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二百五十四章 玉祥到来
  包头这边,严阵以待,马匪那边,也没有闲着,马匪毕竟人数众多,侦骑四出之下,几天的功夫,已经把包头周围给调查清楚了,炮楼他们没见过,只以为是包头奇怪的建筑物之一,这不是单独的建筑,跟其他的建筑物,有机的结合在一起,甚至一些**的炮楼,还用院墙围了起来,包头现在,这样类似的奇怪建筑物,实在是太多了,多的让这些马匪们,也都见怪不怪了。?。。

  至于其他的没什么消息了,新军依然在太原,几百里的道路,飞也飞不过来,3人的数字,越过这里,几乎是跟天堑一样,徒步的话,没有7天的时间,绝对过不来,即便是骑马或者坐车,太原方面,也没有那么多的马,那么多的车。

  详细的侦查之下,包头倒是有些异动,来往的商队,早已经停歇了,要么走了就没回来,要么来到包头的,就不出来了,让他们连战前杀人祭旗的机会都没有,毕竟,对于马匪而言,激发起喽啰们的血性,才能够让战斗力更高。

  至于收割的小麦,土匪头目们,有几个知道农事的,即便有,小喽啰们,也绝对没有人敢说,这个最大的疑点,就这么的给漏掉。包头有防备这正常,他们的会盟也好,聚集也好。没有顾忌那么多,距离包头几百里外,可是这么大阵势,远远的都看到了,他们紧张和防备这是正常的现象,或许这个防备,对上三五千的马匪,是可以的,说不定。就是头破血流,但是人,只是统队,就分成了1队,淹也把包头给淹没了,这恐怕是当年,大同之后,整个西北,最大规模的马匪聚集。

  此时的马匪,已经没有在阴山脚下了,已经迂回到了包头附近18里左右的地方,过去的几天,远近得到消息的,又次第的前来,1个统领对于他们而言,是来者不拒,现在人员又增加了好几千,达到了快3万人。“回来了么?”这已经是童山第四次问了,这么大的行动和举动,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只要这一次的调查,对方的新军没有动弹,他们就会在今天上午拔营,要到天黑的时间靠近包头,稍事休息之后,就会立刻冲击包头,再怎么说,夜晚也是骑兵的天然防护,也是最容易获得战果的。落花时节的诺言

  谁说马匪之中无人才,快3万人的马匪之中,有过军队经历的,差不多有几千人,甚至一些马匪头目,干脆就是曾经军队逃兵逃官,多年马匪生涯,让他们练就了战场嗅觉,如果说有一点疏漏的,恐怕就是没有任何现代战争的经验。

  进入世纪,战争的形式已经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以人数为上的战争模式已经彻底的变化了,自动武器,钢铁投射能力,大炮,战舰,成为了占据世界战争的主流,这点别说这些马匪不懂,大名鼎鼎的北洋军,又也未必能懂得那么多。

  “回来了,所有人都回来了!”一个喽啰兴奋的大叫,此时此刻,没有人责备他的无理,只是让十来个侦骑进来,这些都是各自头目的心目,一起去太原探查的,来往接近千里,哪怕是他们也有些疲惫了,但是眼神之中,却透着兴奋,好消息啊。

  “诸位统领,我们调查的结果是,新军还在包头,盯着的兄弟做的很好,几乎是1个时辰,不间断的盯着,他们都没动,还在那里换装呢!”

  “太好了,按照计划,明天上午就出发,不用跑太快,大家吝惜一下马力,到了包头,还要冲阵呢!”童山大声的说道,其他的统领也没有李代桃僵,心中的兴奋和眼中的火热,出卖了他们的野心,多好的机会啊,就这么的落到了他们的头上。

  马匪们开始准备了,今天晚上,他们会睡一个好觉,等到明天,就是一个劫掠的好日子,万辆,哪怕每个人,都能够分到万两之多,这绝对是无法抗拒的,一想到衣锦还乡,不少人甚至半夜都笑醒,可是谁都不会想到,这一次噩梦之旅的,等待着他们的,不是雪白的银子,女人和财富,而是真正的铁与火,除了少部分幸运的,剩下的,将会把小命丢到包头去。养了个高能儿子

