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直击老巢
  独眼胡被打死,引发了一阵噪乱,那些被俘虏的土匪们,不知道对他们而言,接下来的命运是什么。

  处理这些匪徒,王金铭早已经是熟门熟路了,之前,在冯玉祥手下的时候,一般都是他来做的,稍稍审问一下,让俘虏相互的揭发,很快的就找出来有血债,对于土匪,有一个原则是不能放过的,那就是有血债的,是一定不能留下的。

  不得不说,红巾贼果然是杀人如麻,500多号的人,完全没有沾染血腥的,只有新加入的七八十号人,这些人,都胆小,在战斗开始的时候,就趴在马车的附近,没敢逃走,最后都投降了。

  有血债的,不管大小,一律枪毙,不如此无法震慑剩余的,虽然他们手上没有血债,可是进入到土匪窝里面,耳濡目染之下,会沾染上不少的坏习惯,这些坏习惯,对于成为一个军人,那是不可容忍的。马匪,也算是一个兵员之一,只要改掉了他们身上的坏毛病,相对于普通的农民,他们进入状态的速度比较的高,更容易掌握作战技巧。

  剩下**十个马匪,彻底被军人的血性手段给吓住了,一百多号人,就这么排成排,打成了滚地葫芦,血腥镇压了这么多之中,他们根本不敢反抗,天知道哪里触动了这些大兵,他们也跟地下的那些人会和,性命只有一个,没人跟性命过不去。

  这边的杀戮,也把另外一边,给吓住了。那些伙计,虽然得到了安抚。却依然如同惊弓之鸟一样,甚至在枪毙匪徒的时候。还产生了一阵骚乱,差点擦枪走火。

  王金铭看到这个情形,苦笑不已,他发现,自己真的忘记沟通了,只是救了这些大师傅和伙计,却没有说自己是什么人,他亲自下去,安抚那些伙计的。并且直接说明,他们是包头新军。

  包头新军,这在包头是一个新的事物,成立不足一个月,这些大师傅和伙计,都是几个月之前,从包头出发,前往陕西收购棉花,这回回来。还真就没有听说过新军,不过,包垦公司,棉纺厂。和杨元钊这三个名字,他们知道,在王金铭再三的解释。告诉他们,包头新军是在杨元钊的主导之下建立的。是对包垦公司负责的,他们这才放松了下来。

  明白了一切之后。伙计们都很激动,要知道,这个时代,不能说是人命如草芥,却也是动乱不堪的,哪怕是晋商,每年也有被土匪偷袭的车队,有的解决了,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可更多的是无头案,就拿大省河南来说,土匪数量几乎多如牛毛,土匪队伍已经不能用千来衡量了,几乎是万来说,这么大盘子,如果不是坐地户,你找谁去解救,找谁去报复。

  包垦公司能够为了他们,千里追踪,派出大批的人手前来解救他们,除了那些倒霉的,当场被杀死的,剩下的,基本都不没有多少事情,只有几个在混乱之中,被马车和马给撞伤的,但是伤势都不重。

  知道这些人是从包头出来,专门解救他们之后,伙计和大师傅的心,彻底的放了下来,连续的赶路,让他们都疲惫不已,士兵和他们一起,把受伤的马给收集了一下,就地生活,借助着行军灶,把一些马肉给炖了,加上士兵们携带的干粮,绘成一锅。

  扑鼻的香气传来,味道诱人,王金铭甚至让秦炳把外围的士兵也给叫过来,接近千人,在黑山口幕天席地,饱饱的吃了一顿。

  饭后,临时搭建的帐篷之中,秦炳和王金铭分别的提审,询问那些没有血债的,他们红巾贼的老巢在哪里。

  说实话,这一次的战斗,几乎把红巾贼彻底的打残了,通过审讯,他们知道,红巾贼一共有12个当家的,一个多月之前,冯玉祥的围剿,干掉了他们5个当家,还有一个失踪了,不知所踪,剩下的6个,除了九当家和七当家,目前在老巢之中,剩下的包括大当家独眼胡,都在这里了,失去了这一大批的人员之后,红巾贼已经是元气大伤了,翻腾不起来多大的风浪了。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句话是至理名言,不管最开始的原因是什么,双方已经结下了不死不休的死仇了,哪怕是剩下几十个匪徒,真的不计成本对待包头的话,包头未必会怕,却对于包头的发展不利,包头现在,还是默默的发展,不引起主义为主。

  之前的血腥手段,把俘虏的这些马匪都给吓住了,被带到帐篷之中,还不知道到底要干什么,知道了之后,更是如同倒豆子一样的,把老巢的位置,老巢之中,还有什么人,该说的不该说的,都给说了一遍了。

