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755章 老子让你和药方一起消失!
  好名字!

  没人能真正听懂昊学命名的原则,只能按照各人的方式去理解。

  平癌龙丹,其实也是个颇为霸气的名字。

  言简意赅,而且充分体现了华夏民族试图重新引领世界医学潮流的决心和勇气。

  一个龙字,让全场都兴奋起来。

  只因大家都自认为是炎黄子孙,龙的传人!

  “平癌龙丹,昊医生这名字让咱们华夏人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受啊!”

  华夏中央电视台的记者,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待鼻子发酸的劲过去之后,这才开口再问道:

  “只是,您刚才说的那重大缺陷,能不能再具体说说?”

  这句话把大家的情绪重新拉回到现实。是啊,别光顾着激动了,这药物到底怎么样,所谓的重大缺陷是什么,还都不知道呢。

  “很简单,这款药物,并不是所有人都适用。”

  昊学这次的语气很严肃,几乎是一字一句地说出这句话,没有半点嬉闹玩笑的意思。

  “那第一个服药的那位肝癌患者……”

  “他刚好符合条件而已!”

  “请问昊医生,是什么条件?”

  记者就是有一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当然不会轻易放过昊学。

  “无伤之体。”

  昊学不待对方再次追问,自己就详详细细把无伤之体的定义和概念普及一遍,听得很多人都是一头雾水。

  不能动过手术?不能伤口见骨?

  这都哪跟哪啊,从来没有一种医学理论有这种奇葩的要求啊。怎么个节奏?

  “如果不是这个什么无伤之体,吃了你这种药。那会……”

  “爆体而亡!”

  昊学毫不犹豫,甚至是充满肃杀地说出这四个字。让会场气氛都仿佛一下子冰冷起来。

  天哪,这不是玄幻小说,这是现实文明社会!

  爆体而亡?那是个什么鬼……10style_txt;

  就算电视里看到,也是限制级镜头啊。

  这个年轻的昊医生,他说的是真的?看样子,也不像是开玩笑啊……

  昊学就是要让大家真的相信,而不要以为是他危言耸听。

  这的确不是开玩笑!

  平癌龙丹的药效,已经在独孤求浪身上得到检验,称得上是一副药见效。立竿见影。

  那么,从异界武侠空间给自己反馈回来的这个禁忌,也一定不是假的。

  平癌龙丹当中的主要成分,天星藤和裂叶果,混合在一起会发生某种异变,导致一个可怕的后果,也就是非无伤之体的人若是服药,不管多么陈年的伤势,都会重新迸裂。并且以此为突破口,引发人体自爆……

  他并不想让悲剧发生,所以,丑话必须先说在前面。

  这个全新的概念。让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凉气,无法想象爆体而亡,在现实中出现。是个什么恐怖场景。

  沉默,长久的沉默……

  各大媒体的人面面相觑。虽然还有一大堆问题,却暂时被这个恐怖的缺陷所震惊。集体失声。

  甘宁也是眉头紧锁,虽然平癌龙丹惠而不费地就成了第一医院的成果,是个不折不扣的好事,可这缺陷……也太恐怖了吧。

  那个独孤求浪,就是传说中的无伤之体了?

  我擦嘞,昊学这家伙果然是胆大包天!

  若是搞错了,或者人家记错了小时候的事情,这一下子……是要血溅病房啊!

  难怪现在给咱们第一医院那么大的好处,原来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冒了这么恐怖的风险……

  不过,事实就这么残酷,又无法改变。完美的药物谁不想要,问题是,这个真没有。

  甘宁虽然岁数大了,脑子转得可不慢,已经开始考虑事情的实际操作层面。

  嗯,一定要制定非常完备的免责条款。

  选择来第一医院治疗肝癌的,必须由本人以及亲属子女共同签署这份免责声明,不然可不敢给人家服药。

  一副药下去,砰地一声爆了……这画面太美,不敢看。

  许久,才有记者终于暂时按捺下这个严重问题,又问道:

  “昊先生,除了这个令人不可思议的禁忌之外。关于平癌龙丹的药效、副作用、科学论证等环节,能否给我们多说一些?”

  昊学两手一摊,坦然道:“什么都没有,除了一张药方以外。”

  又是满座哗然。

  只有一张药方?

