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二百四十六章 严峻匪患
  河保营黄河渡口,这是黄河上一个非常古老的渡口,走西口最西的地方,就是从这里出关的,是黄河拐弯的所在,在渡口以北百里的地方,这里已经是蒙古大草原的边缘地带,也是黄土高坡的边缘地带,因为河保营渡口的存在,这里也算是商队稠密的的地方,因为黄河巡防营的巡查,故而这一代较为安全,此时,在一片荒凉的草原之中,正处于一片血与火之中。

  硝烟还没有散尽,受伤的马匹还在悲鸣,240辆马车形成的车队,现在散落的四处都是,一群穿着者各色毛皮,满脸横肉和杀气的土匪,正在检查着地下的尸体,不时的传出一声枪响,没有死的,都补上一枪,土匪们的小声和死者的惨叫,交汇成了一个人间浮屠。

  王二一脸笑意的站在红鹞子童山的旁边,恭维的说道:“不愧是瓢把子,一击而中,这下子我们发财了,150条快枪,都是原装的德国货,还有那么多货!”

  “笨蛋,你还没看那些货,都是紧俏的包头造,拿出去销了,最少也是超过10万的收入!”童山用力的拍了下王二的脑袋,说道。“老大,抢了渠家,会不会引来什么!”王二有些担忧的说道。

  “怕什么!”一个浑身黑色,身高最少一米八的大个子,站出来说道,他是西北帮的帮主,血煞马元钦,是甘肃人,纵横甘肃多年,这才刚刚跨界过来,在甘肃都是杀人不眨眼。到这里,更是如此,一众马匪之中,就以西北帮的杀性最重。

  “马爷大气!”王二也同样点头哈腰的说道。

  马元钦哈哈一笑,看向童山。童山对他点头示意,周围已经聚集了一批人,是八大匪帮的头目,童山作为召集者,很快把枪支和财务给分割清楚,大部分的财物。还要进行销售,卖了之后,才会给钱,可是过去的日子之中,类似的事情。他已经做过不少了,众人对他非常信服,他分的也算是公平。

  简单的合计一下,说出一个数字,然后按照八家实际上约定的比例进行分割,当然了,死人的,受伤的。都会相对的照顾一下。

  “诸位当家!”童山行了一个罗汉躬,道:“大家也看到了,这些商队是个软柿子。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德国快枪,如果我们有更多的人的话,别说是渠家,就算是杨家,尉家商队,我们也吃得下。特别是尉家,你知道上月。尉家的队伍,运到太原的银元有多少么。1300万,抢了它,我们这辈子就吃喝不用愁了。”所有人的眼睛里面,都透出了贪婪的表情,童山说的是事实,尉家作为整个包头,最大的票号之一,每天的流水都极为惊人,每月都会把一部分的银元给运出去,差不多就是几千万,白花花的银元,这可都是钱啊,不用销赃,接受盘剥,直接可以用出去的钱。

  马匪们很羡慕,可谁都知道,这玩意,眼红不来的,因为是银车,尉家不但走的是包头到太原的高速公路,而且随行也有500人的民团,说起来民团,童山都恨得牙痒痒,纵横西北多年的一线红,第一次吃亏就是在民团身上,他当时组织了200人的马匪,去冲击100人一队的民团,只要拿下了民团,被民团保护的300多辆车,就是他们的了。

  在童山看来,一个冲击就拿下了,以往的民团是什么德行,他一清二楚,可是真实的结果,给他一个下马威,钢铁一般的纪律,出色的枪法,毫无滞涩的指挥,三样加在一起,形成了巨大的杀伤力,一个照面,就打掉了20多个马匪,还没等犹豫,三波之后,六七十人就永远的留在了草地上,包括曾经一线红的三当家四当家,好在童山见机不好,急忙远遁,民团有马匹,可是他们的骑马能力并不强,马匪们如果执意要跑的话,他们是绝对是追不上的,这也成为了最近几个月,面对民团的时候,大部分的马匪的第一选择。

  这一战可以说是童山的奇耻大恨,知道了民团的编制之后,他就没想过报复民团,毕竟,民团足足3000人,加上一个超过1000人的黄河巡防营,实力强大,真的要出心清剿的话,他一线红绝对承受不了。

  成也民团,败也民团,童山从这一次之后,因为实力受损,开始联络诸多匪帮,以他一线红的名声,做到这一点并不难,首先靠上来的就是鉄鹞子,没想到反而歪打正着,他们对付的商队,从最开始几十辆马车的小商队,逐步的扩张,开始针对大的商队了,这一次对付渠家,是一次尝试,他们召集了700多人,强攻组成一团的渠家商队,损失不小,一共死了70多个,伤了100多个,可是全歼了对方170名护卫,缴获了差不多150只长枪,缴获更是数以巨万,超过10万的收获,让每个人都笑开了眼,西北乱的如同筛子一样,普通的马匪,随便去找就能够拉起来,这么多的钱和枪,代表着他们的势力,会有一个巨大的扩大的。

  “童当家说的对!”马元钦点头说道:“我在甘肃还有些好朋友,我这就派人去请,最少也是300骑!”