  一共询问了四五个人的口供,都是一样的情况之下,他们才停下了询问,两个人凑到帐篷中,用地图这么一番的寻找。

  红巾贼之前的老巢,冯玉祥之前已经派兵清缴过,那个老巢,也彻底的捣毁了,现在的老巢,位置距离还真的不愿,那个独眼胡真的非常大胆,冯玉祥捣毁了老巢之后,他们只是稍稍的躲避了一段时间,就在原来的老巢附近,直线距离不会超过三公里的地方,重新的建立了一个老巢。

  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冯玉祥纵横整个辽沈,却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在这里,之前红巾贼老巢的位置,距离冯玉祥的驻地,一共是200公里,这么远的距离,在没有情报支撑之下,加上红巾贼跳出去,没在东北这边犯案,还真的是一个死角。

  “这些家伙真够大胆的,还好我们有心算没心,否则,真的让他们知道了,想要这样包圆,恐怕很难!”秦炳感慨的说道。

  “那接下来的扫尾,就交给遂生你了!”

  “真的?”秦炳眼前一亮,他是参谋,更多的时间,是在作战室里,做作战计划,很少有带兵的时间,这一次,带着200人,也是压阵,在王金铭需要的时候,投入进来,只是一个保险的作用,他很清楚,王金铭不但是冯玉祥的老部下,经验极为的丰富,又是完美的计划,他可能出马的机会不多。

  事实上也是如此,王金铭几乎无损之下,干掉而来马匪的全部,按理说,乘胜追击,直捣黄龙府,干掉剩下的红巾贼,已尽全功,却没想到,他把这个,交给了他。

  “当然是真的了,怎么,你不愿意去的?”王金铭平静的说道。

  “当然愿意了的!”秦炳慌忙不迭的说道。

  王金铭带的战士,在这一次伏击之中,已经彻底的发挥了作用,把损失都给挽回了,170车的棉花,损失不超过500斤,澳门赌博网站:剩下的,全部都在车上,这对于一次劫夺而言,损失几乎是微乎其微,还缴获了一批红货,听说,是马匪来回时候临时顺手作案的成果,这些东西会带回去,等待包垦公司的处理。

  既然已经达到了目的,剩下的事情,还是交给冯玉祥的部下吧,怎么说,剿灭一伙匪徒,对于他们而言,也是一个几大的功劳。

  秦炳兴奋在地图上开始绘制作战计划,这已经在过去的几个月之中,成为了他每天要做的工作的,这一次,跟着王金铭出来,一共有200人,红巾贼在失去了这500土匪之后,剩下的,不会超过200人,经过了俘虏之中的反复确认,200人之中,不少都是新加入的匪徒,真正的悍匪,不会超过100人,除此之外,老窝之中,还有不少人,要么是被抢来的妇女,要么是在老巢那边耕种的,在东北,对于土匪而言,最重要,还真的是粮食,这玩意抢着不方便,在山上开荒种植粮食,一向是东北不少土匪这么做,抢来的农民,负责为他们种植粮食,顺便的,成为了他们的喽啰的最好的人员。

  200人,不超过20条枪,整个老巢,还是新建立的,防护根本不足,这简直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功劳,没有找人参详,自己就把作战计划给制定好了,一共分成了三个方案,他完成了之后,就拿来给王金铭看,希望他来指教。

  “这个,你是专家!”王金铭口里说着,还是拿过来了计划,仔细的看了一遍,差不多用了十来分钟时间,王金铭才合上了作战计划,问道:“你要借我狙击手!”

  “是啊!”秦炳慌张的说道,他几乎全程的看完了,整个作战计划,是按照他制定的来,可狙击手的作用,他有些大大的低估了,一场低烈度的实战,他看到了狙击手的好处,这样的力量,绝对是小股作战的绝佳力量,这一次,对付土匪的老巢,他们又是轻装而行,没有携带炮火,最大的仰仗不过是马克沁,还担心有所损伤,毕竟要攻击的是匪徒的老巢,一旦对方结合固定的房屋抵抗的话,说不定,就会产生伤亡。

  对于北洋军,伤亡是在所难免的,没有几个的军官会把伤亡看在眼里,冯玉祥经过杨元钊提醒以后,发现精心培养的士兵并不是炮灰,一个精锐的,守纪律的士兵,远比随便拉来的数十壮丁强很多,一个士兵经过了半年多,大量子弹的训练之下,最终能够成为一个合格的士兵,一旦失去,要再培养起来,又是半年的时间,还不提其中的花费的,军饷都是次要的,关键就是子弹和炮弹的花费。所以冯营这边,跟西北一样,他们注重士兵的伤亡,能避免伤亡,就一定要避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