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二百八十三章 现场试验
  第二百八十三章现场试验

  周围的人群微微的散开了一些,让中央的展台更加突出,而一个工程师模样的人,对机器进行了一系列的调试,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查理虽然抄手站着, 可是眼神一直都不离开这个展台,如果这个织布机真的跟他们所说的那样,有那么高的速度的话,高速的蒸汽机是必不可少,到底在什么地方。

  一阵轰鸣声突然响起,所有人才注意到,居然是在台子下面,原来,在这个突出的展台下面,有一个的空间,放着不知道多么大的蒸汽机,不过从声音上可以勉强判定出来,最少也有500马力之上。

  查理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大马力蒸汽机,织布机上面,蒸汽机的马力虽然重要,可是更加重要的还是稳定性,如果比拼马力的话,这个世界上,又有什么人能够比他们大英帝国强,大英帝国的战舰,可是在整个世界的七海之上,自由的驰骋的。

  大动力,就代表着波动巨大,棉纱,哪怕是最粗的14支的棉纱,它的承受能力也相当的有限,任何的一次震动,都有可能造成断线,或者是别的效果,这是织布机动力上面最难以克服的,听说,最近有电力驱动的织布机,美国和德国都应用了不少,只不过马力不大,效率甚至不如蒸汽机推动的。

  动力轴的转动,终于平稳下来,工程师经过检查之后,这才点点头,一个工人把动力轴挂在了织布机上面,钢铁制造的织布机,整齐的运转起来,由慢到快,平稳而整齐。

  查理的眼里有些动容,这个织布机的设计非常合理,而且那个大马力的蒸汽机,似乎也非常的平稳,看来,这个所谓的包头机械联合公司,最少在外面还很像那么回事,最少不是他之前所想,空口白牙的骗子。

  一个穿着西北纺织字样服饰的女工走了出来,看起来很普通的装束,却有些英姿飒爽的感觉,顿时让周围的围观者眼前一亮,她对杨元钊行了一个礼,然后站在了纺织机的面前。

  她的名字叫杨丽,包头人,很年轻,只有21岁,从去年开始,是第一批进入到棉纺织厂的女工,头脑灵活,心灵手巧,在最开始,就属于接受能力最强的那一批人,后面一步步的提升,是在整个西北联合纺织集团数万工人之中,精心挑选出来的,技术最好的工人,别人使用这个机器,一天最多就是24匹,她可以达到30匹以上,效率几乎比别人快了两成多,当然是平均速度,毕竟,一天24小时不停歇的纺织,没有任何一个人接受的了。

  这样的速度,即便在西北也极为惊人,一般的熟练工人,都在的20匹左右,这也是这台机器熟练速度。

  这样的效率,让杨丽一直以来,都在厂里面拿着最高级别的奖金,在一次次的技能评定之中,独占鳌头,甚至她的技术工人认证,也达到了惊人的五级,这已经是纺织工人之中,最高档次的认证了,薪水也达到了让她做梦都没想到的170元每月,拿的是绝对的高薪。

  站在纺织机的面前,杨丽脸色平静,不太长的头发扎成马尾巴,且带着一定白色的帽子,看起来跟别的纺织女工有些不同,更加的干净,也更加的整洁。

  “查理先生,请您计时好了,我们就用一个小时为限,看能不能制一匹布!”

  “一小时,你确定?”

  “是的!”杨元钊点点头,说道。

  “这个幅面的?”查理又指了指面前的织布机,问道。

  “是的!”

  一问一答,非常的快,周围的人们也评住呼吸,等待着实验的结果,中国人跟洋鬼子的正面对决,就情感上面,应该是站在中国人这一边,可是过去那么多年,特别是几次战争,丧权辱国,中国人的脊梁和尊严,在这么一次次的屈辱之中,被打入泥沙之中,多多少少,还是心中没底的。

  “好!”查理拿出了怀表,看了时间,道:“现在是上午的8点52分,要不要休息和准备一下。”

  “不用,开始吧。”杨元钊摇摇头,说道。

  杨元钊话音刚落,机械师停下织布机,然后从四个方向拿出数十个小包的棉纱,杨元钊微笑的对查理说道:“这是标准的42支面纱,查理先生看可以么?”

