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二百二十章 完美之战
  这一辆马车启动的非常的突兀,立刻引起了狙击手的注意,几乎一半的狙击手都被这辆马车所吸引了,可是当瞄准镜圈住了这辆马车的时候,大部分的狙击手有愣住了,这是一个厚木车厢的马车,用来拉一些财物 ,此时的财物已经被大量的丢弃了,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在马车上,堆放了一包包的棉花。

  棉花一包大概有200斤左右,用粗绳捆起来,又用石头压实的,差不多有半丈左右的见方,厚实的棉布包,加上厚木板,几乎是武装到了牙齿,狙击枪再怎么强大,拥有800米的射程,却不可能在500米外,打穿三寸见方的厚木板,更不可能打穿半丈的棉布包了。

  枪声一下子稀疏了起来的,正在这个时候,马匪队伍之中传来了大声的叫喊声,驾驭着马车的家伙,向后而去,路上大声呼喊着马匪们跟上,这个声音一出,几乎周围的马匪,顿时从慌乱之中醒来,跟着这辆马车,向着后方而去了。

  “是那个首领!”王金铭愣了一下,才想到,独眼胡在第一波的时候,是躲了起来,现在战场混乱,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到了这个马车之中,心思缜密的借助着棉包和厚木板,想要凭借着这个马车的遮挡逃出去。

  独眼胡的经验非常的丰富,他很清楚,面对的绝对是一个实力强大的敌人,在这种情况下,向前肯定是死地,对手没有亮出所有人。他很清楚这个山谷的地形,相对于后面。前面更加容易布置,只要几十号人。就可以把前面彻底堵上,那些神枪手,不知道在哪里射击的,射速很快的,也极为精准,在前面遇阻的话,他们整个就要交待到这里了,只有向后方,后方是他们来的地方。对方即便有布置,也不可能布置的非常的完善,那是他们跑的唯一的机会。

  独眼胡是红巾贼的大首领,在整个红巾贼之中,地位也是相当的高,他一发话,顿时,有大批的马匪就跟了上来,虽然前面死了十几个。从众心理和服从性,还是让他们跟着向外跑,大量马匪集中到一起,气势汹汹的向后。差不多聚集了两百多人。

  “赶快打掉他,去打马!”秦炳有些慌张的说道,他是参谋。负责制定了全部的计划,经过了众多参谋的结合。制定的计划比较完善,可是唯一的漏洞。就在后面,黑山口的后面,不但比较宽广,且因为伏击的安全性,不可能调集很多的兵力,且随手布置防护,不可能跟前面的相比,如果马匪在遇到袭击的时候,第一时间向后冲的话,很有可能冲出去。

  王金铭也很清楚,这一群马匪,如果真的护卫着那个马车,一旦奔跑起来,后面真的挡不住,他们之所以能够把马匪困在这里,就是因为地利的关系,在这个山谷之中,只要堵住了两边,马匪几乎无处可逃,一旦跑出去,天大地大,要想抓住马术娴熟的一群马贼,几乎是不太可能的。

  正要下命令,这时候前方响起了三四个枪声,狙击手们瞄准的对象不是别的,是那个正处于马匪核心的马车,厚木车厢,不容易打到里面,又有棉花包, 谁都知道,出手没有效果,可是这是马车,要移动起来,就需要那两匹马,它是全无防护的,巨大的身体,简直是一个大靶子,几乎有4个人瞄准了哪里,枪到马应声而倒。

  巨大的马车,速度已经起来了,却因为马被击中,开始侧翻了过来,里面的三四包棉花,都被抛飞出来,真的难为了独眼胡,居然在枪林弹雨之中,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之下,划拉了这么的棉包在车上,距离真的近的话,哪怕狙击枪打穿了,也会射到棉包上面,不会对里面有任何的效果。

  一个身影迅速的从马车之中飞了出来,他是被侧翻的马车甩出来的,周围疾驰的马匪,直接的撞上他,收拾不及之下,他被撞了出去,几个翻滚之下,躺在了地上不知死活。

  王金铭很满意狙击手反应,在最关键的时刻,打掉了这个马车,这需要敏锐的眼光和当机立断的能力,不知道是谁出手的,以后要重点的观察他的。

  马车的打掉,特别是独眼胡的生死不知,让马队有些茫然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一部分,还是机械的向前冲,他们甚至不知道前方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向着那个方向跑,另外一部分,则迷茫的在原地,进退不知所措。

