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打游戏升级 > 45 任务结束
  人死光了,澳门赌博网站:任务结束!

  连先忍检查了木箱,没虫子,将箱子上的刀剑放入箱内,扛起木箱下山,骑着马,连夜离开,这破地方他一刻也不多待。

  奔至来时的边陲小镇,投宿客栈,他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

  洗簌后,他在房内吃饭。有人敲门,是江半颁。

  “杀手小弟,吃得很香嘛!”江半颁坐在桌子对面,笑道。

  “你吃了吗?没吃一起吃吧!”连先忍热情招待。

  “我不吃。”江半颁说道。

  “哦。”连先忍自己吃。

  “人都被你杀了?”江半颁问道。

  “不全是。”

  连先忍一边吃一边简述了昨晚之事。他不想多谈,一想起淳于郃的虫人模样,就头皮发麻,简直是恐怖片啊!

  “卧底了这么些天,查出什么了?”江半颁淡然道。

  “那个,”

  连先忍回身指了指床底的木箱,说道:“赃物,一箱子的一阶灵器,馆长父子走私灵器卖给半兽人。”

  江半颁走过去蹲下拖出箱子,打开看了看,说道:“还算有点用。”

  “六山门向我敞开大门了吗?”连先忍笑道。

  江半颁回原位坐好,盯着连先忍,说道:“你特别适合进入杀手组织。”

  “你们六山门不就是杀手组织……吗?”连先忍不确定。

  “明确告诉你,不是。”江半颁说道。

  “有杀手部门吗?六山门,六座山,其中一座山负责……杀?”连先忍瞎猜。

  “不要对你不了解的领域妄做评断。”江半颁说道。

  连先忍无言,继续吃。

  “你的任务结束了。”江半颁宣布。

  “嗯。”连先忍回应。

  “满分十分,给你这次的任务成果打个分吧!”江半颁说道。

  “六分,及格了吧!”

  连先忍很谦虚,他自以为八分,但不能太骄傲,遂降低了分数。

  “不及格。”江半颁不留情面。

  “……我不服。”连先忍板起脸。

  “任务的目的,我早就告诉了你,可你一个目的也未达成,你还敢说你及格?”江半颁说道。

  “你们六山门查了半天也查不出来的情报让我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去查,你觉得我能查出来吗?”连先忍反问。

  “情报是人搜集的,这边搜集一点,那边搜集一点,几边汇总,推测出正确的情报。”江半颁说道。

  “啊?”

  连先忍一怔,说这些干嘛?

  “可你,一点情报也没有搜集,不管是有价值的情报或是没价值的情报,你什么都查不到。”江半颁正色道。

  “……”

  连先忍眨着眼,哑口无言。

  “你只会杀人。”江半颁叹道。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连先忍缓缓说道。

  “你想说你不适合卧底?”江半颁问道。

  “嗯。”连先忍点头。

  “所以这次任务你不及格,有异议吗?”江半颁又问。

  “……没有。”连先忍实在想不出异议了。

  “我会评估你的各方面,然后决定,你进不进六山门。”江半颁说道。

  连先忍沉默吃饭。

  聊了一会,江半颁带走了箱子。

  ……

  下午。

  连先忍在小镇闲逛,他打算明天回北山城。逛着逛着,他想起了单刀女,啊呀!忘记问江半颁单刀女怎么样了!他真是健忘啊!

  “有病治病,无病算命!”

  一个江湖郎中,竖着“包治百病”的黄布幡,一路走一路喊,招揽生意。他便是淳于坦等人遇到过的郎中。

  连先忍来自21世纪的地球,科学告诉他,算命的都是骗子。他不治病,也不算命,目不斜视向前走。

  街道的宽度,约为十米。

  郎中本来是走直线的,沿着街道边的商铺漫步,迎面看见了连先忍,立刻改走斜线了。

  连先忍走在街道的另一边,看着郎中直愣愣的向他走来,不由得停步,咋回事?难道他的头顶环绕着……死神气息?哦对,他用的是死神之镰嘛!

  郎中走到连先忍面前,笑道:“这位少年,很眼熟啊!我们见过吧!”

  “见过吗?”连先忍问道。

  “前几天你不是跟着那个……死亡气息?那人死了吗?”郎中说话很直。

  “被你咒死了。”连先忍说道。

  “证明我说对了!”郎中喜道。

  “别人死了你高兴?”连先忍说道。

  “要我哭吗?这个世界每天都有人死,我哭得过来吗?”郎中有理有据。

  “不跟你扯了。”连先忍想走。

  “少年,别忙走啊!要不要算个命?”郎中阻拦。

  “不算。”连先忍回绝。

  “算不准不要钱。”郎中说道。

  “你看我像缺钱的人吗?”连先忍瞪眼。

  郎中老老实实的打量了对方一番,说道:“像。”

  “猜对了。”连先忍一笑。

  “你看,我算得准吧!”郎中也笑了。

  “算得准要钱,我没钱,告辞。”连先忍拱了拱手,转身往回走。

  郎中急了,说道:“少年,我看你命犯……”他说一半留一半。

  “你说什么?”

  连先忍左右无事,又转回来了。

  “我看你杀气太重。”郎中低声道。

  “所以我头顶环绕着……杀气?”连先忍指了指脑袋上方。

  “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我们换个场所,慢慢谈。”郎中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你是不是很无聊想找人聊天啊?”连先忍问道。

  “就算是吧。”郎中笑了笑。

  “那好,我也无聊。”连先忍笑道。

  两人走去镇外,在路边的树下,相对而坐。

  “怎么不去茶楼、酒楼之类的地方?跑这干嘛?”连先忍皱眉。

  “你付钱的话,我们就去。”郎中说道。

  “其实这里也不错,只有我们两人,说话无顾虑。”连先忍改变口风。

  “免贵姓黄。”

  郎中拿起身边的树枝,在身前地面写了个“黄”字,不得不说,字写得很有劲道,功底很深,一看就是经受了多年的专业书法练习。

  “黄先生,在下凌充。”

  连先忍的字写得不怎么好看,就不献丑了,随手比划比划,完事。

  郎中本意是说姓不说名,谁知对方直接报了名字,出于礼貌,他只能说名了,说道:“单名一个‘狻’字。”又在地面写了“狻”字。

  这字很生僻,连先忍不认识,低头瞧了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