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747章 螺旋九影
  呼啦一下,不管是医生还是记者,都纷纷涌上前去。

  医生毕竟还是职责在身,这时候自然要尽一下基本的义务。记者却必须要得到第一手的影像资料,图文并茂的新闻才更抓眼球嘛。

  瞧瞧,就是因为这个狠心的姐姐拒绝治疗,让弟弟当场死于非命,啧啧……

  所有人都被即将逝去的生命吸引注意的时候,一辆悍马车终于疾驰而至,昊学一个箭步冲下车子,却被负责戒严的警察拦住。

  “让一让,我进去!”

  “对不起,里面有事故,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除了救护车和记者之外,警察早已将现场围起来,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看个热闹的。

  况且这个家伙奇奇怪怪的,自己穿了便服,身边却跟了一个白大褂小护士。

  这什么路数?透着诡异,更不能随便放进去了。

  “跟我走!”

  昊学耳朵灵敏,都已经听到圈内传出来的哭声了,知道情况已经刻不容缓,没空跟警察废话,顺手抱起身边的岳菱依……

  我擦嘞,这又是干啥?

  警察看着他把那女护士横抱起来,大惑不解。

  必须得带着岳菱依,听里面的哭声,恐怕那程北飞已经命悬一线,未必自己就有绝对把握能起死回生。或许,这是岳菱依能看到的最后一眼,看在她肚子里孩子的份上,也该带她进去。

  外围执勤的警察,刚刚转过一个疑惑的念头,却猛然觉得面前一空,那个抱着女护士的男青年,竟然渐渐淡化。消散在空气中!

  卧槽!鬼啊!!!

  一声尖叫,倒是吸引了几个同事的目光,连忙围过来问道:“怎么了刘哥?有情况?”

  “这这这……刚才这边过来一男一女,我拦着没让进,他们就……消失了啊!”

  这可不是人家走了,这是活生生的消失。人间蒸发那种,活了半辈子也没亲眼见过人间蒸发,这次可算开了眼界了,吓得那姓1∽style_txt;刘的警察脸色煞白,浑身簌簌发抖。

  “什么消失了,刘哥你是说那俩人?这不是刚过去么……”

  一个小警察转身指向昊学抱着岳菱依的背影,疑惑道:“我们刚才还以为你这里放行了呢,就也没拦着。是医生吧?现在这医生可真有架子啊,穿个便服。还自带专属女护士?专业啊!”

  啊?

  刘警官闻言回头,果然是那个熟悉的身影。

  不对啊!可自己明明是看到他俩就在自己面前,一点点虚化,直到消失不见变成空气,什么时候绕过自己跑过去了?

  难道是眼花了?还是最近工作太忙,竟然出现幻觉?

  我擦啊,回头赶紧把年假先休了,不行去医院做个全面的检查。这可不敢马虎了……

  刘警官使劲晃了晃脑袋,把刚才看到的一幕归结为自己的原因。也懒得再操心已经进入现场的俩人,不如操心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呢。

  嘿嘿,牛刀小试,效果不错!

  可是刚才那一下,昊学可是用了点好东西,最近刚刚领悟到的一点皮毛。

  《九阴真经》第四重之后。可以修习的一门身法绝技——螺旋九影!

  据真经记载,这门身法与传统的轻功绝学并不相同。

  比如段誉擅长的凌波微步,长处在于在小范围内闪躲腾挪,让人摸不到半片衣角,重在一个灵字。

  青翼蝠王韦一笑的轻功绝技。则是更倾向于雷霆闪击,趋退若神,曾在万安寺当中无视赵敏身边的无数高手,在对方脸上抹了唾沫和烂泥……强调一个快字。

  说起来怪恶心的,不知道张无忌张教主怎么想,韦一笑对领导家属的态度,明显是没混过官场啊……

  可是这《九阴真经》当中唯一的一门身**夫螺旋九影,却另辟蹊径,不把敏捷快速作为主要方向。

  它只有一个作用,就是幻化虚影。

  其实说到底,也还是快的范畴,大家都知道当身法快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会在眼前形成类似残影的效果,这是因为人眼视觉的先天功能构造导致的必然情况。

  很多时候,常用“眼前一花,如何如何”,来形容对方行动之快。

  然而,绝大多数时候,也只是花那么一下,或者是看到一道模糊的残影而已。

  螺旋九影的身法绝技,却是更深入透彻地研究这其中的奥妙,并且结合九阴真气的内息运行,在原地暂时创造出一个亦真亦幻的假象,真身却借此机会悄然远遁。

  虽然这只能维持极短的时间,不过高手相争,往往胜负只在半秒之间,只需要能迷惑对方一个瞬间,便是生死的分别。

  昊学初学乍练,内功修为也还差得远,目前最理想的情况,就是可以幻化一个虚影,让本尊得以脱身。

  若是到了高深的境界,是可以连化九道虚影,真假难辨,具有极大的实战价值。

  甚至在《九阴真经》当中,还描述了一个让昊学觉得不可思议的境界,完全超出了想象的范畴之外。

  不过,那至少需要第九重以上的功法支持,昊学表示距离自己太遥远,也没有仔细看……好吧其实是因为看不懂。

  程紫灵俯下身子,看着嘴唇一张一合的弟弟,把耳朵凑得很近,却还是听不清他说话的内容,不由得心中悲恸,只想痛哭一场。

  虽然和这个弟弟刚刚相认不久,却毕竟是手足情深,如今见他怕是命在顷刻,自然是悲从中来。

  医生已经表示无能为力,这恐怕是最后的几句话了。

  只有记者们目光灼灼地盯着,随时准备抛出几个犀利的问题。

  “紫灵,我来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让程紫灵惊喜交加,连忙抬起婆娑的泪眼望向来人,却是忽然一愣。

  这怎么还抱了个女孩来的?

  知道你在女人方面有点乱套,绿柳庄别墅内莺莺燕燕,可……几个月不见,都发展到这个地步了?今天是叫你来救命的啊,你还得抱个女人才能来?太得瑟了吧!

  忽然闯进来这么个怪人,吸引的当然不止是一道目光。

  记者们也纷纷把摄像头转了方向,对准昊学。

  哟呵,这哥们大白天抱个女护士,玩制服诱-惑么?(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