  这一批迷茫的,狙击手并没有把目光投向他们,失去了速度马匪,就是活靶子的,30把枪,继续的盯着向山谷另外一端冲出去的那些马匪,不停的有枪响,一个又一个的马匪落下马,让他们每前行一步,都会造成死亡的代价。

  死亡和杀戮,这在过去,或许是这些马匪造成的,可是现在,当死神降临到了他们的身上的时候,慌乱,绝望,没有人知道,死神,到底是在什么地方降临的,也没有人知道,死神到底会如何的降临到他的头上,他们只能够趋利避害,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

  迷茫转过马头了,一直向前的,也有部分跟着转过了马头,本身气势汹汹的200多人,一下子分化的只剩下的一百人左右,依然向前,他们还要受着狙击枪的射击,几乎每一步,每一秒,都有人掉落下马。

  山坡之上,王金铭脸色酷酷的看着下面,正在打马狂奔的马匪,从半个多小时以前,他们的命运就已经定下了,狙击手的作用,是强悍的,他们避免了损失更大,受袭击的时候,车队正好在山谷的2公里多一点点,此时,最少有50个被打倒在地,可是狙击枪的精准射击,让无关的人等受到的杀伤很小,机灵的伙计们都已经趴在地上,或者躲到了旁边,即便有误伤的,也只是马匹碰伤的,估计伤势不重,甚至连那些拉车的马,也因为马车的沉重,跑了一会之后,停下来了,杂乱无章的一个车队,可是真正损失的,少之又少。

  集中到一起,加上通过车队又汇合的部分,加起来有200个左右,几乎占据了之前红巾军二分之一了,他们不停的加快速度,想要逃出去。

  在杂乱和枪声之中,趴在地上的独眼胡醒过来了,被甩出马车,又被几匹马直接的撞上,他胸口最少断了几根肋骨,最关键的是,右腿直接被马踏中,直接的骨折了,澳门赌博网站:他此时根本就动弹不得,勉强翻了个身,看到了200匹马冲向出口的位置,他只来得及喷出了一口血,完蛋了,他很清楚,如果是向后,还有一丝的机会,向前,哪里肯定是布置的重点,不知道这伙人什么时候就布置下来了,肯定是严密的。

  黑暗似乎侵袭着他,剧烈的疼痛让独眼胡眼前发黑,终于,陷入到了昏迷之中。

  独眼胡昏过去了,大部分的当家的和小队长都被干掉,一伙的马贼,簇拥着,越来越多的人,冲向了出口的位置,他们受袭击的地方,就在距离山口1公里左右的位置,对于快马奔腾来说,只有两分钟不到的时间,看着前方出口,哪怕只有300米左右,对于他们而言,也是一个希望,马上就可以出去了。

  红色旗帜,在山上突然的亮起的,早有准备的士兵们,拉动了枪栓,500米,400米,300米,200米,马队在接近,所有人的手中都是稳稳的,这就是训练有素的表现,数百匹马一起奔腾,气势汹汹的,绝对让人震撼,可是严格的训练,甚至参与过马匪剿匪的战士,知道这个时候,只有手中的枪,才是他们安全的保证,更何况,还有10挺大杀器。机枪手的眼睛眯了起来,冰冷的马克沁,仿佛一根定海神针,稳稳的握在手中。

  战壕之中,有十来个没有携带长枪,只是拿着短枪的人,他们是这一批战士的士官,他们在战壕之中,盯着越来越近的马匪,小声的下达命令:“射击!”

  命令落下,伴随着马克沁特有的声音,金属的风暴,彻底的向这200匹快马涌了过去。血腥,杀戮,在金属的风暴之下,没有任何的血肉之躯,可以抵挡住金属的子弹,最前面的,被打成筛子,后面的也差不多,纷乱飞舞的子弹,摧毁了他们的阵型,仿佛是被扫过一样,猛然的少了一大片,然后,就真的没有然后了。

  整整3分钟,马克沁和步枪共同射击了三分钟,没有一匹马能够进入到距离战壕100米的位置,血流成河,前方的人马,几乎都被打碎了,后面的,才有少数,抱着伤口哀嚎的士兵。

  “结束了!”望远镜看到这一切的王金铭,平静的说道,从马匪们冲向出口,他就知道这个结果,10挺马克沁,3道防线,一百多条枪,同样数量训练有素的士兵,他们只要本身不出问题,等待这些马匪的结果已经确定了,胜利已经是必然的,现在需要考虑的,只是伤亡的情况,估计伤亡不会太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