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展会开幕
  武汉的劝业奖进会,澳门赌博网站:在清末民初,可是一个很热闹的事情,整个武汉的民众们,都会过来看看新产品,一些国外产品也来凑热闹,一般在展会上,获得了比较好的口碑的,在各地的销售都相当的不错,这也成为了中国交易会的开始,武汉比较好的交通条件,一定程度上面,也促进了这个交易会的发展,东三省的,西北的,东南的,西南的,基本上,一些有志于商业的,也都会排出人员,前来参加,从成立这一天开始,交易额就不停的上升,也因此越来越多的人都注意到了这个交易会,最关键的是,一些西方的先进机械设备,大多数,也都放在劝业会上。

  1909年的10月,缓缓的来临了,在10月初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大事,在近代中国洋务运动之上,起到非常关键作用,一举奠定了湖北在中国近代拼图上面地位军机大臣,前任湖广总督张之洞,在北京逝世,而他推动并发扬的劝业场,也在几天之后,迎来了劝业会的举办。

  对于这一次亮相,杨元钊非常的重视,甚至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亲自的来到了武汉。

  10月的武汉,寒风肃杀,时隔一年,杨元钊第二次的来到武汉,所得到的待遇,跟之前,是截然不同的。

  之前,杨元钊不过是一个留学生,提出了一个项目,跟杨悦一起前往上海,当时,杨世勋主要是来接杨悦的。附带的,招待了杨元钊。可是这一次,杨元钊是作为包头商会的会长。几个大工厂的第一大股东,在包头的影响力已经全面的超过了晋商,甚至八大晋商,一定程度上面,还是依附于他来生活,可以说他咳嗽一下,整个包头的地界都会震动不小。

  杨家,刘家等几大家的人员,加上一些前期抵达到人员。很是热闹,杨元钊没在车站呆多长时间,直接见到了一些负责人,主要是询问了展示装修的问题,从包头调来的,都是精兵强将,从某种意义上面说,各方面的准备工作做的非常好,整个装修都达到了杨元钊的要求。还有一天就是展会正式开启的日子了,杨元钊相信,一定能够让包头的名气扩张起来的。

  张成是一位西安的布匹商人,过去的一年多时间之中。他的布店得到了一种新的产品,西北布,通过销售西北布。挣下了万贯家财,西北布在整个西安非常的畅销。达官贵人也好,市井小民也好。或喜欢色彩缤纷,柔弱蝉翼的细布,或者喜欢结实耐用,可以穿很久的粗布,不管哪一种,都会引起追捧,销量也节节攀升。

  从偶然间买到了这一个布之后,张成的生意,就在原有的基础之上,节节攀升,分店开了十几家几乎垄断了整个西安的布匹交易,巨大的交易量,不但让他的财富迅速的累积,也让他萌生了一种新的念头。

  这一次,张成带着一年多挣到的5万元,来到了武汉,从西北到西安,路途相对遥远,经过了几手行商的倒卖,布匹的利润已经相对比较微薄了,他想到了跟南方一样,在西安这里,开设织布局,以西北的棉纱为原料,这样,利润一定会更高,听说西北,也是进口的德国的机器,武汉劝业奖进会,是一次重大的博览会,一些外国的机器也会前来展销。

  不过,逛了一天的功夫,却没有见到合适的,外国的东西价格高不说,5万元,最多能够买到不到20张机器织布机,效率也不是很高,跟他零碎的听到行商所说的西北的织布厂的产量相比,差了很远,质量上也无法相比。

  张成正站在英国的一个织布机的摊位面前,英国是纺织大国,即便在世界的市场之中,占据的份额也很高,这种英国人生产织布机,按照买办的介绍,是世界上最先进的,24小时产布3匹,可以调节从15支到32支,算的上非常实用的。

  旁边,一个浙江的商人对于这个织布机非常满意,只不过价格上面,有些迟疑,因为这个织布机的价格高达2600元,也是在场所有织布机之中最贵的。

  看着买办滔滔不绝的介绍,张成忍不住说道:“这个织布机算什么,听说西北使用的德国织布机,可以调节从14支到62支不同的棉纱,织布的效率也可以达到日产20匹!”

  “20匹?你在开玩笑么?”买办大声的说道,在他看来,张成就是一个捣乱者,还是一个恶劣的捣乱者。

  旁边一个外国人,走过来,问道:“怎么了?”