  我靠,这可不是常规新药发布的流程啊!

  说好的科学验证呢?说好的无毒检测呢?说好的药效实验呢?

  真的是三无药品啊!

  “昊医生,恕我直言!这种药物,你根本没有权力推向市场,这是对我国、乃至对世界人类身体健康的极度不负责任!”

  一个记者从角落里站出来,义正词严地斥责道。

  众人纷纷点头,这话说得大有道理。

  这么一款三无药品,别说推向世界了,就算在华夏国内,也只是一个笑话。

  比方说,有个肝癌晚期患者,今年八十岁了,打算用你的药救命,但是就因为忘了八岁那年摔跤时曾经摔断了腿,伤口见过骨头,然后就……立扑?

  好吧,死也就罢了,还来个爆体而亡?

  这老人的子女不把医院大门堵了才怪呢!

  不可能接受这种药品的推广!

  大家根深蒂固的思想迅速占了上风,必须得尽可能没有副作用或者是副作用不明显,然后具备一定疗效,经过严格谨慎的科学论证,这才是一款新药推向市场的根本基础。

  现在这算什么?民间偏方都算不上!

  杀人的毒方吧!

  昊学笑嘻嘻地看着这个跳出来质问的记者,等他斥责完毕。只反问了一句。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把这款药物推向市场了?”

  啊?

  那记者一愣。下意识地答道:“不推向市场,你开什么新闻发布会!”

  “谁说这是新闻发布会了?”

  昊学冷笑道:“我只是征得病人同意之后。给他喝了一副药而已。是你们急吼吼地过来,跟发现新大陆似的,逼着甘院长召开紧急会议。本来我正和妹子么么哒来着,心急火燎把我弄过来,现在还有脸来质问我?你赔我妹子!”

  靠!

  记者号称无冕之王,什么时候被人这样轻视甚至是嘲讽过?

  更何况,能进到现在这间会议室里的,那都是有头有脸的大媒体,他们旗下的记者。走到哪里都是被捧着的,哪受得了这个气。

  被激怒的记者指着台上的昊学,打算刚一波正面。

  “这种对人体作用不明,甚至还有极大风险性的药方,明明就是害人的毒药!应该予以销毁,绝不能让它流传出去!”

  “对!”

  “说得有道理!”

  “这才是对人民身体健康负责的做法,我们媒体作为公众喉舌,绝不能任由事情如此发展!”

  昊学不屑的态度,顿时惹得很多人不满。

  这个时候。不应该是低声下气,请记者大爷们不要动怒,好好写篇花团锦簇的文章,消除不良影响吗?

  顿时一片应和声。发布会眼看着就要变成批斗会。

  “行啊。”

  昊学无所谓地从怀里摸出一张纸,在大家眼前晃了晃。

  “谁说的需要销毁来着,站出来报个字号。我现在就销毁,而且我保证。以后世上再也不会出现这平癌龙丹,如何?”

  其实。昊学手里的只是前几天为了跑步去救周儒,收到的那张违规停车罚款单而已,但是背对众人,再晃一晃,就不容易看清到底是啥,反正是一张纸,上面有字就对了。

  这一叫号,下面哑火了。

  最开始站出来那记者,也嗫嚅着不知再说点什么。

  销毁?

  这可是世界级的医学成果,哪怕它有缺陷,也改变不了刚刚有一个肝癌晚期患者因此康复的事实!

  这小子看起来可是个混不吝的性格,万一真的一冲动,药方销毁,事后就算他还有原版,也借着这个由头再也不发出来,那……

  自己如何承受全世界肝癌患者,及其家属的怒火?

  “卧槽尼玛!”

  “哪个孙子说要销毁药方的?”

  会议室的大门被猛地撞开,一个光头壮汉冲进来,一膀子甩开了抓胳膊的几个保安,大声怒吼。

  唰!

  众人目光齐刷刷地落在那个最开始和昊学顶牛的记者身上,辨识度相当高。

  卧槽,猪队友啊!

  那记者吓得脸色惨白,一看这家伙就不是进来给他送锦旗的。

  “我去你大爷的!”

