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勘察
  杨元钊这么开门见山的询问,刘澍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苦笑,说道:“170车棉花!”

  “什么这么多?”侯金盛失声的叫了出来,其他的股东们也是脸色大变,他们的来了之后,也询问过刘澍,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刘澍一直都没有说,现在杨元钊赶来了,刘澍说的话,却让所有人吃惊,难怪这么的吃惊,原因无他,现在的包头,已经不是过去的大车了,哪怕是棉花,压瓷实了,一车都能够装下2吨的,170车,340吨,这个数量,真的不是一般的大,68万斤,6800担,价值20多万银元,钱倒是小事,这么多棉花,足够棉纺织厂连续工作一段时间以上,对于日进斗金的棉纺织厂而言,停工的问题可就大了。

  棉纺织厂可以说是开工不足,织布机的发放,在蔓延到大同绥远之后,就慢慢的停下来了,原因无他,棉纱跟不上来,每天30万斤左右的棉花,让晋商们费劲周折,才从四面八方给调集来。

  “不是四轮车,是两轮车?”刘澍说道。

  “两轮?”众多股东都非常的奇怪,两轮车在包头到太原的这一条线上面,已经停用了,什么时候又冒出来,两轮车的运输量,差不多是四轮车的三分之一,一车也是600公斤以上,特别是棉花这样的,比重比较轻,打包完成之后,能多装一点,算下来就是10万多公斤,20万斤的样子。

  比起之前所想的。一下子少了三分之一以上,却也是一笔庞大的数量。折合成成本,大概是7万左右。但是一个棉纺织厂的原料,不能单纯的依照成本来算。

  “不是都有护卫么?”尉明突然的问道。

  包头这边,因为运输量的加大,所以护卫的数量也捉襟见肘,好在,黄河巡防营经过了一段时间适应,已经开始对周边巡逻了,警戒周边马匪,起到了不小的作用。加上护卫队员,起码在包头到太原这一条路上,是相当的安全的。

  “这是从陕西南部收集的,他们路程较为遥远的,很早就去了,当时几个商队汇聚到一起,数量庞大,因为马上就是年末了,所以他们都回家去了!”

  “也就是说。没有安排护卫?”

  “是的,安排了不到20个护卫!”

  众人一声叹息,如果换做现在,绝对不会这么做。在包头现在,工商业发展的前提之下,大量的原料和产品进进出出的。牵动着巨大的经济链条,马匪们就像是闻到了腥味的鲨鱼一样。开始慢慢的向包头汇聚了,包头这边的匪患的逐步的密集之后。为了保证安全,基本上几大家的护卫,都分别的开始行动大堆大堆的的聚在一起,把车队给护卫过来。

  没想到,这一个商队,是从陕西这边直接过来的,之前安排的护卫也够了,可是当大队形成之后,大部分的护卫觉得没问题了,正好经过了太原,就直接回家了,这在以往的年份之中,虽然不允许,却也是潜规则的,剩下了不到20个护卫,守护着170辆马车,从另外一个地方过黄河的,在黄河岸边,距离包头不到50里的地方,被大批马匪盯上了,一番战斗之后,只有一个护卫跑出来,剩下的,了无音讯了的。

  刘澍的表情有些凝重,说实在的,这段时间,他的压力越来越大,伴随着包头的商贸发展,他也知道,土匪会越来越多,可是到了他们的头上,这可是第一次数量太大了,就拿每斤三毛的收购价格,这一批的价值也足足7万两,这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加上棉纺厂原料,这个东西的价值更上一层楼。

  “必须追回来。”尉明沉声的说道。

  尉明的话,代表着众人的心声,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杨元钊。

  “知道是什么人干的么?”杨元钊皱着眉头的问道。

  “正在查。”刘澍有些无力的说道,八大晋商,还有侯金盛这样的大地主,在整个包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惜马匪们,根本就不按照常理出牌,天知道这些东西,已经被转移到哪里了。

  “好了,你们继续去调查,我去现场看看!”杨元钊说完,起身离开。

  在离开之前,杨元钊去找了一下那个报讯的护卫,护卫来的时候,已经受伤了,挣扎着跟刘澍汇报完毕,就昏过去了,到现在还没有醒来,杨元钊只是得到了刘澍记录下来的一些详细经过。

  几万块的损失,如果放在别的方面,或许,只会牵动一个晋商,或者只是一个店铺,可是事关到棉纺织厂,八大晋商,侯金盛,蒋文厚,他们本身的力量,加上身后的庞大势力,都被动了起来,中国虽然庞大的,蒙古这边地形复杂,可是马匪总会留下蛛丝马迹的,顺着这个追查下去,一定会有收获的。

