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746章 车祸现场
  呃……

  京都真小,世界真小。

  昊学应了声,“地址发给我,马上到!”

  挂掉电话,把手中熬好的汤药放下,对身边的岳菱依苦笑道:“程公子出事了,性命垂危,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看?”

  啊?!!!

  岳菱依正找了个空碗,打算服侍独孤求浪服药,闻言手上一颤,一只白瓷碗摔得粉身碎骨。

  “你说……是谁??”

  “程北飞,程氏集团董事长程仲山的公子。”

  “在哪里,快带我去!”

  这当口,岳菱依已经顾不上去惊讶为什么这位昊医生仿佛洞悉一切,只是满脑子都想着刚才的那四个字——性命垂危!

  “独孤……那个大爷,这药你自己慢慢喝,我有事儿先带小岳护士出去一趟。”

  昊学留下了汤药,也不敢耽误时间,快步离开病房。

  程紫灵不是大惊小怪的性格,她说性命垂危,恐怕真的就是情况危急。

  上次没赶上救下周儒,让昊学也有些难过和愧疚。这次先不管程北飞为人如何,因为什么受伤,只是看在程紫灵的份上,就应当出手相助。

  幸运的是,这回并没有赶上交通高峰,昊学开车带着连工作服都没换下来的岳菱依,一路风驰电掣,绿灯行,红灯闯,唯恐像周儒一样的悲剧重演。

  程紫灵发给昊学的是京都郊区的一段公路旁,现场一片狼藉,崭新的一辆法拉利ff。损毁得不成样子,看起来应该是**事故。具体原因却不得而知。

  这些不重要了,总之有钱的公子哥开豪车出事故。连新闻都够不上。

  昊学得到消息不算早,毕竟连程紫灵都不是第一时间知情。在他前面到达事故地点的,还有救护车、警察、记者等等,让现场显得有些混乱。

  “你们救不了,就别动他,我找人来救!”

  被人群围住的核心,澳门赌博网站:一个极具古典美的女孩张开双臂,不许救⊕style_txt;护车上下来的医务人员靠近。

  “程小姐,你……冷静点。总得让我们把伤者抬上救护车啊。”

  “你刚才不是说,就算上了车,也没有多少希望么?”

  “呃、是啊。”

  出面交涉的那个医生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我刚才检查过了,伤势太重,不敢有什么承诺。可你现在延误治疗,岂不是只会让情况更加糟糕?”

  程紫灵摇头道:“我自己找医生了,正在过来的途中,你们不要乱动。等他来!”

  这个……

  那医生错愕地望着这个漂亮女孩,完全无法理解对方的想法。

  大家都是医生,你找来的莫非是华佗扁鹊?哪来的信心啊!

  抢救伤员最重要的就是和死神争取时间,虽然现在这伤势恐怕就算撑到医院也是无力回天。但拖得越久,希望就越渺茫。

  这应该是常识啊,莫非这个女孩因为太在意所以关心则乱了?

  拦着我们抢救。这是几个意思?

  医生这个行业,算是理科。考虑问题比较理性,也没有太多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从理性分析,面前这个女孩的行为,根本不能解释,除非……她已经因为悲恸而失去了基本的理智。

  不过,最不缺想象力的文科生,现场也有不少。记者们在不远处驾着摄像机,时而拍摄地上的豪车零件、时而拍摄一下满身血污躺在担架上的年轻男人、时而还注意把镜头照顾一下全场,烘托氛围……

  治病救人不关他们的事,而且这种豪门公子撞个车没什么了不起,本来过来也只是随便看看,多少也能算个凑数的小新闻,算是完成了本月的指标,不被扣奖金那就很好。

  然而来到现场,却有意外的惊喜收获。

  这个不知道和伤者什么关系的漂亮女孩,居然拒绝医务人员的抢救?

  他们丰富的想象力瞬间插上了腾飞的翅膀,眼睛都亮了起来。

  豪门恩怨?

  情感纠葛?

  人为制造的车祸,杀人夺遗产?

  富家公子遭遇情变,狠心恋人放弃治疗?

  都是好新闻啊!

  记者们激动了,立刻就有人举着麦克风走到前排,把正在试图说服程紫灵的医生挤到一边,口齿伶俐地问道:

  “这位女士,请问您和车祸中受伤的男人是什么关系?”

  怎么这些人跟苍蝇似的,闻着味道就来了,比救护车来得都快!

  程紫灵皱起眉头,以她的经验,知道他们不好对付。

  为了新闻吸引眼球,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儿都敢胡乱演绎。

  “我是他姐姐。”

  哦!

  记者们纷纷点头,这先排除了感情变故的可能性。

  那就是家族内部争斗了!更劲爆啊!

  “那请问您为什么阻止救护车对您弟弟的救援,你们是亲姐弟么,你和这次车祸事件有没有关系?”

  一个个问题毫不客气地丢过来,让程紫灵觉得难以招架。

  等待昊学过来救命?这话说出去也没人肯信那!

  到记者那里,指不定被演绎成多少个乱七八糟的版本,很快自己就成了遭人唾弃的对象。

  《拒绝医治,富家千金何以如此歹毒?》

  《同父异母争财产,手足相残酿杀机!》

  《杀死弟弟!》

  自己随便回答一点什么,都能变成上述新闻,广泛传播。

  不说话?也还是不妥。

  他们会很有经验地起草文章,标题是《面对质问,她无言以对——究竟谁是真凶?》。

  程紫灵身边当然有保镖,却不敢贸然对这些记者动手。

  很多记者是不怕挨揍的……

  大有一种“出版社养记三百天,拼死采访,就在今日!”的悲壮,新闻点击率更高了……

  “小姐,公子他……好像不行了!”

  火上浇油的是,一直在担架旁边看护的人,忽然惊叫起来,担架上的那个一直躺着不动的男人,竟然也微微活动了一下四肢,似乎要挣扎着做点什么。

  回光返照?!

  有经验的医生们对视一眼,都是纷纷摇头。

  伤势如此沉重,抢救都未必能挽回生命,更不可能有自行清醒过来的理由。

  唯一的解释就是,临死前把残余的精气神全部释放,说最后几句话,做最后几个动作,然后……死神降临。(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