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二百一十八章 马匪抵达
  在黑山口,400名士兵,共同挥舞着工兵铲,在谷口,布置了三层壕沟,都是深度在1.5米左右,够站一个人,不是说王金铭不愿意挖深,对手只是马匪而已,又没有携带重武器,机枪和大炮,他们有是训练有素的士兵,1.5米的深度,足以让所有人得到极好的隐藏了。

  对手是马匪,又挖掘了一些陷马坑,防止马匪的马队快速冲击,陷马坑对于工兵铲而言,一铲子下去,就是一个三四十公分的小坑,随便就能够挖掘几千个,在两侧的小山之上,又布置了两道防线,一共安排下了250人左右。

  在参谋部之中,关于这个作战计划,已经推演了十多次了,借助着无孔不入的探查,基本上,把红巾贼的基本情况,都给搞清楚,加上俘虏的马夫和商队的伙计,一共是600多人,其中匪徒的数量,512人,枪支加上缴获的枪支,有85只枪,是否能够打响就不知道了。剩下的几百人,还有火绳枪和弓箭之类的,这样的队伍,冲入到没有防护的小村庄,甚至是土寨之中,都会造成巨大的杀伤,可对于训练有素的军人而言,他们只是 一个笑话。

  红巾贼的实力极强,是纵横整个东北的悍匪,他们之中,几乎每个人的手中都有人命,极为凶悍,这也是王金铭再三注意的原因,带过来的400人,他希望带走的也是四百人,连手上都不太愿意,更别说是死人。

  170辆车。前后相交,差不多就是一里多的距离。整个山谷差不多3公里左右,需要在他们进入之后。从后面冲上来,把这些马匪推动到的他们预设的战场,迂回到位,是一件非常关键的事情,一旦口袋扎不紧,让他们跑掉的话,真的有些对不起这么多人和枪。

  差不多整整一个上午,防线基本上布置完毕,在一侧专门布置出来的山洞之中。所有人在哪里休息,这里不是商道,地方偏僻,也不怕有人过来,走漏了消息,四面八方的警卫,会在第一时间,控制住闯入战场的人。

  还真别说,这么偏僻的地方。真的有人来,一天时间抓到了四五个人,这些人都暂时安顿在不远处的小山村,由冯玉祥的兵看护着。不能随便让他们走掉,虽然根据监测,这些不是马匪。或者说,不是红巾贼。可伏击战最重要的是隐蔽,任何有可能泄露情报的可能。都必须要遏制住,最多,打完这一仗之后,该道歉的道歉,该赔偿的赔偿。

  对方是否接受,那就两说了,以王金铭对这个时代人的了解,面对着蛮横的当兵的,有几个人愿意跟他们争论,没事就好了,这个问题根本不难解决。

  黑山口这边,正在紧张的布置,而遥远的几十公里之外,一个蜿蜒的队伍,正在缓缓的前行,几十个骑在马上,穿着杂乱无章的衣服,看起来甚至有些破破烂烂的,可是大部分的匪徒的头上,都扎着一个红头巾,看起来有些整齐,连续的行军,让他们都比较的疲惫,只有十几个的底层马匪,在四面警戒着,不时的吆喝着,让马车快速的行进。

  独眼胡有些兴奋,3000担的棉花,这个可是紧俏物资,整个红巾军一年都未必能够劫掠这么多,数以万两,虽然销赃的时候,卖不了这么多,可哪怕是二分之一,也是一笔巨款了,有了这些钱,他们红巾军立刻可以扩大数倍,就算是一把枪100元,也够几百吧把了,在独眼胡的眼里,枪就代表着势力,代表着未来更多的队伍。

  包头的晋商,独眼胡听说过,这一次对包头下手,也是正好撞上了,遇到了一个毫无防御的肥羊,抢完之后,才发现,是晋商四大家的东西,包垦公司他从来没有听说过,晋商的大家,是有钱有势的,事先知道,或许红巾贼不会去抢,抢都抢了,还在乎别的,独眼胡从来都不是怕事的人,晋商或许在西北有一定的影响力,又怎么能够影响东北,从最开始的快速隐蔽行进,到了蒙古草原深处的时候,就没有那么的重视了,一路这么过来,也没有见人追赶,在他的眼里,晋商也不过如此。

