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帝春秋 > 第112章春生大陆未解谜
  春生大陆的妖族虽然式微,澳门赌博网站:也不是不堪一击,就说玄武王朝的妖族,只是相对来说缩小了活动疆域,相对局限在了孔雀东州的百兽山脉,以及南疆武州的瘴毒山泽。

  据传百兽山脉中可是有真正的超越了元婴期的大妖存在,甚至有更高层次的绝世大妖,却不知道为何数千年来未曾露过面。

  三千三百三十三年前那场席卷了整个大陆的霸世大战也没有看到百兽山脉中的大妖参战,妖族可比人族寿命要长,没有理由不存在大妖。

  另外还有一种说法,越过数十万里连绵巍峨的百兽山脉抵达渺无人烟的极东东海,在极东东海生存着蛟龙一族,那是货真价实的绝世大妖,随便一条上了年纪的蛟龙都可能拥有无敌的战斗力,那坚不可摧的鳞甲简直就是天生的抗攻击盔甲。

  人族应该感到幸运的是,蛟龙一族似乎没有出海上岸雄霸天下的野心,其中的内幕缘由不得而知。

  春生大陆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传闻秘说,相传,春生大陆上曾经有四大圣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的存在,可是现如今四种圣兽早已经绝迹,人族基本上都相信四大圣兽已经灭绝。

  人族没有认为四大圣兽压根就不存在,那是因为当今春生大陆分列四方的四大王朝都拥有一件神器,四件神器恰好都能够召唤出四圣兽虚影作战,威力无匹,无坚不摧,这很好的证明了四大圣兽的存在,毋庸置疑。

  为何四大圣兽会绝迹这是春生大陆的一个未解之谜?

  传闻,还是妖族作为春生大陆主宰的时候,在远古时代,横空出世一位人族至尊,一己之力独灭四大圣兽族,从此,人族修士翻身做主,最终成为春生大陆的主宰。

  无法可信的是人族出现一位如此强大的至尊,却是没有只言片语的记载,这与人族擅长史书记载的本性不符,所以便也无从考据,成为了无人能断的悬案。

  历史典籍此时此刻彰显了它的重要性,作为一种传承,不仅仅是记载某人如何天才逆天那么简单,某一纪元发生了什么旷古大战。

  它成为了修灵文明中必不可少的一环,没有史书记载,修灵界仿佛缺少了灵魂一般,了无生趣。

  一个修士如果没有了记忆,那么他肯定是感到了无生趣的,修士的记忆就像是史书记载一样,只是史书记载是实物,记忆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两者同样都可以随时翻阅。

  杜清魂翻看了自己的记忆,觉得过往还不够辉煌,战绩虽然可圈可点,却没有一场足可以惊世骇俗的胜利,尽管三个月前,他已经打败了圣火教的掌教费新吉。

  费新吉,鸿蒙火州鼎鼎大名的刀修,一位已经达到元婴六品境的刀修,贵为当今圣火教的掌教。

  很有意思的是杜清魂在一百年前刚刚进阶元婴期的时候,曾与费新吉有过一战,那一战杜清魂败了,经过一百年的修炼,再次比斗,结局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杜清魂扳回了一场。

  打败费新吉,杜清魂的战意得到极大的提升,信心倍增,剑术精进不少,心境随之开阔,觉得鸿蒙火州和孔雀东州这两个玄武王朝极东的地方已经没有适合他的舞台。

  因此,他决定离开这片平庸的地方,去往更广阔的天空,在离开之前,他认为有必要收服一只飞行坐骑,爬山涉水用得着,自然而然来到了鹰巢山。

  天公不作美的是,一连半月滞留在回盐城,杜清魂都没有遇到一只值得他收服的巨翼猫鹰,直到这日,没有遇到元婴期的巨翼猫鹰,却是让他偶然碰到了一位值得他一战的刀修。

  的的确确是无意中的偶然,当时,他正在回盐城最大的灵食楼上点了一些对修灵士突破境界有特殊触发功效的灵食灵酒吃着,百无聊奈。

  忽然,对面雅间里吵闹起来,似乎是因为利益分摊不均起了争执,一名剑修极其倨傲的藐视了其余三名同伴:“如果你们能够破掉我这一剑三分归一,此次从混元古墟中得到的东西我全部交出来,一件不要。”

  豪言者挥手一扬,一柄无光泽的灵剑闪电般刺出,一化为三,以极其不可思议的速度朝着对面三位修士贴面刺过,绕着雅间的门帘转了一圈,再次飞回,仍是电光火石,三柄有如实质的灵剑再次贴身刺了回来,三剑合一,修剑士两指拿住剑尖插入袖中,相安无事的恢复如初,横眉冷对着三位一脸惊恐的同伴。

  “嗤……”

  门帘发出一连窜的撕扯声,坠落在地,这一幕正好映入赶来的灵食楼的掌柜眼里,吓得胆战心惊。

  掌柜的虽然失魂落魄,可他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走进了雅间,这个时候需要他这个和事佬的出现:“四位大修士啊,凡是退一步海阔天空,切勿生怒动手,曾是结伴同行的道友,何必为了蝇头小利争执不休,以至于翻脸成为仇人,我这灵食楼经不住打斗,若是毁掉了,这回盐城只怕再无适合修士突破的灵食灵酒,岂不是大憾事。”

  黑衣博带四方脸的修士反驳道:“掌柜,你还怕无人赔偿你这灵食楼,你眼前的这位剑修可是大有来头。”

  掌柜的赔着笑脸苦劝:“冤家宜解不宜结,坐下好好喝一杯我大灵厨特制的灵酒消消气,这一顿我都请了,四位道友尽情的喝放肆的吃,管够。”

  剑修一脸的讪讪然,眼角抽搐,歉意道:“掌柜,门帘我会赔偿与你,吃的灵食喝的灵酒所需的灵石我不会少你一颗。”

  “莫云山,你身无长物拿什么赔,就凭你一剑三分归一你想独吞混元果,你做梦吧。”四方脸修士暴怒道,不由分说,一身灵气暴涨,双掌探出对着唤作莫云山的剑修打出一掌。

  掌风呼啸,隐隐雷鸣声,声势巨大,一道漆黑的灵气劲席卷整间雅间,掌柜吓得目瞪口呆,连连退避转身出了门口。

  忽而,只见剑气纵横奔突,“嗤嗤”“噗噗”的声音响个不止,人影上下翻飞腾挪,也分不清谁是谁,打得是难解难分,整座灵食楼的修灵仙客都凝目张望,不再看着自家的酒食。

  “都给我躺下。”

  翻飞的人影中突然传出来莫云山一声暴喝,话音散去,三条人影先后飞出了雅间,甩飞砸落在大厅井然有序的桌椅之间。

  其中黑衣博带的四方脸修士正好摔落在一张只有一位老者独坐的桌子上,顷刻间将桌子砸了个稀巴烂,酒食碗盘飞舞四溅。

  朝着老者的一面却是出现奇怪的一幕,飞溅之物有如被一堵无形的隔墙阻挡,被吸收了力道,无力的滑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