  马元钦之后,又是几个当家站出来说话,他们都是既得利益者,虽然来的人多了,会分薄他们的利益,可架不住整个包头财富密集啊,别的不说,如果能够抢到尉家的银队,哪怕不是千万两,几百万两,也足以让所有人都吃饱了。

  谁也不曾想过,在这个荒凉的黄河渡口附近,一个针对着西北马帮最大的串联,就这么开始了,一小股,几十,上百活动的马帮,从这一刻开始,从百人,向千人,万人扩张了起来。

  晋商会所之中,同样接到了急报渠家家主,脸色发白,十几万元,算是一个大数目,对于一年多以来,不停发展的渠家而言,应该算不上,棉纺织厂的股份,几天的收益,就有这么多,可是240辆车,赶车的伙计,大师傅,还有170名护卫,这些都是渠家辛辛苦苦给培养出来的,一战之下,全军覆没,走商靠的是什么,是人,没有人,谁来走,谁来销售货物,谁来保护,一大笔钱,如果不是知根着底的人,谁放心他们保护。这个打击,就稍稍的有些大了。现在包头,日新月异,商业极为发达,每天生产出来的产品,绝对称得上是海量,渠家往日放在土地之上,商业只是附带的,现在,真的有些不足了,失去这些人,真的是雪上加霜。

  “走,去包垦公司!”渠家家主寒着脸说道。

  包垦公司,刘澍也正在头疼,越来越厉害的匪患,让他有些焦头烂额的,几乎每一个都在说包头的匪患问题,他也知道,杨元钊一直都比较重视,可是庞大的蒙古草原,要想找到来去如风的马匪,这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点他很清楚,现在,匪患已经逐步的成为了制约包头发展的一个重点。

  正在愁眉苦脸之中,外面的长随过来报讯,渠家家主来了。刘澍脸色更加的难看了,他很清楚,渠家家主到底来干什么,不得不迎了出来,渠家的事情他听说了,损失惨重,他作为目前包头商会的控制者,必须对他进行安抚。

  好容易劝走了渠家家主,门吱呀一声打开,杨元钊走了进来,刘澍仿佛是见到救星一般,说道:“元钊,你总算来了,快给我出出主意!”…

  “是渠家的事情么?”

  “是啊,你也知道了,现在匪徒越来越多,越来越猖狂,如同野草一般,野火吹不尽,春风吹又生啊!”刘澍感叹的问道:“没有一个一举解决的办法么?”

  “金铭那边是没有,不过我在想,如果能够剿灭这些土匪,大家通过各自的关系,能够给包头争取到什么?”

  刘澍愣了一下,他没听明白杨元钊的话,现在的包头,缺什么,资金,杨元钊本身就是巨富,短短时间之中个,拿出来的资金,澳门赌博网站:几千万美元了,清廷现在已经衰败了,别说是几千万,几百万都未必拿得出。

  “扩军!”杨元钊点名了自己的想法,看了刘澍一眼,说道:“包头不能只有民团和巡防营,能不能让包头获得新军的编制!”

  “这个?跟解决这个问题有关系么?”

  “有,如果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我有办法解决这个土匪!”

  杨元钊说的这么的信誓旦旦,让刘澍反倒是没办法回答了,沉思了一下,说道:“我觉得不难,现在各省都在编练新军,中枢的摄政王,为了打压袁中堂,也是批了无数,山西这边难度有一点,却不大,可是元钊,在怎么扩张,数量也不多,难不成,依靠这些,就可以对付这些马匪了么?”

  “具体的办法,恕我卖个关子,把大家召集起来吧,相信渠家的事情,应该给大家都敲响警钟了,先商量这个吧,能用大大的力气,就用多大的力气,通过了,我会告诉你们方法!”杨元钊说完,就离开包垦公司了,白云鄂博的钢铁厂,目前正在紧张的施工和兴建之中,他也是听到了渠家的消息,这才回来的,有很多事情,需要他来处理。

  刘澍呆呆的看着打开的大门,叹息一声,开始逐个的通知股东,事情严峻,既然有解决的方法,还是让股东一起过来解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