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二百一十六章 玉祥烦恼
  400人的队伍,只是带上了基础的防身武器,就是手枪和匕首,为了隐藏,没有穿着军转,只是穿着普通的衣服,军人们刻在骨子里面纪律性,还是让他们跟普通人不一样。在太原上车,没有什么影响,因为是晋商的大本营,顺着正太线下去,在石家庄换车的时候,出现了一些问题,负责检查的铁路人员,似乎感觉到了他们的情况,要检查他们的行李。

  400人,带的行李不多,唯一带的行李之中,有几把长枪,这是铁路上面不允许携带的,一旦检查的,肯定要出问题。

  双方在这里形成了争执,最终,400人没有上车,在车站停了下来,几百个训练有素的军人,就这么在车站之上,铁路人员也很害怕,似乎通知了当地的驻军。

  事情闹大了,王金铭反而不担心了,本就是老北洋,石家庄这边,又靠近北京,算得上是北洋的重镇,叫来的北洋驻军,肯定是熟人,果然,带队的一个队官,曾经跟他喝过酒,一通交流之下,耽误了大半天的时间,这才成功的上车,王金铭也被敲诈了一番,中午请了一顿酒。

  进入包头之后,无论是军饷,还是月俸,都是最顶级,北洋军一个营管带,工资标准大概是100-150元左右,其中还要包含亲兵,师爷等方面的支出,一百多元根本就不怎么够用,不靠喝兵血,根本过不下来。加上北洋之中,克扣军饷是常态。他们在火车上遇到杨元钊的时候,就是到郑州催饷。

  到了包头之后。这些方面根本就用他操心,亲兵也是属于士兵的一员,这些工资和军饷,都是由包垦公司来发,这样等于一定程度上面制约了军官克扣军饷,作为补偿,所有的军官,军饷的数额翻了3倍,他身兼黄河巡防营和民团的团长两个职务。每月的工资可以达到800元,这可比之前高多了,即便是克扣也比不上。

  其他的各级军官,从600到200不等,哪怕是大头兵都能够得到二三十元的工资,这么算下来,只是一个3000人的民团和黄河巡防营,每个月,只是工资的支出都超过了10万元。这笔数字,在北洋,足够支撑一个标了,还没提各种的武器装备和弹药。特别是后者,一天双训,一周两次的武器合练和实弹训练。花费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

  火车,哪怕这个时代的火车。速度较慢,正太路和出关的铁路。是质量较好的,一千多公里的路程,只用了3天的时间,就走完了,在沈阳下车,王金铭就看到了来接站的冯玉祥。

  三个多月不见,冯玉祥似乎有些疲劳,看起来很多事情要操心,看到王金铭,挤出了一丝笑容。

  王金铭对冯玉祥很了解,这个大哥很少出现这样的表情,有些关切的说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袁中堂现在被摄政王逼迫的厉害,徐总督也有些招架不住了,可能北洋要从东北退出来!”冯玉祥知道这些瞒不过老兄弟,直截了当的说道。

  冯玉祥三口两口的,把此时的情况给的王金铭说清楚了,冯玉祥能够在东北混的风生水起,在于杨元钊的支持,也在于东北这片地方,地广人稀,别说是躲了1000多的兵马,就算是更多,小心点,也不会露出马脚的,现在,就连三省总督的徐世昌都要回去,作为北洋部队的,即便不会移防,也会被人死死盯着,根本就动弹不得。

  “大哥,要不,先送到包头去!”王金铭脑子一转,提议道。

  “送到包头?”冯玉祥眼前一亮,接下来,就有些暗淡了,略带沮丧的说道:“包头能养活这么多兵么?”

  这一次,他有些贪心,加上合格的兵员不少,一下子就是1000人,加上之前的,怕不是有快2000了,一个营正兵500,加上200民夫,等于是超编了1300,在东北还好办,一旦调回去,在北京附近,真的是困难,必须要减员1500左右。

  “当然是能养活了!”王金铭眉飞色舞的跟冯玉祥讲述着包头的现状,从水泥厂到肥皂厂,从肥皂厂到棉纺厂,当然,少不了那个大放异彩的六出牡丹,10丈的长度,六尺的宽幅,一个巨大的六出牡丹,简直是难以想象的无上珍宝,更何况是大量的布匹,他只知道,包头日产布匹超过15000匹,这个数字,就是接近10万的,更别说80支的高支棉布和七色布了,那玩意价格更高,渠家的六出牡丹不知道,其他的比如观音和寺庙之类的,零售价格高达500以上。

  冯玉祥听完王金铭的讲述,忍不住叹息一声,幽幽的说道:“当年,元钊老弟的话语,犹在耳边,他都创下一番事业了,真正开始一步步的完成自己的理想了,我还是蹉跎!”

