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735章 世界范围内的空白
  不信?

  不得不信。

  既然能从自己记忆深处挖出关月静的事情,那么刚才说的关于念莺的那个心理障碍,难道也是真的?

  毕竟……对方是领先世界的心理学专家!

  现在周儒对昊学有了新的定位,信任度自然也多了几分。

  催眠术绝对是心理学范畴的,昊学作为心理学专家,看出点心理障碍,十分顺理成章。

  “念莺到底怎么了?”

  这回再问,语调中已经多了几分尊重和请教。

  “就和我刚才说的那样,她因为童年目睹了母亲身亡,受到了强烈心理刺激形成创伤,至今仍深深埋藏在心底,一旦爆发开来,若是在医生的位置上,恐怕会造成很恶劣的影响。”

  “那……我应该怎么办?”

  周儒仍有几分疑惑,却不敢赌博,毕竟这是事关女儿一生的大事。

  “配合我,帮她完成治疗!”

  昊学很郑重地说道:“我没有绝对的把握可以治好,只能说尽力一试。”

  这种心理层面的疾病,若是真论起来,远比任何绝症更加难治。

  就算是现在困扰昊学最大的肝癌,也有方向可以遵循,只要杀灭癌细胞,并且阻止其再生,也就是了。虽然这说起来很简单的一句话其实执行起来困难重重,但终归是有个目标。

  然而比如周念莺的童年心理阴影,从何入手?

  好吧,心理只是习惯性叫法,大家都知道病灶是在脑部。

  可是脑部乃是人体最复杂的部分,人类目前对他的研究还差得太远,最多只是划分了功能区域,十分粗糙地界定了各个区域发挥的职能罢了。

  周念莺因为目睹母亲溺水身亡,造成的心理阴影,已经贯穿她整个生命,早已不仅仅是一段记忆而已。

  粗暴地抹除这段记忆。最大的可能就是周念莺直接精神分裂!

  那么用细致的方案,谁知道用什么方法才能让周念莺这段心理创伤痊愈?

  这在世界范围内,是空白中的空白,完全没有可靠的解决方案。

  就连昊学擅用的中医。在这方面也是无计可施,对于心理学的研究,华夏文明没有太灿烂的闪光点。

  周念莺的治疗,一方面是为了挽救一个前途无量的青年医生,另一方面也是昊学向这个领域迈出的一步。他打算结合移魂**和现代心理学知识,探究关于心理层面的疾病医治。

  这条路或许很艰难,但是总要有人去走。

  周儒从他的话里,听出一点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味道,可又无可奈何。如果女儿的病情真的那么严重的话,也只能依赖面前这个年轻人了。

  “我需要怎么配合你?”

  “这个我还没想好,到时候再议,你留个电话给我,随时保持联系。”

  昊学今天本来是打算挖人来着,遇到周念莺乃是意外。所以没法提供完整的方案,换了个电话之后,又补充道:“最重要的,先赶紧找个理由让周念莺不要再坐诊了,否则每遇到一个幼儿患者,都对她是一种刺激,让她面临一种选择的折磨。”

  周儒一一答应,显得十分被动。

  关键是昊学这种记忆读取的技能,加上一直是心中骄傲的女儿居然身患严重心理疾病,这两个冲击实在太大了。让一贯冷静沉着的周儒也招架不住,有些慌神。

  浑浑噩噩地一头撞回办公室,周儒用了足足半小时的时间,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怎么办?

  一直觉得自己的人生还算成功的周儒。忽然间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念莺妈妈死后,自己也再没有娶妻,唯一的亲情维系,都在这一个女儿身上。

  眼看着女儿一路顺风顺水,大学毕业,成了一名前途远大的医生。周儒看在眼里,乐在心里。

  自己在这个位置上,起码还有十年八年好坐,送女儿一程,把她培养成国内知名甚至是闻名世界的医学专家,或许还能冠以“最年轻的”这样的荣耀字眼,更是他一辈子的骄傲。

  万没想到今天遇到那个昊学,一盆凉水兜头盖脸泼下来,整个人都凉透了。

  念莺有这么严重的毛病,为什么从来没和别人说起过?

  现在回忆,的确她不太乐意和小孩子亲近,自己也没多想,只道是简单的嫌麻烦而已。

  如今看来一切都是符合若节,昊学所言恐怕不是虚假的。

  深吸一口气,周儒擦去眼角滑落的泪水,拿起桌上的电话。

  “念莺啊,在忙么?”

  周念莺今天气也不太顺,先是那个阴魂不散的武夜殇居然跑到医院来挂号,一进门就差当场表白了,不知所谓嘛!

  她是要成为世界级医学专家的存在!

  儿女私情这种东西,有什么可考虑的?

  而且结婚之后……生孩子……我的天那!果断放弃!

  刚赶走了这家伙,居然那个昊学又不知抽哪门子疯过来说了几句话,稀里糊涂过来,稀里糊涂又走了,搞得周念莺开动她那智商超过200的脑袋瓜想了半天,也不明白这家伙到底是什么目的。

  不让自己当医生?蛇精病啊?

  之后又看了几个病号,稍稍有些疲倦的时候,意外接到了爸爸的电话。

  “不太忙,怎么了?”

  “你……那边先停一停,来我办公室一趟,有点事情。”

  周儒仓促之间,想了个不太完美的理由,也只得先用上了。

  按照昊学的说法,停念莺的职越快越好,因为这是牵涉风险的,一旦发生意外后果不堪设想。

  周念莺皱起眉头,只觉得今天怪事儿真多,都赶一起了。

  医院有完善的应急系统,医生有事通过电脑传递信息,就可以暂时关闭她所在第五诊室的坐诊,把本来排在第五诊室的病人再均匀分配到其他诊室就医。

  所以周念莺手脚很麻利地搞定这事儿,门一锁就上了楼。

  院长办公室,周儒调整好状态,看着脸上有疑惑的女儿,心中伤痛,却没有表露出来,笑道:

  “随便坐啊念莺!怎么样这段时间坐诊医生,工作上能适应吗?”(未完待续。)

  ps:  ps:先前说过,由于现在打赏不显示具体总数据,所以统计造成困难,只能计算总数。今天是上个月的稿费显示日,通过稿费,终于可以算出一个明确数据。2月份大家给力,打赏总额度是94w起点币,这是94章的加更,2月初的欠更是刚好50章,2月份未完成保底的欠更是10章。

  所以,现在给大家报个最新版准确总账,3月开始,欠账总数154章。昨天还掉一章,1/154。现在又还掉一章,2/154。

  欠账如山倒,还账如抽丝,只能竭尽所能,为各位书友打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