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二百四十四章 蒙古商队
  一百多公里之外白云鄂博,数千名的工人,大量的机械,正在紧张的忙碌,一百多公里之外的包头,繁忙一点都不下去那边,甚至更上一层楼。

  每个月,甚至确切的说,每天都有新的工厂成立,依托着庞大的棉纺织工厂,跟棉纺织有关的一系列的工厂,紧密的团结在棉纺织厂的周边,从普通的成衣厂,到床单厂,袜子厂,被罩厂,窗帘厂,中国商人的聪明,绝对是整个世界上面一流,之前只是想不到,现在只要有利润的地方,都有这些商人的踪迹,大大小小的工厂出现了,每天都有新的产品上市。

  棉纺织厂的周边,不怎么看在杨元钊的眼里,别说被钢铁厂的事情困住,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意,这些都是小钱,世界之大,商业之广阔,钱是永远都挣不完的,如果眼光短小到连这些小的项目都看在眼里,注定成不了大气。

  三四月间,春回大地,特别是北国,都解冻了,南来采购的商人,去年就通过包头产品获利,就又跑到包头继续进货,他们的到来,加大了高速公路的繁忙,为包头的商业发展,添砖加瓦。特别是进入到4月之后,包头多了一群商人,来自蒙古,甚至更加遥远的俄罗斯的商人,往年的这个时候,他们都会带着皮货,前来包头交易,这个,在之前,是整个包头最重要的交易项目,各大商家会云集增多,今年变了。

  必勒格是一个中年的汉子。他的名字在蒙古语之中,是智者的意思。他也不负父母的期望,现在是达尔汉亲王的管家。不是大管家,却也掌管着达尔汉亲王西路商队。

  每年的4月,当草原的大雪彻底消散之后,必勒格都会带着庞大的商队,前往包头,把储存了一个冬天的批货,拿到包头来销售,跟几家皮货大商家签署了协议,每年他的牛羊皮的成交量。差不多超过了30万元,这一条商路,已经成为了达尔罕亲王,最挣钱的一个途径之一。

  春天,是生长的日子,也是青黄不接日子,虽然寒冷的蒙古已经不复存在了,春回大地,可是草木生长和牛羊肥胜。需要时间,越冬,已经消耗了蒙古大量粮食和牛羊,为了换到足够的东西。会把一批牲口宰杀,一部分作为粮食,另外一部分。成为毛皮,进行交易。这是蒙古每年的轮回。

  今年,数量多了一点。达尔罕亲王跟俄罗斯联络上了,他们在俄罗斯的商人手中,收到了更加北边的毛皮,质量极佳,在必勒格看来,今年一定能够卖个好价钱,估计能够突破40万,只是这一次都超过了10万元。

  当必勒格来到包头的时候,被包头的变化给吓住了,包头还是哪个黄河岸边的码头,城市依旧繁华,可是在包头的西北地方,却出现了一大片的建筑,高大且整齐,必勒格也算是走南闯北的,也去过重镇天津,可是他感觉,即便是天津的租界,跟这里也无法相比,平整而光洁的洋灰路,宽大的一尘不染,甚至连必勒格,都不敢踏上去,更别说,其他牧民了,他们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地方,这还是他们每年都来过的地方么?

  如果这些变化,还可以接受的话,更大的变化还在后面,初春的包头,怎么会由这么多人,看着一辆辆的马车,一个个的商队,在包头来回穿梭,他们都是满载着各种的东西,厚厚的包裹,伙计们脸上的笑容,似乎做了一个好生意,不是说,包头最重要的就是毛皮么,没有他们蒙古王公的毛皮,包头还有什么。

  必勒格诧异无比的站在旁边看着,正好遇到了聚昌隆的掌柜的,他们之前打过交道,认识的,必勒格上前叫住他,道:“老杜,怎么,拉的是什么啊!”

  “原来是必勒格啊,你可有日子没来包头了,这是要卖皮货?”杜克行看到必勒格,热情的招呼道。

  “是啊,已经定好的合同!”必勒格看了老杜一眼,把老杜拉倒一边,指着一辆大车说道:“老杜,看看成色,是从俄罗斯弄来的,一水的好毛皮啊!”

  聚昌隆也是一个皮货行,跟最大的几家不能相比,却也是一个老字号,必勒格带来的东西,除了合同约定,剩下也需要出手,顺带着卖掉,遇到了老杜,正好介绍一下。

  “好皮子啊!”杜克行是个老掌柜,澳门赌博网站:买卖皮子也最少十几年了,他一眼就认出来 ,这是俄罗斯的皮子,货真价实不说,还暖和,换做往年,他说不定直接下来跟必勒格商讨价格了,可是今天,他却拱拱手,说道:“必勒格,我现在不负责这一块了,你直接去聚昌隆吧,那边的掌柜的会收下它的!”

