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二百四十八章 54混编协
  王金铭站了起来,澳门赌博网站: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自己这里,这才说道:“我看了大家的疑惑,我也给大家解释一下,马匪之所以难以清除,原因就在于,一击不中,远遁千里,借助着马匹强大的机动能力,即便是遭遇到了打击,也会迅速的逃窜!”

  八大晋商点点头,他们很清楚马匪们的习惯,战斗力甚至连他们的护卫都不如,更别说经过严格训练的民团了,直接打阵地战,100个民团,最少可以打掉500个马匪,可是马匪的全部能力,都是落在马上的,很多马匪几十年如一日,吃住都在马上,衣食住行都习惯于在马上,这种情况之下,他们要真的逃窜的话,除非是在地利和设伏,否则,很难围剿他们。

  包头附近,是蒙古草原,没有东北的特殊山口和山谷,一定程度上面,一览无遗,马匪天生的小心,让任何设伏都是徒劳,即便勉强设伏了,马匪在攻击不利的情况之下,也会迅速的逃窜,这才造成了这个局面。

  王金铭把众人的表情都记在心中,接着说道:“新军如果批复,我们可以把民团并入到新军之中,以会操和训练的方式,调离包头!”

  “调离?”尉明几乎失声的叫出来,新军对于尉家的作用非常大,尉家每隔几天,都会运输一批银元到太原或者张家口的,用于支撑越来越大的汇票业务,虽然他每一次他都会拿出来大量的资金,用于酬谢民团。可是他知道,相对于他的利润的话。这个微乎其微的,连续的4个月时间。运输的银元数量,数以亿计,没有出现一点点的问题,足见新军稳固。

  现在,如果新军调离的话,银元运输业务怎么办,他几乎当场站起来,提出疑问,王金铭不慌不忙的说道:“先别着急。文举贤弟,对于这一计划,我们有一个完整的布置!”

  尉明半信半疑的坐下来,其他人也在想,民团调离的优劣,乔家的乔致庸,脑子最灵活,站起来说道:“杨少的意思,是不是示敌以弱。引对方来攻击包头!”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那然后把匪徒吸引过来,民团再回来!”

  “回是肯定回来,只不过是战后。这一次战斗,新军是肯定要调离,包头只会留下一小部分的黄河巡防营和一些普通的民兵。也只能依托着他们!”王金铭不慌不忙的说道,关于这个计划。过去的半个月之中,在杨元钊提出之后。他跟参谋们,不知道进行了多少次的推演,新军如果调回,在一览无际的大草原之上,根本就无法遮挡,水路陆路都没办法,最终,推演之下,只有依托着不多的黄河巡防营和民兵,才能够把马匪,最大数量的吸引到包头。

  “这有些太过冒险了吧?”渠家的家主说道,他被劫走了一队商队,损失惨重,可是在包头资产更多,特别是棉纺织厂,已经成为整个包头的重要资产,日进斗金也不为过,如果以歼灭马匪为目的,反倒是影响到了这个棉纺织厂,这个谁也接受不了,别说让棉纺织厂毁于战火,哪怕是停产几天,都无法接受,大部分的订单,都是签过合同的。

  同样想法的,有其他的几个老实稳重的家主,包括侯金盛这个大地主,侯家的全部根基和资本都在包头本地,如果这里成为战场的话,万一有些损伤,那是绝对接受不了的。

  “我知道大家的担忧,所以,这一战,一定要早,马上就是五月了,小麦就要收割了,我们可以提前一点,这样损失部分的小麦产量和品质,可是却可以为我们提供15-20天的战争时间,这也是把损失降低到最低的方法!”

  提前收割,会获得损失,可是跟直接被马匪进攻的损失比起来,简直是微乎其微,看样子,包头民团和商会,有了一个全面的考虑,众多家主脸上都露出了深思的表情,乔致庸站出来,问道:“那如何把马匪引过来!”

  “鲨鱼当然是要闻着腥味,尉家票号,还有其他的几个票号,最近一段时间,都不向外运输银元!”

