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二百一十二章 震撼
  六出牡丹只是色织计划第一个成功的,画家们的速度都相仿,接下来,观音画像,弥勒佛,菊花,月季花,还有寺庙,泰山等写实风格的画品,一个接着一个的出现,对于色织的控制程度也在不停的提高,从最开始的一次性200根线,逐步的提高到500根,还在不停的提升着。

  八大晋商的家主,在包头已经停留了半个多月了,对于几个家主而言,还是第一次,年底没多少事物处理,可是年祭的安排,人员升迁,需要他们处理的事情很多。

  再多的事情,也比不上棉纺织厂的发展,多重色彩,甚至是色织跟印花,一个又一个的新产品的出现,如同磁石一样,吸引着他们,类似的上品竞争,已经多次了,为了新的产品,为了这些的布匹,他们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也因此,在这里停留了下来,谁都知道,走了之后,他们或许就会错过一个最大的份额。

  最近的十几天都没有什么新的消息传来,可是他们的内线消息,杨元钊一直都在研究大楼,专门组织了一批人,专攻色织,之前,五色加上花儿的布匹,已经见过了,绝对称得上是完美,它的出厂价格,也刷新了所有棉布价格的新高,180元一匹,要知道,普通的棉布,不过是7元不到,就算是的80支的高支棉布,也不过是几十元,足足六倍多的差价,证明了它的出色,几家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认下了这个价格。

  这样一个棉布。是杨元钊花费了几天时间弄出来的,这10几天的时间。能够弄出什么。终于,刘澍今天通知他们。将会有一种新的花布上市,让他们品鉴。

  这么郑重,只有之前展出80支棉布的时候,才这样做过,几个家主全部都是人精,顿时就把刘澍的意思给想了一个**不离十了,不管如何,肯定是精品,一定要得到它。

  这一次。是在实验大楼之中,几个家主算得上是第一次进入到实验大楼,说实话,他们对于这个实验大楼,还是很好奇的,看起来平常的实验大楼,听说投入巨大,最少也是千万两之上,不但是建筑。还有机器,着实是大手笔。

  实验大楼,是类似后世实验室一样,外面没有多少华丽的装饰。内部,却不一样,一层层的设置。特别是化学实验室,更加的重视无菌和温度。一些后世的空调也放在其中,哪怕是在很冷的冬天。里面也非常的温暖。

  “似乎很暖和,可没见火炕啊!”渠家的家主有些疑惑的问道,作为60岁的老人,他对于温度感觉非常敏感,厚厚的皮衣棉袄,都不能抵挡住严寒,可进入到实验室大楼之中,却一层层的汗,直往外冒。

  “这是空调的!”小满没多解释,确切的说,他除了名字,也不知道太多,带着众人进入到了二楼,紧靠在化学实验室旁边,这里有一个宽大的库房。

  “这是?”渠家家主愣神了,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在进门的正面的那个墙壁之上,一个巨大的宽幅画作,豁然挂在上面。

  其他人也是同样的表情,愕然的看着这一切,大幅的刺绣,不是没见过,如此大幅的,却是第一次,作为家里的装饰,最大的,也就是一个屏风,一个屏风有多大。

  “似乎织的不怎么样啊!”

  “你给我织这么大看看!”渠家家主立刻反驳道,他的母亲最喜欢的就是牡丹,他每年都会搜集大量的苏绣和蜀锦,用于讨老娘的欢心,常年的收集,让他也成为懂得刺绣之人,这一幅画不能称之为好,在很多色彩之中,没有处理的很好,细节之处并不好。但是有一点,它是无与伦比的,它大。

  以目前的刺绣而言,4尺宽,10尺长,已经算的上是很宽的幅面了,可能在贡品之中,有比这个更大,那些都是他们接触不到的。眼前这个,似乎是整整一匹布,6尺宽,超过40尺长,也就是在这个宽大的房间之中,换做其他的房间,一间房未必能够摆得下。

  “诸位,这一幅画,大家就别跟我争了!”渠家家主,对众人作揖的说道。

  同为晋商,相互之间的情况也比较的了解,渠家老祖的喜好大家都知道,这一幅六出牡丹,大气磅礴,是一个精品,没有人想要跟他争夺,更关心的是今天目的,难不成,刘澍叫他们来,就是为了看这个的,这么一个庞大的刺绣,天知道要多少人,花费多少工夫,那些不精细的地方,恐怕就是为了结合众人的刺绣为一体,才这个样子的。

  几个家主刚刚站定的,刘澍就从旁边钻了出来,渠家家主看到他,立马指着的这幅画嚷嚷道:“刘泽霖,这幅画我要了,我出1000!”

