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756章 两千万和两千块
  呼啦一声,原本就显得满满当当的会场,被疯狂涌入的人流迅速占据,甚至连立足之地都很难找到。

  保安才几个人?根本就无法挡住心情激动的人们。

  之所以大家在门外等待,只是出于对台上那个年轻人的尊重,不愿意破坏秩序。

  既然这个人已经开了口,那还有什么客气的?

  每个人心中只有一个信念,要把这次机会牢牢抓住,最大可能救活亲人。至于事不关己的那些闲杂人等,他们嘴里说出来的话,只当成是放屁而已。

  带头大哥光头男虽然已经被带走了,但是他说的话,也能代表大家的心声。

  你敢销毁这药方,老子先销毁了你!

  “记者朋友们,还有别的问题吗?”

  昊学见现场实在太拥挤,还有一些人在门口着急,怎么都挤不进来,会场已经完全饱和,就再次重复道:

  “平癌龙丹,三无药品,什么检测都没通过,什么副作用暂时不得而知,还有一个可能导致立刻死亡的重大缺陷,就是这样。你们没有其他问题的话,能不能让个地儿,我想和这些病人家属再多说几句。”

  呃……

  这话说得够光棍,直接把最容易被人攻讦诟病的事情,自己给说了出去。

  对一款刚出现的药品而言,以上这些,哪一项都能构成重大的问题,按照一般的流程,绝不能进入到市场推广环节。

  然而,看看身边那些脸上放光的病患家属,记者们沉默了。

  纵然巧舌如簧,又如何抵得过需求人群内心的真正呼声?

  没有检测,未知的副作用,那又如何?

  这可不是一般的病症,即使治好了,若是有其他严重隐患。那也得不偿失。

  这是肝癌!

  没有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案,在半年之内,在场这些人的患病亲人,存活率将百中无一!

  这种情况下。谁还有什么话说?

  导致立刻死亡的重大缺陷?

  首先那是有条件的,并不是随机的。再者说,横竖也只是个死字了,用剩下的几个月时间来赌病情彻底康复,也自然有人乐意尝试。

  一切的标准。流程,手续,规则,在实打实的疗效面前,显得那样苍白可笑。

  站在台上的这个年轻人,明明白白跟你说,这药物拿不出任何科学论证的结果,但它只有一个令人无法回避的亮点——已经有一个肝癌晚期患者,一副药下去,体内癌细胞大面积被杀灭!

  纵然是最犀利的记者。也再没有话说,自觉地收起各种机器,将自己占的空间缩小,让更多的病人家属入场。

  “昊医生,求您救救命吧!不管多少钱,咱们……砸锅卖铁也把药费交上!可别听……别听那些家伙胡说八道,把这救命的东西糟蹋了啊!”

  不等昊学说话,前排的一个中年女人已经泪流满面地开口。

  她不是记者,说话当然没那么清晰,加上带了哭音。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可却更令人动容。

  在场很多人都是心有同感,迅速引发共鸣,顿时响起一片呜咽之声。

  “求昊医生救命!”

  “咱们不怕什么副作用。只希望能试试昊医生的特效药,就算立刻死了,也是我爸爸的命!本来……本来他也只有不到三个月时间了!”

  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忽然嚎啕大哭,显然是被场上的气氛带动了情绪,多日来压抑的情感一下子爆发出来。

  闻者无不动容,就算是已经在一旁沦为旁观者的记者们。也不禁觉得自己刚才的说法,有些太不接地气。

  面对这样一个孝子,那些约定俗成的规则,还有用么?

  他所求的,只是让爸爸能够活下去而已。

  很多实权部门,能够在记者的呼吁下,利用自己手中的职权,让这款刚刚定名为平癌龙丹的药物,永远也不在世上出现。

  然而,谁又能救活这个男人的爸爸?

