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二百零六章 蓝色
  实验室之中,见到杨元钊到来,不少人,都主动的跟杨元钊打着招呼,可是更多的,则醉心于他们的研究,经过了一个月多的运行,实验室里面,已经形成了一套体系,各种的方法,在科学的指点之下,持续不断的进行,一定程度上面,这些印染的方法和注意的事项,都已经形成了一个体系。(顶点小说)

  越来越多的方法出现了,杨元钊对于研究的进度,不吝奖励,任何一个有用的提升方法,无论是固定色彩,还是减少成本的,甚至是一个新的染料的印染方法,都会得到大小不一的奖励,一个多月的时间之中,杨元钊发放的奖励,就高达2万美元,也就是4万龙洋,40多个人,多的,甚至获得了2000多,少的,也有几百美元。

  一段时间的紧张研究,就能够获得丰厚的报酬,相互之间,还可以互通有无,只要证明,在整个研究过程之中,提供了一定的作用,按照作用的不同,最终,还可以分享奖励。

  虽然说,吃独食,获得的奖励相对的多一点,可是一定程度之下,独食也不是那么好吃的,印染牵扯到了方方面面的知识,化学方面的,物理方面的,甚至是经验方面的,没有一个工程师或者科学家,能够把印染的每一步都做好,反倒是相互协同,集中众人的智慧,反而会得到更好解决方法,在第一对相互协作解决问题的人出现了之后,分工合作在实验是之中越来越多了。

  科学,本身就是一条艰难的道路。这个时代,还没有形成把一个课题分开。一堆人分工合作的做法,他们或许是第一批的先行者。

  走到实验室的一角。40多人,已经形成了三五个不同的小组,不时的指导着助手们,帮他们拿到一些东西,屋子里面的味道非常的古怪,各种不同的化学试剂,在这里面交织在一起,说不上的难闻,可是众人。却丝毫没感觉到,认真的做着手头伤民的实验。

  杨元钊翻开了一个记满了文字和特殊符号的记事本,这是记录清单,每个小组的完成进度和完成情况都在这里,不必担心没人把实验记录上去,因为这个记录清单,是决定奖励数额的唯一方法,不记录下来的任务结果,没有任务记录的结果。是不被认可的。

  在几次三番的吃亏之后,研究人员们学聪明了,他们认真的记录每天的任务清单,杨元钊每天都会过来看看任务清单。借助着这些任务清单,他可以明确的掌握到实验室的进度。

  昨天之前,实验室已经对79种现有的染色材料。进行了接近2000多次的实验,几乎平均每一种30次。已经弄清楚了,绝大多数的染色剂的最佳染色条件。在确定了这些之后,现在,研究者的目的,是如何的降低印染的成本,提升效率,最关键的是不褪色的。

  褪色,这是印染的一个大问题,一直到了后世,褪色的问题,都没有得到一个很好的解决,一些普通的颜色,都会出现褪色,甚至是一些布料,还需要用特殊的介质,不能随便的使用水来清洗。

  对于印染而言,褪色是永恒的话题,在这个时代,对于染料的褪色,分了几种处理,比如说,用盐水洗涤,比如说在特殊的溶液之中浸泡,特殊的温度和水等处理,在中国,还有在外国,印染厂之中,都已经总结出来了一系列的方法的,研究者的主要任务是在这个里面选择合适的方法。

  看着今天的记录,似乎只有一项值得注意的,那就是在盐溶液的环境之中,完成对蓝色染料的染色,会让蓝色染料的数量减少半成,虽然只是半成,也已经是最近几天,最好的一个成果了。接着看下去,杨元钊眉头紧紧的皱起来,下面的几条实验记录,无一例外的都是失败。

  这几条,都是杨元钊拿出了后世的一些使用在棉布上面的颜色,让他们来研究,看样子,这个方面,没有多少的进展,这或多或少的,让他有些失望,他还期待着,能够把后世的一些染料,应用到这个时代,他看过这个时代的染料,也看过染料染出来的布匹,颜色倒是很正,只不过色彩上面,炫亮程度上,比后世差的很远。

  叹息一声,下意识的向后看,下一个记录,让他眼前一亮,正是一个叫奥利的研究员提出来,是不是这些染料并不是原来的样子,像是跟棉布结合之后的结果,染料之中,带有着比较明显的棉布特性。

  跟棉布的结合,杨元钊愣了一下,也是,他似乎听说过,后世的染料,大多数都是化学染料,跟棉布进行反映,形成比较固定化学产品,这样的话,颜色鲜亮不说,还不容易褪色。

  暂时而言,这个是一个方向,最少杨元钊的手中,没有原来染料,只有衣服上面,提取出来的,作为一个最终结果拿出来,交给这些化学研究员们进行研究,也没打算在这个方面获得突破。现在关键的是,如何把现有的染料给使用好,后世的一些方法,比如说固定,温度控制,还有其他的,都是解决的方法,让这些研究人员们进行研究,最终,拿出了几个方法,然后把那些布匹染成成品。

  没错,就是杨元钊之前留下那些布料的根本原因,染色之后卖成品,先不说随便染色,大批量染色之后,消耗的材料会减少到一定程度,价格也利润也会高一点,一些比较独特,或者难以染色的颜色的,所赚到的钱,甚至不比织布小都少。

  在实验室之中,最多人围绕的那个试验台上,关于一种蓝色染料正在进行,这是一种非常普遍的蓝色。使用的材料,是这个时代最普通的蓝色。也是最廉价的,是所有蓝色之中。最便宜的蓝色,它的色泽布鲜亮,有些阴暗的,染色效果也不好,容易褪色。

