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741章 独孤求败的后人?
  唰

  岳菱依本来就不甚红润的脸色,刹那间一片惨白,甚至像是没有力气去挣脱孙奕抓住自己的手,只是任凭她推搡着,仿佛狂风暴雨当中的一叶扁舟。

  “滚开”

  昊学虽然不知道这岳菱依究竟有什么事情捏在人家手里,似乎很是被动和痛苦。

  可生在眼前的欺压,却让他看不下去,一声冷喝,声音竟是隐隐有形成一道声线,直接穿入孙奕的耳膜,震得她浑身一颤,不自觉地松开了手。

  “我不需要你替我做判断”

  桃花岛的碧海潮生曲,尽管昊学只是领悟了一点皮毛,尤其是这样的一个普通女护士能够抵抗。这接连两句话,根本没有触及孙奕的身体,却让她脑中一阵阵如同被炸雷轰击一样,脸色比刚刚的岳菱依更白,仿若纸张一样毫无血色。

  这下,闹哄哄的场面彻底安静下来。

  看来,昊医生并不总是好脾气的时候,一怒之威,谁也不敢触这个霉头。

  岳菱依一言不,很快把昊学带到一间病房内,是一个标准的四人间,已经住满了病人。

  “李大爷,今天好些了么”

  到了这里,岳菱依却像是恢复了一点活泼,笑着先跟离门边最近的老人打招呼。

  “不错,刚溜达两圈躺下,快出院了,可有点舍不得小岳护士呢。”

  这李大爷似乎精神头不错,昊学稍稍一打量,虽然身体尚虚,却的确是除去了病灶的模样。

  “张叔,手术之后还没有排气吧,别着急,48小时内都是正常的。”

  岳菱依身形如穿花蝴蝶一样,又到下一床躺着不动的一个中年男人跟前,冲一个像是他媳妇儿的女人点点头,宽慰了一句。

  排气是医学术语。俗称放屁,昊学看她一个年轻女孩说起这事情毫无尴尬的表情,显然是个有经验的护士,不由得微微点头。以后蝶谷医院若是招收护士。应当按照这个标准来。

  娇气太盛、放不下身段的,做不了合格的护士。

  第三床是个头花白的老太太,昏沉沉正在睡觉,家属也不在跟前,岳菱依就越过了她。跟昊学一起来到最里面的那张病床前。

  “昊医生,您看,就是这位独孤大爷,他的病”

  独孤

  昊学这可是大大惊奇了一下,除了小说当中,现实里果断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姓氏。

  而小说里,自然不必多说,如雷贯耳的那个名字独孤求败

  卧槽,独孤求浪

  昊学一边琢磨一边顺手抄起床头的病历卡看了一眼,然后二次惊奇。

  这尼玛不会是个金庸的铁杆粉吧。谁给孩子起这么逗逼的一个名字,比这医院里的刘忙医生还令人无语,怎么都跟闹着玩似的

  你们确定是亲儿子,不是隔壁老王帮的忙吗

  再看下去,昊学目光忽然凝聚,病历卡上清晰地写着:独孤求浪,肝癌,第三期。

  呵,还真是巧啊

  若是别的癌症,昊学或许还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可是肝癌。正是这些日子困扰他极深的那个课题,为了攻克肝癌,昊学其实已经付出了数百年的时间尽管都是放在古代背景当中,研究进度难免大受影响。但毕竟是大量的时间砸了进去。

  然而时至今日,肝癌还是没有一个完美无缺的解决方案。

  不过几百年的时间,终究不会完全白费。

  现在说到肝癌,昊学未必不能治那就要看这个叫独孤求浪的老汉,够不够运气了。

  “医生”

  病床上的独孤求浪并没有睡觉,见岳菱依带来一个年轻的男人。并且以医生相称,抬起头望了一眼,虽然病体虚弱,可目光却没有因为老迈和疾病而显得浑浊,反而透着几分清明。

  咦这老汉也不简单呢

  昊学一眼就看出不凡,笑道:“独孤大爷,您和独孤求败,有什么关系啊”

  独孤大爷,我擦,这称谓好古怪的

  先开个玩笑,打开局面,也好进一步问询病况。若是真的满足无伤之体的条件,这肝癌,就好办了。

  只可惜,昊学觉得年纪越大,越难满足那个比较苛刻的条件,若是年轻人,倒是容易一些。不过话又说来,年轻人本来就不容易患上肝癌这种恶性疾病。

  “那是先祖”

  万万没想到,独孤求浪居然是面容一整,望空拱了拱手,做了个很有江湖气的架势,语调无比严肃认真。

  噗

  昊学下意识地又低头看了看病历卡。

  独孤求浪,肝癌,三期。

  只是个肝癌而已啊,没有精神病什么的,怎么满嘴胡说

  “昊医生”

  岳菱依赶紧拉拉昊学的衣角,压低了声音悄悄说:“独孤大爷大概是年纪大了,有些神智不太清楚。要不是因为他得了这个治不好的病,医院或许就把他转去精神科了”

  呃

  昊学越惊奇,居然多问了一句,“他无儿无女那医药费是怎么解决的”

  “自己有一点钱,不过看起来也不多,只是勉强够个住院费,护工是请不起的,平时都是我偶尔照应一下。他虽然病重,却比较坚强,大多数时候还能自理。”

  好吧好吧,你是独孤求败的后人

  昊学觉得自己有点被打败了,索性顺着他的意思说话,就当是哄老小孩了。

  “独孤大爷,那令先祖的武功剑法,你应该也传承下来了”

  这可是早被昊学看得清楚,这大爷虽然眼神清明,却明显只是个气息粗重的普通人,绝没有修炼过上乘内功。

  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昊学就不信内功为零的人,能有一身高明的剑技

  以为人人都是令狐冲呢

  “没学会。”

  这次,独孤求浪大爷倒是没撒谎,很坦然地承认自己不会武功,不过眼神中却是流露出一丝痛苦。

  “后辈无能啊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历经王朝更替,越来越残缺不全,到我这里已经彻底断绝了”

  “金庸那小子胡说八道”

  独孤求浪忽然间很气愤地说道:“他根本就是只听了个名字,就编了好大一堆故事杨过根本就是跟鸟学的武功,跟我独孤一脉并无多大关联想我独孤先祖何等英雄无敌,真的神功绝学又怎会被一只怪鸟学去”

  “我爸爸苦于祖传秘籍散失,无可奈何之下,才尝试着小说里的模式,特意从小就按照杨过的路子,送我去海边对着波涛练功,还特意给我取名为求浪,希望能够真的用这种方式复原祖上的荣光。可是完全没用”未完待续。

  ps:ps:这一章为今天过生日的“浮沉”盟主庆贺,澳门赌博网站:祝沉盟生日快乐同时继续补打赏欠账,4154。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手机用户请访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