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帝道云天 > 第65章 艳绝全场,雷拳战盾
  周芷言笑了笑剑也出鞘了不过于周绣景不同的是她的剑更加轻灵柔弱,周绣景莲步轻移剑影涌动在空中连刺了七剑灵力也随之注入在最后一剑刺出时剑鸣阵阵威力更是非同寻常。

  周芷言手中秀剑如同翩翩蝴蝶般轻灵飘荡轻柔而又不失美感地将周绣景的攻势化解,接着她身形微曲青色的青莲从她的长间中飞出,碧绿如翠凝实端重。

  一道道风刃从剑中挥出碧莲也开始朝着周绣景袭去,周绣景见势立即将剑身一竖灵力涌入剑身在与青莲碰撞之后她借力一退,接着又是右手执剑向前一劈。

  一道虚幻无比的山影向前压去周芷言顿时感觉到一股压力袭来,毕竟纵使山在怎样虚幻但毕竟也是山啊!周芷言见此面带凝重她手中一翻长剑一抖,一朵与前面相同的青莲迸射而出。

  在于虚山相撞前周芷言剑身轻颤,灵力狂涌进入青莲,青莲缓缓张开了紧闭的花瓣花影俏丽莲子初现绿光乍起。青莲之花与虚山相撞虚山晃动不止,最后虚山破碎化为虚影,青莲压山神采奕然。

  周绣景见此身形一纵越出擂台,周芷言见此笑了笑但是脸中的苍白不言而喻。帝云天见此不禁摇了摇头这场比赛看似美轮美奂但是却破绽百出,首先周芷言在周绣景退避青莲之峰之时她就可以一剑横抵置于周绣景身旁赢取胜利。

  第二个就是她明明可以以轻微的灵力换却虚山的一缓待躲过虚山后周绣景就如同案板上的鱼肉般任其宰割。

  而周绣景的错误虽比周芷言少但是也足以致命,首先她抢先发起进攻在弱势的情况下这是万万不可取的,这并非先声夺人而是主动卖上破绽只要敌人轻易的化解了她的招式在旧力已去而新力未生之时会十分的危险。

  只不过周芷言的实战经验太过差了所以才没有抓住这点紧追不舍。而且如果要先声夺人就要步步紧逼,如果达不到这点的话那么远远不如静待敌来得好。

  周逸过道:“周芷言胜!”

  “竟级赛结束正式进入决赛!”

  “第一场周碎对阵周天”

  帝云天闻言慢慢地走了上去,周碎叹了口气道:“天兄,虽知无法与你匹敌但是我还是想与你一战!”说完默默地走上了台前。

  帝云天笑了笑道:“请指教!”说完拳头一翻行了一礼,如劲松般立于场中。

  周碎凝重的看了帝云天一眼也恭敬的还了一礼,在两人对视三息后周碎脚步一动急冲道帝云天身前一道掌印浮现,帝云天心中一凝上身向后一压如“秋风袭落叶,落叶且随风”般令周碎颇为无奈地躲开了。

  周碎见此掌中一动轻喝一声摔碑手后掌中灵力凝聚形成灰蒙蒙地一层气体,向帝云天袭来。帝云天见此腰肢一动险之又险地躲过了这一击,他起来后修长的双手一动将周碎一拉一扯顿时周碎感到一股眩晕感然后倒在地板上。不过周碎的反应并不慢仅仅用了一息便恢复意识并且战起来了。

  周碎略带敬畏地看着似笑非笑的帝云天,帝云天道:“接下来我就进攻了!”说完在一息后如同鬼魅地闪到周碎身边一拳袭出,周碎身形一退躲过这拳。

  帝云天随后又是一拳袭向他的左边,周碎见此连忙向右一腾又躲过这一拳不过此时周碎的额角浮起一丝冷汗可见他躲的并不轻松。帝云天待其站立左腿一动化为鞭影向周碎的小腿袭去,周碎躲闪不急摔了下去。帝云天将其拉起笑道:“还比吗?”

