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飞上枝头 > 80.秋后问罪
  此为防盗章,订阅比例不足时, 请等待36小时后清除缓存观看

  萧七桐扶着桌子, 斜斜地靠着:“乐桃,我身子不大舒服……”

  乐桃面露急色, 忙凑上前去:“姑娘可是又头疼了?”

  老夫人冷声道:“咱们府里的五姑娘倒是娇弱。”

  “我生来本就娇弱,府中上下不都知晓吗?这耳边呀,总有人说着, 我过不了多少日子, 便要去地下陪我娘呢。”

  老夫人曾经也这样想。

  祝琇莹是个狐媚子。

  偏还生下个体弱多病的女孩儿,随后便去了。这对母女仿佛身有诅咒一般,害得她儿续娶后,竟也生不下半子。

  萧七桐整日里病恹恹的, 倒不如随她娘一块儿死了好。

  然而就在这时。

  男子一步跨进门来,冷声问:“这话是谁说的?”

  这声音有些耳熟。

  萧七桐转头看过去,就见一个穿着皂色长袍, 身形八尺余的高大男子, 迈了进来。男子的五官相当英俊, 在这个入朝为官须得面貌佳的朝代, 他的模样算得上是第一等佳了。

  但男子的五官冷刻,多少显得有些不近人情。

  而这份不近人情,大大削减了他外貌带给人的好感。

  男子正是她的父亲, 萧成。

  萧七桐收起目光, 倚着椅子淡淡唤了声:“父亲。”

  然后她又将目光转回到老夫人的身上, 只见老夫人面色已经微微白了。萧老夫人看重自己的儿子, 更一心为儿子谋算。但是,她却也同样畏惧自己的儿子。毕竟萧成的模样瞧上去,真如同六亲不认的阎罗一般。

  萧七桐心下好笑。

  这萧家,实在半点人情味儿也无。

  这老夫人是个眼界小的心思毒的,府里几个姑娘要么懦弱不堪要么骄纵蠢笨,萧成有野心却独独没有感情可言,萧靖跟在他身边,也将他的行事态度学了个九成。

  就这么一个萧家。

  看上去实在荒诞可笑。

  “身子还没好?”萧成突然出声。

  显然这话是对着萧七桐说的。

  萧七桐点了头:“胸口还闷着。”

  萧七桐从前就算吃了十分的苦,她也一分都不会往外吐露。

  因而当她真出声说了自己难受,谁也不会觉得她是装出来的,反倒会觉得,她怕是疼得受不住了,这才难得示了弱。

  萧成原本不快的面色,顿时抚平了:“既还病着,便歇着吧。”

  老夫人哪里容得萧七桐就这样被轻轻放下。

  程敏月门第虽低些,但这个儿媳妇却合了她的心意,如今人没了,她心底未必真为程敏月的死而感觉到痛心愤怒。她所不快的,乃是程敏月之死引出来的种种后果。

  程敏月身死,外头有传言说萧七桐将继母生生克死的,不管这传言真假,萧家姑娘们的名声都得连带着受影响。再假使,外头有人说其实是她儿克妻,两任妻子都早早死了,那时怎生是好?

  更莫要说,这男子虽然比女子金贵,但到底前头都死了两任妻子了,再要续娶,那高门人家的女儿,又哪里肯嫁来作继母呢?

  无论从哪方面考量,都足够令老夫人对萧七桐恨之入骨了。

  她咬咬牙,澳门赌博网站:衡量再三,终究是熬不过心底的愤恨,出声道:“萧七桐这等恶毒的女孩儿家,如何还能留在萧家?那岂不败坏了萧家的门风?”言下之意,竟是想要将萧七桐逐出家门。

  “不合规矩!”萧成却将眉头皱紧了,声音也更冷了。

  “可如今敏月没了,该如何向程家交代?”

  萧七桐闻言,差点笑出声来。

  老夫人太不了解她自己的儿子了。

  程家是祝家的附属,也就是说比之祝家尚且不如。又哪里需要萧家向他们交代?

  萧成性傲,从不轻易向谁低头。又哪里听得了老夫人这话?

  他眉头一皱,口吻凌厉不容反驳:“她既是自己出行意外身亡,又哪里怪得了萧家?程家若敢来讨要说法,日后不与之交便是!”

  老夫人顿时面上一紧,觉得叫萧成扫了面子。

  但她同样也知道,是她方才说错了话,而萧成性情固执,纵使她再有不满,萧成也绝不会改口。

  可她又不想在众人跟前,丢了脸面。

  老夫人动了动唇,正待开口。

  这头萧成却先问了:“母亲近来身子如何?”

  老夫人心下一松。萧成总算心头还惦念着,给她留了一个台阶。她笑了笑,道:“已经养得大好了。”

  萧成的话音却一转:“建王妃广发了帖子请人去赴春日宴,萧家可收了?”

