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击毙匪首
  同样举着望眼镜秦炳,也感慨的说道:“完美的胜利!”

  参谋是参谋,制定计划归制定计划,没有执行的计划,永远不知道,这个计划的效果是怎么样,很显然,这些士兵都是合格的战士,不但完美的完成了整个计划,还超额了。

  狙击枪在过去十几分钟时间之中,最少带走了100多个的生命,剩下的大概100人跑到了后面,暂时没有消息,秦炳很清楚,布置了单兵坑的战士,战斗力有多么的强大,还有两挺马克沁在,如果对上200名匪徒一起冲击,或许还会出现纰漏,可是对于100多,只是茫然的往前跑的匪徒,几乎是没有任何的意外发生的。

  至于前面,超过200名的匪徒,直接的被马克沁的洪流所干掉,如此血腥的场面,刺激着马车车队方向剩下零星的匪徒,他们已经举着双手投降了。

  王金铭也是暗暗的点头,准备了几天的时间,可是战斗从接触到发生,最多就是半个小时,就算上在黑山口之中布置的时间,也不过是小半天的时间,正是前面精心的参谋,加强横的战斗力,又是伏击战,有心算没心之下,这才取得了这么出色的战果。枪声稀疏了起来,所有警戒的士兵。开始补充子弹了,王金铭看看下面,剩余的匪徒已经跪成一排了,大局已定,点头说道:“下去打扫战场吧,狙击手警戒!”

  王金铭能够动用的力量。也就只有他周围的,和两侧山上的,加起来也不过是150个人,要说这个人数不多,甚至没有下面残余的人员多。克大部分的匪徒已经被定点清除了,那些匪徒们也知道了,跪下双手举着武器,就不会被那些神枪手,悍匪们都被干掉了,剩下,都是意志不那么坚定的,都没有人敢动弹。跪在地上怯怯发抖。

  100多人带着武器下去,收缴了红巾贼的武器,顺带的。把俘虏都给控制住,旁边车夫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强大的匪徒,突然被干掉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队军人。这个时代的军人,跟匪徒。恐怕可以画上等号,恐怕落到他们的手中。未必会比落到匪徒的手中,好多少,所有人都在嘀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的命运到底是什么。战斗还没有结束,还有那100多的匪徒,如果调转马头的话,很容易会对这里产生冲击。

  不过,远处的枪声,起起伏伏,始终都没有一个马匪过来,最终散去了,这边警戒的战士把枪口抬了起来,马匪就是这样,有马匹作为机动之下,可以快速的移动,不堵住两个口子,根本无法把他们彻底的封入其中,现在山口的位置接上火了,马克沁都响起了,散下去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们打垮了马匪,大部分都会被打死,恐怕只有零星的,会逃回来,只要固定营垒,等待他们的是灭顶之灾。

  不过等了半个小时,都没有任何的动静,等不及的王金铭,派了一个士兵过去看看,很快,有携带望远镜的报讯,胜利了,对面的战士正押解着马匪过来了。

  结束了,虽然警戒依然,可是大部分士兵的心都彻底的放下了,纵横整个东北的红巾贼,就这么的被他们干掉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过来的战士,把七八十个马匪带过来了,原来,闯过去的马匪,已经失去了所有的锐气,在跟他们一接触,就如同雪花遇到了阳光一样,在当头的一匹马匪被干掉之后,剩下的直接的就投降了。

  全部的红巾贼,一个都没有跑掉,都在了这里一共500多名匪徒的,当场被击毙了200有余,还剩下的200多个,不是身上带伤的,就是投降的,完好无损的,大概有一百多个的样子,剩下,基本上都受了不轻不重的伤势。

  这个时代的战斗,没有什么医疗队,重伤号基本上是不管,仁慈一点的,稍稍包扎,留着他自生自灭,残忍一点的,干脆干掉,讲理都没处讲理去,任何时代,马匪都是官府打击的重点。

  士兵们把马匪聚集在中间的,一部分在两侧继续的警戒,剩下的则开始鉴别这些匪徒,在一圈的俘虏之中,居然发现了独眼胡,他真的算是命大,从马车上掉下来的,澳门赌博网站:又被马撞上,只是损伤了几个肋骨,腿也断了,可是连子弹都没有中一个,可惜,他的手下的,非常的不给力,他根本就没有逃跑的机会。

  在简易的担架之上,独眼胡被抬到了王金铭的身边,晃动之中,独眼胡睁开眼睛,看着王金铭的军装,有些诧异的说道:“北洋!”似乎歪着头想了一下,问道:“你们是黑龙镇的冯营?”