  要知道,一般的蓝色,都是黑蓝色,深蓝色,这种蓝色。多用于土布之上,因为土布厚重,农民们也不怕脏,蓝色都是比较抵挡的代名词,如果只是为了钱的话,杨元钊完全不必实验这个蓝色,可这个,却恰恰是杨元钊最关注的一个实验之一。

  市场,或许说。高端的布匹,能够创造出巨大的利润,但是高端的奢饰品,毕竟是少数。哪怕摊开了卖,又能够卖到多少,工业之所以强悍。就是在于他的产量,蓝色。黑色,土黄色。这些不起眼,甚至可以说是廉价的色彩,如果真的解决了最关键的问题,未必不能够创造出巨大的利润。

  就拿去年包垦公司种植的棉花而言,210顷的土地,哪怕一亩地快300斤的收成,在全力以赴的棉纺织厂之下,也就是几天原料而已,可是当今年包垦公司签订下的土地,42万公顷,6万多的顷,超过600万亩的土地,哪怕一亩地增产一斤,产量增加值都会超过去年全部的产量,最少,在棉纺织厂不扩大规模的情况下,棉花产量够棉纺织厂几年的使用。

  数量从某种意义上面说,会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几种廉价的颜色,代表着更为广阔且关键的市场,如果这个方面取得突破的,最少利润是有保证的。

  现在的棉纺织厂,高支的生产,都是极少部分的,在精心挑选最鲜亮,纤维长度最高一批棉花为原料,制作了60支以上的精品棉纱,这些的数量,大概占据了整个生产数量的1%左右,更多的,还是14支和15支之间的普通粗布,色彩上,还是以蓝,黑绿等种色彩为主,毕竟,农民们要工作,要耕地,粗支的粗布,看起来鼻塞,却耐磨耐穿,是最佳的选择,找准需求这才是销售的关键。

  此时,蓝色的染布,已经出现了突破,不但色彩上,在酸性溶液的帮助下,亮泽度有了不小的提升,在盐和特殊的化学溶液的帮助之下,褪色的问题也得到了极大的解决,现在只剩下一个确定工业染色的过程,只要这个通过了,这个染色步骤,就能够记录下来,作为未来染布厂的一个重要的染色方向。

  棉纺织厂,位于整个工业区的最中心的位置,此时,已经进入到了繁忙的状态,每天,高达数百包的棉布的,差不多就是几万磅的棉花处理能力,几千人,仿佛是一个上了发条的机器,在不停的运转着,织布分厂,稍稍的有些平静,300个熟练工人分别的进入到包头的各个乡镇,甚至现在还在逐步的扩张,一定程度上面,让这些缺乏熟练的工人,每天的工作还要进行,织布的机器,到现在,都没有满负荷的运转,大部分的工人,还在熟练的过程之中,只有一半能够成功的织布,剩下,还在学习和研究之中,他们未来,会成长成出色的织布工人,现在还早的很。

  在棉纺织厂的另外一侧,靠近织布厂的位置,新破土动工了一个庞大的建筑物,首先兴建的,是数十个大小不一,甚至是深浅不一的水泥池子,

  这就是新成立的染布厂,经过了一系列的磋商,甚至是几轮相互的商讨,最终,织布厂出产的布匹,暂时不作为坯布出手出去,这些布匹,不同于普通布匹四尺的负面,都是5尺,甚至是更宽的幅面,一定程度之下,如果作为坯布出售,价格上面不容易上去,反而是直接的印染成型,只要染布的效果比较好,绝对可以获得更高昂的利润。

  关于染布厂的增资,很快就通过了,谁都不会跟钱过不去,八大晋商,之所以投资这个棉纺织厂,不就是为了钱么,现在,有人愿意让他们的钱更多一点,这一点,谁能不愿意呢的?

  信步走在染布厂厂区,杨元钊细细的看着里面的一切设置,作为设计者之一,这里面的一切,他都是了然于胸的,看起来,这个池子,跟普通的染布坊,没有太多的区别,可是真正对染布熟知的人,还是可以从中间看出来差别,不但是池子的大小和深浅不一样,甚至不同大小的池子之中,也有分别和联系。

  此时,有7个金发碧眼的老外,正在知道着工人的施工,他们通过了系统和总结,最终拿出来的施工方案,这个施工方案,很好的利用了各种池子,比如说,最大的那个池子,一般而言,是用做蓝色,黑色和土黄色三种颜色的印染的,这也是未来染布坊最主要的颜色之一。

  最大的池子,当然是用来染色的,前面,则是前期的处理的,比如漂白,棉布因为棉花的品级不同,在棉布上面,也会出现一定的色差,这种色差,不影响棉布本身的质量,却会让染色之后,色彩显得不均,必须进行漂白,让棉布的色彩,在同样的一个水平线上面。

  当白布的漂白结束之后,白布会立刻的进入到了最大的池子之中,进行印染,这个最大的池子之中,是有温度计的存在的,染料在不同的温度,不同的酸碱环境之中,化学制剂之中,都有一定的活性,在不同的活性之中,印染的效果也不同,实验室不是凭借着经验,而是在杨元钊的指点之下的,把所有的条件,都系统化体系化的提出来,在这种情况之下,染布,再也不是一个普通的活,而变成了一个固定的标准,只要达到了这个标准,任何人都可以染,完全不需要大师傅来控制。

  在完成了印染之后,杨元钊会有两个选择,一方面,按照原有的处理方法,进行一系列的固色处理,最主要的,就是盐水的问题,,另外一选择,就是按照新的方法,使用蒸汽机,借助着蒸汽和盐分,用蒸汽喷上,让色彩均匀的附着在棉布之上,不但色彩更上一层楼,还不容易褪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