  “大家都先冷静。”

  昊学微微叹息,终于开口说话,止住了场上压抑的哭泣声。

  “其实我刚才说的是真的,我真没打算现在就把这款药物推向市场,它的确还有尚未解决的重大缺陷,而且很多时候,无法确定病患是否是无伤之体,历史太过久远,难免会出现误判的几率,而且这个几率恐怕还不太低。”

  双手虚按,让听到这句话之后,极度失望,正要出声抗议的人们稍安勿躁,昊学又补充道:

  “我想请大家给我两个月的时间。”

  看到场上悲戚的气氛,一双双期待的眼神,昊学斟酌了一下时间,压缩到了自己能接受的最小期限。

  毕竟就算动用时空轮盘,许多事情也要好好筹划,不是说今天晚上加个班,第二天早晨就能把东西拿出来了。

  “两个月之内,我会修正平癌龙丹的这个缺陷,给大家更完美的版本。最起码,不会再有无伤之体的限制!”

  噫!

  场上又是预料之中的一场喧闹。

  两个月?

  那实在不算什么啊!

  一款药物的问世,研究数年乃至数十年都不稀奇。如今只需要两个月,就能解决令人最担忧的一个问题,似乎很可以接受呢!

  “昊医生,能不能问一下具体的发布时间。您知道,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时间上最好……不要模糊。”

  华夏电视台的记者,这个问题算是中规中矩,没什么故意挑衅的意思,也是大家的一致需求。

  昊学想了一下,现在是三月底,两个月后是……

  忽然,一个数字不知怎地跳到他脑子里,鬼使神差地回答道:

  “五月二十四号!今年五月二十四号,蝶谷医院第一期主体工程应该可以竣工,到时候我在蝶谷医院发布正式完美版平癌龙丹,算是庆祝蝶谷医院正式落成的一个献礼!”

  呃……果然还是后娘养的没人疼,蝶谷医院才是人家亲儿子啊!

  甘宁郁闷地琢磨着,不敢大大方方地把完美版也归了我们第一医院。那该有多好……

  好吧自己果断想多了,从头到尾一点力气没出,光摘桃子,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啊。

  再说了。就算两个月后的完美版发布在蝶谷医院,起码这两个月内,第一医院的名声,依然是可以响彻世界!

  因为……

  “昊医生!”

  果然,甘宁考虑的事情。很快就有人用实践证明。

  “我爸爸肝癌晚期检查出来到现在已经小半年的时间,最近情况越来越差,每天饱受折磨,恐怕……撑不到两个月之后了!”

  几个人纷纷点头,显然是两个月的时间对他们来说,也是不可逾越的鸿沟。

  昊学目光转向甘宁,肃容道:“甘院长,这两个月,要辛苦你了。”

  甘宁应声起身,点点头。正色道:“悬壶济世,救死扶伤,本来就是我们医务工作者神圣的职责。只要有利于患者身体健康的,自我甘宁以下,京都第一人民医院不遗余力,全力配合!”

  他猜中了这个局面,早就打好腹稿的这句话一说出来,果然获得了一个满堂彩。

  记者们纷纷擎起手中的摄像机,把甘宁挥舞着手臂,义正词严的这番话记录下来。

  瞧瞧人家。这才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新闻式发言嘛!随便配个图发个文稿,就可以上头条了。

  刚才那年轻人,真是太不讨人喜欢了……

  昊学不感兴趣地扫了一眼记者们,完全没必要去照顾他们的情绪。

  “甘院长。麻烦你起草一份免责声明,关于无伤之体的认定,只能由患者及其家属商量。也就是说,终其一生至今,没有动过任何手术,也没有因为外伤而露过骨头。若是确信这一点。签署声明之后,就可以随时用药治疗。这个选择权交给患者家庭本身,若是觉得两个月的时间很难等待,只能先用并不完美的药物救命了。”

  甘宁郑重点点头,这样的免责文件,在医院里不难找到模板,上点心弄一份,很快。

  “昊医生,您这药……多少钱?”

  角落里,一个好容易争取了一点点存身之地的中年女人,艰难地挤出半个脑袋来,问了这句话。

  从衣着打扮上看,她家庭应该是挺穷困的,所以比较关注这个敏感的问题。

  嗯……这个问题还真难住昊学了。

  他这里只有方子,对于药材成本价表示不是太了解,刚才又是岳菱依负责抓的药。

  “你等一下,我问问。”

  昊学不好意思地冲那位大姐笑了笑,想打个电话问问,发现自己这里貌似没有岳菱依的号码。

  “呃……甘院长,你们医院那个叫岳菱依的护士,你有没有她的电话?”

  我擦?

  这什么节奏?