  杨元钊带着小满,骑马前往军营,这一段时间,杨元钊的心思,几乎都放在印染厂和色织厂上面了,偶尔听到过一些新军的消息,这些交给稳重的王金铭,还是比较放心。

  军营,换了一个模样,在大兴土木的建设之中,军营竖起了一长串整齐三层小楼,跟普通的民宅相比,他是长形的,一排排的非常的整齐,门口,哨兵站岗,哪怕杨元钊说出了身份,依然要核对,甚至要里面来人,才能够进来。

  差不多花费了十来分钟的时间,才见到了王金铭,杨元钊微微的感慨,看来,还是要建立一个比较长效的联络机制,新军跟包头之间的联络,无法顺利进行的话,新军无法对包头进行保护。

  “元钊,真的是稀客啊,不知道来找我有什么事情!”王金铭热情的说道,最近他的日子很好,3000人的新军,在拥有了足够的后勤保障之后,他在东北的时候,就感叹于后勤的重要性的,无论是弹药,还是衣服,副食等等,可是真正到了包头之后,才发现,那些远远不如这里。

  为了新军,包头甚至专门成立了几个针对新军的工厂的,从服装,武装带,鞋帽,到后勤包,野餐包,几乎他能够想到的,都能够得到满足,最让他惊叹的就是野餐包,只要能够找到水的地方,都可以保证野餐包的使用,在野外,啃的不是干燥的,冰凉的干粮,而是热腾腾的米饭和饭菜。

  当过兵的,特别是在东北和西北这样的苦寒地带当兵的,一顿热腾腾的饭菜意味着什么,所有人都很清楚,代表着即便在野外连续作战,也可以保证旺盛的斗志和战斗力,最关键的是,他不会生明火,不会起烟,在野外隐蔽的环境之中,极为的适用。

  杨元钊长话短说,把事情给详细说了一遍,王金铭的脸色微微的有些凝重,这一个多月以来,他更多的把心思放在了新兵的培训上面,几千名新军的培训,一定程度上面,占据了他的大部分精力,好在,后勤和补给不用他操心,每顿饭营养保持之下,又都是西北的农家汉子,没有多少偷滑耍奸的兵痞,只要保证伙食,每月还有月俸,兵就这么的容易练出来了,现在,已经是初具规模了,比不上百战余生的精兵,却可以称之为合格的军士了,如此成就离不开包头的支持,棉纺织厂对包头意味着什么,王金铭非常强的清楚,有钱才有兵,没钱的话,再多的兵也是一盘散沙。

  剿匪,在东北的时候,冯玉祥哪怕有老兵作为底子,也是3个月之后,才逐步的开始的,现在包头这边,遇到的这个情况,让他没得选择。

  “元钊,你先别着急,我带人过去看看,位置在哪里?”

  “就在黄河岸边!”

  “那就坐青阳号过去!”王金铭当机立断的说道。

  青阳号,是包头三艘炮艇之中,跑的最快的,在一体机之中,最近一个多月,杨元钊抽时间,鼓捣出来了三个炮艇,最大的不过是80吨左右,分别是青玉号,青峰号和青阳号,这其中,青峰号最大,火力也最猛,一门105毫米的滑膛炮,4门双联30毫米的机炮,可以带来一个炮队的强大火力,特别是105炮,这在海军之上,绝对是小的不能再小的炮,可是对于陆军,绝对是一个大杀器的,在水上,灵活机动,且拥有着强大的活力,青峰号成为了黄河巡防营的旗舰。

  一般情况下,在没有火力支援任务的时候,青阳号却是首选,极限30节的速度,本身鱼雷艇的它,去掉了两个鱼雷发射管,取而代之的是两门75炮,有些不伦不类,却很合适,最关键的是,还有双联12.7毫米的马克沁,让它对于步兵的掩杀作用,更加的出色。

  带着一个特务排,四五十人,全副武装的赶往渡口,然后开动青阳号,高速的鱼雷艇,只用了10分钟的时间,就走完了7公里的路,远处,小牧山显得特别的醒目。

  被劫走就发生在小牧山的旁边,澳门赌博网站:距离黄河岸边,不到5公里,距离包头,更是只有40公里的直线距离,在这里,有一个小小的渡口,可以通行车辆,运输队就是在马上到了渡口的时候,有些松懈,被马匪们埋伏在小牧山的旁边,一举杀出来,20个护卫,在第一波,就被乱枪打死了三四个,剩下的,根本就无法组成防护,护卫队长在跟马匪交涉不果,被马匪打死了之后,护卫就被安排离开了,躲在土坑之中足足三四个小时,等待马匪们离开之后,这才回去报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