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二百八十五章 超级大单
  连续签订的生意,让周围的工作人员都兴奋无比,因为人太多了,分开接待,这些人忙并快乐着,120万的总量,首付超过了30万,后续还可以直接的回本,在这个时代,商人们没有后世那样的尔虞我诈,虽然毁约的有,可是大部分的商家,都不会轻易的毁约,这关系到以后的信誉。

  当然了,杨元钊也不会随意的签订,签订者会留下详细的姓名地址,籍贯,还会在武汉这边的政府的契约之下,这样的公信力度相当的强悍,陈夔龙是什么人,湖广总督,在湖广几乎称得上是权势滔天的,即便是在其他地方的官场,也有无数的门生故旧,杨元钊的这种做法,在他看来,是赔本赚吆喝,但是在陈夔龙看来,却是对他莫大的支持,劝业会的产品品种,有了包头的支持,特别是各种工业产品,等于是弥补上了重要的一环,众多的产品 ,已经称得上这个劝业会的成果了,如果成交量再上一个新的台阶,那就更加的好了。

  首付三折这玩意,在陈夔龙看来,根本不是事,汇总的都是成交量,减免的税费,也是要看总成交量,为了这个,只要总量冲上去,他一个总督背书又何妨,在说了,这样的契约,本身就是官府背书的。

  周敬一直都在关注着这边,特别是张成等人签订的意向,旁边的周数已经等不及了,连番的催促,他这才缓步的走向展台。他并没有直接的签署,而是看向展台展示的东西。

  “这位先生。我这里有详细的目录,你可以看一看。顺带着,我也可以给你解释!”一个干练的,一身洋派打扮的青年,对着周敬说道。

  “可以!”

  厚厚的名录,看起来就非常舒服,周敬翻开,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纸构成的,摸起来厚实顺滑,上面居然是图文并茂的。不知道是怎么的画上去的。

  这个名录,也是杨元钊的一个杀手锏之一,从后世而来的时候,带了一些画报和杂志,铜版纸和照片效果的图片,被他用一体机不伦不类的显露出来,就后世的眼光而言,这样的东西,就是粗制滥造的。可是在这个时代,绝对可以是秒杀一些宣传。

  “这个是!”周敬看到了一个有些怪异模样的机器,问道。

  “这个,是大型纺纱机。跟之前的织布机是一套,也是7型的!”

  “大型纺纱机?还有大型纺纱机卖?”周敬略微的有些吃惊,织布机出卖这是常态。毕竟一台织布机少则几百,多则上千。算下来,价格并不是太贵的。可是纺纱机就贵了,虽然单锭的价格不过是5-8元,可是每一台纺纱机的锭数,少则一两百,多则数百,加上配套的蒸汽机和其他的配件,便宜的美国纺纱机价格都在8000元左右,贵一点的英国货,甚至达到了万元,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够办的起来的。

  “效率如何?”

  “单锭年产2包,熟练可以达到2.5包!”

  “400磅的包?”周敬继续追问道。

  “没错,标准400磅的包!”

  周敬这下子彻底的惊呆了,之前,织布机的效率 ,已经让他大为惊叹了,能够达到英国水平二三十倍,这样的效率足以让人叹服,可是织布机毕竟只是一个小项,中国大部分的布匹,都是通过单人运作得到的,可是纺纱机,可以说是工业革命的基础,英国人最重要的不是坯布,而是棉纱,每年出口到世界的棉纱,几乎占据了英国人财政收入的一个重要的部分,也是英国人孜孜不倦提升的,从珍妮纺纱机开始,一直到大规模的水力,蒸汽纺纱机,英国的纺纱技术,每年都上升一个新的台阶。

  经过了漫长时间的发展,英国纺纱机的单锭的产量,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单锭年产0.5包,这是一个世界上公认的难点,突破的国家只有寥寥几个国家,其中又以日本最多,达到了接近一锭,可是那时在24小时不停歇的状态之下,几乎以性命去拼的。

  其实当年的英国,何尝不是走过这一条道路,在工业革命之初,纺织厂工人绝对不是一个褒义词,以后世学者研究的一组数字可以知道,纺织工人的平均寿命不会超过35岁,大部分都在三十多岁,因为积劳成疾和各种疾病而死去,虽然只是一组比较单薄的数据,由此可见在资本的原始积累的时期,工厂主对于工人们的压迫。

  现在的日本,明治维新之后,开始走向工业社会,但是因为起步较晚,国力贫瘠,日本只有在轻工业上面大花力气,由于技术等方面的差距,他们更多的把力量放在剥削和压迫上面,日本是第一个纺织业24小时不停歇的国家,通过压榨,大部分的工人需要工作十几个小时,这样造成的结果就是,日本反倒技术水平更低,单锭的生产能力却是最高的。

  “是一天的数据?”

