么多,对方居然回答上来了,未必准确,就拿京张来对比的话,1400万左右也说得通,不会差别太大,精确的数字都说出来,这就意味着,对方有能力拿出1400万,而且做了相当的功课。

  铁路从来都不是小投入就能够修建,马上要奠基的川汉铁路,是以众多的士绅担保之下,向四国银行团借款600万英镑,换算出来总投资6000万元银元,那是从武汉前往四川,其中还要经过四川的诸多崇山峻岭,里程也长出了许多,京张少一点,却也达到了700万,小小一个商人,怎么这么轻易的说出这么一个数字,难不成,他看走了眼,这又是一个胡雪岩一样的人物,可这么的人,居然一点的风声都没有露出来!

  詹天佑脸上神情变换不停,这边杨世勋也不多说,他知道多说无益,对方是铁路的专业人士,如果真的说到铁路方面的事情的话,足可以甩掉他几条街的,但是他早有准备,拿出了一张纸,递给了詹天佑。

  詹天佑略微诧异的接过来这一张纸,上面很简单的写着接地名,他不明所以,可是正要张口询问的时候,一个名字在他的眼前闪过,他眼前一亮,纸上的地名,看起来非常的简单,稍稍一想,都是张家口到包头路上的,张绥铁路的计划,部里面没有通过,前期的基础勘探,已经开始就能行了,只是最基础的,可是一些重要的地点,他也是胸有成竹的,这些,都是比较适合设置车站,还有一些重要的铁路桥梁的所在地,很显然,对方不是胡说八道,是有准备的,甚至细到了这些细节。

  詹天佑不会知道,这些,都是杨元钊准备的,他甚至都没有去那些地方多看一点,可是通过后世的全国公路铁路图,上面清晰的标注着各种站点,包括了最小的站点,因为这是一个总图一个分省的,分省之下,最少一些小站都会标注出来。

  这个时代跟一百多年后相差不少,可铁路的发展,总有他的普遍规律,很多后世的铁路都是在原有铁路的基础上面发展起来的,把这些地名通过电报传过来,总不会错。

  詹天佑沉思了半天,张嘴正要问,却被杨世勋挡住了,他说道:“詹大人,我只是一个传话的,多余的话就不说了,上面的东西,也是别人让我拿给你看的,剩下的我能说的只有两点,第一,包头有足够的钱来兴建这一条张包铁路,第二,包头拥有钢铁厂,能够生产钢轨,足以支撑张包铁路的消耗!”

  两点,如同两个炸雷一样,在詹天佑的脑子里面炸响,第一个也倒罢了,中国地大物博,奇人异事无数,或许在民间之中,拥有着类似胡雪岩一样的人物,再或者几家联合,几百万两也不算什么,特别是树大根深的晋商,说不定有什么人物,纵横起来,把各家的力量集中到一起,可是第二个,什么时候包头出现了一个钢铁厂,还能够生产钢轨,足够张包铁路的消耗。

  张包铁路,就算是350公里,钢轨就需要700公里,以一米12公斤的轻轨为例,一公里铁路,需要12吨,700公里,就接近万吨,这么庞大的钢轨数量,包头能够生产,什么时候,包头冒出来这么大的一个炼钢厂,这可不是有钱就能够兴建起来的。

  杨世勋看火候够了,连忙继续的说道:“詹大人,我们西北是非常有诚意,所以不必担心,只要你去西北一趟就好了!”

  “去西北?包头么?”

  “对,那里有专业的人士,向你解释你的一切疑惑,京张贯通了,从张家口到包头也不难,最多2天时间,你就可以抵达包头!”

  “两天?”詹天佑愕然的看着杨世勋,600公里左右的道路,哪怕京张节约了大量的时间,也需要差不多一个白天,包头到张家口只用一天,这不可能。

  “是和不是,去了就知道了!”杨世勋微笑的说道:“茶资已经付了,这是我们包头的一点心意,算是川资吧,请詹大人务必前去!”

  杨世勋说完,不由分说的出去了,高深莫测的让詹天佑都有些不知道怎么是好,留在桌子上面一个信封,詹天佑反应过来,杨世勋早已经离开多时了,打开一看,这是一小叠美元,崭新的美元,是20元面值的,一共10张!

  詹天佑认得这些美元,还很熟悉,他是留美学童,在美国读了大学,获得了学位,也是在美国的经历,开启了他的工业之路,铁路在某种程度上面,已经刻在他的骨子里面,从最开始出关铁路开始,十几年的时间之中,他都跟铁路结缘,一手指挥和修筑的铁路,几乎占据了中国铁路的相当程度,在邮传部坐清水衙门,之所以郁闷,不是没钱,是因为没有铁路可以修。

  现在,中枢都没有办法给出张绥铁路的资金,一个边陲小地居然叫喧着可以修筑,甚至连钢轨都准备好了,要知道,哪怕是第一钢铁厂的汉阳铁厂,他生产出来的钢轨,绝对不合格。

  工程师的性格,让詹天佑把质量刻在了骨子里面,汉阳为了争取进入京张铁路的机会,找到了他同乡同僚来劝说,甚至开出了20万两的高价,可是无一例外的被他拒绝了,质量过关了怎么都可以,质量不行,怎么都不行,这是最基本的原则,也因此恶了张之洞一系,他被调回来,无法参加川汉铁路,一方面是因为对方更看重外国专家,另一方面何尝不是之前的报复。

  听说汉阳铁厂的钢轨,进入到了川汉采购的目录之中,天知道,这个川汉铁路,会被糟蹋成什么样子,难不成,这个包头,也是这样?

  一个又一个疑惑,在詹天佑的心中闪过,最终却无法解释,对方没有留下重资,如果留下他绝对不会收下,200美元,400银元左右,如果按川资来说,算丰盛了,可是如果运作铁路资材,绝对称得上是极少的,地方到底是什么目的,邀请他到包头,到底是为了什么。

  整整一个上午,詹天佑都没有想明白,一直到回到家中,也没想清楚,反倒是夫人知道了之后,没有开解什么,只是平淡的说了一句:“是真是假,去了不就知道了!”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本身纠结的詹天佑,豁然的开朗了,几十年的宦海,十几年的铁路修筑,跟铁路相关的东西,什么没见过,对方如果是真心的倒也罢了,如果是别有用心,以他的阅历也可以看出来,大不了拒绝就是,堂堂官员,难不成还怕一介商人不成。

  信封之中,有杨世勋的联系方式,詹天佑决定之后,立刻派人传讯,他会在一周之内,拜访包头。

  接到信息,杨世勋不敢怠慢,哪怕不懂新学,他也知道铁路的好处,这么一条铁路的贯通,对于商行的运作,绝对称得上是如虎添翼的,电波跨过了万水千山,最终汇聚到了杨元钊的手中,早就在等待的杨元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以后世对于詹天佑的描述,一旦他来到包头,一旦他见到包头堆积如山的钢轨和质量极高的重轨,肯定会接受包头的安排,包头在钢铁厂的计划顺利进行之后,铁路也会从无到有的产生,铁路,这个近代最重要的交通发明,就会在西北,刻下第一个烙印,西北的蝴蝶翅膀,越来越大了。r1152

  varwosoadconfig={cid:"23130",aid:"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