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二百七十五章 湖广总督
  入秋的武汉,显得有些萧索,北风吹过的,让整个武汉显得黯然,这个时代的中国,在气温上面,远比后世的中国要低的多,毕竟没那么多的污染,温室效应也低了很多,地处在南方的武汉,也显得有些阴冷,冷风吹过,让人浑身直打寒战。

  湖广总督陈夔龙,作为张之洞的继任者自居,一直都愿意延续张之洞的理念,劝业场在他的主导下,又进行了扩大,进入到1909年开始,一直在推进着劝业奖进会。

  过去一个多月时间,陈夔龙在等待着杨家的回话,去年开始出现的包头布,以七彩夺目的彩布和以布入画精细的锦布,在整个京城引起了轰动,当然了,包头没有敞开卖,物以稀为贵,任何的东西,敞开卖的结果,都谁让这些东西变成大白菜,满街都是的。

  以机械生产和部分现代科技的引用,包头在色织和印染上面,远高于这个时代,更高于中国的标准,这样的高端布匹,生产的速度不慢,只不过刻意的控制了,当100匹布能够买到1000匹,甚至是2000匹布的价格,谁还会费尽心思去卖2000匹,而不卖100匹,难度不可同日而语。

  这一点,杨元钊或许不会清楚,可是经商世家出身的晋商家族非常清楚,七彩布每年的定额是10000匹,锦布的数量只有3000匹,同样的图案的,不会超过30。也不会在一个城市之中销售。

  物以稀为贵,特别是后者锦布。全中国只有3000匹,不到100个不同的图案。在刚刚出现之后,就引发了轰动,这个时代,清廷中枢是没钱的,民间绝对是卧虎藏龙,无数隐藏的富豪,还有几百年累积的世家,这两种布匹,根本就不愁销售。供不应求是肯定的,少数地方,还不得不进行拍卖和竞价。

  武汉劝业奖进会,是陈夔龙大力推动的,从1903年开始,国人就开始热衷于的各种的劝业会,博览会,也确实起到了 一些效果,一些商品直接在国外卖了一个高价。1906年,天津劝业会的成功,一定程度上面的,促进了天津的开发。天津是北洋的重镇,各种工业发达,民营企业也是蓬勃发展。从几年前的一点没有,到现在。洋火,煤油灯等一大批只能够进口的东西。都可以在天津生产出来。

  陈夔龙成为湖广总督,当然不是为了当样子的,他作为张之洞的继任者之一,也想在洋务上面,推动一番的,现在的湖北,经过了张之洞的搜刮,加上一个大包袱的汉阳铁厂,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哪怕是陈夔龙也不能无米成炊,所以,就把心思打在了劝业会上,天津在1906举行了劝业会,这几年小规模的举办了一些,规模却不大,武汉作为传统的工业城市,湖广又是中腹的重地,举办劝业会是当仁不让,更何况湖北还有劝业场的传统。

  陈夔龙有些小看了劝业会的难度,不说在中枢获得支持是极为困难的,摄政王为了打压袁世凯,刻意加强了对南方的扶植力度,武汉新军获得的支持,一点都不比老北洋少多少,可是劝业会,必须要真金白银的拿出来,减少的,除了各地督抚的税收之外,还有中枢的财税。

  陈夔龙不愧是一品大员,根基深厚,经过了艰难的上书,终于中枢愿意减免一点苛捐杂税,这要看整个劝业会的成交力度,如果跟天津的差不多的成交量的话,减免的数额估计跟天津差不多。

  税收是减免了,劝业会的兴办还需要众多的参展商,还有一些必要的资金,以湖广之富庶,资金不成问题,张之洞兴建的汉阳铁厂,靡费数千万,可是张之洞也接着这个,截留了发往中枢的钱粮,以湖广之富庶,20年下来,也聚拢了千万财富,陈夔龙现在差一点,几十万甚至是上百万,还是能拿出来的。

  劝业会兴办规模和参展商,是一个困难,本来准备在4月开办的劝业会,因为参展商无法确定,逐步的推后,现在已经推到了10月了,足足推后了半年多的时间,陈夔龙也是焦头烂额的,一个堂堂总督,一品大员,跟商家打交道,甚至要说好话,这是从来都不曾经历过的,可是他举办劝业奖进会的决心,一直都没有动摇过。

  “老爷!”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恭敬来到陈夔龙的面前,行礼说道。

  “福全,怎么了,有事么?”陈夔龙翻了一下,没多少兴致的问道。

  “杨家商号回过来话了,他们愿意参加!”