  独眼胡对于冯营真的是记忆犹新,他的宏进贼当年何等的兴盛,却被冯营一下子打的是溃不成军,在整个东北这边,恐怕没有军队比他们更厉害了。

  “不是!”王金铭平静的说道。

  很显然,在独眼胡的眼里,把他的老巢端下来,又追的他落荒而逃的冯玉祥部,才是真正强悍,却没有想到不是,独眼胡有些不信的看着王金铭。

  “应该说有些渊源,冯营长是我的老上级,我就是跟着他出来的,怎么样,落到同一伙人的手中,这或许就是你的幸运吧。”王金铭指着不远处的车队说道:“我们是为了它们而来的!”

  “它们!”独眼胡的眼里,似乎有了一丝的精芒:“包头来的。”

  “对!”王金铭平静的话语,击碎了独眼胡心中还有的奢望,他一路上轻视的包头,更加轻视的晋商,却拥有这么一只强大的队伍,从头到尾,他们就没有组织起多么强烈的反击,天知道有没有造成对方的损伤,可是他们,直接被打残了,剩下的全部被俘虏了,如果有选择,他绝对不会跑到包头去,也不会动那170车棉花,看起来是巨额的资金,却成为了催命符。

  闭上眼睛的独眼胡,好半天,又睁开了眼睛,挣扎着问道:那为什么你比我们快这么多?“

  这似乎是独眼胡唯一的疑问了,王金铭平静的回答道:“这个时代,马队已经不是唯一的出行方式,你应该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火车吧?”

  “火车!”独眼胡眼睛猛的睁大了,他当然知道,对于独眼胡而言,不敢去坐,纵横东北多年,在多个地方造成了累累血案,关于他的海捕公文,几乎贴在了大部分的城市的门口,火车,大部分的火车,都是通行在大城市,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对方会坐着火车来追击,不是说,军人是不能坐火车的么?

  独眼胡不会想到,会有杨元钊这么一个人,直接为士兵买车票而来,他们也没有携带武器,是到冯玉祥这边,才弄到的武器,这些不用一一的给独眼胡细说,独眼胡唯一的眼睛之中,透着不甘,大声的吼道:“我真的不应该大意!”

  “大意?”秦炳不屑的说道:“当年我们端掉你的老巢,不过是出动了一个营,也就是500人,打死打伤你们的马匪300多人,我们才有1个死于流弹,十几个受伤而已,这一次,只是400人,全部是受过快一年军事训练的老兵,每个人,最少用5000发甚至更多的子弹喂下来,甚至还有能够打中800米左右的狙击枪,又是被伏击,即便不是伏击,正面撞上,你能打得赢么?”

  独眼胡终于知道,那些一枪枪干掉他那么多弟兄,第一时间,就让他的指挥系统彻底瘫痪的冷枪在哪里打来,对于他而言,即便是已经足够多的小心了,还是被伏击了,原因就在这个射程极为遥远的冷枪,如果说这一战,是正面的交锋,他能够做的,只是让马跑的更快一点,尽可能的接近对手,造成一些杀伤而已,但是败还是一定。

  独眼胡面如枯槁的,道:“看来,我败得不冤枉,你们应该是不会放过我吧。”

  “你说呢,你血债累累,死在你手下的人,不下数百,至于家破人亡的就更多了!”

  独眼胡的眼睛里面,透着一丝的绝望,又很骐骥的看着王金铭,王金铭却再不理会他了,红巾贼是必然要消灭的,这个红巾贼的头目,血债累累,他看了的资料都愤恨不已,绝对不能留下来,不但是给包垦公司一个公道,也是给这么多年,在他的手下,死难的民众们一个公道,他不可能被保下的。

  一个警卫员拖着独眼胡,到了旁边,一枪了事,恶性累累的悍匪,终于在黑山口毙命了,其他的匪徒开始骚动,一些弱小的,甚至趴在地上呼喊着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