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二百五十一章 阴山会盟
  蒙古草原的一角,一片残阳,平静之中,蕴含了人间残酷,地上,七八辆马车被放倒,火在马车之上熊熊的燃烧着,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不少的尸体,旁边,一伙马贼正在那里施暴,一个个人被砍到在地,商队之中很少有女人,有了女人遇到了马匪,她们的命运也是为凄惨的,匪帮正是世界上罪恶的集中体现。

  独眼龙的老大,坐在马上,看着眼前的一切,食指放在嘴上,口哨声响起,所有的马贼都向他集中了过来。

  “兄弟们,收获如何!”

  “老大,这里没有什么收获,都是些不知道什么的东西,没见到银!”一个脸上有一道铮亮的刀疤的马贼,举着手里的圆滚状东西说道,如果有任何一个包头人在这里,都会认出来,它是包头新出产的牙膏,在地下,还横七竖八的摆放着肥皂,洗衣粉,还有脸盆什么的。

  独眼龙马辉,扫了一眼这些东西,他是刚刚从蒙古过来的,听说这里有许多的肥羊,带着四五十个手下过来,正好撞上了走这边偏僻小道的商队,那是蒙古这边的小商人,往蒙古那边没什么,大部分也都零散的活动,钱都在包头换成商了,没想到,碰上了独眼龙,全军覆没。

  马辉不在意,抢得商队多了,这些小东小西既然不认识,那就丢在一边,他大声的说道:“继续找,给我机灵点!”

  一通的手下,上前寻找。在马车之中翻个不停,突然一个手下大声的说道:“老大。你看,这里有白面的!”

  白面。即便是马辉也注意了过来,在荒原之上,肉食不缺,粮食却很少,总不能整日里面都吃肉啊,一般的粮食都是一个不小的收获了,更何况是白面,这可是好东西啊,看马车上。差不多有四十袋的样,怕不是有上千斤,这个弄回去,兄弟们就不愁没粮食吃了。

  “老大,你看,这是绸缎么?”另外一个马贼,在另外一个马车之中翻腾着,惊喜的说道。

  马车的内部,大半个马车之中。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几匹布,不是寻常的白色,是各种各样的颜色,天蓝色。藏青色,深灰色,看起来没有普通棉布的灰暗无光泽。反而带着耀眼的光芒,仿佛是绸缎一般。光芒异常的。

  马辉上前,轻轻的抚摸着这些棉布。大声道:“好东西,小的们,把布匹和粮食给装起来,我们该走了!”

  这些布匹和粮食,被集中在了两辆车里,马匪簇拥着车而去,马辉知道,就在前方几十里的地方,有一个小型联络点,还有一些中人负责销赃,马辉没有来过,却听老人们说过,去那边看看,顺便把这些难以携带的东西给变现掉。

  包头以北350里左右,在一片草原的深处,靠近一条小河的旁边,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寨,这里没有靠近商道,周围也没有什么人烟,可是看起来却热闹无比的,几十个蒙古包密集的搭建在这里,还有几匹马,一群形状凶恶的马匪,正在这里聚集,喧嚣声远远的传过来。

  马辉到达的时候,很是疑惑,不是老人们说,这里比较僻静,什么时候有这么多人。

  小心的马辉,让一个手下去打探,很快的,手下的喽啰回来报讯,交易点集中了最少20个大小马匪帮,现在最少有上千人聚集在这里,听说,最近还有人过来,说是一线红和西北帮的老大,共同组织的,有大事商议,让众人在这里歇脚。

  一线红和西北帮,两个名字,马辉都听过,是西北赫赫有名的响当当人物,都是数条枪的大匪,马匪的行当之中,黑吃黑和背后杀人的勾当,多了去了,但是有名号的,再怎么都讲究一个道义,再说了,都是苦哈哈的汉,与其对付他们,还不如对付一些肥羊呢,最少没有什么抵抗。

  一个手下试探着问道:“老大,我们进去么?”