  细支的棉纱,从某种程度上面纺织的难度更大,查理是纺织厂的工程师,对于面纱都非常熟悉,一眼看上去,辨别不出来到底是多少支的,但是很显然,不是低支的,这些从粗细程度上面,就可以看出来,他吃惊的同时,心中也在嘀咕,到底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是自信呢,还是自大呢?如果换成14支,速度显然会比现在高出一些。

  棉纱固定上去,杨丽也做好了准备,跟机械师稍稍的沟通一下,机械师操纵者制动杆,把它连接到了织布机上面,高速转动的连动杆,带动着织布机迅速的运作,棉线,就如同一个灵巧的精灵一般,开始向织布机上面排列组合了起来。

  杨丽的双手,仿佛是灵活的蝴蝶一般,在棉纱上面不同的摆动,棉纱用最短,且最快的速度,在织布机上面迅速的飞舞的,查理本身不屑的表情,顿时变得呆滞了,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只是瞬间,他就知道,这个所谓西北公司,最少解决了几个关于织布机至关重要的东西,这些东西,都是英国工厂都没有解决的。

  首先是动力,织布机的动力绝对不是普通的蒸汽机能够提供的,转速非常的快,24匹这个数字,即便是放在粗支棉纱之上,也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一次他使用的居然是42支的高支棉纱,高支跟粗支,其中的差别如何,他非常清楚,如果是使用14支的粗支的话,这个织布机的效率,岂不是还能够增加一倍,日产24匹已经是一个天文数字了,更何况是48匹。

  一台织布机,一天可以生产7匹布,这是英国织布机的最高速度,这个速度,也是英国工厂最为骄傲,借助着惊人的速度,英国工厂在坯布上面的成本,远远低于其他国家,棉布就如同一张张的钞票,通过英国发达的航运,运输到了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为英国带来的巨额的财富。

  可现在,中国人居然掌握了更加快捷的纺织技术,短时间看,一小时到底能不能够纺织一匹布,还未可知,可是超过英国最快的织布机,已经是可以预见的,英国的女工的成本,相对于男工人,低得多,可是再怎么低,也无法跟中国相比,中国拥有者英国难以想象的人力成本优势,一旦有更高效率的织布机普及,带来的效果绝对是**性的,他似乎看到,潮水一样的坯布,会席卷整个中国,甚至席卷整个世界。

  查理在发呆,而旁边的买办,已经吃惊的说不出任何话了,织布机上面,一点点增加布匹,似乎是一个个的巴掌,狠狠的抽在了他的脸上,他感觉脸上生疼,却不敢多说一句话。

  旁边看热闹的国人们,拼住呼吸,生怕因为他们的声音,影响了杨丽的发挥,虽然不知道胜负如何,可看洋鬼子的表情和买办那惶惶不可终日的样子,就知道,赢得可能极大,真的要赢了么?

  在整个会场之中,真正平静的,恐怕只有杨丽和杨元钊了,杨丽是一年多严格训练所形成的习惯,一旦站在了织布机的前方,她的眼里,就只有织布机了,只有专注才可以产生更高的效率,周围的一切,围观的人群,在她的眼里都不复存在,她只有完成眼前的这个任务,才对得起远赴武汉的这一行。

  杨元钊也是少数没有吃惊的人之一,看起来简单的织布机,不全是的幅面和机械的改进,还是材料和动力方面的改进,其中使用了多少先进的技术和理念,如果这样,还达不到超越这个世界的水平,他真的可以找一块豆腐撞死了。

  斜眼看着脸色从吃惊到铁青的查理,杨元钊没有主动去撩拨他,再怎么说,他也是正牌的英国人,适当的打压,踩人就好了,再撩拨下去,说不定就结下了深仇了,一个普通的纺织工程师没什么,可包头也没有做好跟世界第一强国英国正面对抗的准备和决心。

  时间并没有因为查理的走神而停留,织布女工的手脚极快,在机器和他的操纵之下,棉布一寸寸的织好了,看热闹人们,哪怕是再迟钝的,也分辨出来,这个纺织机的速度了,特别是一个年轻的美女,用赏心悦目的动作,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连接,让布匹真正的成型,绝对称得上是一场出色的表演。

  当时间走到了9点44分的时候,也就是52分钟的时间,一匹完整的,宽幅的坯布,就织好了,洁白的布匹,细密的丝线,让人迷醉,杨丽做完,收住手,虽然速度很快,却不是她的极限速度,在速度和质量上面,她选择了质量,从头到尾都没有一处断线或者连接,可以说表现了极高的水准。

  做完之后,杨丽对杨元钊微微的行礼,杨元钊也对她点点头,朗声的说道:“布匹已经织好了,请查理先生,还有其他感兴趣的兄台,来检验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