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反派都是我前男友[剑三] > 94.94只反派
  感谢支持,晋江唯一正版  “这是传说中才存在的, 价值千金的奇花。本来是要送给奇林山庄的大小姐的, 但是我忽然觉得, 只有小姐姐的美貌才配得上, 送给你。”少年人变声期的声线沙哑, 掺杂着少年人独有的炽热, 似模似样说起情话来竟也有一种叫人怦然心动的魅力。

  容辰笑容烂漫无忧, 当真将那盆花放进花篮里。亮晶晶的眼睛小奶狗一般,仿佛很是期待地等着顾矜霄的反应。

  顾矜霄……没有反应。他只是抬手挥了一下青白垂坠的长袖。

  容辰立时偏过头,笑容顿消, 剑眉一凛, 警惕的回头。

  眨眼间, 路上一个人都没有了, 也没有了手边上的花篮。

  奇怪,他明明没有感觉到有人靠近, 这花篮是凭空消失的不成?难道还真是花妖鬼魅?

  容辰起身左右张望,忽然听到一声清越的箫声。

  月下荒原, 不远处一片长长的茅草尖上,正是站着那位卖艺的美人, 手执一柄青白色的玉箫。

  对方竟然真的依言让出了道路, 果真是只要一盆鲜花就可以打发了。

  “谢谢美人小姐姐。”容辰挥手, 示意远处的车夫驶过去。他自己抱臂而立, 目光专注的聆听仙乐。

  这次, 容辰看清了。

  车子一驶过去, 那美人就脚下一点,轻功极清俊,依旧落到原来的地方。但却若有所思,站着不动。

  “小姐姐在想什么?”容辰笑容狡黠,带点小坏的顽皮,精力旺盛生机勃勃,如同一个发光发热的小火球,“是不是发现我英俊潇洒帅气可靠?”

  顾矜霄没有看那孩子气嬉笑玩闹的少年,他当然是在想,戏参北斗说的那个一百点的成就奇遇,怎么还不来?

  神龙:

  几声乌鸦鸣啼,几声诡异的埙声。

  四面忽然出现了几十个服饰一样的黑衣人,一言不发就围杀上来。

  于是,顾矜霄轻轻摇头,手指指向他身后。

  容辰的笑容不减,眼睛亮极了,睁大眼睛颇觉有趣地看着顾矜霄,像是要把他的样子记入心间。

  “好玩好玩哈哈。美人小姐姐等等我,我解决完这群人再回来找你玩啊。”说着便折身飞回,去保护车里的贵公子。

  安静如鸡的戏参北斗上下抖了抖,费解:

  前方战局很快一边倒。

  黑衣人虽然人数众多,但是那只嘴甜活泼狡黠的英俊小奶狗,武功却是相当的强悍,以一敌百似乎都不在话下。

  神龙又抖了抖:

  顾矜霄不动,依旧慢吞吞地跳他的舞,刷那蚊子腿一样的成就。

  突然,澳门赌博网站:黑衣人似乎用了一种迷药,把那只英俊小奶狗给药倒了,整个局势立刻翻转。

  容辰被十数把兵刃指着,仍旧颇觉有趣笑着:“哈哈哈哈这是什么药,居然会对爷起作用?好玩,真好玩。”变声期的声音沙哑,临危不惧,除开孩子气的性格,已然是个豪杰气度的男人。

  一个黑衣人检查了一下马车:“大哥,车上这两个人,一个空架子一个病秧子,拿下了这疯小子就万无一失了。”

  如他所言,车夫似乎并不会武功,车里的似乎也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病弱公子。

  人群里这才走出来一个强壮大汉。

  他满意的审视一番战利品,粗声道:“连人带车一起搬走。”

  原来他们是劫道的。

  “这就是一百成就点?”顾矜霄低声说。

  戏参北斗迷惑:

  铮一声,是琴音。

  所有人都一怔,循声望去——

  月下,高高起伏的芦苇叶上,蒹葭苍苍,有位佳人抚琴在侧。

  抚琴的美人清丽绝伦,世所罕见,如同月宫仙人。

  此刻抬眸望着他们,空灵悦耳的声音,似远似近:“我美吗?”

  “美,美……”劫道的大哥心肝乱跳,七晕八素,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神龙掩面不忍直视:

  “既然我美,你为什么只看到他们?”

  是啊,这样美得叫人窒息的大美人在这里,他们怎么眼里只看见要打劫的肥羊?太不应该了。

  劫道大哥笑容羞涩又荡漾,搓搓手:“来啊,把美人一并请回去——用那顶马车!”

