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733章 能用钱解决的,都不是问题
  然而,昊学这回还真不是谈这个的,直接问道:

  “周院长,你女儿是叫周念莺,在消化内科坐诊的?”

  嗯?挖我姑娘?

  周儒一愣,这可是有点意想不到。.??`

  念莺虽然极为优秀,可还谈不上能够在医院内独当一面的程度。

  况且上次听说在蝶谷医院的面试现场,念莺一点面子都没给,直接拒绝招录扬长而去。

  “是,昊先生有何见教?”

  不明所以的周儒先是一点头,这没什么好否认的,且不论我是这第三医院的一把手,就算论及念莺的专业素养,做一名合格的医生那也是绰绰有余,毫无违规之处。

  昊学深吸一口气,还是决定把真相和盘托出。

  没有这个当爸爸的配合,他没法进一步对周念莺采取治疗措施。

  一个家学渊源的优秀女孩,把医学知识学得扎实无比,甚至称得上是数年难得一遇。因为那个心理阴影的缘故无法行医,昊学也觉得颇为可惜,所以尽可能想办法去解决问题,而不是单纯地阻止周念莺进入医生行列。

  “有些话,我想和周院长慢慢谈,不知可否找个安静的地方?”

  周儒更加奇怪,这办公室里就没有别人,什么话不能说。??.?`

  莫非还有什么关于我女儿的长篇大论不成?

  难道你要跟我说,对念莺一见钟情,这是来先打通老丈人的路线?

  那可不行!

  早就听说,近日京都医学界名声响亮的青年医学工作者昊学,私生活极其糜乱,家中别墅内三四个女人长期混住,情形不堪入目。

  嗯……虽然没人看到,但光凭想象,就知道不堪入目!

  我家念莺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说什么也不能落入魔爪啊!

  “昊先生,你我初次见面。谈不上什么交情,不能长话短说?”

  虽然心中看不起这个年轻人,表面上却还是客客气气,毕竟人家现在也是医学界的名人。贸然撕破脸皮不见得是什么聪明的打算。

  “这事……说来话长。”

  昊学无奈苦笑,澳门赌博网站:一两句话的确很难说清楚。虽然身处院长办公室,可难免有人进来打扰,再被听去了只言片语更不妙。

  “那好。”

  周儒略一沉吟,还是决定听听他说些什么。若是真的对念莺有什么觊觎之心,也好及时打消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

  两人离开医院,找了个就近的茶馆,包间内环境幽雅安静,最适合私人密谈。8小说w?ww.`

  “昊先生搞得神神秘秘,莫非是看上了我院的哪个专家?不瞒昊先生说,我们第三医院也是底子薄担子重,就那么几个宝贝,我是不会放手的。昊先生莫非要故技重施,还是采用高薪诱惑?”

  说实在的。昊学之前祭起的大杀器,虽然周儒嗤之以鼻,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月薪一万,吸引全京都的医科大学生就业?

  这简直是令人完全无法拒绝的条件!

  一般的医院,本科毕业根本就别想进去好么,何况还给这么多钱……

  这小子简直不按套路出牌,太乱来了!

  还好,念莺争气,在面试之后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算是扬眉吐气。

  然而现在。若是这家伙再次举起金钱铸就的大锤,一锤砸下来,又能砸趴下几个?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连本科生都给砸一万,那些久负盛名的专家又能给什么价?年薪百万不是梦?

  那自己这第三医院,尽管挂了个三甲医院的名头,又用什么来挽留专家名医们?

  所以,周儒决定先制人,直击本心。看对方还怎么厚着脸皮开口。

  昊学表示你想多了,这有什么不能开口的,脸皮这个东西,我早已没有了……

  “是啊,我对贵院中医部的陈主任比较感兴趣,不知周院长要怎样才肯割爱啊?”

  本来是谈周念莺来着,不过既然对方单刀直入地问起来,昊学有什么不敢承认的。这时候否认,回头再联系陈,倒显得自己偷偷摸摸不够磊落。

  我就是要挖你的人,你怎么看?

  “不行!”

  周儒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是油盐不进,把各个医院之间敏感的核心人才流动,随便摆在桌面上。

  本来这种事都是小心进行,暗中联系好了一切,这才最终摊牌的。

  哪有这么搞的!

  难道我还会答应你不成?

  “老周啊……”

  昊学嘿嘿笑道:“你误会了,我不是对你感兴趣,而是贵院的陈主任。行和不行,总得听听当事人的看法吧?”

  “不可能,陈主任和我们医院有终身合约,不可能跳槽的。”

  周儒感觉十分头疼,人家说得明白,反倒让他不知如何应对。一上来就拿出合约来,气势上先弱了三分。

  “合约而已。”

  昊学笑了笑,“怎么规定的啊?只要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那都不叫问题嘛!”

  呃、这……

  周儒瞬间卡壳了,他当然知道陈的合约,规定的是陈在第三人民医院干到退休,给出种种优厚待遇。如果中途单方面解约的话,需要赔偿第三人民医院一笔称得上是巨额的费用,达到两百万之多。

  陈虽然是国内著名的中医专家,然而一般来说,不会有医院花两百万来挖墙脚的,多少还是有点够不上。

  要知道陈的年薪也只有二十万上下,这个两百万的违约金,远远过了他本身价值。

  难道为了一个陈,宁可放弃十位大概同级别的优秀医生?

  人人心里都有一本账嘛,所以这个违约金的设定,更多只是象征意义,也基本把陈绑在第三医院的战车上。

  不过,看着面前这个笑容剑西西……靠、这个词怎么出来的,贱兮兮的年轻人,周儒只觉得心里有点打鼓。

  挖走了倒是不怕,退一万步讲,有那笔钱拿也真不能算亏。

  然而总觉得心里毛毛的,难道对方还能跳过合约直接带走陈?

  绝无可能啊,不管怎么想,最后人和钱自己总会留下一样吧……

  周儒有些忐忑地看着昊学,正打算问他是否打算替陈支付违约金,也势在必得,冷不防对方又切换了话题,问道:

  “周院长,你女儿的母亲去世之后,这些年你都没有再娶?”(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