  陈夔龙的精神一震,包头的彩布和锦布,是这一次的重点,本身他是想让汉阳铁厂的枪械作为重点的,汉阳造也算是枪械领域之中,比较有名的仿制品,可惜这玩意不靠谱,只有有关系的新军才会用,北洋也好,或者是武汉本地的新军,都不会用这些枪械,能打响就不错了,至于准头,只好看运气了。

  矮子里面挑将军,本就是勉力而为,包头的彩布和锦布横空出世之后,立刻成为了陈夔龙关注的焦点,这样两种布匹,出现在武汉劝业会上,必然会引发国内外的关注,澳门赌博网站:对于成功的举办劝业会,是非常关键。

  “办得好,赏!”

  “老爷!”被老爷看赏,福全并没有多高兴,有些支吾的说道:“老爷,杨家商号还有要求!”

  本身高兴的陈夔龙,脸色顿时变了,过去的几个月时间,他为了劝业会见过了数以百计的商人,很是知道这些商人的嘴脸,虽然怒极,可他还是知道分寸,冷哼一声,却压住了心中的怒火道:“福全。你说说,他们都想要什么。要钱,还是要官?”

  福全心中微微放下。恭敬的道:“他们不要钱,也不要官,只是想要位置?”

  “位置?”陈夔龙愣了一下,问道:“劝业会的位置,不是跟他们了么?”

  每个产品都会有展位,彩布和锦布可以说是此次推介的重点,陈夔龙也拿出了位置最好,也是最大的两个房间,专门用来展示这个。位置,应该是补缺的。

  福全有些大胆的说道:“老爷,他们要的数量太大了,几乎占据着整个展位三分之一强!”

  陈夔龙沉思了一下,大手一挥的说道:“给他,不过,他们必须要摆满东西!”

  “这个没问题,杨家说了,他们不方便透漏东西。却可以保证,最少有200种不同的商品!”

  200种,就这个种类而言,已经不少了。这个时代的中国,劝业会上,雷同的东西太多了。大多数都是传统的产品,比如说瓷器。陶器,蜀锦。丝绸之类的,最多加上刚刚出现的天津洋灰,火柴等等,这些东西的,偶尔会得到国外厂商的青睐,特别是前几种,这些中国的传统出口产品,是外国商人青睐的焦点。

  陈夔龙野心勃勃的来搞劝业会,当然不是只为了销售中国传统的出口产品的,他也为了增加几种新的产品,比如说启新的洋灰,虽然只是出口了几百桶,才一百多吨,却成为了天津劝业会头牌,湖广总督已经是地方督抚最高一级了,陈夔龙更加追求的,是另外 一个层面的东西。

  200种产品,哪怕再差,也会有些不错的吧,陈夔龙点点头说道:“200种,只要有这么多,位置可以给他们,随他们挑选!”

  “对了,老爷,他们还送来了参展费!”

  参展费?陈夔龙愣住了,他的武汉劝业会从来不曾存在参展费的问题,只要发布邀请,基本上布置什么的,都是由劝业会负责的,当然了,没多少东西,只是一个台子,一个红布,摆上东西就可以了。

  “多少?”

  “5万两。”

  陈夔龙有些吃惊,5万两,对于他一个总督而言,不算什么,三年清知府还十万雪花银,更何况位极人臣湖广总督,只要他想,一年弄个千万或许有些过了,几百万,甚至是几十万,简直是毛毛雨,一点问题都没有,可是付出五万,只是参展费,这是什么意思。

  “他们有什么要求没有!”

  “有!”福全有一种把心纳入袋中的感觉,5万的参展费只是一个方面,还有3000两的好处费是给他,不然,湖广总督的大管家,怎么可能在这里说这么多的东西,哪怕作为一个大管家,统管总督府的各种事物,3000两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他们想要自己装修和展示,并且一直要到劝业会开幕那一天,才会放出来。”

  陈夔龙一阵的腻歪,这个包头,别是什么革命党吧,不然为什么这么神秘,不过转而,革命党都是穷光蛋,别说是5万两了,就算是装修,也需要花钱的,沉思一下,道:“可以,不过东西必须经过我们的检查,最后开幕之前,也需要仔细检查一番!

  “这个没问题,他们说了,如果总督大人愿意,可以派出两个幕僚参与,只不过,必须跟他们一起封闭。”

  对方说的这么头头是道的,陈夔龙也发现,只是一个故意弄神秘的,应该不存在什么安全的问题,他的幕僚不少,随便排一个跟着好了,封闭,只是不向外提供消息而已,真的有危险,真当劝业会外面的新军是摆设?

  “可以,这些都可以答应他们,但是有一点,出了任何纰漏,我可饶不了他们!”

  “那是当然!”福全回完,一溜烟的走了,陈夔龙摇摇头,目光又落到了劝业会上,马上就是9月了,10月应该能够举行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