  买办嘀嘀咕咕的跟外国人说了半天,外国人走过来,对张成说道:“你说德国的织布机可以调节14到62支,日产20匹么?”

  外国人的中文讲的有些古怪,可吐字还算清晰,张成听明白了,连忙点头说道:“是!”

  外国人摇摇头,说道:“那是不可能的!”

  查理是英国公司的工程师,眼下的这个织布机,虽然不是英国最先进的,也是属于一流,德国,或许在其他的机器机床上面,占据着领先的地位,可是织布机这样的轻工业产品,英国已经发展了上百年了,从珍妮纺纱机开始,工业革命让英国变了模样,织布机和纺织机的一切改进,都在英国开始,这是查理自傲的地方。

  张成张张嘴,却没有说出来什么,之前的那些数据,也都是道听途说的,他只是一个布店的老板,也没有去过包头,更别说看过那些织布机。

  之前对英国织布机感兴趣的江浙商人,也有些犹豫了,旁边的年轻人轻轻的说道:“叔叔,要不,我们去德国的摊位上看看,我同学就是直隶的,他们家经营的商行,代理着来自西北的细布,你也见过的。”

  这两个人是亲叔侄,大一点的叫周琦,小一点的叫周数,周琦之所以对纺织机械产生兴趣,还就是源于周数,西北布大部分的销售地在北方,南方很少,江南一向是棉纺织的重镇,手工作坊不知道凡几,可在周琦看来,这些手工业跟国外的机器生产的相比,差别真的不是一般的大,哪怕家财万贯,也不愿意投身到这个行当之间,可是侄子周数去了一次北京,带回来了上百匹布,让他改变了想法,柔滑细嫩,色彩缤纷的细布,比蚕丝更加的贴身柔软,比丝绸更加灵活多变,这让他看到了商机,要知道,棉布的价格,可是比丝绸的价格,便宜的多的多,从富裕人家,到普通百姓,市场极为的庞大。

  英国的这种织布机,已经能够算得上不错了,如果购买100台的话,也不过是26万元,一天可以生产300匹,这个投入,足以让人心动的。

  “这位先生,恐怕你不了解世界的情况,英国的纺织机械,绝对是世界第一流,日产20匹,别说是在德国,就算是在英国也不可能出现的,我们最先进的织布机,日产布不过7匹。”

  “日产7匹的有么?”

  查理摇摇头,说道:“那只有本土的工厂才有,暂时是不可能外卖的!”

  “这!”周琦迟疑了,晚清以来,英人打开了国门,对于南方的影响,远超过北方,一直以来,英人的强大,几乎是已经深入到了士绅的心中,特别是宁波,这个以纺织业著称的重镇,也是前几批开启的通商口岸之一,英人的势力巨大,机器是泰西的好,已经被认定了。

  周琦有些犹豫,可是心中的天平已经逐步的向着英国机器倾斜,他们周围有开始棉纺织工厂的,似乎使用的,也都是英国的机器的,效率和回报率不错。

  买办看着周琦,心中一阵阵的高兴,能够成为英国洋行的买办,他的眼神非常的毒辣,周琦和周数叔侄,一看就是出自大富之家,乍一眼甚至身上的穿着,甚至还不如之前的张成,可是低调之中,透着难以言明的奢华,还有通身上下的气势,毫不客气的说,这个人一定是大富之家出来的,江南的大家都有钱,如果介入到织布机的领域,说不定可以签署一张大单。

  织布机的零售价的是2600元,每卖掉一个织布机,他可以提取到26元,只有百分之一,可是如果量大呢,20张,30张,这个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刚刚他也侧面问了一下,对方最少是50台,说不定就是100台,在这个时空的中国,2000元以上的财富,绝对可以说是非常庞大的。

  “叔叔,我们再看看吧!”周数看到叔叔有些意动了,顿时有些着急了,他可是看好西北布,眼前的织布机虽然不错,可是看织出来布匹的效果,跟西北布相差甚远,甚至完全不是一个层次上面的产品。

  “周先生!”一直在关注着这边的买办,插口说道:“恕我直言,这个织布机已经是整个清国,能够买到的最好的织布机了,道听途说的不足为信!”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年轻人分开人群,平静的说道:“谁说英国的纺织机是世界最高,井底之蛙!”(未完待续。。)

  ps:今天有些事情,第二章还在写,最迟8点半可以写完,先发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