  主题的突然转换,让大家很不适应。

  问问药价,这也是题中应有之意,虽然是救命的良方,可也不能漫天要价,太贵了平民百姓也负担不起嘛。

  多么严肃认真的一个问题,然而这家伙忽然间开始问女护士的电话是什么意思?

  思维跳跃太快了,咱们有点跟不上……

  甘宁也是不明所以,哪里会知道昊学自己这边也是稀里糊涂,对于药材价格这种细枝末节的事情并不了解。

  “小岳的电话,我这里也没有,你稍等我问一下。”

  甘宁毕竟是医院老大,很快就通过中层领导要来了岳菱依的电话。

  昊学接通号码,笑道:“你家程公子没事儿了吧?”

  “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谢谢昊医生!”

  岳菱依的声音中充满感激,看样子还陪在病床前。

  不知道经过这件事,程北飞这小子会不会有所感动,成就一段姻缘呢?如果还是不行,自己不妨和他谈一谈,小岳是不错的一个女孩子呢,又怀了你的娃,无论如何应该有一个交代。

  “小岳啊,刚才你去抓药,花了多少钱一共?”

  “一百七十八块六,昊先生,这点钱不用您还啦,就当是我给独孤大爷买的药……”

  “呃,好的。”

  昊学心想我也没有还的意思嘛,这点小数值得什么,我为了救你家程公子,那颗生生造化丹,澳门赌博网站:千金不换那!

  一百七十八一副药,按照乾隆生前给自己提供的信息,一般三副药可以根除肝癌,最多吃到五副,五副之内多吃不会有害,超过五副则有一定毒害。

  按照两百块的话,乘以五是一千块,再加上人工熬药什么的成本,考虑到第一医院的一点利润,两千块不少了吧?

  昊学可不是黑心药商,觉得有大概100%的毛利真心不算少了,可以接受。

  于是,他放下电话,冲那位脸上有忐忑焦急神色的大姐点点头,笑道:

  “两千!”

  “两千?……万??”

  中年妇女的脸色迅速变得苍白一片,这个价格实在是让她根本无法承受。

  别说两千万,就算两百万,也远不是她这样的家庭能够负担,卖房子都没用。

  自从丈夫患肝癌以来,在医院前前后后也花了有七八万,可到头来还是看着男人一天天衰弱,眼看着就要撒手人寰。

  好不容易,今天等来了一个机会,一个让她全家都欢欣鼓舞的消息。

  肝癌能治了!

  谢天谢地!老天有眼!

  然而现在,得到了这样一个令人绝望的答案,女人眼中的神彩黯淡下去,泪水随即夺眶而出。

  两千万,天哪……

  除了大富之家,这个病还有谁治的起?

  可是,世界范围内的难题,难得被华夏国率先攻克,已经算是近年来前所未有的创举。这样完全可以说是垄断的药方,要价多高,也总有市场的吧?

  毕竟对于那些富豪来说,多少钱也换不回一条命,两千万,或许只是人家一辆车子的价值而已。

  罢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咱穷人家看不起这富贵病。

  两千万……吓死人呢!

  几乎所有人都闻之色变,这个价格,对于绝大多数家庭来说,都是无法承担的天文数字。

  这不怪昊学没说清楚,只能说大家已经习惯了高额治疗费用,谈及肝癌这种绝症,下意识地就把单位给自行加了一个“万”字。

  昊学手拍额头,无奈地摇摇头。

  “两千……块!”(未完待续。)

  ps:  ps:防盗之前的预热,再次提醒大家,以后每天凌晨4点-5点的时段,请不要点开您的客户端阅读,否则可能需要重新下载。因此给你造成的不便,敬请谅解!

  ps2:感谢3.6日慷慨打赏的麦少君、书墨凉、阿文wenwu、废品王、sw690523、李飞魔、王正危、有什么好看呢、岁月挡不住爱、w珲j、暗风月夜、筝灵熏、myszk、生命未止作死不休、千杯狂、wangpeng、圆中求真、业余&了解、梦未醒心已碎、kingsirstar、八年神坑等新老书友,西来拜谢!

  特别致谢w珲j的万赏,欠更+1,目前最新数据5/155。最近筹备防盗,正式开启之后,考虑爆发还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