  周碎连忙道:“不了,不了!”他暗道一声这哪是比武这明明是揉虐碾压好不?在想到这一点他急忙地一跃跃出台中生怕帝云天反悔。

  帝云天也颇为无奈地看着他心道:“这孩子心里承受能力贼差,自己被虐了千百次都没有这样啊!”

  周言一略带震撼地看着帝云天道:“四两拨千斤!恐怖,太恐怖了!如果之前他展示的是他那凌厉的武技那么这场他展示的是几乎没有破绽的战斗经验!此子将来成就绝对不可限量!”

  周逸过等人也十分震撼的看着帝云天,周逸过略带苦涩的道:“看来我们要准备掏腰包了,三哥这家伙!”

  周泳信淡淡的说道:“是谁一开始还不信的,不过我不得不说一句,我觉得龙墨穿山甲的味道不错!大哥你觉得呢?”

  周言一闻言道:“是不错,那个翡翠天鹅的味道也很好到时候再看看吧!”

  周首河道:“得了,四弟我觉得我们可能会穷得出去乞讨了!”

  闻言周泳信和周言一都哈哈大笑起来道:“放心,我们还是会留点情面的!”

  在聊完后比赛又开始了,周逸过怀着无比沉重的心情道:“周幼发对战周信!”

  周幼发闻言潇洒地走了过去,而周猛脸色却是有些沉重,澳门赌博网站:不过这抹沉重中倒是没有带着太大的畏惧仅仅只是对于强敌的忌惮而已。

  周幼发看着周信道:“信兄弟你倒也算不错,虽然比我们大上一点不过你的修炼资源却是没我们好!所以你能达到武师后期我倒也是十分的敬佩,不如这样这场战斗我不打了,算你赢?”

  周信闻言先是一鞠躬道:“谢过幼发少爷抬爱,不过我还是想感受一下真正的战斗,求少爷赐教!”

  帝云天闻言点了点头,这也是他为何会对周家有感情的一点了,不仅仅是因为周泳信等人其中亦有周家主支之间尊卑没有分化得太过严重的原因。像周家子弟一般都是十分谦逊的哪怕是跟帝云天不对付的周朝山亦是如此。

  周幼发闻言点了点头,他一抱拳道:“请赐教!”

  接着周信亦跟着还了一礼,周幼发在听到开始后眼神一凝顿时一个向前雷拳轰出,周信见此不慌不忙地手掌呈印状道:“土浑印!”

  刹那间雷拳与土印相撞,只听“砰”的一声顿时周围泛起黄土掩盖住了两人的视线不过在半息后黄土又迅速散去,而此时的周信已经来到了周幼发的身后。

  他向着手心凝聚灵力顿时一道黑色的掌影朝着周幼发的背后印去,不过在半息后周幼发感觉到一股危机之后他立即施展雷行步朝着周围走去,顿时土掌落空。

  不过几时躲过了掌印周幼发身上还是有着些许淡之又淡的血痕,显然是给风沙所刮。周幼发身形向后一转但是来到了周信的身前,他的左右拳之中都泛着雷弧接着他奋力向着周信砸去宛若铁锤一般威力慑人。

  周信顿时双臂一合挡在胸前,一道土盾光影在周信的身前涌现,顿时雷光缠上了土盾与土盾互相侵蚀不过在半息后周幼发又是疯狂地朝着土盾砸去,顿时周信被这股气力砸的连连后退。

  不过周信气息一沉眼中闪过一丝沉稳,看到周幼发的拳速开始变慢之后他的眼睛闪过一道精光,顿时他将土盾一抛胸口强顶一记重拳。

  在顶完重拳后周信胸前一沉,他哼了一声左右手一起向着周幼发挥去顿时阵阵土气挥起,一股危险的气息自周幼发身上升起。顿时周幼发被这两拳逼的连连后退在旧力已去新力未生一道土拳砸到了周幼发的胸前。

  周幼发被轰到离周信还有十丈之距的位置,他吐了口血。接着他的身躯笔直地立起,他笑了笑道:“厉害,不过小心了!”说完他的全身泛起一道雷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