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717章 非礼清心咒
  还好,上次因为好歹是出了成果,虽然熊慧娟不能用,但昊学还是把相关资料都要到手上。

  现在要在现代生产出那种需要“无伤之体”的肝癌治疗药物,应该是不难。

  如果昊学愿意,就凭这款药物也足以震惊世界,毕竟当今社会太平盛世,只要不是做过手术,其实无伤之体还是不难满足的。

  只是现在昊学没有这个心思,随手把厚厚一叠药品研发的结论性资料丢进抽屉,懒得搭理。

  他要的是更具普遍性,能够医治熊慧娟的新药。

  然而《书剑恩仇录》的世界基本废掉,好容易培养了个听话的皇帝乾隆,却被自己折腾挂了。

  可以利用的武侠异界,又少了一个……

  时间已经不早,昊学看着已经长眠的乾隆,摇头叹了口气,先睡觉!

  一觉醒来日上三竿,出门看时,家里却变得空空荡荡,一个人都木有了。

  打电话一问,才知道是昨天自己分派了任务之后,今儿已经分别忙碌起来。

  熊慧娟在回天药业召开例会,强调一些基础药物的储量要充足,为了昊学将来医院开起来,随时能够提供。

  王晓燕大早晨就去了工地,风风火火地和建筑工人们打成一片,这一道新的靓丽风景线,让工人们的劳动热情上涨100%,战斗力爆棚!

  只是据说经常发生有人一边干活一边张望美女,钢筋砸脚面上、砌墙水泥抹手背上的小事故……

  何婉君有课,虽然在华夏医科大学早就成了比教授还出名的牛人。但是学习还是很认真的,尤其在昊学的刻意引导下。现在中西医同步参照研究,医术水平一日千里。

  赵歆忙着去定制救护车的事儿。还有昊学异想天开的救护飞行器计划。

  昊学成了孤家寡人,随便弄了点东西填饱肚子,又摸出手机来,打算琢磨琢磨《书剑恩仇录》的世界已经老龄化之后,下一个继续接力研究的选择哪一个。

  飞雪连天※style_txt;射白鹿……

  飞雪已扑,《连城诀》之前琢磨过,狄云这家伙难堪大用。

  那么,《天龙八部》?

  排着算算,也该轮到这里了!

  不然后面的《射雕英雄传》。牵扯的准备工作更多。

  《白马啸西风》的世界早就扑了。

  《鹿鼎记》?

  昊学还打算多玩一段时间大皇帝养成系统呢,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打算乱动。小宝称帝后,四海宾服万国来朝的情景,还是很值得期待的嘛!

  《天龙八部》……卧槽,把虚竹那货忘了个干净!

  昊学忽然想到,之前虚竹帮自己弄了幅米芾的书法之后,便在自己的指示下,去往江南繁华之地。

  然而之后,把这家伙抛在脑后。也不知现在怎么样了。

  赶紧翻翻手机,找到了被遗弃的虚竹大湿。

  虚竹,丽春院,喝花酒。

  ……噗!

  昊学一口老血喷出老远。比昨晚看到乾隆翘辫子还震惊。

  尼玛,是不是存错名字了!

  虚竹,喝花酒?还是在丽春院?

  老子今天第一次知道。原来韦小宝她老妈出身的鸡院,还是个从宋朝一直流传了数百年到清朝仍然健在的千年老店?

  这尼玛的就差弄几只千年老鸡了啊!

  难道现代也有丽春院的传承?是不是改名叫天上人间、皇家一号什么的了……

  本来还担心虚竹这样刚刚下山的小和尚。不适应江南的花花世界,会闹出什么笑话来。现在看是自己多虑了。人的适应能力都是无限的,虚竹这种黑暗中都能睡个公主的存在,自有他的际遇,没必要多操心。

  倒要看看,虚竹是怎么喝这个花酒的。

  人才啊,一个月不搭理他,居然自行变成了花和尚?

  这要是给他多点时间,弄不好还能混一个“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呢!

  视频通话打开,画面闪动一下,很快出现了清晰的景象。

  不过,好像和想象当中的,大不一样!

  刚才打电话的,是虚竹吧?确定不是洪七公?

  然而画面当中的这个衣衫褴褛,一头板寸的是什么鬼??

  好端端的一个乞丐形象啊,你给我说这是虚竹?骗人也得有点专业精神啊……

  昊学无语地伸出两根手指,把画面放大,仔细看那个乞丐的面貌,终于找到了一点那个丑和尚的样子。

  还尼玛真是虚竹?怎么……怎么搞成了这副模样!

  扮成丐帮中人,喝花酒会打折?

  没听说有这个福利啊……

  好奇的昊学,目光扫过画面当中除了虚竹之外的那几个女子,烟视媚行、披红戴绿,倒的确是正宗的鸡女形象。

  然而她们绕着虚竹这个形似乞丐的家伙,似乎是极尽挑逗之事,摆下了上好的酒席,这又是为了什么?

  莫非虚竹胆大包天,号称自己是丐帮高层?

  一头雾水啊,猜想不透!

  昊学脸上泛起一丝笑容来,越发觉得有趣,再仔细看看,虚竹这厮口中居然还念念有词。

  此情此景,分明是**一刻值千金,还念叨个啥玩意,莫非是之类的?

  少林寺不教这个啊!

  少林寺只有十八铜人,好像没有吧?我中原武林的大少林寺绝不可能这么黄!

  昊学按了几下手机的音量+,仔细分辨虚竹念诵的东西,却是哑然失笑。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摸、非礼勿想……”

  我还以为是呢,原来是非礼清心咒!

  看来,虚竹这花酒,喝的也是心不甘情不愿?

  “虚竹,你到底搞些什么,来嫖院怎么还这副打扮,搞行为艺术还是角色扮演?”

  虚竹一直紧闭双眼,只顾念他的非礼清心咒,听到这个声音,却陡然间双目圆睁,瞬间就蓄满了泪水……

  昊先生啊,你终于出现了!

  身边的几个鸡女见他睁眼,却是极为高兴,一个身穿碧绿色纱裙、半露的女子轻轻巧巧地就依偎了上去,媚笑道:

  “大师,刚才闭目诵经许久,莫非是妙悟欢喜禅?小女子愿和大师一同领悟参详此道,相信大师一定会有欲罢不能的感受,如何?”(未完待续。)

  ...