  “收了。”老夫人略带厌憎地扫过萧七桐,又道:“因着咱们府上五姑娘的缘故,外头正等着瞧府里的笑话呢。我偏要带府里几个姑娘去,也好让他们瞧瞧,萧家的姑娘不输谁。”

  “将她也一并带去吧。”

  这个她指的是萧七桐。

  老夫人微微惊愕:“这如何成……”

  萧成耐着性子,道:“若是特意将她留在家中,才叫人看了笑话。”

  老夫人到底不算蠢笨,刹那便明白了过来。她若不愿萧家担上污名,不仅不该将此事闹大借机惩治萧七桐,反而应当想尽办法遮掩此事,一口咬定,程敏月身亡乃是意外,而非遭萧家嫡出的姑娘害死。

  不然……萧家姑娘传出蛇蝎之名,又叫外人如何看待萧家的家教?

  想通这点后,老夫人登时便冷汗涔涔了。

  若非今日她儿前来,与她说了两句话,她恐怕还未想到这一层。

  老夫人将目光落到萧七桐身上,暂且收敛了不甘愿,淡淡道:“你收拾一番,明日随我去建王府。”

  萧七桐慢吞吞地应了声。

  见她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老夫人心下不免窝火。只是理智到底牵制住了老夫人。

  萧七桐的性子这样不讨喜,总有吃亏的时候。

  老夫人冷冷地想。

  此时萧成扫了眼萧七桐的模样,有些不喜她体弱多病的样子,便皱了下眉,道:“要什么便吩咐下去,谁也不敢糊弄你,何苦将自己弄得这般模样。萧家难道还缺了你的东西不成?”

  萧七桐没应声。

  萧成熟知她的脾气,倒也懒得与她发作。

  在得知女儿为证清白,险些削发为尼后,萧成也只是在这里短暂地停留了一会儿,发了威势,斥了两三个人,便又走了。

  老夫人多少觉得不得劲儿,便也叫丫鬟扶住了自己,跟着离开了萧七桐的院儿。

  他们走后,下人们都安静极了,谁也不敢先开口。

  萧七桐的母亲早亡,后头萧成又续娶了。

  虽说她是嫡出的姑娘,但下人里真没几个拿她当回事的。但经过今天便不同了。

  他们不怕一个病弱的小姑娘,但却是怕萧成的。

  乐桃突然笑出了声:“方才可吓死奴婢了,还以为老夫人真要问姑娘的罪呢。没想到老爷却来了,可见老爷待姑娘是好的。”

  萧七桐摇摇头:“换做谁都是一样的。”

  乐桃听得云里雾里,没明白过来其中的含义。

  换做谁都是一样的。

  不管是她杀了程敏月,还是程敏月杀了她。

  于萧成来说,都没有分别。

  他都会第一时间将其遮掩下来,并且阻止其他人再追究下去。

  一条人命而已。

  有什么可重要的呢?

  萧七桐抬手勾了勾耳畔的发丝,道:“扶我回房歇息吧。”

  其他的丫鬟们上前一步,道:“奴婢们……”

  “你们也都下去吧。”

  众人应了声,这才敢退下去。

  萧七桐将大半个身子都倚在了乐桃的身上,她慢慢挪着步子,眼瞧着便要走近卧房了。

  院门外却突地响起两个婆子惊惶的声音:“二姑娘这是作什么?”

  萧咏兰,在家中行二。

  萧七桐转头瞧去,就见萧咏兰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走到了她的跟前,只是因为跛脚的缘故,萧咏兰费了好大的功夫才走到。

  还不等站稳,萧咏兰便笑出了声:“怎么不见你身边的香蓉了?听闻去了祖母身边伺候?那可是她的福分呀,只是苦了妹妹,身边似乎也没几个像样的丫头……”

  萧七桐只歪着头瞧她,并不出声。

  她五官极为标致,这样的动作由她做来,竟有一股天真无邪的味道。

  萧咏兰看得心下嫉妒,如同有火在烧一般,不由嗤笑一声,道:“听祖母说,你不日便要从萧家族谱上除名了……”

  萧七桐斜睨她一眼:“这话可莫要让父亲听见了。”

  “让父亲听见又如何……”

  萧咏兰突然顿住了。

  她不可思议地打量着萧七桐。

  萧七桐神色镇定,两颊浮着淡淡绯色,看上去好不悠闲。

  全然不像是将被驱逐出萧家的样子!

  “你,你没有挨罚?”

  萧七桐又抬手勾了下耳边垂落的发丝,缓缓道:“让你失望了。”

  萧咏兰喃喃道:“不可能……”

  父亲很喜欢她。

  祖母也疼爱她。

  她的脚都跛了!

  她都被萧七桐害成一个瘸子了!

  日后她连一个好婆家都寻不到……

  继母都死在了这人手里!

  父亲竟没有责罚她的意思吗?

  “走罢。”萧七桐捏了下乐桃的手腕。

  乐桃顿时醒神,壮着胆子、冷下脸,对着萧咏兰道:“奴婢斗胆提醒二姑娘一句,二姑娘这些话日后可莫要在老爷跟前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