  “人已经到了,就在前方20里,估计一小时之内,就会进入到山谷之中!”王金铭的手上,是专门制作的军用望远镜,15倍的倍率,四五公里之外的东西,可以看得比较的清楚,好在这里是大平原,一览无遗,毫无遮挡,170辆马车的车队,哪怕在10公里之外,也非常的醒目,就如同一个蜿蜒的巨龙,逐步的向着黑山口而来。

  400人已经分别的布置下去了的,在专门的掩体和伪装材料之下,肉眼极难发现,倍率低的望远镜,都很难看到,马匪,他们是流动的土匪,望远镜这样的军用物资,不可能会有,可是王金铭依然是把该想的和不该想的都给考虑到了,这其中,多亏了冯玉祥参谋组的作用。

  “让他们开始动吧!”王金铭轻轻的下达了命令,150人左右的队伍,分别在几个方向,从山那边绕过去,在靠近山谷的后侧方向,有两个天然凹槽,足以容纳这么多全副武装的士兵,他们需要在车队进入到山谷之后,选择在后面布放,防止马匪逃出去,这些马匪既然敢来抢包头的东西,总要付出代价。

  时间紧,任务重,且人员上面,不是很足够,好在山谷足够长,6公里左右的山谷,足以让1里长的马车,进入之后,还能够向前行进两三个小时,以马匪现在的警惕,等发现,这边的防线已经布置好了,这边的,加上两侧的,还有突然袭击,对于马匪的杀伤,绝对可以拿下他们的。

  150个人,分成了8个不同的小组,开始走向固定的地点,他们都是严格受到训练的士兵,五公里越野而已,哪怕没有骑着马,没有坐着车,他们的速度也非常的快,而此时此刻,远处10公里之外,那些马匪们,丝毫没有感觉,懒洋洋的向前走,分毫就不知道,这里有一个狰狞的怪兽,已经彻底的盯紧他们。

  敌人越来越近了,伏击战最关键的地方,就在于隐藏,哪怕对自己的手下再相信,心中不免的担心起来,王金铭尽量的让自己平静下来,每逢大事需静气,作为指挥官,这点有机重要,是多年行伍经验总结出来的东西,马匪马上就要进入到山谷了,只要不是在山谷的另外一段,发现他们,就等于成功了一半,到了战场的位置,他们绝对是来不及反应过来,这些都是经过了参谋的几次计算过的。

  马车缓缓的接近,另外一段的马匪,根本就没有想到,在这个即将接近老巢的地方,会有400个精锐的战士,在等着他们,他们之中的大部分,因为连续赶路的疲惫,再加上冬天的寒风,有些懒洋洋的。

  长达一里的车流,汇入到了山谷之中,马匪们的动作有些急切,东北的野外,在这个天气之中,哪怕是晴天,也是阴冷阴冷的,能够有一个避风的地方的,当然比较好,10来分钟之后,当最后一辆马车进入到山谷之中,王金铭一直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只要马匪的车队,进入到这个山谷之中,就成功了一大半了,大车是肯定能够留下的,不对车队使用重火器,想来步枪的子弹,不会对棉花产生很大的损伤的。

  红巾军的马匪们,动作比较谨慎,这么偏僻的山谷,也是有三五骑先进入到山谷之中,仔细的检查之后,等到没有危险之后,这才让大队人马进来。

  王金铭躲在灌木丛之中,脸上微微的露出了一丝的冷笑,这400名士兵,是经过了精心的训练的,潜伏也是训练的一个重要的项目,全身的伪装,加上一些白色的布匹,白色为主的东北冬天,怎么可能被这些马匪发现。

  车队缓缓的进入到了黑山口中,远处,特定的位置,棱镜反射了一些信号,他对着身后的哨兵一挥手,哨兵立刻反馈命令,后面的,在马队进入到山谷一里左右,就可以行动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马匪们浑然不觉,当全部的马匪进入到山谷之中一里之后,在山的后侧一方,那150个人员开始行动了,他们首先卡主了山谷之外,几个比较有利的地点,先把的马克沁给弄上去,这个巨大的玩意,威力无穷,移动却不变,否则的话,最少也会带来6挺。

  经过参谋们仔细的计算,两挺的位置确定下来,堪堪防护住整个山谷,而其他人在马克沁放下之后,开始在里面山谷视线的死角挖掘单兵坑,最多半小时的时间,最少有40个坑会到位,40个士兵,加上2挺马克沁,从这个上面说,防护可以说是固若金汤的,除非拥有同样的马克沁和十倍于人员的人数,发起集团冲击,才有可能突破这个放心,可以说从这个时刻开始马匪的命运,就已经决定给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