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742章 这是个骗子……
  卧槽、卧槽!

  昊学心头仿佛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简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这到底真的假的,说起来还一套一套的,难道是早就编好的套路,说得熟练,这才如此顺理成章?

  还跟着杨过学路子,杨过好歹有个独孤求败的鸟……呃、是独孤求败留下的神雕做训练师,而且还天天吃蛇胆来着。

  你这要啥没啥,光去海边对着浪就能练成神功了?

  想太多了吧!

  你以为你可以划船不用桨、可以扬帆没有方向,这一生全靠浪?

  我知道了,你不是蛇精病,你爸爸却多半有那么点不清醒,这种异想天开的法子都能想出来,醉了!

  要是放在旁人身上,听到独孤求败这个名字,直接就判定这大爷是有些脑筋糊涂了。因为在绝大多数人看来,独孤求败只是金庸笔下刻画得很牛掰的一个虚拟人物,号称剑魔。

  可现实里,只有色-魔,哪有剑魔?

  可是昊学并不会这样想,虽然没有独孤求败的号码,可昊学和独孤求败的两个弟子,都关系密切。

  不管是杨过还是令狐冲,那都打过电话的,能说人家只是虚构的人物,根本不存在于现实当中?

  若是昊学乐意,甚至现在就可以把杨过从襄阳城直接揪到这里来!

  所以,在自己生活的这个空间,是不是历史上真有个独孤求败,有这么一个有些逗逼的后人,昊学还真拿不准。

  然而那不重要,除了他之外,所有人都已经拿得很准:这大爷是老糊涂了。

  所以,澳门赌博网站:独孤求浪在病房当中,其实也是挺不招人待见的,除了岳菱依性格比较好,还时不时来说几句话之外其他人也很难和他聊些什么。

  有啥好聊的,人家是剑魔独孤求败的后代,成分太高,咱们高攀不起啊!

  昊学心想这事儿要验证也不容易。毕竟我电话不能直接打给独孤求败本人。

  令狐冲是跟着风清扬学的剑法,和独孤求败没有任何接触。杨过虽然也同样没接触,但是接触过独孤求败的鸟……呃、神雕来着,或许能提供一些细节参考。

  回头再说吧,先治病。

  其实昊学自从得到了缺陷版的肝癌治疗药方之后。也打算找个机会推广出去,造福世间。不过一方面考虑那个限制条件有点恶心,另一方面他有信心在一年内拿到更完美的方案,不如到时候直接公布终极解决方案。

  可眼前这个独孤求浪,病情有些沉重,看他形体消瘦、面容枯槁的模样,最多怕是只剩下一两个月的寿命,等不起了。

  再推想一下,和他情况类似的肝癌病患也绝不在少数,或许早公布一天。就能早挽回很多人的性命。

  于是,昊学决定不再等了,以此为契机,先把并不算很成熟的治疗手段公之于众,治病救人。

  “独孤大爷,你这病,我或许可以想想办法,不过要认真回答我一个问题。”

  这句话说得声音很低,只有独孤求浪和岳菱依听见了。

  独孤求浪愣了一下,他没有儿女。一切都是靠自己,对病情也早就心知肚明。

  肝癌晚期,那是必死无疑的绝症!

  小岳护士从哪找来这么个号称是医生的年轻人,什么病都敢大包大揽?这基本上是江湖骗子的口吻啊……

  虽然这位独孤求浪不会武功。可接近百岁的人生阅历,也是见多了世间百态。这会儿虽然病重,却没有乱了神智,听昊学说可以想办法,下意识地就归类成了不靠谱的那一伙。

  骗钱来了?

  那可真是找错了对象,老汉我什么都有。就是没钱,富得光差钱了。

  岳菱依也惊讶地瞪大眼睛,把昊医生拉来这里,其实她的本意并不是治病,是打算让昊医生想办法减轻一下病人痛苦之类的,医院里那些昂贵的止痛药,独孤大爷都用不起,或许中医有什么效果显著又便宜的方子呢。

  可却没想到,昊医生甚至连把脉都没有,就直接切入了治疗环节,甚至声称“我或许可以想想办法”!

  这是什么鬼?

  她是最近才入职第一医院的,并没有亲眼目睹昊学两次施展医术的场景,只是听同事提起过这个年轻的昊医生高深莫测,医术通神。

  现在这一看……莫非是见面不如闻名,只不过是个夸夸其谈的家伙?

  岳菱依有些失望,暗暗叹了口气。算了,赶紧找个由头让他走吧。肝癌都敢说能治?太不靠谱了!

  独孤求浪察言观色,知道小岳护士也是被蒙蔽的,倒是不能让她太自责。

  抱着这样的目的,他对昊学的态度好了一些,点头道:“小伙子,有什么问题你尽管问,老汉我都这把年纪了,眼看着没几天活头,还有啥不能说的?”

  接下来,就该问我能不能负担多少多少钱的治疗费用了吧?

  这套路很熟,没啥稀奇的。

  可是昊学一开口,却是个很奇怪的角度,“独孤大爷,你这辈子,做过手术么?”

  嗯?

  独孤求浪稍稍意外,仔细回忆了一下,摇头道:“没做过。”

  难道是要给我动手术?最开始被收入医院的时候就是这个治疗方案呀!不过一方面发现病情时,已经是肝癌晚期,就算动手术,意义也不是太大。另一方面,自己也负担不起做这场手术的费用。

  索性让他死心吧,别纠缠不清了,有这工夫不如多躺会儿,现在剩下的时间,可以用天来计算了,尽管病痛难熬,可是活着总比死去要好得多……

  “大夫,我付不起手术费的,剩这点钱刚够生活。要不是小岳护士看我可怜来帮帮忙,或许生活费都不够。”

  昊学心中明白,这是把自己当骗子了,无了个奈的。

  也难怪,随便一个什么人说肝癌晚期能治,不是骗子就是疯子。

  可好像,自己真的能治啊……

  “那么独孤大爷,你受过什么严重的伤势,伤口见骨么?”

  这个问题比之前那个还诡异,问得独孤求浪一阵迷糊。

  这是为了让我蒙圈,然后带到他的节奏里,方便更好地骗我么?

  怎么还和之前受伤,伤口情况有关系?

  好端端的我受什么伤嘛!

  尽管得到了否定的答案,昊学却不能完全放心。毕竟独孤大爷已经八十高龄,年轻时候的事儿,未必能记得真真切切。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按照最新研究成果,若不是无伤之体,用那副药方,是要立扑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