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743章 你大爷的
  尽管独孤大爷无儿无女,不会引起什么医疗纷争,而且若是昊学不出手,剩下的时间已经很可怜了,但昊学在用药之前,还是得把话说明白,总得让对方有知情权。

  “独孤大爷,我开一副药,有可能治好你的病,也有可能要了你的命。”

  昊学说得很明白。

  当然,只要独孤求浪刚才提供的信息无误,那昊学给出来的就是救命的良方。若是是他忘记了曾经受伤或者手术,恐怕得到的就是夺命的毒药了。

  “如何选择,你可以好好考虑。”

  昊学说得很平静,很笃定,之后就不再开口,等着一个答复。

  这种选择必须由对方拿主意,毕竟这无伤之体是没法通过科学检验给出一个确切定义的。

  哪怕七岁时受伤见骨,也就破坏了这种平衡,这样久远的历史追溯,身上甚至可以毫无痕迹,也完全检测不出来。

  一切,都只能凭当事人的记忆。

  若是记错了,那……死定了。

  独孤求浪孑然一身,昊学这才只是口头说明。若是对方有亲属子女一大堆,这事儿怕是还得签个协议呢。

  不然的话,哪怕老头子病重不治,活不过一周,但只要是吃了你的药当场不行了,也一样要承担责任的。

  不把话说明白,这种医疗纠纷能把人活活烦死。

  昊学未必怕麻烦,可还是尽量回避这种纠结。

  “什么药?拿来我吃!”

  独孤求浪性情豁达,几乎没用什么考虑的时间。就给出了选择结果。

  他忽然间有一种感觉,觉得这个年轻人未必是骗子。这不仅仅是因为昊学并没有跟他提治疗费用的问题。而是从对方举手投足之间,以及坦然的眼神当中。愿意相信。

  虽然治愈肝癌这事情听上去是那样的天方夜谭,匪夷所思,可他还有别的选择么?

  不治疗,也不过多活那么一两个月而已,若真的是个机会,何妨赌这一次!

  ▽style_txt;

  “那好!”

  昊学露出一个笑容,对岳菱依道:“找纸笔过来。”

  这会儿,病房内其他几个人的注意力也被吸引过来。

  天啦,这是什么情况?

  谁不知道最里面那张病床上的怪老头。每天胡言乱语自己是什么剑魔传人且不说,他得的可是肝癌,早已到了晚期!

  那么这个年轻大夫是做什么,还装模作样的开方子?

  莫非,是看上了这个性格温温柔柔的小护士,故意讨好她的装逼做法?

  可这逼也装不下去啊,分分钟就现原形了,装逼不成反被草,这是个悲剧情节啊……

  岳菱依犹豫了一下。还是很快给昊学找来了纸笔,心中有两分期待,八分怀疑。

  这可是癌症啊!

  要是真能有回天之力,那昊医生真当得起医术通神四个字了!

  难道。那些同事小姐妹说的话,不但没有夸张,而且还是大大的谦虚了?

  不会啊。看她们那副花痴的样子,恨不得把这位昊医生夸成天神下凡。哪可能还会谦虚。

  昊学大笔一挥,刷刷刷写了二十多种药材。交给岳菱依道:“找个药房抓药回来,这里应该有熬药的设备吧?”

  “有的!”

  岳菱依看着这笔着实不怎么样的臭字儿,抿嘴一笑,转身出了门。

  “妈,你醒啦,现在感觉怎么样?”

  岳菱依刚走,就又进来个中年女人,目光在陌生的昊学身上稍稍停留,就直奔独孤求浪隔壁床的那个老太太,笑着打了个招呼。

  刚才昊学等人说话尽管声音不大,还是把正在睡觉的老太太弄醒了,听了个后半段,并没发表意见,直到她女儿进来。

  “还那样呗,多活一天都是赚的!”

  老太太在女儿的帮助下,支撑起半个身子,倒也有一副看淡生死的从容。

  昊学因为这句话,稍稍侧目瞄了一眼,心想你不会也要说自己是什么武林前辈的后代吧?

  谁?天山童姥?

  “大爷,你先休息吧,等小岳把要抓来,我亲自给你熬药。”

  昊学实在觉得独孤大爷这四个字有点别扭,好端端一个高大上的复姓,后面接了个特别反差特别接地气的“大爷”,顿时有一种强烈的不和谐感。

  所以他干脆省去了姓氏,直接叫大爷算了。

  熬药?

  那个刚进门的中年女人却是一惊,四床的那老头不是肝癌么,还熬的什么药,癌症能治了?

  这得问问啊,他大爷的病要是都能治好,那我妈也大有希望啊!

  “小伙子,你大爷的……”

  靠!

  你大爷的!!

  昊学眼前一黑,心想这好像是被人喷了。

  然而人家的本意,是把独孤求浪当成了自己的真大爷,这话说的……没毛病。

  “肝癌嘛,我叫人抓药去了。”

  啊?

  中年女人震惊了,还真能治?

  不会是年纪轻轻的无知者无畏吧,这可是肝癌,不是感冒,没听错?

  管他真的假的,先把近乎套起来再说!

  万一这是个真神,抱大腿可是分秒必争的。

  “您……是医生?”

  一激动,连敬语都换上了。

  “算是吧。”

  昊学点点头,都是当院长的人了,跟胡青牛学了这么久的医术,医生两个字还是当得起。

  “您大爷……是肝癌,晚期,您知道吧?”

  嗯嗯,您大爷听起来比你大爷顺耳多了,起码不像是骂街的。

  昊学再次点头,“知道。”

  中年女人连忙从随身的包包里摸出一张名片递过去,进一步套近乎道:“怎么称呼您?”

  “昊学。”

  昊学接过名片瞅了一眼,名头是“京都地质大学,教授,柳茹嫣。”

  哟,还是个教授呢,难怪看起来挺有气质。

  “我这可是刚毕业不久,看到老师有点慌啊,让我想起了那段挂科重修的日子……”

  昊学随口开了句玩笑,气氛变得轻松了许多。

  “昊医生太客气了。”

  柳茹嫣也笑起来,“您刚才说,肝癌是可以治疗的?尤其是……您大爷这可是肝癌三期。”

  “试试呗!”

  昊学眉头一挑,看到去买药的岳菱依已经回来了,两手提着两个大塑料袋,装了不少纸包。(未完待续。)

  ps:  ps:感谢3.3日慷慨打赏的圆中求真、麦少君、小朋友爱上我、废品王、李飞魔、王正危、书墨凉、a浮生若梦a、暗风月夜、nightlife、锋之哀、八年神坑等新老书友,西来拜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