  杜克行说完,匆匆的就离开了,必勒格有些愕然的看着杜克行离开的方向,毛皮一向是聚昌隆的主业,杜克行也是大掌柜,如果他不管这个,那是做什么,被贬了,可是看杜克行带的商队,都是高大的四轮马车,数量着实不少,差不多有四五十辆,这在往年,应该是聚昌隆的全部家当了。

  正在迟疑之间,必勒格又看到了一个熟人,隆兴号的王琦,他也做皮货生意,不过相对比较小,是走单帮的,当年在科尔沁,他曾经帮过他的忙,连忙大声的叫王琦。

  王琦看到必勒格,也很高兴,上来行礼道:“老管家,来包头走皮货!”

  “是啊,刚才看到老杜了,他怎么被贬了?”

  王琦愣了一下,道:“没有啊!“

  “不是说他不管皮货这一行了么?”

  “是啊,他现在掌管着整个聚昌隆的外圈生意,不但拿大掌柜的薪水,听说,还有干股!”王琦高兴的说道。

  必勒格越发的糊涂了,看着陌生又熟悉的包头,有些感慨的道:“包头的变化怎么这么大!”

  王琦也跟着感慨的说道:“当然大了,现在的包头可不同往日,现在是什么工业基地!”

  “工业基地?”很陌生的名字,让必勒格有些诧异。

  “看这个!”王琦看到必勒格一片茫然,从车上卸下来一包东西,必勒格接过来一看,惊异的道:“白面?”

  “对,这是包新公司生产精制一级粉,看细吧,白吧,无论是太原大同,还是西安,简直是供不应求,还有这个!”王琦说着,又拿出了一块小东西,看起来方方正正的,闻着香气扑鼻的。

  必勒格诧异的问道:“这是香粉么?”

  “什么香粉,这是香皂,洗澡用,皮肤幼嫩又滑的!”王琦显摆道。

  看着一个个的东西,必勒格的心中不由升起了一丝的渴望,这都是好东西,值得他来采购,一旦拿到王府,肯定会得到奖赏的,东家虽然是蒙古国公,却对很多舶来品很是感兴趣。

  “老管家,你一年没来,现在包头都变了,这些东西,是西洋人的东西,现在,已经开始在包头能够生产了。”王琦指着身后的马车说道:“我也装满了这些东西,这一次,准备跑远点,去一趟西安!”

  “哪里能够买得到这些?”

  “就在那边的,东街上,有一个包垦公司的招牌,对了,你的皮货他们也收,是包头最高价,你直接卖了皮货,去购买吧,早点去,晚了,就赶不上了!”

  必勒格半信半疑的向前走,当然先完成合同,只不过他发现,包头的毛皮生意,果然不是最热门,以往见到他热情掌柜的,不是换人的,就是表情普通,收下他的毛皮都有些苦瓜脸的样子,必勒格不知道,现在包头最挣钱的就是纺织品,一等的几乎是供不应求,只要生产出来,都会被购买下,然后拿到繁华城市去销售,甚至会出国,剩下的,哪怕进一点日用品都会发财,购买皮货这样的老行当,最少压一年资金,要等到秋冬季节,外国人来收购毛皮的时候,才能够卖出去,做惯了赚钱的短平快,谁还做传统的生意啊,太压资金了。

  必勒格询问了一圈,没几个收毛皮的,合同是履行了,其他的,哪怕再好,也不多看一眼,或者是给的价格太低,按照王琦的话,找到了包垦公司对外门市,果然是人山人海的,马车都排到了街道的另外一端去了,好容易进来了,毛皮收购,价格还不低,他算是卖了一个好价钱,足足13万,可是当他询问包头目前最热门的日用品和棉布,花布的时候,却被告知,断货了,必须要等一段时间。

  亲自的看到那些精品的商品,必勒格当然愿意等了,13万资金,在包头,不大不小也算是一个大主顾了,特别是知道了他是蒙古国公的管家身份之后,刘澍亲自的下达了指示,优先的供应他,花费了快一周的时间,又装满了整个商队,一百多辆的马车装的是慢慢的,必勒格这才满心满意的离开了。

  必勒格这样,外来包头的商队,不是唯一的一个,进入到4月,一个个的轻工业的产品开始投产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和商队,特别是蒙古和北边的,被吸引到了包头,包头的热闹,一直都没有停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