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二百五十八章 马匪终至
  百里之外,哪怕是以马队的速度,也最少需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够抵达这里,巴特尔非常平静,简单计算着尘土飞扬的范围,集团行军,特别是马队的集团行军,望着远处的尘土,基本上,可以确定人数,大概十分钟左右,一个基本的数字在巴特尔的心中浮现,他吹了一下口哨,招呼着手下,翻身上马,向着包头一溜烟而去。

  路上,巴特尔没有直接的回来,在沿途,寻找了几个较高的土山,黄土高原之上,没有多少高耸入云的高山,几十米,上百米的土山,是最多的。

  土山不高,甚至可以骑马上山,高度上面,却可以借助着望远镜进行实地的观测,直到把手下的人员都给分配完毕了之后,他距离包头已经不远了。

  还有不到10里的距离,巴特尔也就没有过多的停留,就剩下他一个人了,还是早点把马匪到来的消息,通报给冯玉祥吧。

  2万上下,位置就在包头以北100公里的地方,冯玉祥听了巴特尔的介绍,皱起了眉头,这个距离,马匹快马行军,最多3个小时就可以抵达,这个时候,时间才正午,距离日落,还有足足8个小时,包头这边地处高纬度,又是到了五月多,差不多晚上七八点钟,才会天黑,难不成,这些马匪会白天攻打包头么?

  冯玉祥有些不敢相信,但是如果这样的话,这些马匪也太笨了,虽然说,今天费尽辛苦竖起来灯泡。起不到作用,可是他们也会做的更加安逸,白天冲击这个重兵把守营垒的话,等待他们的将会是铜墙铁壁。

  “我已经那个吩咐他们盯着了,我这就过去看看!”

  “再带几个人过去。给我钉死那些马匪!”

  “是!”巴特尔带领着十来个人员,又出去了,而冯玉祥的眉毛一直都没有舒展开来,接下来,消息一路一路的传来,对方的速度很快。却在100多里外,就放慢了速度,烟尘变得没有那么高了,缓缓前行,用了比之前慢两倍的速度。最终,在距离包头70里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

  如果换成别,35公里,也就是70里,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到什么了,可是对于拥有了望远镜,和最少50米高度建筑物的包头而言。那简直是明晃晃的靶子,高台之上,包括冯玉祥在内的。包头主要军官,一人一个望远镜,看着不远处的土匪营地,毫无章法可言,如果,他手头上有一批士兵的话。再加上包头现有,改装而成的加护了铁板的推土机。他只带2000人,就能够让这些马匪彻底完蛋。可惜,没有如果。

  “东西都准备好了吧!”冯玉祥对杨元钊说道。

  “已经弄好了!”杨元钊点头的说道,灯光的重要性,他非常清楚,好在,经过了多半年积累,包头拥有相当多的底牌,电工也是其中之一,在各地招募过来的,跟着特拉斯培养和学习出来的,差不多有300多名,直接借助着钢管,挖掘起来,竖起电线,只要能够保证几天的使用就可以了,又不是长期的使用。

  冯玉祥听完,点点头,说道:“土匪不会直接攻击,我估计要到夜里,估计在之前,还会派出探马,我们什么时候不知铁丝网?”

  “天黑好了,我们有专门的工具,借助着少许灯光,我们最多一个小时就可以布置好了,只是人员上,会多一点!”

  冯玉祥点头道:“那好,那就天黑布置,除了必要的警戒人员,剩下的,可以换班的休息和吃饭,今天晚上,要看我们的了!”

  包头此时的气氛,绝对称得上是内紧外松的,大部分的人员,都还不知道包头外面有那么多的马匪,只有一些比较先知先觉的,似乎从目前包头的气氛之中,感觉到了什么,却不强烈。

  毕竟,过去的快一年时间之中,他们安逸的时间,过的不少,每天按照规定进行工作,只有少部分需要出城,或者家人在外地的,才会感觉到不同。

  包肯公司把人员集中到包头,不是用的强制手段,大棒加胡萝卜,威逼利诱之下,倒是让包头周围的大部分人员,都集中到了包头这边。

  马匪营地,本来,在童山的计划之中,10队的马匪,应该是分成三四个部分,然后分别得进攻包头,可惜土匪一盘散沙之下,相互之间的信任度极低,这种情况之下,让谁先攻击,让谁后攻击,先攻击的,或许有伤亡上面的考虑,可是一定的情况之下,能够先抢到东西,包头只剩下几百名士兵,在他们看来,淹也能够淹没掉。