  光头男一待确定目标,才不管什么记者还是医生,一个箭步窜上前去,举起砂锅大的拳头,直接一拳就砸飞了呆若木鸡的记者脸上眼镜,连手里的话筒都不知飞去哪里。

  “我老爹眼看着就不到俩月活头了,好容易盼来的救星,你给老子说要销毁药方?你特么销毁一个试试,老子外面几百兄弟,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后续跟上的保安,四五个一拥而上,这才勉强控制住了行凶的光头男,四个人架着往外走。

  “老子记住你了嘿,你有种就让这药方消失,老子让你和这药方一起消失你信不信!”

  光头男被按住手脚,嘴里还是恶狠狠地威胁,吓得那个从小都没打过架的眼镜男浑身一哆嗦,这回别说问话了,连抬头都不敢。

  哎呀,太粗暴了,文明社会怎么还有这么粗暴的人。

  昊学也寒了一个,这可不是他安排的,这是人民群众自发自愿的行为。

  不过,看上去挺带劲的,尤其是刚才那一拳,颇有几分我年轻时的风采……

  “求昊医生救命!”

  光头男还没彻底离开会场,只听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整齐划一的叫喊,声音中充满了激动、恳求、甚至是声泪俱下。

  这些都是闻讯赶来的病患家属,主要以第一医院的居多。

  肝癌,那是死定了的绝症。尤其是晚期患者,基本上等于是提前领了一张死亡通知书,剩下的时间,想吃点啥吃点啥的节奏。

  所谓化疗、手术,不过是聊尽人事的治疗方案,其结果往往不容乐观,徒增患者痛苦。

  早已绝望的人,在看到救命稻草时那种激动兴奋的心情,没有词汇可以完美形容。

  这个会议据说级别很高,有很多国家级媒体参与,所以大家并不敢擅自闯会场,却都聚集在门外,听里面的动静,等待那个神奇的年轻医生,把那个神奇的药方拿出来,治病救人。

  医院的保安虽然来了,但是这种情景,这种因为对生命的眷恋,而自发组织起来的人潮,他们不敢上去驱散。

  从这些病患家属身上,他们看到了一种光辉,每个人脸上,仿佛都清晰地写着三个字:不认命!

  于是,他们很安静地守在门口,听会议室内的声音。

  他们听到了昊学说起这款药物的缺陷,很坦然很真诚。虽然每个人都在忐忑,自家的亲人是不是符合这个什么“无伤之体”,但毫无疑问,这是在绝望之中见到的一线曙光,虽然这曙光可能有些人注定无关,但毕竟也是令人眼前一亮的光芒。

  这时候,居然有人站出来说,这药物没经过论证,有重大缺陷,不能推向市场,甚至叫嚣着要昊医生销毁药方。

  这是绝不能容忍的!

  自从家中至亲被查出肝癌,而且是无可逆转的晚期之后,这些人都陷入了深深的绝望当中。绝望中的人们看到一丝希冀,就像是溺水很久即将下沉的人抓到一根能够提供浮力的树枝,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力将其抓紧,牢牢抓紧,再也不肯放手。

  谁要是试图夺走它,那就是公敌!

  所以,光头男听到销毁药方的言论之后,不顾一切地冲了进去,哪怕被拘留、被判刑,他也非得揍这个孙子一顿不可!

  光头男被强行架出去了,然而门口却响起了整齐的喊声,让对此持怀疑或者否定态度的记者们,面面相觑。

  “都进来吧,只是好像没座位了!”

  昊学忽然开口,声音清扬,会场内外都听得真切。

  “关于平癌龙丹下一步的应用方向,我想多听听病人家属们的意见。我想,他们才是最有资格说话的人。”

  这就等于直接斥责记者,你们家里有没有肝癌晚期病人,站着说话不腰疼要我销毁药方,却根本没有参与意见的资格!

  昊学的确想要借这次机会,给即将落成的蝶谷医院造势。

  但所谓的无冕之王,在他眼中,只不过是哗众取宠,只会玩弄口舌的群体罢了。(未完待续。)

  ps:  ps:防盗之前的预热,再次提醒大家,以后每天凌晨4点-5点的时段,请不要点开您的客户端阅读,否则可能需要重新下载。因此给您造成的不便,敬请谅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