  太阳西斜,作战室之中,几个参谋正在通宵达旦的绘图,借助着冒险进来的几个商队,还有派出去的侦骑,他们已经发现马匪们进入到了包头里的范围之内,具体的位置没有确定下来,可是大致的位置有,就在3公里左右的长宽地带,派出侦察兵去侦查,还没有回来,可是整个包头的警铃已经拉起来了,谁都知道,马匪们的攻击,不远了,里,对于马匪而言,就是一天的疾驰,这还是吝惜马力的结果,真的要快马加鞭,3个多小时,也就到达包头附近了,也就是说,战火已经烧过来了,对方肯定会在一两天之内行动,战斗即将打响。

  在这样紧张的时刻,两辆马车组成的车队,缓缓的进入到了包头。

  他们都身穿着北洋军的军服,在进入包头的时候,遭遇到了检查,他们拿出了介绍信和印信,成功的进入到包头,一个年轻的军官,看着窗外的一切,满脸的都是愕然。

  在这个关键时刻,赶到包头的,不是别人,正是冯玉祥,从去年,袁世凯下台之后,高层虽然顶着摄政王的权势,牢牢的控制着军队,可是底层却受到了巨大的影响,首当其冲的,就是从东北回归的部队。

  徐世昌当年去东北,是为了让北洋军的根基,扎根在东北之中,也算是给北洋军多一个地盘,可东北毕竟是苦寒之地,嫡系不可能派去,能够去的,也只有徐世昌亲自统领的,类似冯玉祥这样,不是嫡系,只是一个小小营管带,去的时候丢下来不管,回来的时候,也是不闻不问,澳门赌博网站:等于吊到了中间。

  冯玉祥此时,对于北洋军,对于在京津地区革命的想法基本熄灭了,在回去之后,没有固定的安置之下,大部分的革命同志也觉得训练已经足够了,他们联系高层,最终,被一点点的派到了南方,革命党人,在南方势力更大,更容易发展,只留下了几十个北方籍的,还有一些对于冯玉祥描述的包头充满向往的人。首席老公,过妻不候!

  本来,早在3月,冯玉祥就已经可以启程了,3月北京局势动荡,徐世昌和北洋三杰,共同跟摄政王对抗了几次,掰了几个腕子,上层影响不小,底下也是哀嚎一片,他顺势,找到了一批志同道合,这不,正好4混成协宣告成立,以4混成协的名义,对这些人进行了一同招揽,这不先头的多人,在冯玉祥的带领下,来到了太原,后续的还有批,一共是4多人,这几乎是一个小营的编制,最少也是棚目,甚至是队正以上的底层军官,换做别的时候,早就引起袁世凯的反弹了,这等于是抽调了一个标,甚至是一个小协的大部分力量。

  就以棚目为例,一个棚目管理1-1名士兵,就一如后世的班,4多人,差不多就是小人,按照人的标准标,很多标的人数,还不足人,真的是不小的数字了。

  可是此时此刻,袁世凯都自身难保,被打回项城老家了,主心骨不在,徐世昌等人,只能够被动接招,最多只能顾得上高层骨干,底层的这些小兵小虾,根本就估计不上。

  杨元钊也不知道,冯玉祥在不声不响之中,给他带来了这么一个大礼,他不同军事,只是一个纸上谈兵的,虽然借助着王金铭和冯玉祥训练的老兵们,算是把民团的架子给搭起来了,新兵训练一年,就是一个合格的老兵,即便在北洋军中,也算是够格的,甚至还有超越,但是底层的军官,从棚目,到队目,再到队正,一步步的提起来,这些基层的军官,不是那么容易的升起来的,如果贸然的扩军,绝对是一个标准的四不像,不但发挥不出来原来的威力,反而成为了四不像,拖累了整个军队的实力,冯玉祥弥补了这一点,为以后几年的大规模扩军,奠定了基础,包头的新军也就以此为基础,在接下来日子之中,不可思议的滚雪球一样的扩大,当然了,更大的转折,还是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