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728章 千杯狂魔
  卧槽?!

  这下轮到杨元猛傻眼了,端起的酒杯都放下,结结巴巴地说道:“你……调查我?”

  呃,想多了。??.??`c?o?m?

  昊学眼珠一转,笑道:“来来来,先喝酒!”

  他先得确定,这个杨元猛,到底是不是名单上“实验失败”的那位。

  可这事儿不好问那,完全不知道应该从何切入。

  本来昊学以为,那个美康达公司是以高薪为诱饵,吸引贪财的青年入职,然后以“体检”的名义,进行******的医学实验。

  可现在经过一次暗访,加上严尽守提供的信息,还有硬盘上看到的只言片语,昊学隐约感觉到,似乎并不是每个实验对象,都是和龙伟一样的模式,甚至实验的方式也不尽相同。

  不然,若是京都市连续出现几十起活人失踪的案件,严尽守身为刑警大队长还不知道的话,澳门赌博网站:那不如回家卖红薯。

  所以怎么问?

  就算祭起移魂**,也得有个方向啊。

  问美康达?对方多半是不知道。

  问你最近做没做过体检?问身体有没有什么异常?好像都不大合适。

  而且身边还有个付晓雨呢,话说得太具体,还得跟他多一通解释。.?`c?o?m?

  莫不如边喝边聊,或许酒到位了,这杨元猛的话就多起来,自己就能说出点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呢。

  一听喝酒,杨元猛乐了,从来都是他劝别人酒,难得遇到个同道中人啊。

  不能怂,就是喝!

  这回可算是找到亲人了,直接就上了一箱……二锅头!

  53度的白酒啊,哪有三个人吃饭论箱上这个的,引得周围的食客纷纷侧目,表示了相当程度的关注。倒要看看这年轻轻的三个人,平均每人两瓶白酒。是怎么个喝法。

  付晓雨脸色都白了,他虽然多少也能喝点,但这种论箱上白酒的架势,就算部队里也不多见那。

  “胖子。没事儿,你量力而行,我陪这哥们喝点。”

  昊学笑了笑,他倒是不怕对方酒量大。有九阴真经打底,喝点酒还不至于放倒了他。

  啥?

  杨元猛又有点蒙圈了。这是跟谁说话呢?

  好像不是跟我吧……

  可是,胖子?

  疑惑地打量着桌上另一个初次见面的家伙,分明是身材偏瘦弱的一个学生娃,浑身上下哪里胖了?

  再看自己肥肉累累的肚子,特么的这难道是讽刺我?

  “这是付晓雨,我弟弟,他喝酒不行,主要咱俩来吧。??.??`co?m你说,怎么个喝法?”

  昊学把付晓雨摘出去,很豪迈的一句话。拉开了酒局的帷幕。

  “先干了这杯!”

  杨元猛眼睛亮,似乎从来没遇到比自己还爽快的酒友。虽然对方的言行多少有点奇怪,可还有什么事比喝酒更重要的呢?

  想我千杯狂魔杨元猛,多少年才遇到这么一个真朋友,其他的事果断先放一放。

  喝个痛快!

  第一杯就是三两,一口干掉,连菜都没用。昊学不动声色,果断跟进,也不多劝,总之始终和杨元猛保持同步。

  仿佛只是几个回合之后。两人面前第一个酒瓶已经空了。

  如昊学预料的一样,基本上所有的酒客在喝到位之后,才是打开话匣子的时候。

  人常道酒精会让人兴奋和激动,所以才会有耍酒疯、借酒助兴等等说法。

  但事实却恰恰相反。让人兴奋和激动的不是酒精,那叫毒品。

  酒精对人的神经中枢的作用,恰恰是抑制人的控制力,导致创造力的出现、或者是直接的侵略攻击性行为。这种抑制力的减弱,能够给人造成错觉,暂时让某些饮酒者觉得自己特别清醒、敏捷。然而他身边的人却并没有这种看法。

  所谓酒后吐真言,就是因为控制力不够这才忘了本该保密的东西。

  现在的杨元猛,逐渐向这个趋势展而去……

  明明和昊学才是第二次见面,在酒精的催化下,已经像生平至交一样,各种话题信手拈来。

  从单位工作压力、说到家庭负担、说到找不到女朋友、说到各种生活琐事,甚至连减肥失败的事儿都拿出来讲。

  昊学始终很清醒,尽管同样是两瓶以上白酒下肚,却是说话不多,更多只是倾听或者附和,偶尔还引导一下,让杨元猛自己说出更多事情来,然后加以判断,看看他到底是不是自己要找的那一位。

  用了接近三瓶白酒,昊学终于把这个能喝的胖子放倒了。

  在全场膜拜神祇一样的目光当中,昊学也基本可以确定,这个杨元猛,并不是名单上的那一位。

  刚才对方醉酒的情况下,他甚至还用了移魂**的一些技巧,数次提到关于体检、抽血、验血等等和血液能生关系的字眼,试图让杨元猛自己说起话题。

  可是连小时候拉屎自己踩一脚的糗事儿都开始往外说的杨元猛,并没有近期的相关事情生。

  付晓雨看着已经趴在桌上,嘴里依然喃喃自语不知说些什么的醉酒男,苦笑道:

  “现在咋整,咱俩……架着他开房去?”

  特么的传说中不都是灌醉了女的然后打车开房一条龙么?

  怎么昊哥把这一套用在男人身上,还是个这么胖的!

  我擦,我当年也不比他瘦啊,如此看来,感谢昊哥不开之恩……

  却见昊学不慌不忙,拿起手机略一沉吟,拨通一个号码:

  “您好,是杨元猛家里吗?是这样的,他喝醉了,地址在……您看是不是方便来接他回家?”

  我靠!

  付晓雨蒙圈了,他可没喝多少酒,最多就是意思一下来着,然而也不记得杨元猛家的号码啊。

  刚才这家伙喝得五迷三道,的确连家庭住址、电话什么的都被昊学随便引一下话题就说出来了。

  昊哥牛逼!刚才要是忽悠他说银行卡密码什么的,估计也是十拿九稳。

  “胖子,你不用我送吧?”

  “不用不用,小宣还在家里等我呢!”

  我靠!

  昊学心想我今晚可没灌你酒,怎么喝了这么点,就开始什么都说啊。

  这分明是说刚刚返校没多久,谢佳宣就又不住校了,俩人在校外的爱巢再次筑起来……

  看着杨元猛被家人架走,昊学情绪却是不高。

  这个既然不是,那么备选对象还有四个,慢慢找吧……(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