  “不错,不过我的建议是,最好一天分成三四班,我们的产量足以支撑那么多的工人,让工人集中精神,会生产出更好的产品!”年轻人善意的提醒,周敬不置可否,直接的询问价格,年轻人看了一下目录,然后说道:“7型纺纱机的总锭数是700,整机价格是2100,加上配套的蒸汽机,是3500!”

  “3500,单锭只有5元,还是配上蒸汽机的价格?”周敬的心中有些恍然,仿佛都有些听得不太确定了。

  年轻人给予了肯定的答复,这让周敬有些动容了,本来,在周数的鼓动下,他只是准备在织布业上试试水,毕竟,附近就是张謇的大生纱厂,以他们周家跟张家的关系,获得一批棉纱没问题,可是单锭平均5元的织布机,形成2万锭的话,也不过是10万元,20万锭,也不过是100万元,大生从千锭到万锭之间,耗费了多少,花费了多少,最少也是几百万元,100万基本达到对方数倍的花费。

  突然,周敬心中一动,问道:“不知道这个资金?”

  “纺纱机不同于织布机,必须要大批量才能够产生效果,我们的政策是1万锭以上,可以享受首付30%,2年还清的优惠,5万锭,则是首付25%,5年还清!”

  5年还清,周敬心中翻腾了起来,他对于张謇的大生发展轨迹非常的清楚,投资数百万的大生,在投产之后的当年,就产生了效益,其中,还因为筹集资金和等待生产耽误了部分时间,否则更快,这样的话,不是说,20万锭的纺纱机,只用投入25万左右,剩下的75万,需要5年的时间还完,一年不过是15万,这个还款额度,对于一般的富户的话,绝对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可是对于家财万贯的周家而言,简直是以小博大的产业。

  正要签订协议,周敬突然想到什么,问道:“不知道我现在下订单,什么时候可以拿到机器!”

  “这个?”年轻人迟疑了一下,问道:“不知道你会购置多少?”

  “你们目前有多少的?”

  “目前大概是有120万锭的规模!”

  周敬抽了一口冷气,断然的说道:“我要是全要的话,什么时候能够给我运到浙江去?”

  “全要!”年轻人抽了一口冷气,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全部要600万啊!”

  “首付不是才150万么!”

  “那也不少啊!”年轻人清楚,这是钓到一个大鱼了,之前那么多的订单,加在一起才100多万,还是全付款,首付也才30多万,现在,一张单子,只有首付就120万了,这么庞大的数字,他可决定不了。

  周敬是一个很精明的,一眼就看出来,这个年轻人做不了决定,平静的说道:“你可以问问你们管事的!”

  “好吧!”年轻人一溜烟的走了,旁边的周数走到叔叔的面前,问道:“叔叔,怎么,你对这个纺纱机感兴趣!”

  “你难道只看到布匹么,纺纱才是最大的头!”周敬看着周数,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虽然说,这一次来到武汉,是周数撺掇的,可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件事情周数做的不错,可是他冒失的脾气却让他头疼不已,忍不住教训两句。

  “叔叔,真的要做这么大!”

  “你以为呢?”周敬叹息一声的说道,作为他也没想到,本身弄一个小型的织布局,也就是百来张织布机,英国的也不过是几十万而已,西北的就更便宜,谁知道,却弄出来这么大的,张謇大生,之所以能够有那么大的名声,就因为从武汉哪里弄到了2万多锭,其他人想买都没地方买去,小型的纺纱机,十几锭,几十锭的很多,但是上到百锭,那就别想,需要跟洋行定,盘剥不说,价格还翻着跟头上去了。

  钱都让老外给赚走了,回本的难度就显著的增加了,这也是周家犹豫的根源,现在,价格不贵,加上蒸汽机等配套设施,整个才5元每锭,从某种意义上面说,简直太便宜了,还不说分期付款,首付两成半,哪里找这样的好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