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二百五十九章 血肉磨坊(一)
  北风呼呼的吹着,对于包头而言,5月的野外,白天的温度已经升起来了,可是夜晚,还是微微的有些冷,昼夜温差极大。

  晚上九点半,留下少部分的人员,收拾最终的后勤之外,马匪的人都开始收拾最后的东西,其他的马队开始在夜色之中行进了,70里的距离,马队匀速需要用一个小时,一个小时之后,已经是深夜了,想来,偷袭的效果最好。

  包头,今天不知道怎么会回事,风似乎一下子大了起来,杨元钊亲自的上到高楼之上,看到了数万马匪,就在70多里之外驻扎,也让一直以来都睡的不踏实的他,平静的下来,再怎么回事,事情已经到了眼前,剩下的,就看如何应对了。

  现在整个包头,外围的碉堡之外,在内部,还有一些明暗的暗堡,战壕之类的东西,这些形成了一个相对完善的体系,在这个体系之中,只要应对得当,应该没问题的。

  夜慢慢的深了,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年的时间了,习惯了这个世界略微早的休息,西北工业区,首要做好的工作,就是保证生产,一步步的扩大生产规模,现在看来,中国是一个广阔的难以想象的市场,别说是一个包头,就算是再来三四个包头,所产生收获,也绝对容纳的下,马匪围城,大量生产出来的东西,被堆在仓库之中。

  迷迷糊糊的就要睡过去。突然,远处传来了一系列的枪声。杨元钊愣了一下,土匪攻城了,下一时刻,急促的铜锣声敲响,这是内跟外联系的讯号的,这是全面进攻的信号。

  冯玉祥看着手下的士兵。微微的感慨。这些士兵大部分都是他培养出来的,也有最近在民团之中,冒出来的佼佼者,他们训练有素,大部分都见过血,是不错的士兵。

  第一层的布置早已经布置下去了,眼前的这一批,是预备队,只有不到200人左右。却发出了比1000人更加强烈的气势,冯玉祥说道:“大家知道,有一群凶残的马匪,已经在包头的周边。游荡了半个多月了,现在,他们来了,正在外围,跟我们的战士们交火,下面,全体都有。前往战斗阵营。”

  包头外侧,分成了10个不同队伍,从三面一起进攻包头的马匪,第一批敢死队,直接撞上了铁丝网,拥有无数尖刺的铁丝网,哪怕只有三四道,却也足够坚固,当高速的马儿撞上的时候,毫无防备的他们,或者是被撞下马,有些倒霉的,甚至被铁丝网刺中眼睛,或者是拉住脖子之类的,首先落马的足足有上百骑,前方乱作一团。

  清脆的铃铛的声音,在寂静的夜空之中,显得那么刺耳,不但撞上的马匪听到了,就连后面的童山,张麻子等人,也听到了,他们顿时感到不好,很显然,包头并不是毫无防备,他们有所准备。

  此时此刻,没有任何人能够控制住两万五千名的马匪,仅仅是今天扎营小半天时间,因为纪律在崩坏,有数十个冲突,相互之间的冲突,势力跟势力之间的,如此的纪律,约束在一起已经不容易,更别说指挥如臂,哪怕是撞上铁丝网,杀红了眼的马匪,根本顾不了这么多。

  马匪的统领,不是站在最前面,却也被裹在中央,眼红的马匪,根本不管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脑门的向前冲,他们的心中,所有的念头,都被白花花的银子给占据了,2000万两,这简直是一座金山。

  战壕之中,炮楼之上,听到铃铛声音的战士,立刻的做了起来,早已经准备得当灯柱,高高的树立起来,当电闸合上的时候,一道道闪光,出现在了包头的周边,巨大的射灯亮了起来,点亮了包头的外圈。

  48里,每隔半里,会有四个到五个犬牙交错的灯柱,每一个灯柱上面,是9个一组的,被银镜包裹着的,类似射灯的2000瓦的灯泡,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黑夜之中,如同太阳一般,把包头野外的这一片地方,照射的灯火通明。

  从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里,变成了白昼一样白天,大部分的马匪都被突如其来的亮光给刺中了,顿时,看不见任何东西的,就连胯下的马匹,也是一样,只知道没头苍蝇一样的向前,乱成一团了。

  最外侧的,距离战壕,差不多有300米以上,只有4道铁丝网,经得起这么的撞下去,很快,就被突破了,25000名马匪,从三个方面,向着包头淹没,杂乱无章的喊叫声和凄惨的哀号,交织在一起,总之乱成了一团。