  乔致庸立刻明白了,他也做票号,知道现在包头的工商业极为发达,每天承兑的金额都相当的大,如果从现在开始,到五月初,都不向外运输银元的话,仅仅是包头本地,就可能要储存5000万,甚至更多的银元,这笔钱,恐怕连北洋军知道了,都会起心,更何况是马匪,特别是民团调走,只剩下不到1000人的黄河巡防营和民团,这如何抵挡的住,只要这个情报泄露出去,马匪们哪怕远隔千里,也会冲过来的。

  “真的能够抵挡下来!”有人弱弱的问道。

  “当然,大家应该对我们包头民团有信心,至于方法,就不多说了!”王金铭没有说出要怎么抵挡,可是一直以来,包头新军,在众人之中的地位,还是让众多家主平复下来,如果把马匪引入到包头,歼灭一大部分,不说多,只要干掉50%,打掉一些比较强悍的匪帮,一定程度上面,匪患问题,是绝对可以解决。

  尉明看着有些意动的众人,有些慌了,说道:“可是我们尉家怎么办,尉家的票号,如果没有这一笔钱的支应,说不定,就会倒下,我不能拿尉家开玩笑!”

  尉明所说的是实情,整个包头,尉家票号获利不浅,依托着股东和跟包垦公司之间的关系,包头商会的大部分资金流转,都放在尉家票号,这种情况之下,它每天的流水是最多的,如果到五月初,都不往外运输的话,他们尉家,几乎要在包头留下3000万,这笔钱,哪怕是对着尉家,也不是能够轻松抵挡下来的,一旦有一个风吹草动,他就彻底的完蛋了。

  “好了,这点杨少有了全面的考虑,会通过德美洋行,在张家口和太原的花旗银行,存下3000万美元的款子,用于帮助尉家和其他的票号流转,想来,没有问题了吧!”

  3000万美元,也就是6000万的现大洋,这笔钱绝对称得上是巨款了,有它打底,最少尉家和其他票号的运转,都不会出现问题,尉明终于明白了,杨元钊真的有全面的考虑,恐怕之前就考虑到了这一点,之所以选择票号,恐怕更多的是让马匪们相信,有一笔如此庞大的巨款,就在包头,不然他们知道杨元钊有钱,可是马匪不知道,反倒是票号,这些马匪在包头多日了,甚至也冲击过几次银车,肯定算过,不能一定准确,却知道这是一个以千万计数的庞大数字。

  股东会议很快就达成了议题,由几家分别出面,共同造势,在包头兴建山西新军,一方面是为了剿匪,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震慑西北,包头的工矿业发展,也需要有这么一只新军坐镇,民团,名头上太小了。

  此时的清廷中枢,有些混乱,摄政王刚刚上台,强令袁世凯归乡,却无法清除掉袁世凯在整个清廷,特别是北洋军之中的势力,北洋龙虎狗,王士珍,段祺瑞,冯国璋三人,紧紧的把握住军权,他们是最忠于袁世凯的,至于谋士徐世昌,整个被摄政王看来,取代袁世凯,控制着整个北洋的人,在东北回来之后,一直都没有动作,不清除袁世凯的力量,反倒是养尊处优,修身养性了起来。

  北洋某种程度上面说,已经是尾大不掉了,哪怕是搬掉了袁世凯,也无法全面清除袁氏在北洋军中的影响力,不得已之下,摄政王只好全面建设新军,以其抵挡袁氏的咄咄逼人,只要各地有能力,纷纷批复。大部分的富庶省份,新军是早已经建设起来的,剩下的,有心无力,有力无心,山西的新军,在这个时候,通过一些渠道,最终到达中枢的情况下,摄政王大笔一挥,同意了。

  新军申请的顺利,早有准备杨元钊也没想到,本来申请一协新军,只是一个坐地起价,给清廷一个比较高的目标,等着中枢打折扣的,心理价位是一标,要知道,哪怕到了辛亥前后,几年之后,山西拥有新军的时候,不过是一个营,一标2500人,算得上是比较大的新军规模了。

  谁也没想到,摄政王大笔一挥,54混编协,就这么的给批下来了,没有确定是一协两标的标准,还是一协三标的标准,杨元钊本就打算扩编,当年冯玉祥的营,他都能够给塞进去2000人上下,一个协,还不塞进去一两万人,有名目和没名目,这是完全两码事,依托着摄政王的这个命令,54混编协这个名头,最多一年的时间,在军火的支撑下,在民团的骨干力量扩充下,顺便再全国收拢一部分的优秀军人,一个堪比与镇,甚至是北洋模范第三镇的新军,说不定,就会成型,这是乱世之中,最大的依靠。

  消息出了北京,立刻被电报汇报给了杨元钊,晚了一两天,报到了杨元钊的面前,杨元钊正在跟王金铭商议,接下来的计划,听到消息,兴奋的站了起来,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说道:“金铭兄,我们的事情成了!”

  “恭喜老弟了,接下来,是不是按照计划行事!”

  “当然,就让这些马匪,成为我们54混编协立军之前一场庆典吧!”杨元钊歪着头,看着王金铭,平静的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