  “还知道什么么?”马辉看了一下喽啰,森然的道。

  “老大,听说一线红和西北帮,在这里放了一批酒肉,用来招待我们过往的兄弟,现在里面正热闹着呢,我们要不要进去!”喽啰满怀期待的说道。

  马辉沉思了一下,留下了四十个手下,只带了二十个手下,进入到了联络点里。

  过去的3天时间,同样的事情,几乎发生在了很多小马匪那里,当然了,不止这一个联络点,还有遍布在西北的12个联络点里面,一线红的童山和西北帮马元钦联合发出讯息,如同飓风一样的传遍了整个包头的马帮,要会盟,有大事相商。

  张麻,本命叫张举,之所以得名,就是因为他的那张长满了麻的脸,小时候得过天花,留下了这满是麻的脸,成为马匪之后,就以麻为名,好在,这么多年以来,也没有几个敢于直呼张麻之名,多是张爷张爷的叫,反倒是原名,很少有人知道了。

  一线红,西北帮,张麻,黑铁衣,血煞,红胡,这是包头名号最强,也是人数最多的几个杆头,名气各有千秋,武装也是差不多,相互之间,有交情的,也有没交情的,在包头商业发展之后,几乎不约而同的冲到了包头附近,相互之间,也有一些小小的摩擦,但是因为肥羊够多,也算的上是相安无事,不过伴随着越来越多的马匪聚集,相互之间的摩擦,也开始渐渐的多了起来。

  “老二,你说,这个童山,没事给我们下帖干什么,听说他跟马元钦合作,在黄河渡口,狠狠的吃了一票!”

  “老大,没错,我得到消息,他们的收获不下10万两!”二当家郑重的说道。

  张麻眼神之中透着贪婪的光芒,10万两,够买上几千亩的土地了,有这个钱,谁还来做马匪,早就拿着钱回家买地当地主了。

  “老二,你跟红胡老关系不错,要不联络一下,我们一起也合作一下!”张麻说道。

  “老大,跟红胡的联络先不说,我听圈内的风声,童山准备联络诸位杠头,弄一票大的,声势闹得很大?”

  “弄一票大的,是打劫杨家的商队,还是尉家的银车?”

  “不知道,直说天后,在阴山会盟?”

  “去的人多么?”张麻沉思一下问道。

  “据我得到的消息,黑铁衣,血煞,红胡他们都会去!”

  “都会去!”张麻沉吟了一下,道:“既然是都会去,那么我们也过去看看,看这个童山到底搞什么鬼!”

  同样作为西北最大的马匪,张麻真的不怕一线红,当年在西北道上撞上的时候,也碰过,大家都是半斤八两,甚至他张麻还微微的占据上风,如果只有童山和西北帮,他或许会考虑,红胡,黑铁衣等都去了,他还怕个什么。

  几个大型的马匪,每一家都是数人,加上最近依附的,还有12个小型联络点聚集的人员,在约定的日之中,阴山的附近,居然聚集了2万多的马匪,而且伴随着时间的推移,马匪的数量越来越多。

  童山此时,痛并快乐着,快乐是因为人多,人越多,对于打下包头,就越有希望,包头是个硬骨头,几的黄河巡防营,强攻之下,说不定要用几千的性命去拼,听说人口也不少,那些工厂,不知道雇佣了多少的工人,一旦打下来,他们就发达了。痛是因为人多了,哪怕他早有准备,可是2万号人,要彻底招待之下,每日花费不少,好在是在草原之上,又是五月多草肥的时候,不然只是一个草料,就要费大事了。

  马匪们一向桀骜不驯,特别是有些匪帮之中,还有矛盾,好在童山名声在外,又是发起人,勉强的顾着他们,终于,会盟的日到了。

  阴山下的一处山谷,专门布置出来的会盟地点,每一个老大,可以带5个手下前来会盟,当然了,六大可以带20个人,因为是大家都看得到的,手下们也会在3里外,倒也不怕有人动歪心,张麻是昨天就到了,考察了地形之后,带着他最心腹的20个手下,昨天他曾经托人问情况,也没有打听出来个所以然来。

  超过200个匪帮,哪怕一个帮里6个人,也是一千多号人,黑压压的坐成了一片,童山扫了一眼下面,之前,他们最大的人数已经超过2000了,可是2000和2万,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

  “诸位,小弟冒昧的请大家来,是为了一件大事!”

  “知道是大事,别废话了,快说吧!”

  “是啊,别耽误老挣钱!”

  地下的马匪,乱成一团,都是张麻等大马匪头目,对视了一眼,童山的所图甚大,要知道,最早到的马匪已经过来7天了,2万人聚集下来,也最少有2天,这么多人吃喝,童山招待的不错,虽然只有头目们有酒有肉,可是其他人的伙食不坏啊,这个花费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下来的,哪怕他有劫掠的10万两打底,这一次,也会用去小一成,这可不是一笔小钱啊。

  童山并不在意下面的杂乱,对一圈鞠了一个躬,然后道:“大家到包头附近,图的就是肥羊多,可是再多的肥羊,能跟包头比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