  “等等。”顾矜霄微微一笑,就算容辰已经近距离欣赏过那张脸,见了这稍纵即逝的笑颜也不由心驰神曳,更何况是这些劫道之人。

  顾矜霄一笑转瞬泯然,眉间再次恢复清冷空灵:“不介意的话,良辰美景,容我抚琴一曲,为诸君助兴。”

  “好啊好啊。”

  “美人说什么都行。”

  顾矜霄垂眸抚第一句,长声念白:“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不对,这情景不该用《越人歌》。换一首吧,《山鬼》如何?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

  楚辞的奇诡清丽,绝色神秘的美人,清妙绝伦的琴音,在这月下荒野交织。

  所有迷迷瞪瞪的人,听着这琴音,忽然感觉后背起了一阵颤栗,像是那拨弄琴弦的手,不是抚在琴弦上,而是抚在他们的神魂上,让人忘记舒服得想放下手中的兵刃。

  带头大哥第一个回神,后退半步,厉声喝道:“这琴音不对劲,你到底是人是鬼?”

  黑衣人惨叫:“山鬼,是山鬼!大哥你看,这人浮在半空弹琴,草甸下什么支撑的也没有!”

  “小姐姐这么美,你们竟敢说她是鬼?你说你们坏不坏?”本该浑身被制,毫无还手之力的容辰却竟然站起了身,露出两颗小虎牙,弯着眼睛笑得狡黠邪气。

  “不可能,没有解药,你怎么站得起来?”

  “哦,爷就是站起来了,你说怎么办好呢?要不换你躺下试试。”

  清扬妙曼的琴音背景里,夹杂着黑衣人的惨叫求饶。

  夹杂着山风的低语,茅草的摩挲。

  容辰打得开开心心,忍不住高声问道:“美人小姐姐,你是做什么的啊,介不介意通报一下仙门?我好改日登门谢恩,做牛做马以身相许,报答救命之恩啊。”

  这琴音响起第一下的时候,容辰就感觉一股温热的力量涌入四肢百骸,让他摆脱了大半药效所制。

  对方并没有回答,只听清冷空灵的声音,念了一首古怪的诗:“换斗星移转命盘,阴阳凝魂乱坤乾。上古遣下通幽术,五行聚煞逆地天。”

  车里的林照月睁开眼,低低地说:“是方士!”

  这江湖中竟然真的有这种精通神鬼异术的方外之士!

  诗念完,琴音却戛然而止。

  然而,那看似天真孩子气的少年,嬉笑怒骂间,四周劫道者已然尸横遍野,无一活口。

  琴音一停,容辰很快就又像断线的风筝一般委顿在地,再次变得浑身无力。

  “咦咦咦,小姐姐继续啊,不要停!”容辰依旧哈哈笑着,没有丝毫危机感的样子,依旧一派天真孩子气。只有俊秀的脸上沾染的鲜血,平添一股凶戾邪气,“小姐姐你看,你一停我又没力气了。”

  容辰倒地的位置正好背对着顾矜霄,耳听得衣袖拂开风,风压弯芦苇茎叶的声音。

  轻功落地,来人脚步声不紧不慢,走入容辰的视野之内。他看到了一双做工精致的蓝灰色的靴子,这是一双属于男人的靴子。

  容辰的眼睛不由睁大,脸上的笑容却没有消失,反而越发有趣好奇。

  很快,他看到了绣着青色云纹的洁白衣摆,还有对方同样干净无暇,骨节修长的手指。

  那只手摸上了容辰的腰间,但这动作完全比不上容辰看到那张脸时,所产生的震惊。

  这男人显然是悄无声息突然出现于此地,他竟然和方才抚琴的那个美人小姐姐生得同一张脸。

  只是,相比较美人小姐姐清冷如仙的气质。同样的容貌在这个男人身上,线条精致冷硬,过分漂亮就显得凌厉慑人。眉目如丹青勾画,浓墨重彩,令人见之忘俗。

  似乎感受到容辰的打量,男人抬起鸦羽一样的眼睫随意瞥来。只这微微一点表情,在那张脸上产生的变化,却足以叫人激起一种强烈的危险警示。

  仿佛是被削铁如泥的刀剑迎面贴近,连没心没肺的容辰都笑容一滞,瞳孔微缩,下意识屏住呼吸。

  是了,顾矜霄本人就生得这样一张,虽然俊美贵气,但是一眼望去就叫恶灵退散的反派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