  王金铭从冯玉祥的话语之中听出了寂寞,试着说道:“大哥,要不你也跟过去吧,那边真的是一片大好!”

  “好了,不用说了,你过去就行了,我这边,还有他们呢!”

  冯玉祥没有明指他们是谁,王金铭很清楚,就是从南方过来的同志,说句实在话,包头的发展,让王金铭明白了,暴力革命真的如同杨元钊所说的,救不了中国,只会让中国陷入到危险的境地,列强们在外面窥视,里面打的稀里糊涂的,白白浪费了无数民众积累出来的财富,也会让有心人控制起来,对于列强来说,一个统一的中国,是让他们最为害怕的,只有把中国分割成一个个的小地方,地方割据混战不休,才是对他们最好的结果,这中间,无论是靠近中国的日本,还是英国,德国,法国,美国,他们的心思,都是差不多的。

  “对了,你来干什么,电报之中也没说清楚,怎么把人都给带来了!”冯玉祥扫了一眼排成一列的士兵,大部分他都见过,是当年他手下的兵,虽然只是两个月,但是他感觉有些不同了,之前,只能说是精兵,现在,似乎多了一丝不一样的彪悍,是什么让他们发生了这么大的改变,看来,包头确实是一个好地方。

  王金铭悄悄的把这一次来的目的,跟冯玉祥简单的提了一下,冯玉祥豁然变色,道:“居然是红巾贼,上一次没灭掉他们,算是他们好运气,居然把手插到了兄弟那边,金铭,你放心,我这就安排下去,他们一个都跑不掉!”

  “大哥知道红巾贼!”

  “是被我们刚刚剿过一次的马匪!”冯玉祥不屑的道。

  王金铭这才知道,红巾贼是纵横东北的一伙马贼,最鼎盛的时候,起码有1000多人马,300多条枪,可惜撞上了冯玉祥,哪怕冯玉祥的手中,只是刚刚训练了2个月的新兵,装备和训练的优势,也让他们吃了大亏,主力被歼灭,只有几个首领和骨干,带着五六百人,仓皇的逃出了吉林,跑到蒙古草原旁边活动了。

  冯玉祥一挥手,所有人跟着前往营地,差不多马车坐了大半天,终于抵达了军营,在到了军营之后,冯玉祥就把一些情报通报过来了,他的动作很快,几乎在沈阳,各种的命令都发出去了,加上晋商们的渠道,关于红巾贼的讯息,如同潮水一样的汇聚到了冯玉祥这里,送过来的是一些经过了初步分析的。

  这一伙红巾贼,不知道是碰壁,还是别的,东西一直都没有出手,170车的棉花,都是弹好的皮棉,巨大的收获,让他们不愿意放弃,就这么的170辆车的在蒙古草原上行进,初期,红巾贼还注意的隐藏,到了后面几天,距离包头的路程在几百公里以上的时候,他们就没有之前那么的重视了,以晋商的网络,遍布全国,一些蛛丝马迹迅速的汇聚到了沈阳。

  “这些家伙,真的是作死!”冯玉祥傲然的说道,这些马匪,因为170辆马车,拖累了他们,哪怕先行出发,甚至走的是蒙古,可是他们现在,还没有走到蒙古和东北的交界线,也就是说,王金铭他们比红巾贼,最少快了接近5天的时间,他们赶到前面了。

  “金铭,你准备怎么办,我这就让他们列下计划!”

  “怎么办,这群家伙,可是把整个包头都惊动了,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以后包头还不是匪患成风!”王金铭沉声的说道,这也是他离开包头时候就已经决定的,只有到了包头之后,他才发现,包头在繁华的背后所蕴藏的危机。

  包头实在是太有钱了,大量的工业项目的兴建,而且都是进口的国外的机器,产品不但冠绝全国,甚至比一些外国产品都来的好,这种情况下挣钱是一定,实力和资金,代表着力量,更代表着一种危险,在没办法保护这种实力的情况下,现在唯一好的一点就是,杨元钊注意到了这点,邀请他过来了,并且强势支持的,成立了民团,3000人的武装力量,如果经过了良好的训练,会有多大的实力他非常清楚。

  马匪的劫持,澳门赌博网站:就是一个危机,这个危机如果解决不好,会有更多的匪徒,蜂拥而至,那样包头就将迎来灭顶之灾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