  “射击!”前方军官们,看到达到了射击的范围,早有准备的马克沁一起设计,从上方炮台上面,差不多有240挺马克沁,下面,重点防护的战壕之中,也有150挺,当然了,以冯玉祥的素养,不可能让全部的马克沁一起开火,这会把马匪们给彻底吓住了,目前开火的只有十分之一,也就是说快40挺马克沁,欢叫了起来。

  类似油布撕裂的声音,如同催命的鬼笑,无数带着火光的子弹,在灯光的照射之下,一点都得不起眼,马克沁的理论射速可以达到600发每分钟,当然了,这个时代的马克沁,根本就达不到理论射速,在土匪黑压压的聚集在一起的情况之下,300发每分钟的速度是可以达到,40挺,每分钟的投射量就是1200发,这样的数字,绝对可以称得上钢铁洪流。

  尖头的专用机枪子弹,澳门赌博网站:跨越了几百米的距离,密集的马队成为了最好的靶子,仿佛是刀割一般,人群如同稻子一般的倒下了一片。

  “机关炮,糟糕了!”童山的心在下沉,前面出现阻隔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一次,说不定上当了,当马克沁的声音响起的时候,他更加清楚,这一次说不定要吃不了兜着走,机炮他见识过,当时他在一个土匪窝里,不知道这个土匪,怎么撞到北洋军的手中的,负责清剿的是第三镇,当时3挺马克沁一字排开,他们300多人的土匪,冲到了半路上,就已经被杀灭殆尽了,如果不是他见机不好,转身就溜走了,说不定就没有现在的一线红。

  超过一公里的扇面之上,上千马匪在疯狂的冲击,再加上铁丝网的阻隔,最终的结果,这是一个死亡的防线,几乎没有人能够穿越这个防线,短短的十几分钟的时间,最少有几百人人,死在了这个防线之上。

  同样的事情,也在三个方向同样的出现,密集的马匪队伍,加上马克沁这样的群战利器,短短的10分钟时间之中,最少有1500多马匪,倒在了最外围的防线上面,他们距离包头,还有最少半里以上的距离,也就是说,最多的人,只是突破了第一重防线。

  要知道,现在包头外围的铁丝网,最少也有七八道,10分钟,遭遇了当头一棒之后,马匪们足足用10分钟的时间,才调整过来,在马克沁笼罩之下,每一分每一秒,都有人死去,终于,马匪潮水一般的过来,又潮水一般的退回去,留下了一地的尸体,最前面的,几乎被疯狂放射的子弹给打碎了,血沫一片,各种各样的都有。

  碉堡之中,被放在这里民兵们,第一次看到这么血腥的场面,大部分都适应不了,当时马匪冲上来的时候,他们只是在机械的开枪,现在才看到开枪的结果,到处都是残肢,血流成河的,特别是其中受伤的,惨叫声响彻整个防线,一些心理素质不好的,当场就吐了出来,杀人看起来容易,可第一次杀人,就没有一点反应的,绝对是少数之中的少数。

  “德性,就这么就接受不了了!”炮楼之上,一个老兵不屑的说道,因为大部分的民兵都是新兵,还没有上过战场,更加没有杀过人,老于行伍的冯玉祥非常清楚,作为新兵的种种弊端,为了防止这种弊端,冯玉祥专门为每一个炮楼之中,安排了一个老兵,借助的就是老兵稳定军心,战争永远都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对于一般的部队而言,老兵跟新兵,绝对是两码事。

  “他们是什么人,他们是马匪,是来抢我们的东西,奸淫我们的亲人,破坏包头的一切,你们是什么人,是军人,能够做到的,就是拿紧你们手中的枪,你们的背后,都是父老乡亲,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他们冲进来之后,是什么后果。”老兵指着远方,还在哀嚎的一个伤兵说道:“你觉得他们进来之后,哀嚎的还是他们么?”

  老兵的话语虽然刺耳,却如同当头一棒一样,把大部分人都敲醒了,其他的人,也都差不多,残暴的马匪,多年以来,在西北造下了无数血债,守土有责之下,战士们大部分都克制住了初次登上战场的不适应,转而坚定了起来。

  老兵松了一口气,如果这些人稳定不了,哪怕有炮楼,他们也未必能够稳定下去,包头人员太少了,老兵们,除了100多个炮楼之中布置下来,还有就是布置在最前线,任何一点出问题,接下来,就是一场苦战的。(未完待续。(lw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