  刘澍微微摇头,并不说话,渠家家主急了,说道:“好你个刘泽霖,1000还不够么?那我出2000,一定给我留下了!”

  刺绣极为昂贵,更多的是手工的费用,按照一般的80支高支白布一匹30元,给出1000这个价格,已经算是极高的了,2000更是无可争议的高价,极品蜀锦都可以买到了,更别说这个了。

  刘澍依然摇头,渠家的家主急了,正要发作,却被刘澍挡住了:“渠老爷,别着急啊,我不是说你给的低了,是你给的高了!”

  “高了?”渠家家主愕然的看着刘澍,还有这样的,给钱都不要的。

  刘澍正色说道:“如果这一幅是只有一幅的话,别说是2000,3000都不卖给你,它不是一幅!”

  现场的众多家主,一片哗然,在众人看来。这一幅刺绣,绝对称得上是精美大气的。在他们看来,或许是上百。甚至是上千能工巧匠一起给刺绣出来的,一幅已经是难得了,难不成真的有很多幅?

  众人的疑惑,刘澍看在眼里,他想到他第一次知道的时候,也是满眼的不相信,谁能想到,杨元钊真的神奇把色织发扬光大了,这样巧夺天工的华军不是一幅。是200幅。

  几个长随走上前去,拉动那一个六出牡丹,当这一幅画拉出来之后,又是一幅六出牡丹,几大家主都是见多识广的,大幅刺绣他们也见过,更加精美的也有,可是庞大的整匹布,大气磅礴。还一模一样的两幅,说实话,有些让人难以相信。

  几大家主惊叹不已,小满等人的动作还在继续。一幅又一幅,当整个仓库,都被六出牡丹所沾满的时候。所有人都一句话都不说了。

  现场一片寂静,只剩下抽凉气的声音。这么一副精品刺绣,一幅已经是巧夺天工了。更何况是多幅,没有仔细的去数,已经拉开的,最少也是四五十幅,这时候他们已经不会再想,是不是集中了众多巧手来赶工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先不说,包头能不能找到这么多的巧手,就算是能找到,共同来绣这么多一模一样的刺绣,也不现实啊,一幅画是宝贝,可是东西多了,就不是什么宝贝了,就是成品了,这样价格也高不上来,这样的事情,谁会去做。

  “难道!这就是色织!”乔家的家主年轻一点,他歪着头想了半天,想到了这个沾了点边的东西。

  渠家家主立刻反驳道:“开玩笑,怎么会是色织,色织我也看过,精彩绝伦,但是都是几何图形,形状也固定,跟这个完全是两码事,你看这些牡丹,是惟妙惟肖的,怎么可能是色织出来的!”

  “也是!”乔家家主摇摇头,他也觉得这种想法有些天方夜谭,可是不这么解释,从那点解释,他伸手在布匹上面摸了摸,有些不太确定的说道:“真是色织,不是印染,也不是刺绣?”

  直接染线和刺绣,染布,完全是不同的方法,其中的差别还是不小,不上手,或许看不出来,但是一上手之下,细腻程度,里面的变化,绝对是一清二楚。

  “没错,乔家主说的对,就是色织!”刘澍主动的走出来说道。

  “不是说,没办法解决圆形,和其他色彩搭配的事情么,为何这里,这么的精细?”说话的是渠家家主,之前见到七色棉布,还有色织的多重色彩图形的时候,他也询问过,是否能够更进一步,或者是随便绘制不同的图形,当时的回答是否定,现在,别说解决那些复杂图形,直接就弄成了一幅画,这个跨度也太大了。

  “这个就是色织厂的独门秘方了,我今天找大家来,就是为了这些布匹的,现在,色织厂已经基本掌握了21种的图样,每个图样的产量大概是一个月500匹之间,也就是说,一共只有10500匹,大家商量一下,到底怎么分配!”

  接下来,在这个仓库之中,展示了包括观音像,榕树,丛林,寺庙在内的一系列的图样,每一个都是气势恢宏,都是整匹的,澳门赌博网站:看得人激动不已,这样的布匹,绝对不能错过,之前的多重色彩的印花布,已经让棉布的价格达到了180的高价,这一个,更是直接上升到320,比之前,渠家报价低了不少,可是未来加上运费和报价,零售价格也会上升到400以上,绝对跟蜀锦是一个档次的。

  经过了一番争夺,每一家的份额也就确定了,这中间还有一个小小的插曲,第一幅六出牡丹,还是被渠家买下了,他甚至买下了全部的200幅,这一点,其他人也就没有怎么的跟他竞争,其中的一幅,被渠家装裱之后,放入到了渠家大院的正堂,每每有人惊叹不已,一直到六出牡丹大行于世,观看的人才少了许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