  最终,选择的是最笨的,也是最公平的一起行军,都来到包头70里的地方,先安营扎寨,然后等到夜深之后,再一次进攻。

  苦笑一下,童山心中闪过了一丝的郁闷,如果不是确定,民团还在太原,拆翅膀也未必能够赶来,他甚至会放弃这一次的劫掠,心中的那一丝预感,告诉他,这一次,似乎不太乐观。

  土匪扎营下来之后,上百马匪,分成了三个不同的方向,向着包头而来,他们没敢靠近到包头内部,却从四面八方,把包头给看了一遍,最终,没有什么大的发现,那些灯具,都放在炮楼的附近,500米的炮楼,正好是灯光能哦彻底发挥出作用的地方,以炮楼的自身高度,再加上铁架子的高度,当然了,还有杨元钊设计出来,有着聚光作用的灯筒,说白了,就是有着较强反射作用银镜,它可以把灯光集中起来,投射到前方。

  马匪们的动作,在高台上的观察者的眼里,几乎是一览无遗的,高高的台子上面,几乎可以一览无遗,庞大的包头,即便在整个中国,都称得上是一个庞大的城市,更何况是在西北边陲,马匪们又有多少见识,看着繁华而庞大的建筑,最关键的是,他们甚至没有城墙,宽广的道路,在他们的马蹄之下,说不定会颤抖,他们几乎可以肯定,会获得丰厚的报酬。

  消息汇总到了10人统领这里,一些心急的马匪头子,甚至提出,趁对方没有防备先行攻击,这点被童山和张麻子联手给拒绝了,他们攻城的经验不丰富,却也知道,一个想着包头这么大的城市,哪怕没有多少防护,可是白天攻击,依然会产生巨大的伤亡,他们是马匪,又不是军队,没有组织结构。

  从阴山开始,组织这2万多人,可让这些统领们吃尽了苦头,马匪们散漫惯了,又是几百个队伍,最终组合到一起,打不得骂不得,哪怕是集体行动,也拖拖拉拉的,如果不是包头的位置明确,只是这个几百里的行军,就能够把人彻底的拖垮,他万分的后悔,为啥要把会盟的地点,放在阴山,如果放在现在的位置之上不好。

  童山也只是想想而已,包头附近,太扎眼了,几万人要想瞒过包头,这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突袭作战跟强攻,这完全是两码子事。

  好在,现在看来,包头并没有多少的防御,从某种意义上面说,跟之前一摸一样,应该是没有发现他们,马匪们开始休息,因为晚上就要攻击了,所以马匪们并没有安营扎寨,只是把马散开,让马吃一点草,休养一下马力,晚上的冲锋还需要借助着马的作用,另外的,属于各个统领的精锐,也散开,10个统领,几乎不约而同的下达了格杀令,从他们安营寨扎下来,到天黑,任何从这里过的人马,都必须格杀,不管是普通的商队,或者同样的土匪。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太阳也日渐西斜了,终于,当太阳的余晖,最终在远方的天际消失,黑夜代替了白天,开始控制着整个天地,一直都没有任何动静的包头,开始动了起来。

  1000个经过各种训练的工人,他们带着特质的铁丝网,借助着各种的工具,开始在早已经准备好的木棍之上缠绕,包头边长差不多是48里,但是铁丝网的数字,杨元钊准备了2400里,等于是整个包头边长的50倍,一道铁丝网大概是八道和九道,这样下来,差不多平均是6道,有些关键的地方是七道防线。

  马匪那边,人员都抽回去了,夜晚是天然的遮挡物,今天还是一个阴天,甚至连月光和星光都没有,伸手不见五指,他们回去休息,其他马匪都没有动,10个统领说过,要等到三更天,才会统一行动。

  当最后一道铁丝网完成了缠绕,最外圈,十几个工人开始挂上特制的铁丝网,虽然每一根木棍之上,只会缠绕四道,每一道跟每一道之间,却有一个铃铛,这是最外层的提醒防线,在铁丝网阵之中,还有遍布各地一些单兵掩体,挖掘的很深,上方又有铁板和通气孔,这些被选出来的单兵,会在这里听地底的动静,防止马匪偷袭,一旦发生什么,他们会直接的打枪提醒,防备夜幕隐藏之下的突袭。

  总之,包头方面已经把该做的,都做到了机制,而土匪方面,也觉得万无一失,双方都在等待着最终战斗的到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